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st同人~監督生在NRC努力當鹹魚:第一章之2奔放海洋奔放海洋

twst同人~監督生在NRC努力當鹹魚:第一章之2

2022-08-06|閱讀時間約 15 分鐘
提醒:怕踩雷請去看第一篇的排雷條目喔
在走廊燈光的照射下,我發現我的後方不遠處有一道小小的黑影,一個疑似貓的身影……是Grim吧……,我想。
該來的還是會來嗎……。就在我想這件事的時候已經到學園長的辦公室了。
“來吧!請坐。”進到學園長的辦公室,簡稱學園長室之後學園長叫我坐在他的辦公桌對面的椅子上。
“要喝點什麼嗎?”學園長歡快地問。
“我只是一個新生,就不勞您費心了。”我沒想到他會來這齣,只好婉拒一下。
“這樣啊~不急不急,來,這杯水給你,慢慢說,畢竟,我可是溫柔的人呢!”出現了,學園長非常喜歡的自誇台詞。我也不想多說什麼,只說了謝謝。
“那麼我想先問你一個問題。”
“是的,請說。”
不知為何我開始有點緊張,手心也開始冒汗。
“你是怎麼知道我是學園長的,你以前有見過我嗎?失禮了,因為你只是一個新生嘛,怎麼會有看到我就知道我是學園長呢?可以請你告訴我嗎?”
學園長,是在試探我嗎?我表現得真的有那麼不自然?
“唉呀,我當然不知道您就是學園長,是您走到我附近的時候周圍有人在討論說您就是學園長,我才會知道的。”而且你也沒有否認啊。我只好裝傻蒙混過去,我總不能說我在手機裡面看過這種話吧。
“原來是這樣啊!看來我還挺受歡迎的。”
學園長聽完我的回答後就自顧自地沾沾自喜。
“接下來是重點,請問剛才是發生什麼事了呢?”學園長停下笑聲,開始認真詢問。
“那面分配寮舍的鏡子說我不知道要把我分配到的寮舍,因為我身上沒有魔法。”
“不知道?!我們學校可沒有這個寮舍啊……”
喂,現在是跟我開玩笑的時候嗎?
我用一種鄙視的眼神看向他後,他才說
“啊哈哈,開玩笑的啦~”
是以為你終於認真起來的我錯了。
“不過怎麼會這樣呢……?暗夜魔鏡可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狀況的。”學園長臉上透露著困惑。
“學園長,我有一件很重要的是要跟您說清楚,但是還請您不要嚇到。”終於要說了。
“我其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我連我為什麼會在這裡我都不知道為什麼。然後,我的世界沒有魔法。所以不是暗夜魔鏡的問題,是我本身就不會使用魔法。”然後學園長維持同樣的表情大約10秒鐘,我算過了。
“什什什什麼!?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而且還不會魔法!?”學園長終於有反應了,但是他的反應果然很激動。
“那,那你怎放又會被選進我們學校呢?”
我才想問你吧。
於是我對他聳聳肩表示我也不知道,然後再口頭表示:“對不起學園長,我真的不知道怎麼一回事,我張開眼睛,就發現我站在棺材裡面了。”剛才在典禮上我身處的箱子確實是棺材沒錯。
“然後你說你的世界沒有魔法的意思難道是……!”學園長一臉吃驚。
“對,我沒有使用魔法的能力。”我點頭,感覺很像在講廢話。(沒有啦開個玩笑)
“什麼!那就更不可能被選中了不是嗎?這裡可是魔法學校欸!”學園長依舊情緒激動,我開始有點麻痺了。
所以我說我才想問你吧。
“那個學園長,我覺得可以等新生的典禮結束後再去向暗夜魔鏡確認我的情況會比較好。”畢竟現在我可是徹頭徹尾來路不明的人。
“我知道了,等到結束就去確認吧,我先去看一下情況,你現在這裡稍等一下。”
看我點了頭後,他就快速的離開辦公室。
這是一道黑影從沒關好的門縫中竄進來。
是Grim。
“嘿!那邊的小子!本大爺剛才聽見你們說的話了!聽說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也不會使用魔法?”Grim一臉得意地看著我。
“是啊,我是Yuki,你是誰?你怎麼可以偷聽我們說話。”我用平靜的語氣問他裝作是第一次認識他,其實我早就知道你會找機會出現了。
“本大爺叫做Grim。是一個天才魔法師喔!可是這個學校居然沒有選中我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所以本大爺就趁機偷溜進來這所學校啦!”他非常理直氣壯的說出自己是偷偷進來學校這件事。
“我看到你引起了一些騷動,就想知道是怎麼了,沒想到你比本大爺更沒有資格進這間學校,這樣的話不就可以由本大爺來替代你了喵?真是完美的計畫!哈哈哈哈哈!”
身為鹹魚代表的我這時候只要回好一個字就好了。我連講話都懶得動。
這是我聽見走廊上傳來學園長腳下皮鞋發出的清脆聲,我抓緊時間問Grim:
“我問你喔,你知道我們學校有一間什麼東西都有賣的神秘商店嗎?”
“喵?我很像有聽說有這麼一間店沒錯。怎麼了?”他擺出貓咪式歪頭,真可愛。
“沒事,謝謝你告訴我。”
“打擾了!”學園長的嗓門突然衝進我的耳膜,雖然知道他剛才就已經要過來,但還是被他的聲音嚇了一下。
“Yuki同學,典禮差不多要結束了,你先跟我出發到鏡之間吧……嗯?”他注意到我身旁的Grim。
“他是你的使魔嗎?我們學校是不可以帶進來的唷!”學園長嚴肅道。
“不是的學園長,他不是我的使魔,他只是一隻會說話的貓,他叫做Grim,然後我也不是他的主人。”就跟你說我們世界沒有魔法了,又怎麼可能會有這種奇妙生物嘛。
“喔?那你又是怎麼進來的?”學園長挑眉。
“……Grim,麻煩你重複一次你跟才跟我說的話。”還要重複一遍我真的懶。
於是Grim就把他的事又講了一遍。
“怎麼樣,可以考慮讓本大爺入學吧,學園長,我可是能使用魔法的唷!”Grim自信地看著學園長。
“嗯……可是我們學校是不收獸型學生的。所以我不會錄用你喔。”
“什喵?!居然有這種事!不行!本大爺一定要入學啊!”Grim說完後憤怒地從口中噴出一串藍色火焰。
“哇啊啊!你快點住手!我的東西都要燒起來了!你這個不聽話的貓!”學園長急著用魔法把火撲滅,然後又用扛沙包似地緊緊把Grim夾在手臂與身側間。
“你這個壞貓咪!怎麼可以這樣呢!這可是很大的過錯喔!看在沒有什麼東西有被毀壞的份上就先放你一馬。”學園長接著轉頭對我說:
“Yuki,我們走吧。去鏡之間。”
我連忙跟在他的身後。身高只有162公分的我跟有著大長腿的學園長比走路慢了許多,學園長走得很快也是其中一個原因,加上我本身走的又慢,要追上學園長的腳步有時還要用小跑步的方式跟上。
老實說,我這個宅男開始覺得有點喘了,真是沒用。
前方,學園長看向微微喘氣確還是努力跟在他身後的Yuki,露出一抹愉悅的笑容。
鏡之間
我跟學園長來到暗夜魔鏡前,學園長對我和魔鏡說:
“Yuki你就站在魔鏡前面,暗夜魔鏡,麻煩你幫他在放配一次寮。”
“了解。”魔鏡回答。
“跟稍早之前結果一樣,我不知道,因為我無法從你身上感受到任何魔力,很遺憾。”他又再次掃描?我之後得出一樣的結論。
“那個、暗夜魔鏡先生,可以借讓我看一下我現在的樣子嗎?”在典禮上匆匆離開,並沒有認真注意到什麼,但是身上卻不知何時套上了一件式典服。應該是我醒來的時候就已經在我身上了,但就因為是這樣我才想確認一件事:我該不會是在別人的身體裡吧?
暗夜魔鏡將他的模式變成一般的全身鏡,我望向鏡中的自己,發現臉跟身高基本上都沒變,但是、我的頭髮、變成銀灰色了!它原本是黑色的!我會不會真的是進到別人身體裡面?我一急之下拉開式典服,發現裡面的衣服,是我從大約兩年前就在穿的襯衫,鎖骨上的痣也還在……這麼說,應該只是頭髮因為不明原因變色,身體應該還是我原本的身體……
想到一半,Grim就打斷我的的思路。
“那本大爺呢?本大爺也想測!”被夾在學園長手臂裡的Grim開始掙扎並成功跳下地面,然後站在魔鏡前。
魔鏡只看他一眼就說:
“本學校不收獸型動物當學生。”
“什喵!如此優秀的本大爺居然……居然!”
我還以為他又要噴火了,沒想到他竟然已經快哭出來了。
我真的不忍心看貓咪流淚,便把他抱起來,對他說:
“Grim,你可以告訴我你為什麼那麼想要來這間學校呢?”
“喵?因為、因為本大爺從以前就想要成為大魔法師,所以本大爺非進這所學校不可。”
其實你可以去NRC的對手學校試試看……沒事,當我沒說。
“原來是這樣啊……學園長!”我轉向學園長說:
“可以請您給Grim一個機會嗎?”
“啊、這有點……”學園長有些為難。
“那學園長請問您有辦法讓我回到原本的世界嗎?”我問他。
“你的案例很特殊,我從來沒有遇過這種事,所以就算是我在短時間內也沒辦法找到方法,真是遺憾。”
“那學園長您找到可以讓我回去原本的世界的方法之前,我可以繼續待在學校嗎?而且看在他那麼誠懇的份上,可以讓他上課嗎?我會幫忙照顧他的,我相信“溫柔的”學園長一定能夠理解的。”
我跟Grim一齊用閃亮、純真的眼神看著學園長。
“嗯、很像、也不是不行啦~雖然你不符合我們學校的資格,但是又不能放著你不管……你不會魔法,但是Grim會,而且你還可以約束控管他一些跳脫的行為,那你們乾脆就一起去上課吧!畢竟我是溫柔的人啊~喔呵呵呵呵~”
其實我就有想過學園長一定很吃這一套,沒想到那麼容易。雖然他會答應有一部分原因應該是因為他想把這件事丟給我做就是了,呵呵。
“啊啊!但是你們這樣就沒有地方住對吧!我想想……”學園長原地小小轉了幾圈後得出了結論。
“對了!我想到一個你們可以住的地方了,但是比較那不是正式的寮舍,只是一件稍微年久失修,被人廢棄的房子,離上課的地方也遠,然後算是學校直接管理的。但是相信你們稍微整理一下就能住了。”
我信你個鬼,那裡根本從裡破到外,而且還是幽靈三人組的地盤。
我用懷疑的眼神看著學園長,他也很像開始心虛,對我們說:“我、我先去拿你們房子的鑰匙,稍等一下。”然後跑走了。
片刻,我叫了Grim一聲。
“嗯喵?”
“今後我們就要整天一起行動了,請多指教啦~”
“嗯!多指教啦,小子。”
過了一會學園長就回來了。
“好了,你們兩個,跟著我走吧。”
我們先是走出學校大門,再到植物園後方,走了這麼一大段才終於看見小破寮的身影。
學園長推開已經斑駁生鏽的閘門入口,帶領我們到小破寮前:
“這裡!就是你們以後住的地方了!來,這是鑰匙。”他開完門後將一把微微掉漆的古銅色鑰匙放到我的手心。
“進來吧!”他說。
“你看,這裡是談話室,這是房間,這是浴室……然後這裡只是天花板有點破洞、有點漏水,地板有點塌陷,灰塵有點多而已……看!是個適合居住的好地方呢!”學園長說到留下冷汗,他現在似乎有點怕我再用懷疑的眼神看他。
“那麼,接下來你們就自己慢慢參觀,慢慢打掃,慢慢整理,相信一定會越來越好的,那麼我現行一步。”
說完正要轉身離開(逃跑),我叫住他:
“學園長,我有事想跟您商量,我們……可以坐下來談談嗎?”
“喔?是很重要的事嗎?”
“是的,我想和您簽契約。”
“……好啊。”學園長流下一滴汗。
“喂,小子。”Grim已經駕輕就熟地爬到我肩上趴著問:
“你想要做什麼?居然要簽契約?”
“當然是為了你呀!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我們移動到一個有桌椅的房間,就是剛才學園長說應該是談話室的地方。
“學園長,我想提出的契約有五點。”
其實是在來的路上臨時想出來的。
“說來聽聽吧。”
“好的。第一點:在貴校找到讓我回去原本的世界的方法之前,請保障我在學校生活的基本需求和權利。”
所以學園長請給我錢。
“第二點:我希望這間房子的管理權可以給我,我並不是要把房子賣掉什麼的,我只是希望既然都要在這裡生活了,可以有好的生活品質,我不希望有不相干的不速之客前來,而我卻不能拒絕他。”
誰都不能把我趕出去,也不能來打擾我。
“第三點:是由第一點延伸出來的,我希望第一點也能同樣套用到Grim身上。”
Grim,感謝我吧!
“第四點:如果這間房子不是因為我跟Grim造成的損毀還請學校幫忙修繕。”
要我出錢出力想都別想。
“第五點:我希望我的事盡量不要讓跟學校沒關係的人知道,所以希望學園長可以……讓同學老師不用把這間事情帶出學校以外。”
麻煩封好他們的嘴,感激不盡。
“沒有了,結束。”
“學園長,請問有問題嗎?”
“唔、就這樣聽下來……是沒有什麼問題,比我想像中的要求少呢……可以,我答應你,寫下來吧。”
沒想到學園長還挺大方的嘛。
接著他騰空變出一張契約紙和一支羽毛筆放在桌上。
“麻煩你把你剛才說的條件寫上了吧,要記得簽名喔。”
“我知道了,謝謝您。”我接過紙筆開始書寫契約。
“好了!學園長請簽名!”我開心的把紙筆拿給學園長。
“好好~嗯、簽好了,那麼契約成立,今後請多指教,“監督生”~”契約紙化作一片金粉消散在空中,他頓了頓又說:
“對了,會稱呼你監督生是因為之後你就是負責監督Grim的學生了,所以我給了你這個職位!”不,那不是職位吧。
“謝謝您,學園長。”哼、就算是這樣我可不會乖乖變成你的免費勞工的!
“那麼學園長,可以請您現在就先履行契約的第一點嗎?請給我這個月的生活費。”我擠出業務用完美笑容。
學園長的身軀以肉眼可見的程度大力震了一下。
“欸?啊……我、我知道了,可是我現在身上沒那麼多錢,先給你買晚餐和掃地用具的錢,明天我再把生活費、制服和課本送來給你好嗎?”沒想到學園長想得如此周到,真是感激。
於是我揚起職人の笑容:
“哇~學園長謝謝您!您對我們真好~對了學園長,請問我可以去Sam先生的店打工嗎?”
他疑惑地回答:
“我們學校的學生是可以在學校內打工的,但是大家幾乎都是去海寮的寮長管理的Mostro Lounge,而且你怎麼會知道Sam的店呢?”
“那是因為剛才不是有稍微的經過那裡嗎?是Grim在這之前跟我說的喔!”
假的,但就算是這樣也無法改變Grim有告訴我這間店的事實,當然對話細節只要不說出來的前提下就沒事。
“至於為什麼想在Sam先生的店打工是因為那裡離我們這裡比較近嘛,而且Sam先生已經是成熟大人了,相信一定可以在他身上學到很多事。”如果真的到Mostro Lounge我怕我大概會被更加地壓榨到一滴都不剩,學園長感覺也不會真的給我足夠的生活費,所以要彌補剩下的損失只能靠我自己了。唉……我的悠閒生活離我好遙遠,要盡量避免做白工這件事才行。
“而且,我也是想減輕學園長的負擔啊,學園長已經幫我們那麼多了,怎麼可以什麼都麻煩您呢?我、我跟Grim會忍耐一天只吃一餐的……”我講到自己都快哭了,一天只吃一餐絕對會先餓死。
“什喵!一天只能吃一餐?本大爺怎麼不知道這件事?”剛才還在放空的Grim激動地抗議。
“對不起Grim,我們不能給學園長添麻煩,所以我也決定要去找一份打工了。”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要先騙過別人就要先騙過自己人。我真的使出畢生所學的演戲功夫來感動(敷衍)學園長還有Grim。
“小子……我都不知道原來你已經想到那麼後面了,本、本大爺也會幫你的!”Grim深受感動地說道。
“謝謝你,Grim,我只希望你能答應我之後不要衝動行事、惹事生非就好。”我發自內心的求你,不要讓我像在原劇情中莫名其妙的就要承受別人的怒火,幾乎都是你惹出來的啊……嗚嗚。
雖然我是用柔情似水的臉看這他說這句話的。
我轉頭想看學園長有什麼反應,結果……:
“嗚嗚……監督生……你怎麼可以那麼體貼呢!你放心吧!再怎麼樣我都不會讓你跟Grim餓肚子的!”他居然哭了,正在用手帕擦眼淚。
我不演這齣戲我還真的很怕你會把我們餓死。但是看學園長如此真切實意我也就放心了。學園長雖然算是有一點(一點?)糟糕的大人,但是基本上還算是個不錯的人,至少他願意跟學生有所互動,願意幫忙我們。
“那麼監督生你就跟我一起去Sam的店吧,我還是要跟他說明一下才行。”
“好的!Grim,走吧。”
Grim跳上我的肩頭,我便開始跟著學園長走出小破寮,前往Sam先生的店。
異世界的生活,即將開始!我才沒有期待呢!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新手寫作集散地,同人文練習中,請多指教。有問題歡迎留言討論,請有禮貌喔。時不時就會發現文章有問題而重新編輯還請見諒。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