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對我說謊」夢行者意識潛行紀錄
麻猴琪琪
麻猴琪琪

「別對我說謊」夢行者意識潛行紀錄

2022-07-23|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作為一名白天Freelance夜裡努力打怪的夢行者已經有一段時間,有聽星際咖啡館podcast的觀眾應該也知道我被靈性小夥伴們認證平常過的是女巫生活:早上七點半起床晨跑、泡杯花草茶後在九點前吃完早餐、中午邊澆花邊跟植物們說話,然後工作到下午五點後休息,擁抱瑜珈時光,晚上盡量都在12點前睡。
沒辦法,我是好幾個中醫師認證的公主體質,操勞不得。曾有中醫師親口跟我說過,我連當志工這類的事情都不能做,平常生活最好待在家裡輕鬆一點,閒暇時定期去郊外踏踏青就好😂因此規律簡單的生活就是我的能量來源。
不過俗話說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雖然大部分需要舟車勞頓的事情我不太擅長,但女巫的意念常常在夜晚飛上雲端。作為以夢境為修練基礎的人,夜晚就是我盡情感知一切的時候。雖然日常都是以一個順其自然的佛系方法在修行,不知不覺也從夢裡習得了一些意想不到的能力。其中,仍然讓我感到困惑的,是探測他人意識狀態的能力。

閣樓的神祕訪客

大概在去年2021九月底,也是我開始阿卡西紀錄解讀的沒多久,我在某日早晨快醒來的時候,有了這樣的一個神奇的夢境。
一開始先是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像是拍片的場域中,身旁有許多穿著黑色T-shirt的工作人員,我趁沒人發現悄悄的把意識跳轉回家中浴室,發現夢中的家裡長的比現實中的高級且有設計感,無妨,反正我也挺喜歡這樣的表現方式。我接著走到客廳想看看其他空間的樣子,卻發現一個許久未聯絡的大學同學,從樓上走了下來。
她面容有些許疲憊,奇怪的是,她留著一頭罕見的短髮。在現實生活中,我從沒印象她曾經剪過短髮,因此感到十分訝異。我問她:「妳怎麼會在這裡。」她回答,她暫時借住在我家閣樓,而且,原因好像是來找我「避難」。這時我意會到她或許經歷了一陣子的壓力,趕緊詢問她是否睡得好?要不要吃東西?然後拉著她往閣樓的更上方前進。再往閣樓的上方走,則會進入到一個月球星際站,我們在星際站的大廳吃了一些食物,也看見許多來往的旅客。關於這部分的內容可以查看另一個夢境
Image by DALL-E AI
夢醒時我非常困惑,而且內心有一股直覺,想要去查看這位同學是否安好。我馬上在Instagram上傳送訊息給她,卻驚訝的發現她在我做夢的那個時間點前後,的確有閃過了一思念頭,是想要把頭髮剪掉。當然後續也發現她那時因為工作上的一些壓力有些喘不過氣,寒暄幾句後也不忘提醒跟鼓勵她,要多放輕鬆。
這場夢境的經驗在神秘有趣之餘,也帶給了我一些疑問,例如為什麼是這位同學?我會什麼會知道?然而我沒料到,這只是剛開始而已。

感知人們的祕密

人們每天會產生超過6000個念頭,其中80%是負面的,95%是反覆出現的。反覆的擔憂、焦慮、恐懼可以說是一種慢性自殺。在沒有將念頭抒發出來之前,它們只會不斷的縈繞在心裏,困擾著我們。
到了2022年,人們陸續在夢裡找我聊天。
高中同學、大學同學、許久沒有謀面的人、甚至是從未認識的人,我都不知道從哪種管道橋接上他們的意識。夢醒之後我並不會一一去聯絡每個,畢竟有些細節太過於私人,通常都是我事後從其他人的口中得知當事人的情況。
例如夢見朋友A的女朋友向我表示對雙方感情狀況的擔憂。我從來沒見過朋友A的女友本人,只看過照片,日常也沒有在社群媒體上互相追蹤,所以我當作只是一個偶發的夢境把它拋在腦後。後來我聽另外一位朋友轉述朋友A那陣子好像剛好跟女友感情有些狀況。
又或是在夢裡聽朋友B描述創傷經驗。雖然我跟朋友B也算熟識。但並不是會在社群媒體上常常聊天的關係,而且她也不常分享自己的近況,所以我以為應該沒什麼吧?後來輾轉從另一位朋友得知當時的B正在為同一件事困擾。
有一次突然夢見另一個朋友的老婆難產(民俗上有說法是夢見難產是吉兆),過沒幾天後,他老婆順利生下一名健康的嬰孩。再次,我並不認識朋友的老婆,只是偶爾會看到他放閃,而夢裡的視角是我漂浮在產房的上空,往下看著下方有孕婦大失血的樣子。
在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快半年,大致上並沒有失準。我的夢境和現實的同步性一直很高,因此這半年除了偶爾壓力大或是看太多雜訊導致夢境雜亂之外,大部分的夢境都有著準確度極高的資訊傳遞效果。
然而我大部分時間也只是把這當作是個沒什麼用的技能,一直不太放在心上,直到近期與摯友的幾次夢境經驗,才讓我起心動念著手撰寫這篇文章。

意識監視器

我有一個認識了十年的摯友,昔日我們常以愛人互稱,並且常常笑著說要一起成為女巫。後來我成了比較早當上女巫的那個人,我指的是真的有在執行靈性相關工作😏但是就如同《女巫:療癒世界的傳奇》作者所言,只要你不活在父權框架下,只要你活成一個自由的女人,妳就是女巫。擁抱神聖陰性力量是我和許多閨蜜心照不宣的期許,即便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夠進行魔法儀式的實踐,我們仍然相信魔法,而我們身上就有著魔法。
在某夜的夢裡,我看見了這位摯友,我和她正要漫步經過一座森林。森林周遭有些狂亂,有喧囂的火焰和一些匆忙行走的過路人,雖然看不清楚周遭的全貌,但這似乎都不影響我們的自在交談。
Image by DALL-E AI
摯友向我訴說了頭皮保養的一些訣竅。「是什麼洗髮精嗎?」我用手上下搓揉著頭皮,想要詢問我的洗頭方式到底正不正確。對,女巫在意的事情有時候就是這麼簡單:「日常打理好自己很重要的。」
睡醒後我覺得有些好笑,便私訊摯友這段夢境的內容。想不到她告訴我,就在這天,她正好使用了新的洗髮精,而且非常想要找人分享使用心得。
與親密的朋友、家人之間的意念傳遞似乎總是更加的直接和暢通,前提是彼此都沒有任何隱瞞。
第二次的夢境,我發現我在一所高中校園裡。許多陌生人和我熟識的朋友,都在這裡學習他們的「靈性成長」課程。雲端學習好像挺不錯的吧?下次有機會再來分享這些經歷。當然我又再次看到了我的摯友,她正從大門口往中庭走去,要趕另一堂課。我湊上前拍了她的肩膀,說了一句鼓勵她的話,便前往另一處的教室陪另一位朋友旁聽課程。
Image by DALL-E AI
睡醒後我向她分享魔法學校的故事,她馬上告訴我:「妳怎麼知道我昨天剛把魔杖擺出來?」她指的是環球影城的哈利波特周邊商品。
只要有心,任何工具都能啟動魔法。
直到第三次,夢境的細節又更加清楚,我終於不得不開始思索這件事對我的重要意義。雖然一開始我總是開玩笑描述自己很像某種「監視器」,老是在睡夢中監視著大家的意識狀態,但我相信在監視之外還有其他更深層意義。就像最一開始那個夢境一樣,這是一個將人與人重新連結起來的契機
這次的夢境,是我在一個劇場裡,似乎正在煩惱著一個文宣品的設計,因為許多細節還沒確定好。我看著手上的三折頁被人拿走,翻轉了一下之後改成對開的形式。許多討論過的東西得要從頭來過,設計也要重來,我有些焦慮跟懊惱,又感覺這段經歷並不是我的一部分。這是摯友的意識,而我隱約可以感受到她,雖然並沒有看見她的形體,但彷彿是在共享一段記憶一樣,我用一種更加沉浸的視角在體會她發生的事。
睡醒的時候我並沒有多想,一樣將這段夢境的故事告訴她,結果她十分驚訝,「妳真的是監視器嗎?」「業主從三折頁改成雙頁對開。」
我所描述的細節正好跟她那幾天發生的事情一模一樣。
「不過,讓妳看到這個要幹嘛?」
對阿,我到底要看到這些幹嘛?知道大家發生什麼事對我基本上沒有任何的幫助,畢竟我也不是會到處八卦的人。說起來比起知道大家的秘密,我更想知道股票漲跌趨勢、虛擬貨幣何時會重回牛市。給我樂透號碼和亨利卡維爾的大肌肌我才比較開心,普通人在想什麼,我一點都不想知道好嘛😂

真的像全面啟動一樣嗎?

後來跟幾個朋友聊過之後,他們丟出了幾個有趣的問題,讓我思考重拾人類的心靈感應能力有什麼樣的責任以及深層涵義。我在這裡使用「重拾」,而非「獲得」來描述這項能力,是因為我相信心靈溝通是人類本來就會的技能,只是在經過幾千年的演化之後被封閉起來了。
我並不是獲得了什麼新的能力,只是把原本就會的東西找回來而已。

Q:真的可以像全面啟動一樣操控人的意識嗎?

夢中的我可以看到已經發生、正在發生、將要發生,但是是我現實生活中還不知道的事情。操控、修改人的意識在我的道德價值上是絕對不能做的,不過在夢裡傳遞訊息、給予回應倒是可以做到。簡單來說很像是我看到別人的社群帳號貼文,我可以按讚、留言回覆,或是私訊鼓勵,但是我並不會駭進別人的帳號然後偷偷編輯他們的貼文。
我不侵犯他人的自由意志,也不評斷人們的行為,但是當他們需要幫助時我可以給予回應。

Q:可以控制要看到誰的意識狀態嗎?

前期真的超混亂,很像被丟進線上隨機配對的聊天室一樣,會遇到誰我自己都不知道。不過人類的意識狀態跟社群媒體的演算法似乎有相似之處,越是聯絡密切,在夢裡遇到的機率就越高,就像平常會更容易看到自己熟悉的朋友的貼文一樣。如果你的演算法有點奇怪,老是推給你不想看的東西,記得定時整理😂
與血親之間的意識連結就容易許多,例如當自已睡前想著要看見父母親時,夢裡多半就能夠看見,而同樣的當晚母親也能夠在睡夢中看見我。雙向的意識連結在血親、親密的伴侶及友人之間是比較牢固的,即便距離遙遠,也不阻礙彼此。
當然我也曾經在夢裡看見不熟的點頭之交、甚至是明星,但這部分的資料就沒有那麼隱私。比較常發生的情況是我在夢裡看見了某個明星,然後隔天新聞上一定會出現他。又或是看見某明星的衣著狀態,後來好奇去搜尋發現她這一兩天開演唱會時真的穿那樣。我其實是不太看新聞也不太關注名人的人,所以夢裡看到這些資訊還是會讓我感覺有點驚喜,彷彿省下了訂閱新聞的費用。
目前在學習go with the flow,還是那句老話,保持平常心,接受發生的一切。我並不是真的對大家在幹嘛很感興趣,所以也從沒想過夢裡要特別去察看誰的意識,而且人生盡量自己作主,我才不要看到別人的意識狀態,然後睡醒跑去大放厥詞。這個技能對我最大的幫助就是讓身邊的友人逐漸相信神秘的事物,並且理解人類心靈能力的可能性。

Q:看到他人的意識狀態是什麼樣的感覺?

在夢中視角是可以隨時切換的,意味著我有時候可以身歷其境地體驗他人的生活片段,像是在玩VR一樣,切入當事人的記憶,然後用他們的視角體驗正在發生的事情。以第一人稱體驗的優點是共情能力會被強化,畢竟對方的心情我是能直接感受到的,缺點是這實際上並不是關於我自己的事情,如果沒有區別清楚,好好抽離出那個情境的話,睡醒就會有一種混亂感。因此大部分時候我偏好第二人稱的方式,例如自己成為當事人諮詢的對象,像是以朋友的角度對等聊天,又或是以全知的視角漂浮在那個場域上空去觀察。當然偶爾也會發生那種「阿這個人的意識好亂、好沉重、受不了好想離開。」的狀態,這時候保持堅定意志力多半就能輕鬆抽離開來。

Q:有沒有副作用?

睡醒倒是不會累,但我常常醒來滿臉困惑,想著我這些朋友到底又做了什麼事情了,而且麻煩的部分是,有許多人還不是我日常會密切聯絡的那種朋友😣所以真的不要對我說謊,因為我是能察覺得出來的。
這或許也在鼓勵我們,有話就要直說,愛要及時,不要把心事憋著。
曾經有段時間我非常糾結我到底要不要說出來,考慮到大眾對於通靈、靈修等還是有一些偏見,加上如果告訴不熟悉的人這些事情,我很害怕他們一開始聽到的反應是:「你怎麼知道這些?你入侵了我的思想嗎?我的秘密是不是都被看光了?」
還好這是21世紀,用開放的態度去坦承一切大家都比較能接受了。至少最後我說出來的時候,不會有人把我當成女巫燒掉😏

結語

直到寫完這篇文章,我也並不是完全知曉自己發生了什麼。有一段時間我懷疑是不是自己多想了或是腦袋出了點問題,不然為什麼會一直在夢裡夢見其他人?然而每次在自我懷疑的時候,總是剛好有人會出現,應證我在夢裡看見的是真實的情況,在這裡也要感謝身邊的朋友願意跟我談論實際發生的事情,願意去信任彼此,給彼此暢談的空間。
許多人可能有這樣的想法,認為心靈感應能力多麼的好,文字、語言差異、時空及地域局限了我們的溝通,認為目前我們交流的方式是非常低效的方法,因此想要盡快學習重拾心靈感應能力。
然而在使用心靈溝通之前,有多少人能夠完全站在對方的角度思考呢?有多人知曉了其他人內心深處雜亂的部分而不給予批判呢?有多少人看見他人脆弱、不堪的一面,仍然願意以中立的態度去與他們相處?有多人願意放下對外界的成見,去信任別人可以接受自己原本樣子呢?
比起駭進他人的大腦、潛進夢裡這種像電影一樣花俏的方法,或許我們應該學習的是不去預設立場地與人相處,用尊重他人的方式去互相交流。在這之後,我們才能真正理解心靈感應這項能力的意義。
💚喜歡我的文章?別忘了在下面綠色按鈕幫我拍拍手!
🌈也歡迎關注Instagram @yayacorwn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Artist🌈Alien🧜‍♀️Witch🦋Healer. I create spiritual and visionary art. 🪄撰寫清醒夢修練指南、阿卡西紀錄、與星際盟友的機智生活與傳訊 🎙️Podcast:星際咖啡館
本文發佈於
我常常因為記得夢境而感到困擾。在不經意的時候,我會想起夢境裡的細節,他們變成我記憶的一部分,即使我理解這些都可能是虛構的故事,是不合常理的,我深切感受到我曾經生活在他們之中,懷念起要我微笑的長老、危機四伏的外星沙洞、古老洞穴中人體實驗缸、魚龍躍起的夕陽海岸....這些全都被封入了我的記憶片段,與我的日常反覆重疊。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