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果啟示錄:月人
麻猴琪琪
麻猴琪琪

貝果啟示錄:月人

2022-07-30|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用暗網形容「那些領域」或許不太恰當,我一直以為人類的意念創造出來的東西是比那些領域更加邪惡的。然而有時候我的確會晃過那些一般人進入不了的異域裡面,就像在搜索暗網一樣。
07.18.2022
滿月時的思緒總是特別的繁雜,像是《媽的多重宇宙》裡面的那個貝果一樣,混合所有東西,但又什麼都不是。然而在遇到黑洞貝果時,你所需要做的就只是盯著那上面的其中一個芝麻、或者是一片脆洋蔥。
對,我知道這個貝果什麼都不是,但你看見那個芝麻了對吧,你看那裡還是有個芝麻吧?
在滿潮的時候我嘗試把自己變得更小,而不是更加膨脹。像是拿著微距鏡頭觀察著芝麻那樣。我想要讓芝麻繼續留在貝果上嗎?還是把芝麻拔除呢?
如果我只看見貝果,那就什麼都不是。可是當我把自己縮小時,我看到了芝麻,然後我就能決定慢慢的面對這些顆粒。
有時候我會花幾個月的時間觀察,好不容易費力地拔出一顆小小的芝麻,有時候我花幾個小時就可以輕鬆破壞一片脆洋蔥。那些早就滲入貝果其中的草莓醬,將米白色的麵包孔隙染的粉紅,這會是比較難清除的部分,但是被暈染成不規則的、桃紅色的貝果,或許也不難看吧?
在滿月的時候,我們的貝果吞噬著我們,帶我們進入黑暗看不到盡頭的洞穴深處探險。有些人發現這個洞穴像往常一樣的空洞而忍不住失望哭泣,有些人在洞穴裡遇見了自己永遠打不贏的怪獸而放聲尖叫。當我在洞穴裡時,我會觀察那些細小的洋蔥片和芝麻粒,然後用力拔出來時,驚訝的發現當我將自己縮小,芝麻可以是一顆水晶球一樣的大小、也可以像是星體一樣的巨大。
如果就連一顆芝麻都能如此偉大,那麼貝果又是何等的神奇呢?
在月球南極的奇怪生物,有著像貝果那樣的一張空洞的臉。
他的身體宛若茂密彎曲的樹枝糾結在一起,新芽張牙舞爪地覆蓋著枯枝。也像許多打結的老舊電線一樣,外緣塑膠皮已經摩擦的很脆弱,在裡面有著不安於室的電流悄悄的冒出。在深處,在所有線和能量纏繞在一起的深處,是一張什麼都不是的,空洞的臉,像黑洞一樣的深不見底。
我感覺我們互相凝視了幾秒,然後我突然嚇得倒吸一口氣,再次吐息時已經回到我的載具裡。
我確信祂並不是要嚇我。然後就像我一開始說的,有時候我會不經意晃過其他存有居住的地方,即便祂們沒有惡意,許多沒見過的事物,偶爾仍然會把我嚇出一身冷汗。比起恐懼,那種驚嚇更像是一種對於自身定義的質疑。
「我是誰?祢又是什麼?」
我在夜裡使用的旅行證一直是空白的。無國籍,無時間,無身分。空白的旅行證反而像免簽一樣,是快速進入其他時空的捷徑,倘若你願意以時空的概念來界線國度的話。
有時候必須先忘記自己是誰,才能深入其中。
在巨大的,不管你要稱他為貝果、甜甜圈,甚至是可頌whatever。在巨大的黑洞、空無面前,我們可以因為自己擁有太多而暗自竊喜,也可以因為自身的渺小而暗自神傷,我們當然也可以投入更多的混亂在其中,讓貝果變得更加的無關緊要,同時也更加地讓人承受不起。
可是,你看見那粒芝麻了吧?
你能試著先抓住它,好好品嘗一下嗎?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Artist🌈Alien🧜‍♀️Witch🦋Healer. I create spiritual and visionary art. 🪄撰寫清醒夢修練指南、阿卡西紀錄、與星際盟友的機智生活與傳訊 🎙️Podcast:星際咖啡館
本文發佈於
我常常因為記得夢境而感到困擾。在不經意的時候,我會想起夢境裡的細節,他們變成我記憶的一部分,即使我理解這些都可能是虛構的故事,是不合常理的,我深切感受到我曾經生活在他們之中,懷念起要我微笑的長老、危機四伏的外星沙洞、古老洞穴中人體實驗缸、魚龍躍起的夕陽海岸....這些全都被封入了我的記憶片段,與我的日常反覆重疊。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