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短篇小說】隱瞞第三個願望吧

2022/08/20閱讀時間約 16 分鐘
兩個願望喊出口,一個默默放心底。
「第三個願望不要說出口放在心裡就好。」爸爸臉上堆滿笑容地說著,眼角因笑容而產生笑紋,小時候爸爸總是在我生日這麼對我說。
十七歲那年生日我許下了三個願望,一是希望我們抽中演唱會門票,二希望能和大家再一起像現在這樣出來玩,講到這裡我莫名感到心虛,接著我緊緊的閉上雙眼,默默地在心裡許下了我的第三個願望,吹襲了蠟燭的那刻我的視線突然變得模糊。
「你怎麼了,芯」倉鼠聲音充斥著擔憂。
「啊…」我這時才意識到眼淚滑了下來。
「你怎麼了?」佳恩將我一把攬過。
「先讓她冷靜下來吧…」芷妤默默地把一包衛生紙遞給了我。

將淚連同情緒一併拭去整理好後,我告訴她們我很害怕將來我們很難再見到面,她們笑著說我傻,就算以後唸了不同學校還是能常常約出來見面啊,她們笑著說原來我也會捨不得也會哭。
倉鼠、芷妤和佳恩是我在高中認識的朋友,跟她們相處時總是很自在愉快,什麼話題都可以輕鬆的說,然而有件事我卻無法現在對她們說,對不起騙了你們,但在我知道第三個願望是否會實現前我無法和你們坦白。

----------------------------------------------

「喂,你的黑眼圈哈哈哈哈~」在公車站等公車去畫室的路上葉灝齊突然出現帶著淺淺的笑說著,臉上露出一大一小的兩個梨窩,我煩躁的擺手示意要他離開。

葉灝齊是我的鄰居,我們從小就認識了,他的優點是他的成績很好,老師最喜歡點名上台解答問題的標準模範生,缺點就是他的個性實在是糟透了,之前我的朋友倉鼠不認識他時一直盧我要我把葉灝齊介紹給她們認識,一開始她還很期待說什麼葉灝齊的顏完全是他的菜,到了隔天卻整個態度大轉變,還苦口婆心勸我要盡量跟這種人保持距離,害我被夾在他們中間花了很久的時間調合。

「這個送你。」葉灝齊邊說邊拿出了東西。
前方的視線突然被某個東西遮住了害我慌張的停下腳步。
「喂你幹嘛,這是什麼?」他伸手撥了一下我的頭髮把手中的東西戴到了我的頭上,讓我感到有點慌張。
「生日快樂,許芯瑗!」他笑著說。
「謝謝…」我驚訝的將手伸直往上摸了下,才發現戴在我頭頂上的是頂帽子,不用看也知道這是我上次逛街時一直想買的帽子,為什麼他每次都會注意到?
「恭喜你通過初試。」他高興的說。
「下禮拜就是決賽了。」我邊說邊緊張的咬著左手的食指指甲。
「喂不要這樣很難看,我還在等你請客誒~」他握住我的左手手腕讓我別再咬指甲了邊笑著說。
「公佈結果那天你絕對不要帶錢,不對!你連錢包都不要帶!敢帶你就完了」我悲壯的說。
「是是是~」他笑著說
我之前跟葉灝齊約好如果我在畫畫比賽得獎的話會請他吃飯,算是謝謝他一直幫我。
「你…和她們說了嗎?」他突然嚴肅的說。
「嗯…還沒…我只有和倉鼠她們說我又回到畫室上課了,這次比賽中得名後會說服我爸,到時候我會和她們說的。」我把帽緣悄悄的拉下,想掩飾我現在的表情。
「You dancing in my dream, walking through the jungle…」手機突然響起,來電顯示著【啊叭叭叭~】
「誰啊?」看到來電顯示的名字他笑了出來。
「我爸…等我一下」聽到是我爸後他突然一臉正色臉色變得相當緊張。
「喂,芯,你怎麼會沒吃早餐就出門了?」
「啊我剛剛急著出門所以沒吃,我會在路上隨便買個東西吃的,話說爸,你怎麼會在家?」我慌張的說。
「我剛剛回家拿了下公司的資料,這次洽談的案子出了點問題。早餐記得好好吃,然後好好唸書,我看妳的成績再上去一些就達到齊格里的標準了。」
齊格里是一所位於冶投主打理科的前段知名大學,這間大學離灝格我所居住的地方相當遠,然而我想走的是關於美術和設計的路。我的家庭是雙薪家庭,爸媽都是懷有遠大抱負和野心的人,媽媽在一年前公司推薦下遠赴了國外的塞維利格工作,雖然她很不放心我,但在我們和其他朋友的說服下她才決定接受公司的提案,我的爸爸獨自留在這照顧著我,但說實話因為他工作忙碌我們見面的時間其實相當短,在某次吃晚餐時他讓我考慮去齊格里讀書別再繼續畫畫了,我沒有理由能說服他我想繼續畫畫,我是不是能靠畫畫賺錢我也不清楚,所以我打算先贏得這次比賽來說服他。

「嗯…我會的,掰掰。」
「嗯好好讀書,掰掰」聽到爸爸聲音中帶的期望我掛掉電話嘆了口氣。
「喂別擔心啦,你的畫可是連我媽都征服了」葉灝齊說。
「嗯我沒事,這次比賽我可以的,我已經準備了很久,連畫室的老師都說我沒問題的。」
「那我就先謝謝你啦,我那天要點最貴的燒肉拼盤組合」
「隨便你,你到時候不要又說吃壞肚子了拉肚子很痛哈哈」

葉灝齊的媽媽是個很嚴肅卻又認真的人,葉灝齊是我看過最認真的人,不管做什麼都拼進全力,然而在她眼中他卻仍然失格,他也因此被壓的有點喘不過氣,那年他和我說了他的第三個願望,從那時候起我們開始共享著我們第三個願望,後來他的心願實現了,阿姨真的意識到自己的問題慢慢的改變了。

「那個來電顯示是你改的?」葉灝齊問。
「啊那是倉鼠改的,之前我們幾個玩遊戲時我輸了她贏了,輸的要實現對方一個願望,她就把我手機裡的聯絡人名字通通都改掉了」
「等等…那我叫什麼?」他指著自己問到。
「…」
「誒話說你為什麼那麼怕我爸啊?」我故意轉移了話題,但我的確很好奇原因。
「我才沒有,那是尊敬,看來你不懂呢?」他故作鎮定的說著。
「是是是~」我敷衍的答道。
「喂不要轉移話題,所以我的名字被改成什麼?」他吵著說要看我手機的通訊錄。
「啊…那不重要啦,之後約定的時間一個月到後我就會把名字都改回來。」我緊張的把手機的鎖鍵按下,如果被他知道倉鼠把他的名字改成什麼就完了我心想。
「却,不看就不看。」我本來以為他不高興了,他卻又突然笑了。
「喂你的黑眼圈真的很重好好笑哈哈哈」
「喂真的有那麼明顯嗎,那從遠處看呢?」我慌張的問,他將身子往後挪。
「從遠看是還好,沒那麼明顯,但近看真的是…」他把臉湊近到我面前害我突然有點尷尬。
「真的是很糟糕哈哈哈,怎麼會有人長得跟熊貓那麼像啊,這該說是世紀的新發現嗎?」他壞笑著說。
「啊啊好痛」沉不住氣的我踹了他一腳
「活該哈哈」我爽快的笑了。
----------------------------------------------
「楊臻旻來找我了…」在講電話時我忍不住和葉灝齊提起這件事。
「她找你幹嘛?!」葉灝齊愣了一下突然喊道。
「倉鼠她們也知道了…」坐在床上的我將頭往後一仰,看到了天花板上的細痕。
「那她真的完了呢…謝嵐琪她們瘋起來真的完全是瘋子…」葉灝齊嘟囔著說。
楊臻旻是我在國中時在補習班認識的朋友,當時我們因為興趣相近很快就親近了,但之後不知道什麼原因她漸漸刻意和我疏遠,願望竟然實現了,那時我拼命地想找你解釋你卻連聽都不聽,我後來也感到害怕了,到最後也開始逃避。
「臻旻和我道歉了,她和我說對不起…」我的心不自覺的感到沉悶,我以為我已經不在意了,但情感像找到出口宣洩如被翻倒的罐子般傾瀉流出。
「她跟我說對不起,她說很對不起之前一直不聽我的解釋…」楊臻旻來找我時我一開始完全不知道怎麼辦傻愣在原地,腦中只浮現她以前面對我時的那張嫌惡的臉,她走向我時,我的身體不自覺的跑了起來,只想離她越遠越好,聽她道歉時我感到很沉重,當細痕開始出現甚至漸漸崩裂,修補後也許看起來能像全新的一樣…
「那不是你該感到對不起的事。」葉灝齊平穩的說著。
「…」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去解決這件事,只知道記憶果然是無法變動的。
「不知道怎麼表達的話就用畫的吧!」他沉默了一會突然說了。
「…什麼?」
「你之前不是送給我媽一幅畫嗎? 我之前看到我媽看著那幅畫看到哭了,從那時起我才敢和她說出我的想法,也是從那時起她改變了變得更常笑了,到現在她的臥房裡還放著那幅畫呢!」一個女人蹲在地上望著天空,她的後背長出一對翅膀,翅膀不是由羽翼做成而是由繁複的壓力和痛苦而產生,因為那對翅膀她的背滿佈著傷痕,然而她凝望著天空的表情卻是如此堅定,讓她得已堅持下去的是她手中懷抱的男孩,但她卻沒發現懷裡的男孩的表情卻是如此痛苦,那是我送給阿姨的畫,雖然是我畫得但我認為這不是我創作的,因為當我看到阿姨和葉灝齊時這幅畫就形成了。
「妳不知道吧那幅畫給了我很大的勇氣,你的畫傳遞的力量比你所想得還要強大。」他笑著說。
「不管是用說的還是用畫的,如果能將自己的想法傳遞給她就好了,雖然我還是不知道你幹嘛對她那麼好」聽完葉灝齊的話我莞爾一笑,明明看不到你,我卻確信你現在的表情一定和我相同。
--------------
我將考試需帶的繪畫用具、準考證和身份證都塞進背包後,在前往公車站的路上遇見了倉鼠她們。
「養你這個朋友真的是沒有用誒!」倉鼠激動的說著,用拳頭朝著我的肩膀捶了好幾下。
「你們怎麼會在這?!」我驚訝的說。
「我知道你為什麼要瞞著倉鼠,但沒必要連我都瞞吧」芷妤不高興的癟著嘴說著。
「喂!你說甚麼?」倉鼠生氣地說著,卻還是緊緊的抱著我不肯鬆手。
「這樣會來不及去考場的,你們幾個先別吵了。」佳恩看了看手機的時間說著。
我們一群人就這樣小跑步跑到了公車站,在那裡我們遇到了原先跟我約好在這裡等著的葉灝齊,他驚訝的看向我們。芷妤驚訝的指著葉灝齊,擺出一副他怎麼也在這的表情。
「你們…怎麼會在這,也太巧了吧哈哈」葉灝齊尷尬的說著顯得相當不自然。
「竟然連他也知道…」倉鼠喃喃自語像是嚇到般的說著。
「喂,車來了先上車吧」佳恩嘆了口氣說著。
在車上她們將她們從美術老師那得知我要考試的事說出來,她們一直在等著我向她們說,卻一直等不到,我感到很愧疚,聽到了細縫悄悄崩裂的聲音。
「幹嘛不早跟我們說?」芷妤突然眼眶泛紅,淚水在她的眼框打轉著,我著急的拿出放在包包的衛生紙。
「嗚嗚嗚」倉鼠哭著,將芷妤握在手中的衛生紙搶走抽出一張。
「對不起我很怕…」我感到很抱歉,老實的將如果這次比賽贏了的話爸媽可能就會放棄讓我去齊格里和怕她們會因此對我感到失望的想法娓娓道來。
「你可以的,你的畫連美術老師都常常稱讚,這次也是老師向你提議這個考試的啊。」芷妤哽咽的說著。
「別哭了…這個給你們。」佳恩緩緩的從包包裡拿出了三條手鐲,將手鐲分別遞給了我、芷妤和倉鼠。
「哇!好漂亮…」倉鼠碰了碰手鐲上的三葉草。
「謝謝…」我看到在光的照耀下發亮的三葉草。
「嗯?上面有刻一顆愛心?」在芷妤講時我才發現手鐲上刻著字。
「那是我們幾個的名字縮寫。」佳恩笑著說。
「相信自己吧,不管結果如何我們都會陪在你身邊」佳恩緊握著我的手,眼神堅毅的看向我。
「謝謝你們…」我的眼淚不爭氣的隨著情緒凝聚成一顆顆豆珠撲簌流下。
「我們佳恩竟然會說這麼帥氣的話,剛剛明明是我們硬拖著你來你才來的」倉鼠一臉賊笑著,佳恩的臉頓時紅了起來。
「怎麼了?」我感到不解的問到。
「不要理她!」佳恩瞪了倉鼠一眼,倉鼠在意識到後身體立刻蜷縮起來。
「那個啊,我是不是不該坐在這」坐在角落位置的葉灝齊一臉笑著說,臉色顯得相當黯淡。

><><><><【π+<3】><><><><>

我繞到了平常不會經過的另一條小路上,在路上我思考了許久訊息裡的話,想著想著就突然走到了目的地,一座遊樂設施不多的公園,也許是基於這個原因所以這裡少了孩子們玩耍嬉鬧的聲音,只看到一群中年大叔和阿姨們在旁邊的步道運動散步的身影,這使得旁邊坐在鞦韆上的人看起來更加突兀了。楊臻旻一看到我就立刻放開手中的鞦韆站了起來,她看起來相當緊張,我慢慢的朝她走了過去,她先和我打了招呼,感覺相當尷。
「你看到我傳給你的畫了嗎」我坐到鞦韆上說著,面對她時我看到她不知所措的樣子。
「坐著啦! 」我笑著說,她尷尬的重新坐回我旁邊的鞦韆上。
「讓我開始畫畫的人是你,從那時候我才知道我的畫原來有那麼多人都喜歡。」我笑著說,我想到之前和臻旻相處的時光,我們畫畫時聊著天的時間總是讓我覺得相當快樂及短暫,但想到她後來誤會我怎麼對待我時我的雙手不由得再次緊握起來。
「…」她像是想說什麼卻又把想說出口的話一再吞了回去,接著她緩緩地向我坦白一切。
常常有人拿我的畫和臻旻比較,當時補習班有個女同學很喜歡臻旻的畫很想認識她,那個人就是李馨璇,因為臻旻比較慢熟讓常常向她搭話示好的她感到很失落,然而到後來她們還是漸漸混熟了,她感到很高興,但卻又嫉妒我跟臻旻比較好,她覺得我介入了她們之間的圈子便故意向其他人造謠關於我的一些事,但其他跟我關係不錯的朋友幫我平息了謠言,真正的導火線是她故意和其他同學說我是不是認為臻旻沒有資格能在賽中得名才故意在比賽時說【不一定努力就可以吧?】,這句話傳到了臻旻耳裡,之後在比賽中落選的臻旻感到很失望,一方面認為自己實力不足,另一方面又認為好像很多人甚至連我都在看她失敗,慢慢的她刻意和我疏遠,我們也因此漸行漸遠。
「我那時候說的不是那個意思!」我慌張的說。
「我已經知道了…對不起,可能是我太自卑了才會在比賽時那麼敏感,我不該隨便聽其他人說的話又沒跟你確認謠言真偽。」她看著我一臉抱歉的說。
「你真的沒收到我的信嗎?」那時我因為想解釋清楚就寫了一封信給臻旻。 「嗯,我沒看到…對不起」她尷尬的說著。
「其實我有想過你可能沒看到信,但我不敢再去問你。」我緊握原先就抓在手中的鞦韆麻繩。
「對不起…」她說著然後低下了頭。
「我們以後偶爾也一起出來聊天吧,然後偶爾一起出來玩、吃個飯,但不要再像以前一樣什麼也不說,這樣我會覺得對你而言我不過就如此」我說,她瞪大雙眼像是感到相當驚訝。
「嗯…」她笑著流下了淚。
那天我們解開了誤會,雖然相處起來不像以往自在,但心情卻像汽水在炙熱的夏天噴灑出來一樣舒爽卻又微妙,我心想著會越來越好的。
而我也在之後發現她將鎖頻換成了我那時畫給她的畫,一個女孩提著一盞燈將燈往前一照,照亮坐在地上的女孩和她手中的畫,她看到女孩和她的畫微笑了,燈照亮女孩的畫的那刻讓她得已看清原來她的畫是如此閃耀,讓她也跟著笑了。

----------------------------------------------

「喀嚓喀嚓」我反覆刷新按下重新載入的按鈕。
「冷靜點,滑鼠要被妳按壞了。」葉灝齊站在我旁邊皺著眉說。
「時間還沒到,再等一下吧」芷妤試圖緩和我的情緒說著。
佳恩鎮定的在客廳的沙發上坐著,坐在她一旁的倉鼠則在一旁焦急的搓著雙手。
爸爸趁著這次公司休假去找在塞維利格出差的媽媽,本來跟我約好下午要出門的芷妤聽到後便提議早上來我家陪我看比賽的結果,倉鼠和佳恩在知道後也推掉原先跟別人的約跟著來了。
「到了到了」等時間一到,我慌忙的再次刷新網頁。
「找到了356572241…356572241…356…」我對著我的準考號邊看邊唸著
「特別獎…?」
「You dancing in my dream, walking through the jungle…」手機的鈴聲突然響起。
「你的手機響了…」倉鼠擔心的看著我說著,我這才意識到手機響了,看到來電顯示著【啊叭叭叭~】,我緊張的接起電話。
「結果怎麼樣?」我聽到爸爸疑惑的問到。
「嗯?什麼…?」我感到錯愕的說。
「還會有什麼,比賽的結果啊,灝齊都跟我說了。」我轉頭看向葉灝齊,他對我微微一笑。
「我…我得到特別獎!我真的很努力所以…」我焦急的向他解釋著。
「特別獎!老婆我們女兒得獎了!」我聽到電話那頭傳出又驚又喜的聲音。
「恭喜你,芯」爸爸開心的說著。
「什麼啊…?」
「你爸他這個人太急躁了,他只是太擔心你了,我剛剛已經唸過他了。」媽媽說著。
「我們很擔心你是不是還沒決定好要走哪條路,你爸認為對你而言齊格里是個很好的選擇,他認為走畫畫這條路在這裡顯得太過狹隘,但灝齊跑去說服了他,但應該說是你對畫畫的熱情說服了他。」
「恭喜你得獎,我的女兒!」
「嗯…謝謝你們」我感激的說著。
「這是真的嗎?!叔叔…」倉鼠她們突然簇擁到我身旁興奮的叫著。
我聽到在我身後的葉灝齊突然悄悄的在我耳邊說道。
「許芯瑗,恭喜你的第三個願望實現了。」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Robin🌔
Robin🌔
嗨嗨 我是Robin,平常喜歡欣賞影集、小說、漫畫、歌曲,將天馬行空的思想譜成文字🐋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