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結果=全體意志?公投不綁大選 「不在籍投票」能否跨出民主的下一步

2022/07/28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呂嘉泰
公投結果出爐,民進黨主打「四個不同意」的訴求輾壓國民黨「四個都同意」的主張,顯然地在這次公投選舉中,國民黨是輸的體無完膚,不過要說民進黨贏的實至名歸,或許仍有待驗證。
【41.09%選民決定國家政策方針,是否形成實質不平等?】
筆者觀察這次總體投票率僅為41.09%,比起上屆總統大選投票率74.90%有懸殊的落差,因此這次的公投結果未必反映全體選民的意志?假設上述結論成立,那麼便會產生一個問題,當41.09%的選民決定國家的政策方針,便意味出現由少數統治多數這種荒謬的情況,與邏輯上的多數決相悖,而對於其餘58.91%選民甚至不具投票權的國民來說,形成一種實質的不平等。
《憲法》第17條載明「人民有選舉、罷免、創制及複決之權」,任何人都不應被輕易剝奪該項權利,是對於主權在民的保障。
我國1996年開放總統直選之後,歷經大大小小的選舉,甚至習於沉浸選舉氛圍中,無論在公園下棋的阿伯或是散發書香氣息的學生,無處不談論選舉。但是當台灣的民主越成熟,投票的意願卻不見提升,投票率經常性處於65%上下,也因此一方僅需拿到33%的得票率,便可獲得勝選,勝方民意基礎薄弱,選舉結果的正當性更是備受質疑。
【不去投票的原因中,包括返鄉投票成本高】
當然,有一派人肯定會質疑我的說法,畢竟擁有選舉權是民主國家下人民的基本權利,而要不要行使也取決於個人的意志,因此不能因為投票率低落就質疑選舉結果的正當性。然而不去投票的選民真的是自願放棄行使選舉權,還是有其它不可逆的因素阻撓?筆者曾在公投前調查親朋好友的投票意願,包括不去投票的原因。多數的原因有以下三項:對議題不感興趣、厭捲政黨惡鬥、返鄉投票成本過高,其中第三項占比最高,或許也吐露多數離鄉背井遊子們的心聲。
第19案「公投綁大選」提案內容載明公投與大選脫鉤將導致投票率過低,即使同意票多於不同意票,仍會因未過同意票門檻而被封殺,形同鳥籠公投。諷刺的是,這次公投投票率正好印證上述推論。畢竟要選民付出時間及金錢成本只因為一次的投票真是強人所難,而且並不能期望每個人對於投票都有強烈的執著。
【「不在籍投票」制度保障遊子選舉權】
但是除了返鄉投票難道就沒有其他方式能保障離鄉遊子的選舉權嗎?實則不然,從馬政府時期便積極推動的「不在籍投票」制度便是解決上述障礙的方式。「不在籍投票」可以分為「通訊投票」、「代理投票」、「提前投票」、「指定投票所投票」、「移轉投票」等五種。
其中「移轉投票」僅需由選民事前申請,將選票由戶籍地移轉至工作地或求學地,並且於投票日當天親自前往投開票所投票,並不會出現選民及選務機關適應的困難,同時也能夠兼顧秘密選舉及選舉公平性,因此早有實施於選務人員的經驗,成效也頗獲選務人員的認同,所以成為我國計畫優先採用的方式。
不過移轉投票適用範圍可行性高的選舉僅限於全國性選舉,如總統直選、不分區立委選舉以及全國性公投,導致地方性選舉、公投以及區域立委選舉必須採用其它不在籍投票方案替代。因此立院朝野雖然在今年11月17日初審完成「全國性公民投票不在籍投票法」草案,不過僅對全國性公投不在籍投票優先以移轉投票方式辦理達成共識,其餘有關地方性選舉適用仍待商議。
【建議套用在適用選舉實施後,檢驗完善性並修正】
雖然修法過程緩慢,但至少在「不在籍投票」的制度下跨出一大步,筆者認為朝野不必執著要將法案制定的得以包羅萬象後再去實施,而是依現有的法案套用在可適用的選舉中,除了可以藉此檢驗法案的完善性,同時立即保障離鄉選民的選舉權。否則每當選舉結果出爐後,贏家贏得不光彩,輸家輸得不服氣,而選舉的行使權也沒能涵蓋在每位選民上,真的是民主都不民主了。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呂嘉泰
呂嘉泰
熱愛針對時事發表個人評語,不見得所有人都能認同我的觀點,但是我不會否決反對的意見,反而期待與不同觀點的讀者相互討論,這才是民主社會應有的樣貌。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