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迷信之外,命理的意義?思想昇華實驗室思想昇華實驗室

016.迷信之外,命理的意義?

2022-06-30|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實驗前言
每一次思考,都是一場實驗。
你不可能在思考以前就知道結果,
你的腦內也會產生許多有趣的變化。

在這裡,我記錄著我的思考,也邀請你一起思考
▌實驗預報
我對占卜很有興趣,因為我喜歡神祕學的文化與氛圍,但我又對迷信、謬誤很反感,因為我自認是一個極度理性與現實的人。所以,這樣的我要怎麼看待命理?
本實驗目的為「探討命理學的本質與意義」、「思考命理有沒有存在於這個社會的必要」、「探討命理的問題」。
▌實驗內容
讓我思考這個問題的點有兩個:
  1. 因為當時離租屋處近,我有一陣子會光顧塔羅主題的簡餐店「塔羅食光」。
     
    他們其實主業是塔羅牌相關的占卜服務,副業才是餐飲。坐在店裡,運氣好的話,你可能可以同時聽到兩組占卜師正在諮商的過程,老實說,對我這種沒有經驗的人來說,這是一個很奇妙的體驗。
     
    尤其是我坐在店裡時,都是在寫文章,而這些文章的出發點很大一部份是「擁抱理性」、「拒絕迷信與謬誤」,一邊偷聽別人塔羅,一邊寫這樣的文章,真的是很衝突的體驗。
     
  2. 熊仔的新專輯《PRO》。
     
    其中〈星座學家〉這首歌就以星座作為主題,讓熊仔寫了許多他自己不喜歡迷信星座的原因,同時,也因為有提到「唐綺陽」的名字,所以就邀請了唐綺陽在歌曲之間客串了一段對白〈Jesse's Skit〉,講述了她所認為的「專業占星者該有的心態」。
     
這個問題就是「除了迷信之外,命理還有什麼合理的意義?」
這邊的命理,包含但不限於:塔羅牌、紫微斗數、八字、星座、擲筊。也就是那些「我們很難驗證它對不對,但是很多人覺得很有效,然後會拿這些去當作某種人生圭臬」的東西。
比較特別的是,這個問題我是先在「塔羅食光」獲得答案,然後才在《PRO》好奇提問的。作為一個自認理性的人,我應該要極度鄙視算命。「人要用自己理智的力量,一步一腳印的征服人生!」理論上我該高喊這樣的語句,以「算命就是好壞壞」作為結論,關閉這個問題,但沒辦法,我其實對神祕學有一點興趣,而且我真的想要知道真實的答案。
所以,我就還是問了,答了,然後一如既往的,整理出自己完整的答案。

另類的心理諮商

作為一個有看過心理諮商的辯論人,我是有自信做好一場簡單的諮商的。但塔羅食光的等級的諮商,我不認為我跟得上。
塔羅食光主要有兩個塔羅師,「桃樂絲」與「桃媽」。桃媽通常都在裡面的房間諮商,雖然進去上廁所的時候可以聽到,但不太可能聽超過十五秒(待在通道裡面很怪,很快就會被發現在偷聽了)。但桃樂絲則通常在外面店面諮商,坐在外面是可以聽完全程的。我可以跟你說,我聽完之後唯一的感想是:大開眼界。
首先就單論語言表達的能力,我坐得很遠,沒有非常專心聽,桃樂絲也有控制音量,沒有過於大聲,但我就是可以知道完整的脈絡。根據我自己的經驗,能做到這個現象,就代表:她講話聲音很清楚;語速不會過快;句子與句子之間脈絡清晰,不會上言不接下語;選擇的詞語也可以有效地建構情境,例如這一句話的形容詞,與上一句話的某些詞語的意象有相關性,而這個意象相關性可以持續整場對話。
這些特質我在刻意去做的時候,是可以做到的,但她做起來就是很輕鬆,幾乎就是唾手可得,我大概這輩子都做不到這樣熟練,這大概就是實力的差距吧,真的大開眼界(畢竟用這個賺錢,然後還天天訓練,講實話真的要探究的話,沒什麼好意外的)。
此外,她讓客人抽了卡之後,她不會就單看這些卡片「說」了什麼,她也會注意客人說了什麼。例如卡片表示「最近要注意人際關係」,那她就會問客人擅不擅長人際處理,或是最近的人際關係如何。
如果對方很注意人際關係的話,她可能就會說:「卡片只是提醒你原本可能要面對什麼,稍微留意就好,而且既然你擅長人際關係,那應該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我們專心在其他卡片上吧!」
又如果對方很不擅長人際關係、多有摩擦,她可能就會給一點建議,例如:最近要少說話、少動怒,要在適當的時間抒發一下情緒。
比起去「預言未來」,她的塔羅更像是「關心客人,積極處理客人的人生問題」,我覺得她的諮商,就是介於人生諮商與心理諮商之間的,某種很正當的、有效的諮商。
你要問這樣的「命理」是純粹的迷信,完全沒有意義的嗎?我不認為,我認為它有機會可以改善人的生活,至少會有點意義。但這樣的「命理」又算不算是我們口中的那種「命理」,還是說她實際上是一個「會塔羅的心理、人生諮商師」?以及這樣的真的改善生活,是主要因為諮商,還是命理呢?
我覺得這個各有論斷,但我暫且就當作這是「現代命理該有的樣貌」,是命理界優秀範例,這就是命理的實際模樣,再繼續思考 / 評論吧。

命理的目的與專業

好,如果現代命理的樣貌就是如此,那命理的目的是什麼?
這時候我們就可以看〈Jesse's Skit〉之中,「國師」唐琪楊說了什麼:
一直以來希望透過占星來陪伴大家,
帶領大家跟著星星的能量,面對人生的課題,
提醒大家做好準備,勇敢跨越眼前的困境。

在堅持的路上呢,也會有很多不相信你的人,
惡意扭轉你的善意,簡化你做事的動機,
甚至看衰你、誹謗你。

但是真正的專業呢,
是知道自己的核心價值在哪裡,
並且努力實踐它,既使有人無法理解,
你還是會堅持自己的信念,持續的提供正能量給大家。

透過占星能找到被理解、被肯定的滿足,
幫助大家在低潮的時候,找到重生的力量。
在這個段落之中,我們可以知道幾件事:
  1. 占星是為了「陪伴」、「面對人生的課題」。
  2. 利用提到「面對堅持時所面對的困境」,需要什麼專業,並且說自己的初心是什麼。
  3. 占星可以讓人找到被理解、被肯定的「滿足」,讓人走過低潮,甚至可以「重生」。
     
所以,命理有「陪伴」、「讓人可以面對人生課題」、「使人找到被理解、被肯定的滿足」、「使人走出低潮」的利益。如果再做一點超譯的話,重生可以指「讓人活出不一樣的人生」。
以上我也都不反駁,我就先都認同。
但我們需要注意幾件事,這些利益或許都可以用其他事物來解決,例如社交、藝術、正念修練、心理與人生諮商、批判性思考、錢。這些所說的這些好處,並不一定需要命理才能達到,所以這些利益也不一定完全根屬於命理。單單就因為目前所建構的這幾個利益,不能下「這個世界一定需要命理」的結論,也不能下「除了迷信之外,命理還有什麼合理的意義」的完整判斷(初步判斷可以)。
然而,要進一步討論就很困難了,因為陪伴、面對問題、滿足、走出低潮,這些好處的機率與效率,都很難以數據展現,所以很難證成「命理真的很有效,比其他事物都有效,這個世界不能沒有命理」的結論。
所以,目前只能說:命理可能有這些這些效果與利益,綜合來說是一個「能讓人生活得更好」的其中一個選項。
很多人命理的體驗者會覺得很準、很有效,他們確實「感覺」這對他們的人生更好,以命理出來的結果,作為自己的人生判斷行為依據。而這個,我就認為是大問題了。

命理的問題

為什麼人們會覺得命理準、有效?
因為「巴納姆效應」:
人們對於模糊、普遍,
能夠放在任何人身上的評價,
偏向會感到認同。
所以,當有人利用星座評價「你這個人是怎麼樣」的時候,你會因為這個效應而偏向認同對方所說的話。但是,不只,命理對於巴納姆效應的應用,還遠遠不只如此,命理所得出的結果,通常會有以下幾種特性:
  1. 正向的。
     
    因為人們會比較想要認同正向的東西,就算要提到負向的東西,它也會包裝為有好有壞、令人覺得可以接受的「特質」。
     
  2. 雙向的。
     
    它所做出的描述,至少會有一半會成真,例如:你不是A,就是B,而A與B涵蓋所有情況。這樣的結果,雖然會導致其部分不為真,但是可以做出「讓人感覺一半為真」的現象,讓人感覺「喔!好像蠻準的」,但實際上它什麼也沒說。
     
  3. 模凌兩可的。
     
    人們會偏向「看自己想要看的東西」:在一段敘述之中,如果有某個部分「比較讓該讀者認同」那讀者比較容易將段落的重點放在那一個部分,同時,如果有一個部分是比較模糊的,讀者就比較容易將其理解為「自己認同的那一個解釋」。
     
    在這個效應之下,寫出模糊的敘述,讀者認同的機率會比較高。
     
所以,在這個效應之下,我們根本無法知道命理是「真的」準,還是「感覺」準,更不會知道聽信這些命理所過的生活,是「真的」過得好,還是「感覺」過得好。
但根據「證有不證無」原則,這裡的舉證責任是「覺得聽信命理真的會過得好」的那一方要證「會真的過得比較好」,而不是另一方要去證「不會過得比較好」。所以,我會認為,以人類目前的理智與知識極限來判斷,命理只會讓人「感覺過得比較好」而已。
而「感覺過得比較好」,的確對人類是有好處的。
心理的狀態是對的,人類才有比較高的機率做出優秀的表現,例如吸引力法則、正向思考都與這個有關;但我覺得,與其搞這些東西,不如真的讓生活變得更好,還更踏實也更有效率。而這就是近代持續十幾年,關於支持與否定宗教、命理,所造成的永無止盡爭論的「價值」分歧點了:
我們要「真的」過得好,還是「感覺」過得好就好。
又或者,可以把這個代換成更常見的命題:
我們應該追求真實,還是追求心靈感受上的富足。
又以《駭客任務》的比喻換句話說:
我們應該接受紅藥丸,還是藍藥丸。
接著,如果要進一步問「這個社會該不該有命理」,那就該問:
這個世界上有藍藥丸這個選擇,合不合理。
我以自己的極度主觀的意見來說,我覺得不合理,這個世界就不該有任何一個人選擇藍藥丸,甚至藍藥丸這個選項的存在,根本就不需要有。但如果以客觀的角度來說,紅藍藥丸都是每個人自己的選擇,有這個選項存在是合理的,剝奪他人自由選擇紅藍藥丸的機會,反而極度不合理。
可是諷刺的是,那些願意活在感覺與虛假之中的人,根本不會認真討論「事實」,而是討論「他相信的東西」,甚至把「他相信的東西」當作絕對的事實。這會導致這個爭論永遠無法推進,也無法讓人們在爭論之中了解:「兩者之間的分歧只是『個人選擇』上的差異,實際上在不影響別人的情況下,這兩個選擇都是可以被接受的。」
這就是為什麼這個爭論可以持續這麼久的原因,也是我對藍藥丸、宗教、命理極度感冒的原因。
欸!等等。這真的不會影響到他人嗎?

把虛擬工具故事化、事實化

根據上面我所做出的推論,我認為所謂命理是這樣的東西:「藉由許多心理學、諮商技巧,來讓人感覺過得更好」的一套虛擬工具
在使用這個工具的過程之中,命理師可以藉由諮商的過程與方法,分析對方的生活,給對方建議,真的讓被測驗者過得更好。但我覺得這一部份要歸功於諮商,而不是命理,雜誌上的星座專欄可沒有這種效果。而且這樣的功能也可以被人生諮商替代。
但話說回來,它就是一個工具,而工具的存在是一種好事,人們可以自由選擇要不要使用這種工具,去解決眼前的問題。實際上,許多心理諮商也會有許多類似塔羅牌的道具,用來測試被諮商者的心情與想法,甚至有人就直接用塔羅牌
不過很多時候,它會超出工具的範疇,開始變成「描述世界的方式」。
為了增加沉浸感,或是單純追求使用者體驗,又或者,這個工具的本質就是這樣,許多命理師會將這個工具故事化,比起預言未來、改善對方的生活,更傾向「做出好的表演,讓客戶滿意、付錢」,所以這些命理師會講一個又一個好故事,讓客戶開心、滿意的故事,進而脫離上述那些好處。
又或者,這個故事化的過程又走得更極端,直接變成事實化。
就例如〈Jesse's Skit〉開頭就有說道「跟著星星的能量」,但實際上,遠在天邊,在物理上幾乎不可能對我們造成影響的恆星,到底會對我們造成什麼影響?占星師不會去說,也沒有其他科學實證,但他們就是會這樣說,然後將原本該是「故事」的內容包裝成「事實」。
通常,這不會造成多大的影響,頂多讓人覺得很煩、很白癡、謬誤百出,但如果在看這些東西的人,是認知能力不完全的人,例如小孩,又會發生什麼事?如果這些人習慣把故事當成是事實,習慣追求虛幻、夢幻而似是而非的東西,他們的人生又會發生什麼事?
這就等於你在完全沒有提醒「這是你人生的重大選擇」的情況之下,只遞給對方一顆藍藥丸。拜託,紅藍藥丸選擇對於許多人來說就已經夠殘酷了,還要這樣搞嗎?而且在潛移默化之下,人們終究會慢慢習慣這樣的思考方式,開始不去在乎事實,漸漸的,開始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那個被命理所主宰的世界。
一套虛擬工具開始變成描述世界的方式,世界對這個人來說,就只是虛擬的,只有工具才是真的;同時,對於這個世界來說,這個人也是虛擬的,他沒有任何改變世界的可能性,除非——這個世界接受這種描述,那我會認為,這個世界的運作肯定沒有任何邏輯(我們或許就在往這個方向前進,誰知道呢)。
所以,我的結論是,當它是工具,並且有被適當的人操作的時候(就例如優秀的塔羅諮商師),它的確可以有很多其他的意義,可以讓比較不擅長應付生活難關、自我情緒的人,有發現自己、審視自己的機會。準不準不是重點,重點是你怎麼利用這個工具審視自己
而當你對它的認知超越了「工具」,開始將其當作事實,並且只在乎那些虛幻的詞語與語句,而不審視自己的時候。那我要說,你這可是本末倒置了。
▌實驗結果
說說我所看到的命理;
探索命理所謂的專業與目的是什麼;
以巴納姆效應為根據,論述命理只是讓人感覺準而已;
選擇接受與不接受命理,都是個人選擇;
命理只是虛擬工具,把工具當作事實,就是本末倒置。
▌延伸閱讀
來看這個心理學教授暴虐抖音營銷號!
熊仔〈星座學家 Dear Astrologist(feat. 9m88) 
科學還是迷信?從科學教育看星座與占星學
一切都是老天的安排!「超迷信」5大星座 狂看紅線斷了沒
請,謝謝。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以假設性的思考探討實際事件,追求心靈的昇華。希望在分享的同時能與讀者互相教學相長。
本文發佈於
思想昇華實驗室研究員所撰寫之實驗記錄,多為評論時事或議題,或是自己思考一些命題的思路。希望在記錄自己成長的同時,也能分享一點觀點。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