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留給W的遺書片段】

2022/08/01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看到這個東西,代表我做了會讓你非常非常生氣的事情。我不知道你會不會繼續看下去,或是索性不看了,我老是覺得讀不懂你在想什麼,或者是說我不敢對你的思緒妄下斷言,唯一能確定的就是你會對這件事情生氣吧,這是你告訴過我的。
你會來看我嗎?會想念我嗎?雖然你可能會認為像我這種人,根本不值得被想念,或者是我這種人,只會讓想念我的人在想念我的時候,難過、悲傷、沒有一絲快樂,是殘忍的想念。我好像沒有理由,也沒有立場要求別人這麼做。算了,還是不要猜測你的想法,我根本不會。
我想試圖讓你明白我的痛苦,雖然這好像是我一直在做的事情,也許我一直都做得不夠好,請讓我嘗試最後一次。你一直一直在幫助我,雖然我真的想不透,為什麼要這麼做?其實幫助我很累吧,明明為我做了這麼多,我的狀況卻是越來越糟糕。
我好痛苦,因為明明我那麼努力了,卻還是無法像個「正常人」一樣,我可以感受到身邊的人跟我一樣地努力,我可以感受到爸媽為我的狀況感到焦急,我可以感受到大家為我做了許多事情、為我擔心,甚至我可以感受到,有人因為我的狀況而感到痛苦。
我討厭這樣。
我知道,你會說,如果不喜歡這樣,那應該試圖去做些什麼去改變,而不會是這個選項。我知道,我都知道,但你知道嗎,我努力地做了些什麼,卻依然是在這個輪迴裡面,它像是個永無止盡的黑洞,你知道嗎?每當它來的時候,我頭痛欲裂,我每一秒的呼吸,每一滴眼淚,都讓我窒息,都讓我更加痛苦。我甚至可以感受到我身體裡的每一個細胞,都像是有一根針在不停地刺,不停地刺、不停地刺。我嘗試著使用語言、使用任何方式讓你們明白:我真的好痛苦。但除了這句話,我什麼也說不出來,我也沒辦法使你們感受到相同的痛苦,任何人都無法和別人感受到相同的痛苦,對吧?有時候,我會很慶幸你們並不懂,這種痛苦太折磨人。
還記得你痛罵我一頓之後,我都不說話的那次嗎?其實,我覺得你說對了,我不知道該如何反駁你。沒錯,當時我應該要反抗,沒錯,我也不是世界上最可悲的人。正是因為這樣,我才感到更痛苦,因為我無法克制自己的痛苦,我無法成為那樣完好的人。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陳婉華,中山女高、中正大學哲學系畢業。重度憂鬱症、PTSD、邊緣型人格特質。 寫作不是為了你。
可能是個人戀愛史,可能是個人成長史,也可能什麼都不是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