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記:8.1 九月九日的夢

2022/08/30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我曾經和一個學生時期的朋友鬧翻。
如果要從頭講起,好像有點太長了齁?
先說個別的好了。我由於體位不符的關係,不需要當兵。但我經常在想,這是不是我常夢到自己是軍人,或者身在軍營裡的原因?聽說人總是會渴望自己沒有的東西,雖然我比起一般人,慾望不算很強烈,這麼說自己是否有點失準,我也不知道。
我舉個例好了。比如說,當初因為愛唸書的姊姊想要繼續升學,我為了不讓家裡人有壓力,主動選了可以半工半讀的夜間部。爸說我在孩子中「一向都很務實」。我跟一些人說過這件事之後,他們會說:「你要為自己爭取啊!」,他們都覺得我是個沒有太多慾望的人。不過我知道,會說出這些話的人,很快也會遠離了我的生活,畢竟同類型的人才會在一起。所以留下來的朋友,全是和我一樣,上班下班可以回家打打遊戲就滿足的人。你說這樣有意義嗎?我也不知道。
這陣子,因為把夢記錄下來,我覺得我變聰明了。
所謂變聰明的感覺,並不像是可以瞬間解出高等微積分,或者跟外國人對答如流那樣的「聰明」——要是有那麼神奇就好了。
每一次做完那種醒來後還會記得的夢,當我試著記錄下我的夢,會發現夢中總有些東西是我完全不可能知道的——我只有高中學歷,沒當過兵,但我卻藉由先前的夢知道了清槍的方式,或者是氣室圓頂這種高級的英文單字。在清潔的時候,有一次跟客戶提到界面活性劑,這個是我們從事清潔工作的人一定要暸解的清潔原理,但是我後面講到的一句話嚇到了我自己,這不是我可以講出來的話:
「我們的服務是讓無法做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境界的客人,可以讓我們來『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
說完之後,我還在想自己剛剛說了什麼。
這種「違和感」,我又想到了,「違和感」這三個字原本不應該出現在我的腦海裡的。
這種感覺,有點像是,我是一個水果攤的販子,裡面有香蕉、芭樂、蘋果、鳳梨等水果,我因為偷懶而跑去睡覺,睡醒後回到攤子,卻發現攤子多了一些榴槤那種感覺。我不吃榴蓮,所以你可以了解我發現時的感覺就是:「給我這個要幹嘛?」
我腦海中的榴槤讓我知道一些之前不知道的東西。但清槍?我什麼時候會用到?暗夜追蹤的技能?躲避追蹤?是誰給我點了這個用不到的技能,是啦,在電影裡很好用,但現實中毫無用處。
我感覺自己的腦好像不是「100%是自己的」的一樣。
但是好像也不用擔心太多。畢竟在做夢的時候,自己的腦「100%不是自己的」,只要還醒得過來就好。
明天,我老闆要約我面談。
我的壓力超大。希望今晚可以睡得著。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寫作類型為科幻、奇幻、旅遊。另著有旅行文學《行旅,在深邃亞細亞》。
有人說,夢是日間所見的異象。然而,我的夢都不是我白天所見之事。大概因為造夢的素材非日常所見,故無法隨手可得,於是夢中所見既深且難以忘記如奇幻小說般,直到清晨醒來時,身體依舊疲累不堪。折騰一段時間之後,我決定早晨起身前、依半夢半醒時的意識將其載入手機裡。為前夜心靈的建築工事打好地基,造夢為文,是以為記。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