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遊

2022/07/15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與W第一次的旅遊,就這樣一轉眼結束了。
常聽人說,跟這個人適不適合,去旅遊一次就知道了;畢竟連續幾天二十四小時的朝夕相處,是隱藏不了任何妳不想讓人知道的壞習慣或怪癖的。
就因為這句宛如準則的話,讓我在出遊前,默默地陷入了一些擔心——因為依照以往跟前任們出遊的經驗,我的路痴、膽小、求穩,常讓喜歡新鮮刺激的另一半感到不耐、無趣或掃興——何況是這個常常讓我抓不住、不受控、喜歡天外飛來一筆的W。
「跟妳出來玩,好無聊喔。」以前P曾經這樣說過。
她或許不知道,她無心的這句話,會變成我日後小心翼翼的原因之一吧?
所以在她之後的對象,我都會下意識找比較平淡的、甚至是無趣的,跟他們在一起,我可以不用擔心不夠有趣,也不用擔心被嫌棄無聊。
況且,對我來說,平淡無奇、但把對方穩穩放在心上過著生活,就很幸福了。
所以,抱持這樣想法多年的我,會與W在一起,是我完全始料未及的。
「交往久了,妳就會覺得我很無趣了。」
記得剛在一起沒多久,我就這樣自曝其短。
我想,醜話說在前頭,對於已沒有多少時間可浪費的我們,是最上策。
「那我會把妳變有趣。」她沒有猶豫地說。
「而且,我從來沒有覺得妳無趣。」
當時的我只是笑笑,因為經過幾段感情,我已經習慣性地,把類似這樣的話語,當成熱戀時的信誓旦旦了。
在過去那些數不清的單純日子裡,我常會把情人脫口而出的甜言蜜語,給煞有其事地放在心底好好珍惜著,卻沒想到時間一長,說者便忘卻當初曾說出口的濃情密意。
說不失望是騙人的,但也只能安慰自己,那當下的真情,是怎樣也不會假,對吧。
「我想走那座橋。」在她說這句話前,我就看到她眼睛一亮。
其實那也不是多長多高的繩索吊橋,但懼高的我,只要不是穩固不動的橋,心底就會不由自主浮出一陣又一陣的恐懼。
「妳敢走嗎?」她看著我有點為難的臉。
「走吧。」為了不讓她覺得掃興,最後我還是硬著頭皮。
她微微笑,牽了我的手,接著用面對著我、背對著橋的姿勢,帶我走上橋。
一腳踏上,吊橋便開始晃動。一股怕踩空的驚懼感馬上開始源源不絕湧出。
「會怕嗎?」
「不會……」
明明恐懼本就要滿溢,但當我看著她童趣的笑臉,卻讓那即將潰堤的驚懼立馬減輕了不少。
那是一張我看了就會不自覺跟著笑的笑臉,五年來,一直都是這樣。
我想,如果可以一直看著那個笑容,很多恐懼害怕就會消退,對吧。
「快走完了,妳看。」
啊,終於……
「我可以跳幾下嗎?」她調皮地眨眨眼。
「不行!」
「哈哈哈哈……」我驚嚇的反應逗樂了她。
「沒這麼可怕,對吧?」下了橋,她問。
「嗯。」我點點頭,牽住了她伸過來的手。
沒說出口的是,因為有她陪,我才敢。
沒說出口的是,跟她在一起後,才發現人生苦短,才發現,我有多麼想珍惜接下來跟她在一起的時光,才發現,我有多麼渴望與她到處走走看看、到處吃吃喝喝。
趁還不會太老,做一些從來不曾考慮過要做的事情;趁彼此的手都還溫熱有力,牽緊她的手;趁還精力旺盛,摟摟她的腰,吸吸她身上的香氣;趁對人生還沒失望透頂,親親她,與她共築著未來一起生活模樣的期待。
生平第一次,深刻地感覺到,不管去哪、不管做什麼事,有她在,一切便好。
「下次陪妳跳飛行傘吧。」我說著。
「真的?」她有些吃驚,「妳敢?」
「只要跟妳一起跳,我就敢。」
她沒回答我,但本來放在排檔的右手伸了過來,牽住我的手。
車上很安靜,她的手很溫暖,前方的風景很美,我的心情很平靜。
歲月靜好,如果時間可以停留,該有多好。
「為什麼我們浪費了五年,才在一起?」我忍不住嘆息。
「至少現在在一起了。」
「這次跟我出來玩,開心嗎?」
「很開心喔。」她用力地點點頭。
「不覺得我很無聊嗎?」
「不會。」縱使我相同的問話問了不下十遍,她依然很有耐心地回答我。
「我好愛妳,好愛好愛。」
「我也好愛妳。」
車子停下紅燈,她溫柔地吻了我。
啊,我想,2021年,會是個溫柔的好年吧。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牡羊座女子 很怕生,一點也不熱情 喜愛創作及繪畫 但很常拖稿而且一拖就幾年 我也會在其他地方出沒 -Facebook- www.facebook.com/ibizpdrama -Instagram- ibizpdrama(文章) ibizp.stock(投資) ibizp.drawing(繪畫)
「關於她與她的種種」,記載著恆大與艾比之間相識、相知、相戀、相惜的點滴。如果您喜歡我們的故事,歡迎多多支持分享或贊助。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