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拿婚宴林風伴我行林風伴我行

迦拿婚宴

2022-08-05|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改編自約翰福音第三章--迦拿婚宴)
免責聲明:
以下劇情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本文開始:
那日,我拿到一張喜帖,老實說我不知道要結婚的人是誰,但我知道,耶穌會在那邊,這張喜帖也是從他那邊拿到的。於是,我出發。
到了婚宴的地點,看來,這是在住家自己辦的喜宴,從街上往裡面遠眺,裡面應該有非常大的院子,以及幾棟木造房子。離婚宴的時間也差不多了,我推開側門,往最近的屋子走進去。往裡面走進去之後,果然看見耶穌以及他的門徒,甚至有些我認不出的人在裡面等待與預備婚宴的開始。其中耶穌以及他的門徒圍繞在罷台附近的橢圓桌旁,正喝著葡萄酒在聊天。
當他們看見我出現在屋子裡面的時候,也熱烈的邀請我參與在他們的討論當中,其中一位還幫我倒葡萄酒,但那時我想到一個問題:葡萄酒不是都有特殊象徵嗎?這樣子任意的糟蹋,會不會太不過慎重?當我把這個問題提出時,只見所有的人都轟然大笑。
那時耶穌回答我:「當人們領受了這份恩典,卻沒有享樂在其中,那才是真正的糟蹋。」
於是,我開始放下所有目前的擔憂,盡情的享受這份葡萄酒……它的味道,真的非常特別。濃淳如密、色澤如剛升起的朝陽、自然的果香與甜味跟發酵後的芬芳混在一起,如密、如桂花、如杏仁或核桃,久久在舌尖上跳舞而不願離去。當它下肚之後,一道清涼的感受又從喉嚨深處蔓延而出直衝鼻腔。似醉而未醉,這輩子我帶大概對於其他的葡萄酒沒興趣了吧?
放下杯子之後,我不禁開始好奇想要問到:究竟,我是在一場夢境裡面,或者又是在平行時空的某處?如果聖經的迦拿婚宴已經結束,那麼我現在所參與的,究竟是在過去已發生的現實,又或者是在某處平行時空未發生的未來,又或者,我只是純粹在作夢而已?
旁邊一位門徒,似乎看出我的疑惑,拍拍我的肩膀,對著我說:「你所經驗到的所有事物,都是真實的。因為心靈的世界,無法被人類的理性與經驗所侷限。然而,不是每個經驗都有益處,有的只是讓人更混淆而已。」
『如果這裡也是真實的話,那聖經的記載與我的經驗又要如何來調和?』
「當人們每一次讀到福音書,就表示在那當下他就與故事中的事件再次連結在一起。因此,不單單他在事件當中,事件也在他那時的時空。已發生的歷史不會再更動,可是對每個人的意義會不斷地重新被詮釋。而這,就是永恆的視域。
為了每一個渴慕與追尋的人,我們願意不斷的重現這些場景給每一個願意尋求的人。來吧,留心觀看,婚宴早已開始,馬利亞要進來了。」
此時,我看到馬利亞走了進來,之後的問答也與聖經記載的一模一樣。等到他們說完之後,我發現我有超多問題想要問她,於是,我走上前去。
『馬利亞妳好,我知道妳不會像是世上所描繪的圖畫那樣。』
「當然,我只是一位又醜又老的歐巴桑」
『……』
『為什麼妳會來請求耶穌的幫忙呢?』
「當家的(約瑟)已經不再,而我又好管閒事,只好跑去跟耶穌說了,而且他還有12位門徒可以使喚,人多好做事。再說,我眼前似乎現在又多了一位可以使喚的幫手,你說是不是?」
『那,耶穌有因為妳的請求而改變他的計畫嗎?』
「我們無法改變神作事的時間,早一秒、晚一秒都無法。祂會行神蹟是因為,祂早已預備要這樣做。」
『所以,這個水變酒的神蹟的用意在哪裡?』
「上主需要用上等的酒,來預備祂自己的婚宴。然而,潔淨用的水缸是否預備好?幫忙取水的工人與門徒是否已經預備好?即使打水又遠、又累、又麻煩,我們是否願意把水打滿?水變酒是神蹟,是祂的工作;但把水打滿是我們的責任。
此外,當祂沒有叫人去打水時,也不需要自作聰明跑去打水累死自己。」
當馬利亞說完後,此時屋內的門徒與工人,就一同走出門去,一位我不認識的門徒也邀請我參與他們的行列。奇妙的是,當人們一走出這棟房子,每個人的手上自動多出幾個桶子。而每一個桶子的大小、樣式、材質都不同。當我觀看這一個特殊的隊伍時,我的手上竟然也多出兩個小木桶,這實在讓我嘖嘖稱奇。
此時,旁邊一位留著小鬍子的門徒開始跟我解釋:「每一個人手上的桶子,代表著他自身的經驗、知識與恩賜。但留心看,無論材質或樣式如何,重要的是裡面能裝滿多少水。」
於是,我看見每一位門徒,彼此合作,不單單把自己的桶子打滿水,也幫助他人把桶子裝滿水。有幾個人扛不動,就有一些人先跑回去把水倒入水缸,再與其他人合力把水桶運回去;也有的人是把別人的水,倒一半在自己的空桶裡,降低他們的負擔。奇妙的是,這當中完全沒有人指揮,但每一個人卻都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強壯地不但願意幫助軟弱地,也不會指責或責怪什麼,而是同理那些軟弱地並願意付出。軟弱地雖然拖累大家的腳步,但也不自責,而且也願意那些信任同伴的意見,調整自己做事的步伐與方法。
當中也有幾次人們不小心把桶子打翻,他們也只是自嘲的笑一笑:「啊,地上的石頭終於有機會游泳了。」然後,他們也只是再回去重新打水,嘗試其他不同的方式,又或者替補其他正在休息的人。
毫不意外地,我的兩個小木桶也裝了水,我也順利地把水倒進水缸裡面,來回一兩次後,我發現他們正等著我把最後一口水缸裝滿水。其實他們完全可以不理會我的貢獻,我的兩個小木桶可能要來回十多次,才能比的上他們的一個桶子。
另外一位帶著單片眼鏡的紳士,他看起來就像是18、19世紀的歐洲人,此時他說話了:
「孩子,你們雖然渺小,卻是這世代的希望。你不只是代表你自己而已,而是代表即將到來的世代的每位聖徒。我們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所作的已經成為歷史了,但是我們依然盼望即將到來的信徒,能茁壯成熟。祂的作為超越時空的限制,因此,透過一同舀水,我們得以見證『聖徒相通』。」
『但是在我這個世代裡面,有許多教會與信徒依然軟弱、甚至舀水時也沒也像你們一樣合一。我們怎麼可能是聖徒,又怎麼可能是這世代的希望?』
此時耶穌站出來了,祂說到:「因為掌權的,是我。」
『可是…………』
「你要學習從永恆的眼光來思考。馬拉松選手豈會記得他娃娃學步時?一位廚藝精湛的廚師,豈會記得他剛學刀叉時?」
『所以?』
「使水變酒的,是我,不是你們。所以,只管把水打滿吧!而這酒,也將是預備我婚宴的酒。把油預備好,我再來的日子近了。」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身為基督新教自由派人士(ecumenicalism), 在摸索靈修傳統的心得筆記~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