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筆記:如果我們一起,只能留在地獄——讀倪匡《頭髮》(含劇透)
陳星晴
陳星晴

讀書筆記:如果我們一起,只能留在地獄——讀倪匡《頭髮》(含劇透)

陳星晴
2022-07-04|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圖: ULifestyle
作為正宗金庸書迷,我認識的倪匡作品不多,就是曾經「逼」學生看的《藍血人》四部小說,然後又隨便讀些《吾寫又寫》而已。即使是改編作品,也不多看,頂多知道黎明做原振俠,聞說改動極大。
倪老的書,絕對是令人手不釋卷,想一話接一話,一本接一本讀下去的。讀得不多,是我才疏學淺。也可能,注定我只跟《頭髮》有緣。
讀《頭髮》的源起,只是因倪老辭世,我在討論區瀏覽着不同人說自己最喜歡的作品,明明有那麼多我未讀過的書(很多人大推《尋夢》),又有那麼多我未讀過而備受推崇的系列(例如陰間系列),我卻隨意選了有關死亡的一部來讀,實是緣份。剛巧我曾執意背誦《道德經》,在大半年前讀畢一遍聖經,又在讀《四季禪》,更因工作關係對《古蘭經》有些少認識,才能勉強讀懂書中四大宗教隱喻!
《頭髮》縱橫尼泊爾皇宮至南美亞馬遜原始部落,上至天堂(?),下及地底七層石室。一開始,又是衛斯理接到某人的拜託,又捺不住好奇心,又遇上各種巧合… …
但《頭髮》的精彩之處,在於其透過衛斯理的冒險故事,書寫人性醜惡,也探及世上四大宗教殊途同歸的意義。
如果我沒有多一張船票
據我有限的認識,衛斯理甚少在書中「放閃」,白素這個堅強獨立又美麗的新時代女性,在很多環節改為衛的母親/姊妹/朋友,好像也說得通。惟獨在《頭髮》中,書寫了衛白二人之情深——他們一起回尼泊爾後,長時間在考慮誰上天堂,誰留在人間,心中滿是不捨。
而衛斯理「上天堂」那六年間,白素竟一直守候在石室內,不離不棄。縱然書中沒有描寫白素這六年來怎麼過,大家也想像到那是枯燥乏味的日子,最難熬的是不知要等多久,不知會不會等得到。如果衛斯理一醒過來,看見嬌妻已然頭髮花白,又會有何感受?我相信,無論多久,白素都會願意守候下去的。
沒有你的天堂,我寧願不上;有你在旁的地獄,大概也是甜蜜的。
原罪擺脫得了嗎?
按聖經所述,自從阿當、夏娃吃了分辨善惡果實開始,人就得罪了神。他們的子女該隱、阿伯,心中充滿妒忌,犯下了人類史上第一宗謀殺罪後更試圖掩飾罪行,人類道德在沒有道德以先,已急速崩壞。書中用了流放說解釋人類及原罪起源,未有回應創世論或「無名天地之始」,這是我覺得可惜之處。
小說中一代接一代滋生罪惡,以及領導人派出A、B、C(獨生子,這個位暗示也太明顯了)、D觀察教化人類,都是有趣的世界觀。我一直認為佛教的內涵跟新約有多處契合的地方,不是可對讀的,文字上的契合,而是精神上脫離俗世,神往解放崩壞之肉身。所以我覺得佛祖、甘地比「信耶穌」的我更有資格上天堂。《古蘭經‧儀姆蘭的家屬 3:11》亦提及「迷惑世人的,是令人愛好的事物… …這些是今世生活的享受;而真主那裡,卻有優美的歸宿」。想不到本書竟把我這個宗教融合猜想實現了,還拉上老子的份。的確,任何正派宗教之初心都導人向善,可惜人類「聖」戰不斷,忘記初衷,還有人頂着道家的名字拜玄武財神買馬買Hermes。
那麼,四位「志願者」對人類有何評價?A認為人類醜陋不堪入目,主張滅世;充滿慈愛的C,覺得人類的情況「比我們的報告更壞」(第十三部);以「自然」教化人民的D,則同意「人類心靈中醜惡是如此根深蒂固地盤踞着」(第十三部)。即使B提出了作審查接引,根據衛斯理後來上「天堂」的所見所聞來看,能受接引的善人應該不多。
「虛偽、欺詐、妒嫉、兇狠、殘酷、自私、橫蠻… …」每天都在我們身邊(其實是我們心中)出現。倪老點出現實之絕望——人類似乎不可能在道德教化中,一代一代向善演化。沒有最壞,只有更壞。可是,推崇100%悲觀主義,決不能教人類悔改。如果偷一個麵包和殺人越貨都會判死刑,每天都會是國定殺戳日。反之,我們在原罪的泥淖中,是否仍可努力追求善,至少處在惡中要有罪惡感,不讓自己墮進更壞的深淵?
我相信好好保守自己的心,領導人不會背叛「信者得救」之約。
神與人、信與疑
最後「與神對話」一段尤其精彩。罪人是「神」創造出來的,然後又剝奪他們的智力與「頭髮的功用」流放不適合居住的行星。在「神」的角度,那是不得已的做法,免得污染「天堂」;在平凡人衛斯理眼中,「神」卻應該負全責。在《衛斯理》世界觀中,神並非全能,只是文明高度發展的生物而已。例如他們沒有預料到實驗室肉體會發展出意識,對於人類不斷滋長的罪惡,他們更是束手無策;神也非全善,他們雖然活在一個沒有罪惡的世界,卻會用流放、毀滅等手段來處理人類,似有推卸責任之嫌。
大半年前,一股禁不住的力量aka聖靈感動,讓我用三個月讀畢全本聖經。我對信了半輩子的宗教有更深入了解,同時亦有千萬個沒有答案的問題:全能神能否預知人會犯罪?如果不能預知,神是否仍是全能?如果明知人會墮落仍要創造人類,神是否存心「跣人類一鑊」?舊約中神經常發怒,又會後悔自己做的決定。詩篇歌頌的慈愛,與現代人的理解有否相異之處?以色列人整天背叛神,為何神不揀選日本民族?
這些問題,即使直接問神也不一定有答案,大概作為信徒就是要「信」。書中曾提及只要人類「信」,就可以回到天堂。倪老也是基督徒,昨天他躺在玻璃船回天家去了,願天上的人安息,地上的人平安。

歡迎追蹤: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陳星晴
由輟學隱青到港大碩士,我想告訴你:能在康莊大道奔向目標,固然很好;但迷途的風景也值得欣賞,那會是日後提醒你生命應該有多可愛的痕跡。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