夢記:1. 舊金山灣脊區(Bay Ridge Area in San Francisco)

2022/06/16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有人說,夢是日間所見的異象。我的工作是居家清潔工人,但我從來沒有做過跟工作相關的夢。我的夢都不是我白天所見之事。大概因為造夢的素材非日常所見,故無法隨手可得,於是夢中所見既深且難以忘記,直到清晨醒來時,身體依舊疲累不堪。清潔工作消耗我的體力,而夜間造夢消耗我的腦力。但日間工作有收入,夢這般夜間工作卻無。我苦思如何用腦力來換錢,以維持我堅苦卓絕的隱士靈魂生活方式。最後我決定早晨起身前、半夢半醒時將它們全載入手機裡。為前夜心靈的建築工事打好地基,造夢為文,是以為記。
我出現在煙霧彌漫的舊金山灣脊(Bay Ridge,其實是在紐約布魯克林區的西南)區,狀態介於拜訪親戚到尋求非法移民找工之間。這百無聊賴的新人生開展前的停機狀態,我與在紐約認識的髮型師,聲音慵懶而穿著姿態性感的Julianna一同出遊。
夜晚,我們到了一座美軍碼頭。濱水處是一道長長的河道,我這面與多啦A夢裡的「三根水管空地」相連,另一面則是憑空蓋起的水泥堤防與大片堆放軍機、倉庫及軍用物資的灰色狹長地帶。
裡面是一群遊戲中的美國公民--除了七八個會在美國YA片裡看到的那些金髮健壯的肯尼外,其餘的都是亞裔,但同樣健壯。
其上有軍機轟炸、兩旁有驅逐艦發出的隆隆砲聲,青年們在河道上穿著救生衣圍著游泳圈(並沒有很奮力地)前進。我懷疑他們心裡有沒有真把這場震撼教育當作是戰爭,還是只是遊戲。沒錯,驅逐艦是真的,炸藥也是真的,軍機也是真的,炸藥震撼耳邊的聲響幾乎使人耳聾也是真的,「真的」沒有一絲破綻,好像美國電視編劇那樣環環相扣頭尾相呼應的結構。
「因為他們沒有敵人。他們的任務只是要逃生而已。」Julianna說。
她的聲音依然性感,穿著也完全令人銷魂。但年紀比我小的她話語中所帶有的一種老成,卻令我不敢造次。我們在無聲的直升機上居高臨下地看著底下的場景,想著美國有這麼多的資源和金錢可以在一般社區門票制的體驗遊戲中,做到世界其他國家真實軍力的大規模演習遊戲,給這些舊金山灣區(現在又變成灣區了)的華人子弟,但在另一幕中,我看到一位(原本穿著軍綠色短褲)的韓裔美少女,在多啦A夢空地旁的蘇州式假山假水庭園中的池子裡,保持像拉斐爾前派的奧菲莉亞的姿態裸身仰躺在池中。胸部非常小。
那麼,慵懶的Julianna去了哪裡?舊金山灣脊區(又回到灣脊)百萬華人青少年的電玩式軍事體驗,我該去嗎?如果我想要找工的話,這經驗可以寫在福州人開的職業介紹所發的招工紙上嗎?我似乎又回到了幾年前初抵紐約的那種茫然,不知明天在哪裡的那種無知而聽天由命的狀態。而那些付了門票的華人青少年的表情是如此歡快,Julianna是如此性感,那韓裔的奧菲莉亞又是如此具有我所抱美學上的、概念上、甚至「角色扮演」上的理想性。在我一邁入中年的瞬間,「中年危機」就爆發了嗎?
今天我起床時,頭痛欲裂。顯然,戰爭遊戲的轟炸沒對肯尼們和書豪們造成影響,軍機不是要轟炸他們,而是要炸我的腦。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寫作類型為科幻、奇幻、旅遊。另著有旅行文學《行旅,在深邃亞細亞》。
有人說,夢是日間所見的異象。然而,我的夢都不是我白天所見之事。大概因為造夢的素材非日常所見,故無法隨手可得,於是夢中所見既深且難以忘記如奇幻小說般,直到清晨醒來時,身體依舊疲累不堪。折騰一段時間之後,我決定早晨起身前、依半夢半醒時的意識將其載入手機裡。為前夜心靈的建築工事打好地基,造夢為文,是以為記。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