綿羊故事集:輝映

2022/07/10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沿著河畔騎行,微風拭去沁出額頭的汗珠,充分活動後的身體開始感知到空氣的通透清新,諸多煩惱在此刻得到舒緩。我停下腳踏板讓車子自然前進,隨著一聲爆裂聲響起,速度開始急遽遞減。
不得不停下車來檢視,拇指能夠輕鬆的將輪胎壓出凹痕。
爆胎了。離家裡還有一段距離,回家的路途瞬間變得漫長。雖然牽著自行車行走多少有些無奈,但不至於令人感到厭惡。靠近河畔,青青草地和平坦的自行車道,仍然使人自在舒適。自行車的輪胎捲著時光,日落在齒輪聲中緩緩來臨。
迎著日暮往前,那個女孩倚著欄杆站著,面朝日落的方向。因為背著光,只能看見夕陽為她染上了一層朦朧的輪廓。我走上橋,經過她身旁,看見她眼角的淚珠因為夕陽餘暉而閃閃發光。
「你還好嗎?」我走上前問。她一臉茫然地轉過臉來,斜射的夕陽光讓她的五官精緻立體,哭紅的雙眼在橙色光紗的覆蓋下迷茫而夢幻,淚珠是她眼中裡晶瑩搖曳的水鑽。
她眨了眨眼,像突然意識到什麼似的迅速別過頭去,用手帕拭去眼淚後才又回過頭來。「你好。抱歉,有點失態了。先生找我嗎?」她說,眼眶和鼻子仍然紅著。
我愣了好一會兒才想起自己為什麼向她搭話。「有什麼我可以幫得上忙的地方嗎?」我問她,即使自己只是一個腳踏車爆胎的泥菩薩。
她想了一下,才稍稍忍住情緒的眼神又變得哀傷:「小綿羊離開我了。」
「是寵物嗎?」我問。女孩用著猜燈謎一般的詞彙。
她紅著眼眶,帶著鼻音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不是寵物喔,小綿羊對瑪麗來說是特別的人。一群很可愛、很貼心、很溫柔、很獨特的人。」
「妳們吵架了嗎?」
「瑪麗沒有跟綿羊吵架喔。可是綿羊本來就會離開的。雖然早就知道綿羊總有一天會離開,瑪麗還是會想,要是能夠呈現出更好的自己,或許綿羊們離開的時刻會來臨的晚一點。」
我咀嚼著女孩的話語。
「可是,如果為了其他人而改變自己原本的性格,關係反而不長久吧。」
她搖了搖頭:「不是那樣子的。瑪麗是小綿羊們的心靈魔法師。如果綿羊們需要瑪麗,那瑪麗就應該盡全力撐住綿羊們。」
「妳覺得自己不夠盡力嗎?」
「瑪麗曾經以為自己已經足夠努力了。」
「所以……呃……,如果我沒有理解錯,所謂的『小綿羊』其實是人類對吧?」
「小綿羊就是瑪麗的小綿羊。」
「那成為小綿羊有什麼條件嗎?例如說,我可以成為小綿羊嗎?」
「先生要成為我的小綿羊嗎?」她說,眼睛突然閃閃發光。
由於對這樣的期待毫無心理準備,我呆在原地毫無反應。僅兩三秒時間,女孩眼睛裡的光彩消失,又回到拘謹的儀態。她向我微微點頭:「瑪麗唐突了。請先生不要介意。」
對於自己沒能幫上她的忙這件事情感到有些沮喪。我並不是一個倔強的人,可是直覺總能告訴我那些事情妥協了會令人感到後悔,例如她。她身上有某種特質吸引著我,讓我在不知不覺中就擁有了冒險的勇氣。
「如果有什麼我能幫得上忙的地方,請一定要告訴我。」
她靜靜的看著我的眼睛。我向她眼裡回望,瞳孔中有黃昏山水的虛像,注視著她的雙眼,如同瞬間穿越過時空旅行。
走過比遠方更遠的地方,才漸漸明白起點原是歸處。
「瑪麗知道了。我們還會再見面的。」她笑容裡有夕陽不滅的餘溫。
---
清晨兩點起床,出發前往進貨。由於前一晚已經訂好了貨,只要到了進貨處,就會有人把貨送進貨車內。父親打開車門下車,向對方打招呼同時從嘴裡冒出煙。商人們騎著機車前來赴約,將準備好的貨物搬到車上。
我帶著大籃子下車,開始一趟又一趟來回搬運今天要販售的貨物。時光在這時候會流逝的很快。在清晨工作會有一種有別於平時的特殊感覺,安靜同時也帶來了情緒的和緩,再加上彼此都是合作夥伴的關係,這個時間段的工作讓我感到相對自在。
挑揀商品有一定的訣竅,海參、魚皮、木耳,這三種須注意的是手指熟捏時不可以有軟爛的觸感,那樣的商品通常口感較差。豆干、滷蛋這兩種要注意外觀不能有破損,而滷蛋更是需得注意色澤,若顏色偏深而有異味,那代表這顆蛋已經放了很久,不適合再拿來當商品。酸菜得挑揀葉片多的個體,竹筍則需要將手指伸進中空的部分觸摸裡面是否軟嫩,老的竹筍乾癟無味,一點也輕忽不得。
進貨結束之後,和父親一起開車前往菜市場擺攤。到達菜市場時也是天色將明之際,一但天完全亮起來,四週的聲音和人們的活力也會被喚醒。我將要販售的商品分門別類放好並放至桌上,準備好笑容等待客人上門。
這時有位陌生的婦人走來,在攤位前挑揀了一陣,最後拿了十餘塊錢的酸菜結帳。我將酸菜包裝好遞給她的時候,她伸手接下,卻遲遲不見她掏錢。彼此對視了兩秒,她才問:「啊不是有送辣椒?」我一瞬間會意過來,近日由於辣椒巨幅漲價,之前用辣椒進行促銷的優惠被迫中止。我只得帶著歉意說:「抱歉,最近辣椒價格漲很高,沒辦法給這樣的優惠。」
「那這酸菜我不要了。」她說,不等我們反應,便將酸菜扔回籃子裡,轉身匆匆離去。我呆了一陣,良久,才想到應該要覺得憤怒。只是一念至此,又覺得為這種事情動怒太不值得,只得一笑置之。
「我之後找打工一定不要找服務業。」我一邊整理她丟回來的酸菜一邊說。父親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把酸菜重新安置回它該在的位置,和情緒一起。雖然仍感覺到水平面下仍有一絲不甘暗潮洶湧,但總不至於讓海面上有駭人的怒浪。
「早安。」熟悉的聲音從前方傳來。抬頭一看,是昨天在橋上遇見的女孩。她拿著提袋站在我面前,旁邊還站著一位穿著西裝的男子。
「這個給你。工作辛苦了。」她將手提袋遞過來,我雙目圓睜,伸出手將她的禮物接過,心想自己現在的表情一定很像一個傻瓜。
「妳怎麼會在這裡?」
「瑪麗說過我們會再見面的。」她活潑的轉著眼珠子,故意不看我。
「今天晚上瑪麗有一場魔法節目,希望你能來。我已經把邀請密碼放在袋子裡面了,只要從手機裡輸入密碼,就能夠找到瑪麗。」
「謝謝妳。」我說。
「晚上見。」她一邊說一邊倒退離開,始終面像我,並向我揮著手,又多走了幾步才轉過頭去。
「晚上見。」我說。在她走遠之後。
打開手提袋,裡面是兩人份的貝果還有紅茶,一直到中午時分擺攤結束我都捨不得吃它,直到回到自己的書桌前才打開來享用。把貝果湊近鼻子時可以聞到濃郁的烘焙香氣,咬下一口,紮實的口感並不屬於任何市售產品。咀嚼著這份禮物時突然有個直覺,或許這是瑪麗親手做的也說不定。一想到這裡,一個貝果便吃得極慢。
拜她所賜,我已完全忘記上午工作時的插曲,腦海中不斷回放她早上突然來訪的畫面。貝果終於吃完的時候,覺得自己幸福得不再對原文的課本感到棘手了。
課業壓力繞過學校,直接拜訪所有不忙碌的時刻。最初接觸會計,單純因為我在家中就負責這個工作:收攤後統計今日的收入和支出。高中時選擇志向,才發現會計在某個程面上對我來說是有趣的。我喜歡將事情整理得井然有序、一目了然。然而大學的課業跟高中完全無法比擬,難度比起以往上升不少,這讓真正踏入大學階段的我在學業上舉步維艱。
檯燈亮起,把自己放在一個相對安靜的空間裡。筆電的冷光召喚我來到另外一個世界。即使不是睡眠的時間,我也喜歡將房間的燈全部關閉,只留下檯燈明亮著桌面。編報表雖然很有趣,時間卻也常常在此刻突然流逝地特別快。
把空白的地方一點一點填上,數字給人踏實感。
稍作喘息的時刻,我伸了懶腰,忽然想試試看瑪麗給我的密碼,於是我將它輸入到手機裡。不料瑪麗的身影在密碼輸入完畢後突然出現在我眼前。
「貴安安,我是瑪格麗特.溫特斯。」她又笑了起來:「我好像第一次正式向先生打招呼呢。」
「妳……啊,抱歉,我不知道,欸——」想說的話太多了。一瞬間許多問句湧上,卻一句也問不出來。
「噓。不要問,問了都是秘密。」她將手指放在自己的唇,俏皮地笑著。
「好,但是等我一下,我先把燈打開。」我連忙起身,卻被瑪麗阻止。
她看到我的表情與桌上的課本,便主動問:「先生還在忙嗎?瑪麗剛好也還有作業要寫。要不然我們在魔法開始之前先一起寫作業好了。」她說,拿起她的魔杖,一台筆記型電腦出現在空中。
我挪了一個位置給她,瑪格麗特就這樣在書桌的另一側坐下來。我在面對著螢幕的同時,也能夠看到她專注地注視著螢幕的臉龐。
事情發展得讓我有些不知所措,但她看起來相當自然。我忍不住偷偷看她,偶爾,她會發現我的視線,抬頭對我微微一笑。
深呼吸。讓自己回到課業裡。不知為何,瑪麗的陪伴讓我精神更專注一些。明明是該很容易分心的情境,看著她專注盯著螢幕的表情,就足以讓人屏除腦袋裡的雜念。
時間流逝的聲音是秒針的喀擦聲。又潛在作業裡一陣子,我在把自己的進度完成之後伸了個懶腰。瑪麗看了我一眼後問:「先生已經忙完了嗎?」
我連忙縮回身體回答:「沒關係妳可以繼續忙。不用在意我。」
「瑪麗也該休息一下了。不用擔心瑪麗,因為作業這種東西本來就永遠都做不完。」她說,露出吐槽自己的頑皮表情。
意外見到她這副模樣的我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她也跟著我笑著。
「沒想到妳也有這一面。」
「嘿,你壞。瑪麗也是有幽默感的好嗎。」她說,眼神裡忍不住雀躍:「在瑪麗的魔法開始之前,我們休息一下先來聊聊天吧。」
我點點頭。她睜大眼睛問:「先生在讀的是會計嗎?」我又點點頭。「父親大人曾經也要瑪麗學會計,可是這對瑪麗來說實在有點難。」
「其實對我來說也很難。很擔心自己跟不上課業進度。不過這是自己選擇的路,也只好撐下去。」我說,同時順著自己的話想起那些沒說出口的事。不知為何,感覺好想再多講一點。把平常不能隨便在人前說出來的話告訴她。把背在身上無處安放的不安展示給她。「其實最近壓力變大了。我的爺爺生病需要請看護,家裡多了一筆不小的開銷。我應該會去找打工吧。雖然這樣要跟上課業就更辛苦了。」
我不看她。講這種話的時候不能看她。如果注視著她的眼神,那就等於把壓力丟給她了。能夠開口提起這件事已經是我的任性了。我不能──
她突然握起我的手:「看著我。」
我愣愣地回望。
「先生很了不起噢。你辛苦了。」
簡短的一句話,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從眼眶裡面跑出來。我連忙笑起來,假裝眼睛癢,用手揉了揉眼眶。「謝謝妳。」我說。她仍帶著能包容一切的笑容看著我。
「那麼,就開始瑪麗今晚的魔法吧!」她手掌攤開,一台卡林巴琴憑空出現在她掌心裡。她將卡林巴琴放在桌面上,開始了她的演奏。
她專注地用小小的手指演奏著卡林巴琴。清澈柔和的聲音編織成舒適的旋律線,音符像水滴一樣在胸口墜落成許多漣漪,聽著漣漪一個又一個慢慢趨於平緩,呼吸也跟著越來越放鬆。
她半閉著眼,在演奏時彷彿和琴融為一體。我的眼簾反覆鬆落又被提起,眼前的一切變得越來越像在夢境中。我忍不住趴在桌面上,眼皮終於完全闔上。僅是萍水相逢的人,卻得到她如此的善意對待,何其有愧。忽然想起第一次在橋上見到她時的場景。到頭來,我也沒能幫忙她解決綿羊離開的問題,甚至不能讓她稍微感到開心一點。
「瑪麗,抱歉,我完全幫不上妳的忙。」朦朧之中我這樣說。她沒有停下演奏,嗓音成為音樂裡的第二條弦律線:「其實你已經幫上我的忙了噢。」
她輕輕地、緩慢地,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說:「瑪麗知道你很努力,知道你為了自己的選擇毫無怨言。看到你努力的模樣,瑪麗才瞬間明白了。身為小綿羊們的心靈魔法師,即使會一次一次的面對離開,那也是瑪麗必須要面對的事。」
「瑪麗在你身上獲得了勇氣。」
「而且和小綿羊之間也不全然都是傷心的事。其實有更多更多開心的事情等著瑪麗。例如能夠讓小綿羊放鬆下來好好休息,瑪麗就會覺得很開心。況且──」
她停頓了一下,帶著甜甜的笑意看著我:「既然有小綿羊會離開瑪麗,那同時也代表會有新的小綿羊和瑪麗相遇。」
我明白了她的意思,同時再也無法抵抗睡意,直到眼簾落下之前,視線都捨不得離開她的笑顏。
潛意識當中沒有任何掛念,只有她最後看著我微微笑著的模樣。
醒過來的時候已是凌晨,再過不久就要出發前往進貨。同時發現自己醒來時躺在床上,並且穩妥地蓋著棉被。雖然睡眠的時間並不是特別長,卻感覺到意識無比清晰,完全沒有想要賴床的念頭。
起身下床,不見瑪格麗特的蹤跡。我不知道已經有多久沒有睡得這麼沉,直到和她相遇之前,甚至不知道睡眠可以讓人的身體恢復得如此良好。
昨晚她說過的話,又一次一次在我腦中浮現。堅定而溫柔的語氣在胸口留下刻痕,每次想起她的聲音,就有一股暖意滲透胸膛。這讓我不禁會心一笑。
其實妳也一樣,瑪格麗特。當妳面對別離而感到傷心時,只想著怎麼更努力的面容,就已經觸動我的心了。
我們互相擁有彼此憧憬的模樣。
父親敲了敲我的門,我回應了一聲。不久後就得出門工作了。該做的事情沒有改變,還沒有度過的難關也還豎立在眼前。即使我無法替瑪麗面對她該面對的問題,就像她無法直接用魔法化解我該解決的難題。可是這沒有關係。
在月光照映的時刻短暫休憩。柔和的光芒讓人擁有冒險的勇氣。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小綿羊們和魔女瑪格麗特相遇的故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