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火中,我救了一個無法說話的少女 (64) 女將軍不會大部分解嗎河合艾梅莉河合艾梅莉

戰火中,我救了一個無法說話的少女 (64) 女將軍不會大部分解嗎

2022-08-05|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備前小隊久違的回到了尾道的避難所。
這天,蕗實穿著米黃色的圍裙,雙手戴著黃色小熊圖樣的料理用手套,在廚房望著烤箱,神情愉快的等待著什麼。
這時咲百奈從房間走出,立馬就聞到了麵粉烘焙後的甜味。
「喔!好香的味道~」
「~~♫」
蕗實開心的笑著指了指烤箱。
「喔喔!蕗實也會烤餅乾啊!好厲害!」
咲百奈的眼中立刻冒出了崇拜的眼神,被這樣的視線一瞧,蕗實有些不好意思的將手套拿了下來,在手機上打字。
【再過幾分鐘就能吃了呦。】
咲百奈盯著烤箱裡各種可愛的形狀的小餅乾,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至於銳司和愛合子,則是在小雞的車庫保養裝備。
看著銳司正在清理槍管,愛合子將手指圈了起來,在嘴巴前面做出抽送的動作……
「那個,妳在做什麼?」
「暗示姊姊想幫你清槍呀~」
「妳不幫我整理就回去房間休息吧。」
銳司不理會愛合子,低頭繼續整理槍枝,愛合子倒也沒覺得不快,反正銳司就是這樣的個性。
「真拿銳司沒辦法呢,我也來幫忙吧~」
「嗯。」
見到愛合子和銳司在拆解槍枝做日常保養,夢姬久違的穿著兔女郎裝,也在旁邊擺弄著銳司的重弩。
「看來夢姬也挺能幹的嘛。」
「當然!我可是主人自豪的兔兔!」
夢姬一邊拆解一邊得意地挺起胸部。
過了幾分鐘後,馬上就哭喪著臉-
「主人!我裝不回去……」
「妳……其實不是來幫忙的,是來找我麻煩的吧!」
「萬分抱歉!我是個不成材的兔兔!」
夢姬一邊說著,一邊不知道為什麼開始脫衣服,又大又白的胸部就快出來見人了。
「……」
銳司無奈的摀著額頭。
-難道我真的把夢姬調教成欲求不滿的女人了嗎?
「請妳把衣服穿上,我現在沒空理妳……」
聽見銳司這麼說,夢姬眨了眨她水汪汪的大眼睛。
「欸?不用您滾燙的O棒插進來嗎?」
「沒空。」
「欸……好吧。」
夢姬難過的說完,默默穿好兔女郎裝,把罩杯放妥的同時,也將拆解的重弩裝了回去。
「夢姬,妳怎麼突然會裝了?剛剛是裝傻吧!」
「不,沒這回事的主人,我只是突然掌握到訣竅了,絕對不是原本就會……大概?」
夢姬若無其事地望向一旁。
「看著我的眼睛,眼神不要猶疑。」
「噗噗噗……」
在一旁的愛合子看著兩人的互動笑得正樂。
夏天的陽光散發著威力,椰子樹被海風沙沙地吹拂,還有海浪陣陣拍打的聲音-
沒錯,這裡是南方的島嶼,沖繩一處高級酒店的海灘。
薩摩藩進攻土佐藩失利的消息,還沒傳到已經從北海道來到這南方島嶼的毛利德輝的耳中。
他愜意的躺在海灘椅上張開嘴巴,讓右手邊穿著細繩比基尼的辣妹餵他吃芒果。
左手邊則是穿著三點式比基尼的辣妹拿著椰子汁,她將爆乳往毛利德輝身上擠壓的同時,也遞上汁液。
身後還有許多身材姣好、穿著曝露泳裝的女孩們,她們不是露出白皙的長腿,就是大方展現自己豐滿的胸部,婀娜多姿的擺著腰臀,簡直就是南方的天堂。
「嚼、嚼。」
「啊~毛利大人,您又偷摸人家!」
對,毛利德輝吃芒果的同時,雙手還揉著左右兩側比基尼辣妹的臀部,一如既往露出了淫穢的笑容。
「嘿嘿嘿,等等再跟妳們兩個爽一下。」
同一側的海灘椅上,他的藩士吉田晴男,也在愉快的享樂。
「吉田大人,先等一下,我還沒幫您準備早餐~呀♡♡」
明明是藩士,理應作好輔佐的責任,讓毛利德輝勵精圖治。
「嘿嘿,吃早餐之前當然先來爽一下啊,對了,毛利藩主,西鄉大人似乎進攻了土佐藩。」
然而並沒有,他下半身穿著三角泳褲,那包膨脹的玩意顯示著他性慾高漲。
吉田晴男從後方熊抱住這名穿著紅色彈弓泳裝的辣妹,右手揉著胸部,左手伸進了對方下面的V字領域裡不知道在做些什麼……
「嗯?土佐藩?為什麼西鄉大人會進攻土佐藩?」
聽見吉田晴男這麼說,毛利德輝停下了吃比基尼辣妹的芒果的動作。
「應該是山內豐穗三番兩次阻止他進攻行動的關係吧,嘿嘿嘿~」
兩人在對話的時候,吉田晴男也不忘記向著懷中的彈弓泳裝辣妹伸出鹹豬手,拉開她的彈弓泳裝,用手彈了彈她露出的豐滿巨乳,並持續撫摸。
「呀~吉田大人♡人家那邊很敏感的♡♡♡」
「嘛,反正那是土佐藩的事情,不關我們的事。」
「你錯了喔,藩主大人,說的好像進攻長州藩就有我們的事一樣。」
吉田晴男猥瑣的笑著,毛利德輝用下巴和眼神示意讓身旁兩位比基尼辣妹跪下來替他的下半身服務。
「什麼,進攻長州藩?當然是不關我們的事啊~阿嘶,舒服。」
毛利德輝淫穢的笑著,接著露出享受的表情,吉田晴男也準備要和彈弓泳裝辣妹合體的瞬間……
鈴鈴鈴-
有什麼響了起來!
「啊!是西鄉大人的專線!晴,晴男!快去接!」
「啊!是!」
吉田晴男和毛利德輝慌忙連上了西鄉宗部的視訊。
「請、請問西鄉大人有什麼吩咐!」
「不,單純關心你們一下。」
畫面上的西鄉宗部露出了謎ㄧ般的笑容,讓兩人有點不寒而慄了起來。
「不用那麼害怕,我又不會吃了你們,哼哼……」
西鄉鄙視的微笑,繼續往下說:
「兩個禮拜後,我將會進攻山口。」
「山口!?」
聽見山口,毛利德輝那滿臉肥長的眼睛突然睜大,山口擁有長洲藩最重要的行政中心,可以說是長洲藩的老巢。
「西鄉大人!山口的話……」
吉田晴男也不免驚呼出聲,此時西鄉臉色一沉。
「有問題嗎?」
此時毛利德輝雖然還想說些什麼,但吉田晴男在他耳邊說了些話後,就態度大轉變了。
「沒問題!怎麼可能會有問題!西鄉大人請隨意吧~」
「哼。」
冷哼一聲後,西鄉宗部便掛斷了通訊,此時毛利德輝撫著自己充滿肥肉的下巴。
「晴男啊,這樣好嗎?把山口直接交給西鄉大人。」
「有意見也不行的吧,西鄉大人的暗部會直接把我們殺掉的。」
「沖繩這裡可是東日本聯合和美軍的地盤耶,會這樣嗎?唔喔、唔喔喔~」
毛利德輝一邊和吉田晴男討論的同時,三點式比基尼辣妹一個騎在他腰上熱情地擺動著腰肢,細繩比基尼辣妹也跨坐到了他臉上。
「噓,隔牆有耳,凡事還是小心為上才是。而且,待在這不是很愉快嗎?與其守著山口,冒著生命危險逃回長州藩,現在主要軍隊裡八成也有一堆西鄉大人安排的奸細,回去肯定也不安全,不如放著爛就好了啦。」
「舔舔、舔舔舔……真不愧是晴男,說的有道理!我們馬上讓山口解除武裝,嘿嘿嘿!」
「呀♡毛利大人♡♡就是那邊♡♡♡您的舌頭好色哦♡♡♡」
「嘿嘿嘿……」
兩人再度露出淫穢的笑容。
「啊~吉田大人、這裡快點♡♡♡」
吉田直接褪下泳褲,拉著旁邊的彈弓泳裝辣妹開始進行合體!
「毛利大人~嗯~啾、啾啾哦~」
「好、好來啾哦!啾啾啾!」
畫面來到東日本聯合德川家的大樓。
慶千緒穿著粉櫻色的大正和服以及袴,待在自己的辦公室交插著雙手在胸前,偌大的辦公椅和她嬌小的身軀有些不協調,但給人一種十分可愛的感覺。
此時的德仁天皇,拿著單眼相機在慶千緒旁邊竄來竄去的,時不時地蹲下拍照……
「慶千緒小姐~就是這個憂鬱的眼神,喔!太棒了!看著鏡頭來,再一張!」
「德仁,你在做什麼?」
「拍照啊,慶千緒小姐的美照耶!喔!這個有點生氣的表情也很棒!」
喀擦喀擦、喀擦喀擦-
看見不停拍照的德仁,慶千緒拿起手邊的紙扇─
啪搭!
「好痛!」
被紙扇猛的一拍的德仁,摀著頭在地上打滾。
「你拍我的照片到底是想做什麼啊?」
「拿去慶千緒俱樂部賣啊,多賺點課金的費用。」
德仁理所當然地說完,慶千緒立刻把馬靴踩在他的臉上旋轉!
至於德仁的內心嘛-
-今天的內褲,是粉紅色的,慶千緒真可愛,好痛!
「哪來那種變態的俱樂部啊!這個蠢蛋!」
「我設立的,現在粉絲好幾十萬人喔……」
「我不需要那種情報!」
馬靴轉轉─
眼見如此,德仁更加無法挪開視線了。
慶千緒的大腿跟著旋轉了,不停變換形狀的內褲,雙腿一張一合的!不行了!
「慶千緒小姐,不要再踩了,真的會出來啊!」
聽見德仁這麼說,慶千緒白皙的臉蛋蒙上一層紅暈。
「嗚!這個……大變態!」
慶千緒鐵拳!
於是,德仁頭上和臉上多了兩三個腫包,兩人這才坐在椅子上。
「所以,慶千緒小姐在煩惱什麼啊?」
「西鄉宗部派兵襲擊了土佐藩你還記得吧?」
「嗯啊,不是被打回去了嗎?前陣子我就算在玩雷霆戰機也是知道的!」
「正常情況,薩摩藩已經沒有戰鬥能力了,但西鄉宗部那個老奸巨猾的傢伙,總覺得不能掉以輕心。」
「山內藩主很靠得住,交給她吧?」
「不是這樣的德仁,這次土佐藩也損失慘重,雖然我覺得不可能,但如果西鄉宗部進攻長州藩怎麼辦?土佐藩的部隊不可能再大老遠去支援的,勢必只能派出少量精銳。」
「那、萬一真的這樣的話,不就很危險!?」
「嗯,要是真的如此,我們都中了西鄉那老賊的計了也說不定……」
「那那那……得趕快把那個什麼幽靈和坂本藩士的裝備升級才行吧!?」
「也只能這樣了……我先處理一下其他事情,最近那個喜歡玩文字遊戲的國家又在試射飛彈和飛越海峽中線了,我去搞定一下。德仁你就去幫我聯絡月祈。」
「了解~慶千緒小姐!」
德仁向著慶千續行了一禮後,在心裡嘆了口氣。
-西鄉宗部,你明明是這麼有能力的人,為什麼,要站在大家的對立面呢?
不過,這場讓西日本陷入混亂的戰事,或許快看到結束的曙光了也說不定……
***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金永浩。
毛利一如既往的爽。
而身在土佐藩的大家或許也正在體會少有的閒適。
而山口,也八九不離十的作為最後決戰之地。
那麼事態將如何演變呢,我們下一回。
戰火中,我救了一個無法說話的少女,不見不散~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我們是兩人一組的寫手。 寫作類型都是日系輕小說。 目前對JK的愛,愛到無法自拔ヽ(*゚ω゚)ノ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