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想忘記」的第一次出差......

2022/08/07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不是我要敗壞埔里的名聲,實在是「埔里多風險,初訪要小心,糧食帶充足,餓死無人問」。多年前第一次出差,採訪公司新開的埔里店。
都說埔里山水甲台灣,我滿心期待一場未知的視覺饗宴,卻忽略了不變的真理:「未知」永遠超乎你的想像。

為了首航的差旅順利愉快,我前一天晚上還特地買了新鬧鐘。豈料計畫還是沒趕上變化,起床時已經是6點35分,原來預定乘坐7點的火車,眼看是搭不上了,只好退而求其次,改搭7點16分的火車。出了門,再次發現計程車永遠不會在你需要的時候出現。

連票都來不及買的情況下衝向第二月台,一鼓作氣跳上火車,正要喘口氣的當兒,眼角餘光突然瞄到印有「松山商職」的學生書包一只,不會吧?
出處:https://kknews.cc/news/265ln5g.html
問了身旁的一位男士:「請問這班車是『南上』還是『北下』?」
情急之下,北上南下都問得顛三倒四,他老兄還算聰明:「往松山!」
這一驚非同小可,我掉頭就跑,此時火車已經開動,我連滾帶爬跳下車,差點就英才早逝了。

既來之則安之,就等7點55分的自強號吧。買了早餐和報紙,坐在花臺旁的座椅上,將三明治、奶茶往花臺上一擱,攤開報紙,正打算好好享受一番。
沒想到一個不留神,讓報紙散落一地,只好彎下腰來撿,再一個不小心,竟將花臺上的早餐一股腦兒掃了下來,哇咧……報紙,早餐,就這麼,你儂我儂一起「泡湯」了。

先上車後補票自然是沒座位了,這兒站站、那兒靠靠,一路上飽受一位「猛一看長得不怎麼樣,仔細一看還不如猛一看」的禿頭男士的目光騷擾,雖以「有人看至少滿足了虛榮心」自我安慰,還是覺得渾身不自在。終於在歷經兩個多小時的折騰之後到達台中。

據說到了台中,還得到干城車站搭車進埔里……
拜託!我一個台北下來的外鄉人,哪會知道干城車站在哪裡?要不抓個路人來問問?
不知道為什麼每個人都剛好不曉得、不清楚、沒聽過干城車站,最後來了位見多識廣的警察杯杯:「往右轉直走,千萬不要轉彎就到了。」聽起來好像很簡單的樣子。

遵照指示右轉後,挺直腰桿正襟直視前方,專心一致往前走。老半天過去了,連個站牌也沒影兒,更別說是車站了。
只好再開口問人,這位老兄當場唱起林強的成名曲:「啊~啥米攏不驚,啊~向前走!」非常有創意的回答。

走到腿腳酸軟,才總算找到干城車站,剛好目送一班往埔里的公車離去,又耽擱了半小時才擠上公車。
正打算小憩一番,隔壁坐了一位異常熱心的歐巴桑,叨叨切切指引我到了埔里車站後該如何抄那九拐十八彎的小路到目的地,外帶分享左鄰右舍的芝麻綠豆事,一路上我跟隻應聲蟲似地頻頻點頭稱是,其實早已陷入昏迷狀態……

結束了一個多小時的疲勞轟炸,下了車來到一十字路口,西安路橫於眼前,但不知這西安路一段是往左還是往右,於是我跑去問檳榔攤老闆娘,她大姊一副晚娘面孔:「不知道!妳問鞋店老闆!」
鞋店老闆一面說:「找100號嗎?往右走!」一面露出詭異的笑,令人當下有些不好的預感。

看到全家福鞋業埔里店時,我應該楞了有十秒鐘以上,這是今天開幕的新鞋店嗎?
出處:http://loveqqwer.blogspot.com/2018/04/blog-post_110.html
別說什麼萬頭攢動的人潮了,連小貓兩三隻都沒有好嗎?
我戰戰兢兢地踏入一片漆黑的店內,表明身分後逕上二樓,圍坐吃便當的同事們一臉狐疑地望著我:「您是哪位啊?」
「我是○○月刊的編輯,來採訪埔里店的,今天不是開幕日嗎?怎麼會這麼......」
店長解釋:「不好意思,我們店後半部屬於違章建築,被斷了電,前方是接後方的電,所以也亮不起來了。」
也就是說,我踏遍千山萬水、歷經千辛萬苦來到埔里,照片免拍稿子甭寫,空手而回還得下次請早?
不知怎地,胸中忽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悲痛排山倒海而來,令人瞬間極不想苟活於世。

做人凡事都要往好處想,好歹我也賺了個便當、和可以跑好幾趟廁所的飲料。
眼看是等不到來電開幕了,只好收拾行囊打道回府,一上公車立刻又開始神遊太虛。
起碼坐了兩個小時以上的公車,在台中搭上火車時已疲憊不堪,餓得前胸貼後背,又沒座位可歇腳,當真苦不堪言。
正巴望著火車上的餐車快快來到,買個便當祭祭五臟廟,奈何望穿秋水、便當不來,大概有一世紀那麼久之後,車上廣播:「各位旅客,本車的旅行飯盒已全部售完,謝謝您的惠顧!」哇.哩.咧。
出處:https://www.taiwannews.com.tw/ch/news/3951658
鄰座那對母女又吃土司又嚼餅乾,喝汽水灌果汁樣樣來,就連前座的男士都有饅頭可啃,有人吃撐了,有人卻餓得大腸告小腸,蒼天為何如此殘酷?
難怪人家說台灣貧富懸殊大,此情此景完全是台灣經濟現象的縮影。翻遍背包,沒有任何食物,就在五臟廟大唱空城計的當兒,讓我搜到了幾顆維他命C,聊勝於無,口含維他命C配白開水勉強充飢。
說真的,一個人能不走運到這個樣子,也算是創舉了,就在我快要失去意識的時候,謝天謝地,台北到了。

隔天上班,同事疑惑地問:「妳何不搭台汽直達埔里,幹嘛要轉車?多麻煩!」
台北有直達埔里的車嗎?我有種被耍的暈眩感,那為何全家福鞋業總部的同事沒跟我說,反而指引我這麼一條崎嶇坎坷的路?
無言以對之餘,我暗下決心:出差必定要仔細研究省時省力之路線,以免累得人仰馬翻,而且一定要帶大量食物在身上,以免成為「台灣首位餓死街頭者」社會新聞的主角。
歡迎參觀本格其他作品——
我的烏龍鳥事:烏龍事件簿/我的連載小說:《桃花債》/我的奇思異想:包山包海我的撰稿作品:寫稿人生
日光:若你喜歡本文,記得點心心拍個手(要拍五下也行),你的鼓勵是創作者最大的動力呀!(=^▽^=)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自由撰稿寫手,曾任編輯、記者、翻譯、出版社企劃等,幫人寫過不少書,自己寫過兩本童書。去年開始嘗試寫小說,想把這裡當成自己的文庫,慢慢收進多年來寫過的文章,然後......想到再接著說好了。
人生在世,難免烏龍,忍忍就過,無須在意,但我把它們記下來了。
留言5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