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記:8.2 九月九日的夢(前)

2022/09/06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我和那個曾經鬧翻的同學R參加了去印尼的團體旅行。在大片黃土色的島上,我一邊騎著腳踏車,水位卻開始漫過了海平面,越淹越高。
無意間聽到村民告訴我,R跑去跟夢中妻一起了。
我感到一陣恐慌。我用穿著草鞋的腳用力壓腳踏車的踏板,好像這樣就會讓速度快一點似地在不斷被海水侵蝕其領地的島上道路中央穿行。R在我的夢中依然熱情投入於他所做的:不斷地以自命的二房東身份壓榨同住的室友,並在三房兩衛的老舊公寓頂樓自立為王。但在夢中,我仍得救他免於被壞女人所害。夢中妻在這個夢中,扮演著一位具有性誘惑力的東方女子,天真與美貌本身即是罪惡的夢中妻形象,跟電影《Malena(真愛伴我行)》的莫妮卡·貝露琪(Monica Bellucci)形象重疊。
水位越淹越高,漫過了道路和房舍。所以我祇得爬上一座磚造水泥外砌高塔的塔頂,舉目四顧,在漫過街道的水位中尋找R,而快找到的時候,集合哨吹響了。我越過房舍的屋頂瘋狂奔跑,跑到尚未被水漫過的軍營裡。我想要找到任何一件軍人的制服但來不及穿上。我穿著軍綠色的裙子,在狹窄水泥建築裡的二樓部隊集合。集合的女軍官看到我,馬上「刁」我:「你穿著的軍綠長裙是什麼東西?」但她似乎是法外施恩似的交給了我一個類似Game Boy跟遙控器結合,手掌大小的白色塑膠盒。我嘗試著操作了幾次,但一直沒有掌握到重點。女官教我,這樣、這樣。然後,一瞬間我就著一個四邊都鋪著木板的狹窄房間內。外頭的光透過木板的縫隙照了進來,使得在房間中的人臉全都隨著光線暈開一片模糊。而我懷疑這個略帶宮廷風氣氛的房間跟軍營集合的房間是同一個。
我終於知道那遙控器是幹什麼的了—坐在宮廷風紅色沙發上的,有一點點黑人血統但有著銅色皮膚的(拉丁混東南亞)裸女,身上發亮的指頭大小的圓點—我以為是化妝亮粉的裝飾,原來是性感帶的連結,大部份卻在腹部。
我每按了遙控器一次她就呻吟一次,一直到大量的潤滑膠倒在她的胸部上為止。另一個穿著宮廷風的男人走了進來,是R。他的相貌端正、衣冠楚楚。另一個女孩坐在他對面,一模一樣的沙發上。當然,是「夢中妻」。
我們所站(或坐)的位置剛好圍繞著裸女形成一個正三角。
R正走向裸女,意圖要向我示範何謂遙控器、凝膠等物件的「正確」用法。而夢中妻對著我的方向喊話,好像要告訴我什麼重要的事,但我只看見她的嘴巴在動,而在凝結的光線中,所有事物——與木板門外怒濤般四面奔湧而來的海浪對比、R操作遙控器所發出的細微震動、光中的塵埃、女奴無聲的呻吟——就連聲音都因為靜止而無法傳出。
「有什麼了不起」,我心想,然後我就醒了。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寫作類型為科幻、奇幻、旅遊。另著有旅行文學《行旅,在深邃亞細亞》。
有人說,夢是日間所見的異象。然而,我的夢都不是我白天所見之事。大概因為造夢的素材非日常所見,故無法隨手可得,於是夢中所見既深且難以忘記如奇幻小說般,直到清晨醒來時,身體依舊疲累不堪。折騰一段時間之後,我決定早晨起身前、依半夢半醒時的意識將其載入手機裡。為前夜心靈的建築工事打好地基,造夢為文,是以為記。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