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從陸游的《卜算子.詠梅》和《示兒》,見證南宋偏安、未竟全功的末日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生的万華鏡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生的万華鏡

(導讀)從陸游的《卜算子.詠梅》和《示兒》,見證南宋偏安、未竟全功的末日

2022-07-12|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寫在前面:
這是一篇提供給國中生線上(遠距)教學的教案,也是無法在實體課程進行寫作引導時,讓學生能夠繼續接觸文學的方法之一,我想,「寫作」不是為了會考或學測的國寫而準備,更不只是單純背誦口訣或成語、佳句而已;
從西方經典回到東方詩詞,綜觀書寫的意義,提筆價值,乃是為了自己的人生不留遺憾,更能夠隨時做好與外界有效溝通、正確陳述的預備。拿下耳機,給自己倒杯文山包種(別喝洋人的咖啡啦),看那文字的力量跟穿透力,即使在「快速動眼」的資訊爆炸時代,黑白印刷的鉛字體,依舊充滿無窮魅力……靜寂中的吶喊與控訴,國仇家恨,莫過於只見文字了。
《卜算子.詠梅》
驛外斷橋邊
寂寞開無主
已是黃昏獨自愁
更著風和雨
無意苦爭春
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塵
只有香如故
賞析
驛站(客棧或車站)之外的斷橋邊,梅花孤單又寂寞地綻放開了,但無人過問…暮色(黃昏)降臨,梅花無依無靠,已經夠愁苦了,卻又遭到風雨的摧殘。
梅花不想費盡心思去爭豔鬥寵,對世間百花的妒忌與排斥毫不在乎。即使他日凋零被碾作泥塵、小土,梅花依然和往昔一樣,散發出縷縷清香。

《示兒》
死去元知萬事空,
但悲不見九州同。
王師北定中原日,
家祭無忘告乃翁。
賞析
(我)臨死之際,才深深曉悟到,人一旦離開後就什麼也沒有剩下了,但遺憾的是,我卻無法親眼看到祖國(九州)的統一(同)而感到萬分悲傷。我兒,你要記得啊,當大宋的軍隊(王師)北上攻克金(朝)人,收復昔日領土(中原)的那一天,於祭祀祖先(家祭)的時候,千萬別忘了把這件好消息告訴我在天之靈。

創作背景
生於北宋末年(北宋亡於西元1127年)的南宋名家陸游(1125 - 1210),字務觀,號放翁,據稱是清王國乾隆皇(因作品真偽無法詳盡考證)之外,中國文學史上完成最多詩詞作品的名家
他一生創作了近一萬首詩詞,從少時的文藝青年到中年投身軍旅抗金(受將領王炎之聘前來襄理軍務),最後卻因壯志難伸遭到朝廷同事(主張與金人和解)排擠,故選擇退休還鄉,有生之年始終沒辦法看到南宋成功收復北方的舊有版圖,所以藉由大量的文學作品來抒發個人情緒和抱負。
『飛霜掠面寒壓指,一寸丹心唯報國』直至『國讎未報壯士老,匣中寶劍夜有聲。』,與尤袤、楊萬里、范成大並稱「南宋四大詩人」的放翁,或許深刻體會到理想幻滅的無奈,雖有滿腔復國憧憬但始終功虧一簣,悲憤交雜的人生歷程,從朝陽盼到日暮,可能正是每一個世代亡國覺青們的心底寫照吧?
『天高白日遠,有淚無處滴。』,是國仇家恨,亦可謂是生不逢時。
《卜算子.詠梅》,是宋詞作品中形容梅花的顛峰之作,更是陸游藉著梅花來形容己身的境遇,梅花誠然化做自己人格的延伸與化身,更是仕途生涯的縮影。支持北上抗金的他,曾因才華得罪奸臣秦檜,也曾跟上司理念不合而被拔官,縱使無人聞問,陸游卻也不屑和朝廷權貴們(百花)鬥爭,即使像梅花般最終化為塵土,也絕不失氣節,花(出淤泥)的芳香依舊(只有香如故),人(士大夫)的精神永傳。
《示兒》,為七言絕句,也算是陸游的遺言,一輩子愛國愛家的他,出生於北宋首都汴京(今河南開封),但2歲時國家即遭逢金人入侵(靖康之變),北宋被滅,他全家一路往南避難,顛沛流離,後來定居在越州山陰(浙江紹興,兩地直線距離938公里,現在高速公路要開10個小時),可是一心想收復故土,回到開封的他,看到宋高宗(書法大師、不會治國)、宋孝宗(割地賠款、叫金人皇帝為「叔叔」)、宋光宗(體弱多病、不想打仗)、宋寧宗(叫金人皇帝為「阿伯」)各個無心北伐復興,最後只能在別世(過世)之前囑咐(吩咐)孩子,「萬一」有幸哪天南宋復國了,記得燒香跟他秉告,表面上是勸勉,但實際上也算是一種遺憾之餘的嘲諷。

補充:
以華夏漢民族的觀點出發,被認定為中國正統延續,立國於西元1127年6月的南宋政權,其實真正的統治管轄區域僅侷限在中國的華南地區(秦嶺淮河線以南,也是亞熱帶和暖溫帶的分界線)地區,國都也選在偏南的臨安(今浙江杭州),上方有著金人,還有虎視眈眈的蒙古人,可以說是被踩在腳底下的國家。
因此在西元1233年8月(南宋紹定六年)時,當蒙古出面邀請南宋一同討伐金人的時候,自認自己大半國土都被「萬惡」金人所剝奪的宋人,自然高舉雙手附和。即使金人領袖完顏守緒得知後事先派出密使向南宋皇帝宋理宗(1205-1264)說明,一旦金人政權遭破,南宋的北方版圖將失去可用以抵禦的第三方屏障,未來勢必也將一步步落入蒙古人的手中…
『蒙古滅國四十,以及西夏,夏亡及我,我亡必及宋。唇亡齒寒,自然之理。』,但南宋朝野根本不理會敵方完顏氏可能已點出事實的建議,史書只用四個字來予以打發「宋人不許」,他們哪在意「唇亡齒寒」的自然之理?這成語可是發生在春秋時代晉獻公的時候,好久好久以前的床邊故事罷了!南宋在意的是,只要現在幫忙蒙古人消滅金人,蒙古就會同意南宋先拿回昔日被奪河南一帶的領土!這買賣實在是太划算啦!
果真,西元1234年(端平元年)的正月初十,金人被蒙宋兩國夾擊消滅,完顏政權謝幕。但隨著不到半年後南宋的「端平入洛」計畫失利,意圖收復位處河南的原北宋東京開封府(今河南開封)、西京河南府(今河南洛陽)和南京應天府(今河南商丘),合稱三京的軍事行動在糧餉未集,缺少騎兵的劣勢下被蒙古人逼退,更讓蒙古人逮到機會,公開譴責宋人「敗盟」又背信…
隔年,蒙古即撕毀所有的和約與協議,來個「理所當然」的翻臉不認帳,大汗窩闊台下令遣皇子闊端和曲出出師攻宋,開啟蒙人全面南侵的滅宋作戰計畫!
歷經45年的光景,宋理宗(性好女色,史學家稱之昏庸無道)、宋度宗(沉溺酒色而亡)、宋恭帝(後被賜死)、宋端宗(落海、驚病交加,8歲崩),伴隨末代皇帝趙昺(1271-1279)的投崖自盡,立國152年的南宋,末尾也依循著金人一般,共同被埋葬於歷史的滾滾長河。
回顧歷史,吾人傳頌著「只有香如故」,然可悲的是,多數時刻竟是瘋癲者引領眼盲者渡河,今日亦復如是。

圖文來源、一併致謝: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History is a set of lies agreed upon.」 身處有限的內捲維度,望向無涯的離散歷史,在三維社畜世界爬格子的小編,此刻正努力不懈地往五維空間的烏托邦邁進。提案、合作、任何意見回饋,歡迎來信:[email protected]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