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嗑也Bad trip ── 惡是沒理由的NinevehNineveh

沒嗑也Bad trip ── 惡是沒理由的

Nineveh
隱藏發佈|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兩個月前得知,我發給的每一則訊息,即使我這裡顯示未讀,但全都能看到,在iphone的訊息通知欄。我像是燙到一樣:「蛤,好尷尬。」原來我說出口又收回,然後改口的過程,都看在眼裡。玻璃妄想症是社交焦慮的極致,我對於社交恥辱的恐懼達到頂點。而B跟我說:可是恥辱並不存在。
他傳了截圖給我,是妳傳給他的訊息。話語的邏輯、言外之意與背後的動機,我不懂,但感受到某些燒過來的什麼。妳說很抱歉妳“triple text”,什麼意思?搜尋過後,噢就字面上意思,對方不理,就再傳一則,還是不理,再一則,一種爭取關注、有失尊嚴的行為。喔幹!照這樣講,我不久前也幹過這事。
對一個壓根不尊重妳的人,妳還在期待什麼呢?當然我能夠站在高處說話:「暈,就是看不清形勢,或者看見了也當沒看見,就是騙自己。」妳在尋找什麼呢?想得到什麼?或者,得到一個什麼樣的答案?妳說,「對我來說喜歡思考與閱讀的人行為背後一定有原因,不只是生物本能。」
他是有跟我說過的,因工作壓力大而進行「非性慾導向的hunting行為」,快速上床然後斷絕聯絡。噢就很傳統的一夜情嘛我說。妳跟他從夜店回來,妳覺得自己像是用完就被丟在一旁的娃娃。但妳就是啊。「通常我心裡都在想這人什麼時候要走,所以很冷淡,不太講話,就覺得家裡多了不該有的東西,很煩躁。」
妳跟他的想法是一致的:「不只是生物本能」、「非性慾導向」。所以你們想要的是什麼呢?想找出他行為的動機嗎?想證明他跟大家口中的渣男不同?認為他有什麼難言之隱或心靈創傷?我不理解。最有可能的理由不就那些,操弄手段、傷害他人帶來的快感、成就感、掌控感。說來說去,到底是關於權力。
起先我以為約砲是你情我願沒什麼不好,沒意識到hunting這字用出來,那可不是什麼平等互惠友好關係,那是設陷阱、引誘、抓捕、玩弄最後丟棄的過程。還以為他討厭某個她的「做完就暈」,是玩不起硬要玩,但並不是,不是夜店,是交友軟體。她只是被騙。「她是好人啦,是我戀愛感給太多了,我有反省,我這次沒給ㄖ戀愛感了欸」我問了他的戀愛感是怎麼個給法,我聽懂了。
太具體了,這故事使我經歷一場bad trip,血淋淋地面對著自己的想像、自己的內心。替代地難過,真實的後怕,久違地不知哪來的空虛。我逃過一劫,閃過地獄十八層樓:不是戀愛對象或一夜情獵物,他自始至終,都非常清楚地,將我定位為朋友,真誠地幫助、分享、關心、交流。未必沒釣我,可能我只是剛好不吃他那一套。
為什麼?他說那是一個好人,所以為什麼是她?又有誰比誰更值得被怎麼對待嗎?好多問題想問,但不能問。同樣的話題我們曾經談論過。我想像得出來所有將事情合理化的藉口。玩語言遊戲,講看似合乎邏輯的漂亮話,實則前後矛盾,內裡殘破不堪、漏洞百出。我最後想的是,「沒有為什麼」。惡、壞事,是隨機的,沒有任何理由。
為什麼是我?那就是沒有為什麼。「那麼,我為什麼那麼做呢?我可以提百萬個答案,但都是錯的。實情是,我是個壞胚子。」他並沒有這麼說,我也不認為是。他只是為此道歉,對不起大家。對我道歉,很抱歉讓我有這種感受。我說好,雖然這跟我無關,謝謝你在乎我的感受。
好與壞都是自己的決定
對與錯從來都只靠運氣
但身為白痴的你肯定是看不清
思岑唱著〈傻蛋〉,他的歌裡沒有故事,只是一個感覺。「對與錯從來都只靠運氣」,做對或做錯,不到最後一刻無法確定。今天遇到的是對或錯,是愛或暴力,全靠運氣。能不能分辨愛與暴力?我懷疑了,我自言自語般地問,B回答:「還是可以的。」
「在大是大非面前,保持中立是會下地獄的」,好友引述教授的話,「但有些人並不在意我所在意的大是大非,對方另有當下情境的盤算。」B本人最愛地獄梗,照這麼說,他會下地獄?不,他根本地獄使者。但實際上因果報應並不存在。我只是笑笑,覺得很有趣。
Bad trip沒有不好,那也是面對自己的過程,我很感恩我所經歷的一切。神為我建構了一個世界,給了我一切體驗;又或者,我是自己的神,將內心投射出去,從此我聽到的聲音、看到的風景,全部都是錯覺。若是如此,那什麼是謊言。
「活在這個世界/全部都是錯覺/不是你給不給/失去的要不回」──當代電影大師〈長歌〉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Nineveh
尼特存活週記、尼尼微寫給自己的信、前玻璃妄想症的靈魂存放處。停更。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