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記:2. 印度洋上的奇幻漂流(Indian Ocean Floating in Bubbles)
沙海潛行
沙海潛行

夢記:2. 印度洋上的奇幻漂流(Indian Ocean Floating in Bubbles)

沙海潛行
2022-06-20|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有人說,夢是日間所見的異象。我的工作是居家清潔工人,但我從來沒有做過跟工作相關的夢。我的夢都不是我白天所見之事。大概因為造夢的素材非日常所見,故無法隨手可得,於是夢中所見既深且難以忘記,直到清晨醒來時,身體依舊疲累不堪。清潔工作消耗我的體力,而夜間造夢消耗我的腦力。但日間工作有收入,夢這般夜間工作卻無。我苦思如何用腦力來換錢,以維持我堅苦卓絕的隱士靈魂生活方式。最後我決定早晨起身前、半夢半醒時將它們全載入手機裡。為前夜心靈的建築工事打好地基,造夢為文,是以為記。
她不在。在暴風肆虐的印度洋上,這座巨大郵輪的內部,被裝潢成歌劇院的樣子。
不⋯⋯沒有老虎。
而暴風也不能將如此巨大,華麗且黑暗的郵輪弄沉。這不是少年Pi。
取代了黑暗道路中黃色反光條的功能,艷紅的地毯,是通往歌劇院螺旋梯上的唯一指引。我沿著螺旋梯拾級而上。我知道外頭有暴風雨,但樓梯是完全的寧靜,只有從頭頂上方接近入口處傳來微微的喧鬧聲,像被茶匙輕攪的白糖,從底部向上,輕輕地、若有似無地浮現,並在黑墨色的表面上化開,軟化了那黑闇空間與紅艷地毯的刺灼邊界。我看見底下的海水已經漫過螺旋梯,一層一層地淹了上來。一位衣衫襤褸的印度小孩要我跟上來。
快到了,甲板上,歌劇院的門口。
這裡正在拍一部寶萊塢電影。
她像是更清瘦點的琵央卡.喬普拉(Priyanka Chopra)那樣地在拍攝現場與其他人玩鬧著。她穿印度莎麗適合極了。外頭風雨飄搖,老舊的歌劇院裡,拍攝現場是一座溫暖的小村莊布景,在黑暗中是數盞柔和的黃光閃爍。
在百萬無數海水幻化成的泡沫之中,其中一個泡沫裡是我尋找她,而在我來到這個泡沫的前一個泡沫,我在兩廳院裡看一場頗為無聊的相聲表演。一個同志看到了我打瞌睡的樣子,要我載他去他基隆住的地方。當我騎著一台綠色的偉士牌載他回去的時候,發現他住的地方是我高中畫漫畫的工作室嘛!一樓是水淹的牢房,生鏽的綠色鐵欄杆,往上是三樓的茅草席,看起來像是上課的地方,雖然舊舊的,我卻覺得挺好。
外面是煙雨瀰漫的颱風,而我們所在的地方雖樓高僅六層,卻高高地突出於整座城市之上,你能想像嗎?只有六層的台北101那樣的高度。雨水逐漸漫到三樓,草蓆都進水了,這裡以前是我一位高中女同學,現今已是傳奇漫畫家上課的地方。我記得這位女同學臉圓圓的,帶著圓圓的眼鏡,外表人畜無害,內在銳利無比的那位——她、他、她。夢中出現的三個人,是從過去的泡沫到現在的泡沫的過渡,其中相似之物即為象徵。可是我找不出這其中有什麼共通之處。
我知道這是夢吧。所以可以被原諒。
即使在夢中⋯⋯人雖無法逃脫自己的宿命,但可以擴建宿命這棟房子、或工作室、或郵輪、或歌劇院、或寶萊塢劇組、或琵央卡.她在劇組拍攝休息空檔的笑容。原來是她生日,劇組都為她慶生。
我醒了。我不在那慶生的行列裡。
我甚至還來不及說出:Happy Birthday。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寫作類型為科幻、奇幻、旅遊。另著有旅行文學《行旅,在深邃亞細亞》。
本文發佈於
有人說,夢是日間所見的異象。然而,我的夢都不是我白天所見之事。大概因為造夢的素材非日常所見,故無法隨手可得,於是夢中所見既深且難以忘記如奇幻小說般,直到清晨醒來時,身體依舊疲累不堪。折騰一段時間之後,我決定早晨起身前、依半夢半醒時的意識將其載入手機裡。為前夜心靈的建築工事打好地基,造夢為文,是以為記。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