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短篇小說】孤行者的守護者

2022/08/28閱讀時間約 17 分鐘
壹、孤行者的請求

保護膜玻璃貼像是受過擦撞般,邊緣有著細小的碎裂痕跡,穿著一身黑色外殼的手機,這是老先生若有所思沉默了一陣子後從黑色西裝褲口袋中掏出的東西,鎖定螢幕裡有著四個男人和三個女人,仔細一瞧會發現左後方那兩個女人是對雙胞,她們一個感到不自在的身子僵直站在原地,另一個卻淘氣的對著鏡頭擺了個鬼臉,而另一個脖上掛著金項鍊的女人則站在最前方笑著勾著一旁左手戴著棕色腕錶的男人,站在後方中間的兩個男人看起來相當高挑,然而身形卻是一胖一瘦,而站在右邊一旁的另一個男人則略顯矮小,眼神看起來相當不自信。老先生用右手無名指輕敲著上頭的鎖鍵,幾個人瞬間消失在畫面中,這次在螢幕上的是個有著和他一樣白髮的男孩。他點開通訊錄,找到了宗勝這個名字後點了下去。

「喂…喂…宗勝啊,有聽到嗎?我要拜託你一件事…」老先生雙手緊抓著手機。

「那個孩子很乖的,不會給你和欣燕添麻煩。」老先生的語氣平淡的說著,一邊將駝著的背挺起抬頭望向上方。

「美惠她討厭那孩子不行。」挺起的背再度垂下,他用左手輕揉著皺起的眉心。

「還不是一樣,就是個孩子而已有什麼好怕的!」聽到回覆後他在心中暗暗的嘆了口氣,好像一切又繞回了上個岔路口,剛剛左轉難道不對嗎?

「搬去你們那邊住我會不習慣,在那還沒有認識的朋友,無聊!」老先生嘴角默默上揚,其實他感到相當開心,巴不得立刻答應,但和他髮色相同的那個孩子卻在腦海裡再次浮現。

「禮拜六你要帶琪琪過來?當然好啊,我剛剛跟你說的事你在考慮一下。」想到孫女要來家裡他高興到樂不可支。

「嗯,好,我知道啦,再見。」他心想自己的兒子真是跟他母親一樣愛瞎操心。到時候琪琪見面要讓那孩子給她留下好印象,這次他決定換條路走,即便那條路看似會使他更加艱辛。
--------------
老先生將停放在腳踏車停放區的一輛看起來有點年紀的藍色腳踏車牽起,腳踏車右邊的把手有一個鈴鐺,前方有個小小的竹製車籃,裡面放滿著一袋袋的地瓜葉。

「鈴~鈴~」騎到下坡時,踏板上的腳停止了動作,迎風而來的他看著倏忽而過的景色,雲像被風吹散不斷飄往他所騎去的方向,他覺得這瞬間他成了雲。

「唧唧」騎了段時間後,在十字路口右轉的老先生按住了煞車。

「陳老師您好啊。」老先生笑著對一名手拿著一罐飲料的男人打了招呼。

「您好啊!今天沒看到貝塔呢?」陳老師的眼神望向了腳踏車的方向。

「他還在睡呢,昨天去了趟醫院注了一針後就不跟我出門了。」老先生的眉頭皺起將左手往眉心的位置揉了一下。

「看來真的是嚇到了吧」陳老師笑著說。

「他睡一覺起來就忘記了啦!老師這給你謝謝你上次幫我照顧貝塔。」老先生從竹製車籃拿出一袋地瓜葉。

「您太客氣了啦」陳老師慌張的一邊說著一邊擺著手想拒絕。

「反正我也賣不掉就給您吧」爺爺把地瓜葉遞到陳老師面前,左手的棕色腕錶如灑落在他們身上的金黃色陽光正閃閃發光著。

「常常受您照顧真不好意思」接過地瓜葉的陳老師不好意思的說著。

「這麼客氣做什麼,這是回禮。」老先生笑了笑,用左手將額上的汗珠抹去。

「鈴~鈴」鈴聲於風中再次響起,像受到號召般,踏板在度轉動了起來。
--------------
貳、稀奇和古怪的爭執

「貝塔,今天有新朋友要來你要乖乖的。」爺爺摸了摸剛享用完早餐一臉滿足的貝塔的頭。

「爺爺!」稚嫩的女孩聲劃破寂靜將歡樂注入。

「琪琪啊歡迎你來」爺爺將身子蹲低張開了雙手將朝他奔過來的女孩一把抱住。

「宗勝你來啦,欣燕呢?」爺爺抬頭望向一旁走過來的男人說道。

「哇!好可愛,你叫什麼名字啊?」琪琪推開爺爺的手,興奮的往小男孩的方向衝去,見狀的男孩嚇到躲在門後。

「他叫貝塔,琪琪,貝塔有點怕生,他不是討厭你」爺爺指著在門縫偷看的貝塔說。

「你們可以去樓上的房間玩嗎?爺爺跟爸爸有話要說。」爺爺蹲低身子俯身對琪琪輕聲說。

「哇! 一起玩!有積木和黏土嗎?我要跟他一起玩!」琪琪興奮的活蹦亂跳。

「宗勝你先坐著,我帶琪琪他們上去。」

「好。」宗勝輕聲應到坐到客廳的桃花木椅上。

在帶琪琪他們去了樓上的客房後爺爺走回一樓的客廳。

「爸,欣燕她之前跟家人約好…她要去她阿姨家辦點事,今天沒辦法過來,她要我代她向您問好。」坐著的宗勝站起將幾袋東西遞給爺爺,袋子裡面分別裝著一盒綠豆椪、一罐苦丁茶茶葉還有一盒雪金酥。

「坐下吧,人來就好還送這個幹嘛?我知道你們都有各自的事要忙,不過最近來的人變多了呢?連很罕見回來的宗祐和美瑛不久前也來過,我去泡茶給你喝,來的路上很辛苦吧!」爺爺邊說邊走向廚房的方向,過了幾分鐘後他從廚房端了茶走了出來。

「那袋是甚麼?」爺爺望向宗勝一旁的棕色袋子。

「沒甚麼…那是欣燕要我幫她拿的資料,我剛剛順路經過她朋友家就幫她拿了,可能是剛剛不小心連著這些伴手禮帶下車了。」宗勝抿了抿雙唇說。

「搬來跟我們住吧,爸。」宗勝將鼻尖湊向爺爺遞給他的茶,撲鼻而來的濃厚茶香飄進他的鼻腔。

「那孩子我會問看看其他有意願的朋友照顧他。」他慢慢的飲下一口茶,一股醇爽的苦味在口中漫開,他抿了抿雙唇。

「不能帶著那孩子一起嗎?」爺爺將手中還冒著熱氣的茶放到前方的木桌上。

「爸,老實說欣燕她帶琪琪已經夠吃力了」甘醇的香氣已從口中擴散開來,但他卻好像沒有意識到。

「聽你這樣說,我還要搬過去跟你們一起住給你們添麻煩?」眉頭輕皺的爺爺用食指輕輕的敲了敲自己的大腿。

「爸,你跟他能一樣嗎?」宗勝將雙手緊握,意識到自己太過情緒化,他慢慢的深吸了一口氣想平復自己的情緒。

「那孩子…」爺爺堅毅的看著宗勝。

「嗚哇啊啊啊啊…」泣聲從樓上的房間傳出,聽到聲音的兩人趕忙上樓查看。

「琪琪你怎麼了?」宗勝將還在哭泣的琪琪抱住。

「痛…痛痛…把拔…貝塔他…打我…把拔…痛…痛痛」兩人轉頭看著縮在書桌底下的貝塔看了看,但男孩卻背對著他們不發一語。

「貝塔啊你為什麼要打她?」在爺爺走向貝塔時,貝塔卻突然衝了出去。

「貝塔!」爺爺大叫著。

「您知道他跟您不同了吧…」宗勝轉頭對著爺爺說著。

將琪琪安撫好後,小女孩像是被施了魔法般看起來睡得很是香甜,爺爺幫女孩蓋好踢亂的被子。

「你有什麼要跟我說吧?」老先生走到宗勝一旁悄悄說道。

「是…」在宗勝輕聲應到後,隨後離開房間的兩人又回到了客廳。

「貝塔那孩子看來離家出走了呢,脾氣還真是倔」爺爺像是想打破沉默笑了笑說。

「爸,拜託你…跟我們一起住吧…」宗勝像是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口。

他將一張張被訂書機牢牢固定住的紙本資料從棕色袋子裡的取出,紙上穿插著密密麻麻參差不齊的紅字及黑字,他們手拉著手跳起舞來使人感到炫目,老先生將他的琥珀色邊框老花眼鏡拿下,用放在桌上的布擦拭後再次戴起,紅字像玩著木頭人的鬼終於轉過身般在霎時之間停止騷亂僵在原地,他看清了上頭的字。
--------------
叁、飛越上空的旅行▪請關閉鈴聲

「粗壯的男聲,尖細的女聲和吵雜的哭聲不絕於耳。」又來了啊!爺爺每天都在忙著打給這幾個人,有幾次還因為忘了手機怎麼用,來來回回在狹小的客廳中踱著步,爺爺的手機總是在他拿著時傳出各式各樣吵雜的聲音,但離開他手中那臺手機就不曾傳出聲音,今天可是頭一回手機自己發出聲音,貝塔感嘆著。

「真是一群愛操心的人,平時明明都很忙還有時間打通電話回來,最近來家裡的人變多了,家裡都變擠了,唉呦~好吵對吧?貝塔?」爺爺笑了笑說。

「操心是甚麼啊?我們來玩吧!」

「哈哈,想玩嗎?」看著眼神閃閃發亮的貝塔爺爺笑了笑。

「貝塔啊,不要太討厭琪琪,你們是朋友喔」爺爺摸了摸我的頭說。

「朋友?我不喜歡跟那個討厭的女生玩。」看著生氣的我,爺爺將我帶上二樓的寢室休息。

「啊,我不要睡覺!」我輕巧的跳下了床想離開,卻被爺爺再次抱了回來。

「該睡覺了,剛剛下午我們玩很久了,騎車到國小那還在那散步好久。」爺爺將燈關掉,一片烏黑的景象映入眼簾,但我卻絲毫沒有睏意。

過沒多久倒在床上的我瞇起雙眼,視線逐漸模糊,但外頭的車聲和蛙鳴卻還是不絕於耳,印象中我還有聽到一句話。

「貝塔啊,我要去旅行了…」
--------------
肆、飛越上空的旅行▪依舊擔心

「喂,讓我一點吧!」坐在棋盤對面的一個老先生騷著頭說著。

「讓什麼讓!你剛剛贏了我兩回了!」爺爺雙手環抱著胸嚷嚷著,過沒多久他將戴著的眼鏡拿下用桌上的布擦拭。

「喂…阿輝…」沉住氣後他開口說道。

「吃!你竟然沒發現啊!你也是老糊塗了,我又要贏了,哈哈誰叫你不認真~」阿輝笑著吸了鼻子一下。

「我要去旅行了…」爺爺緩緩說道。

「你要去哪玩,唉呦~真羨慕啊!孩子都很孝順。」阿輝流露出羨慕的神情。

「我是說我要比你早一步走了,你打賭輸了呢哈哈?」爺爺笑著說。

「啊…這樣啊?你要先走了啊?這樣以後我會很無聊呢!」阿輝神色落寞的說。

「抱歉啦!搶先你一步」爺爺微笑說道。

「沒過多久我就會去找你玩了。」阿輝笑著回應道。

「孩子都長大了我們也安心了。」阿輝看著爺爺牆上的全家福說著。

「前陣子打給我時還哭得淅瀝嘩啦的,在我看來根本還是一群囝仔。」爺爺揉了揉右邊的眼睛說道。

「是啊,囝仔就是囝仔!我突然想到宗勝他小時候跟我說過比起爸爸他更喜歡我呢!」阿輝神氣的說。

「胡說八道!別隨便胡謅!」爺爺眉頭深鎖瞪著阿輝。

「我可沒胡謅,你下次自己去問問他,他以前可喜歡跟在我後頭,我走到哪他跟阿凱就跟到哪。」阿輝笑了笑。

「如果之後我問完,發現是你胡謅的我就唯你是問!」爺爺雙手抱著胸皺著眉說道。

「你這個人脾氣還真差啊,話說那小傢伙怎麼辦?」阿輝看著坐在椅子上熟睡的貝塔說道。

「希望宗勝可以幫我照顧他,那孩子很貼心,貝塔跟我一樣脾氣很倔,如果有能好好照顧他的人我也安心。」說完爺爺嘆了一口氣。
--------------
伍、我是一片雲-行走的記憶

爸在沒幾個禮拜後就走了…過了幾個月後我和大哥、二哥、美惠和美瑛一起整理爸的遺物時黑膠唱片像是壞了突然放起了音樂。

我是一片雲,天空是我家。
朝迎旭日升,暮送夕陽下。
我是一片雲,自在又瀟灑。
身隨魂夢飛,它來去無牽掛。

聽到樂聲的我們彼此都沒有說什麼,任憑音樂在這間屋子流轉,聽著音樂的我彷彿回到了小時候,我看到一旁低著頭的美瑛眼裡擒著淚,我知道不只她,在場的人都跟我們一樣想起了爸爸,但我們什麼話也沒講只是默默地繼續收拾著屋子裡的東西,屋子裡有著很多照片,除了掛在牆上的全家福,和二樓房間放在床頭櫃上的咖啡色木質相片框裡的母親的照片外,我在整理二樓書桌時在第一層抽屜看到了六、七本相冊,裡面有許多爸跟媽年輕時的照片,還有很多我、哥哥和妹妹小時候的照片,我出聲讓他們都過來看。

「哇,好漂亮,原來媽年輕的時候也會這樣穿」美瑛感嘆的說。

「這是爸跟媽的合照誒!爸看起來很緊張。」大哥像是不敢置信爸竟然會有這種表情嘖嘖稱奇的說。

「還有外婆跟外公的照片,這跟爸和媽合照的地點是同個地方,難怪爸會緊張,原來是去見家長嗎?」大哥笑了出來。

「噗哈哈~大家快過來看二哥在咬積木。」美惠擺了擺手示意大家都過來看。

「是有多餓啊你!我家裡有很多買給宥姿的積木,要不要我送你一組。」大哥嘲諷的對著二哥說道。

「總比哥好吧,媽跟我說哥以前超難帶的,一直哭也不知道想要什麼,帶我的時候只要給我一根香蕉我就不會吵了。」二哥幼稚的反駁到,我和一旁的美惠及美瑛笑了好久。

在他們談論相片時我走到書桌旁,想翻找抽屜有沒有其他本相簿,拉開第二層抽屜時一本像是藍色小冊字的東西掉了出來,我將他翻開來,發現裡面有著潦草的黑色筆跡,我看了一會,心想著這果然是爸的字時,一本夾在小冊字裡的貓咪手冊掉了出來,裡頭有著體檢和施打疫苗的資料,我將貓咪手冊撿起,發現藍色小冊子上頭還寫了很多像注意事項的東西。

▫️喜歡喝牛奶,但不能給他喝太
多不然他會喝不完
▫️下午可以把讓他坐在腳踏車籃裡一起去兜風、散步
▫️沒有運動晚上精神會很好會一直吵
▫️脾氣很倔,但給他吃肉泥或睡上一覺就會忘記
▫️摸他的頭會很開心

可以養貝塔的人:
宗湚-家裡有養狗
宗祐-社區不能養寵物
宗勝
美瑛-家裡的孩子太小
美惠-討厭貓
陳老師
阿輝-體力不好不能騎車載貝塔帶他散步


我將這件事告訴了哥哥和妹妹。

「爸真是的,就說不是那樣了…」對貓毛過敏的美惠嘟起嘴說道。

「阿輝叔可能不好意思對我們說吧…看來讓叔叔帶著貝塔果然太麻煩他了。」大哥說道。

自從父親走後,我們幾個忙得焦頭爛額,除了要溝通和決定關於法會和殯葬業的事外,還有許多繁雜的事宜要處理,雖然有很多親戚朋友幫忙我們,但光是守靈的那天過後大家看起來都更加憔悴。從那天起到現在貝塔就一直是由阿輝叔照顧,從小一直很照顧我們的他一定是不願讓我們有更多事煩惱才絕口不提此事。

「宗勝,琪琪有跟貝塔相處過嗎?」大哥好奇的問,我心想著大哥果然敏銳。

我將上次貝塔和琪琪的事告訴了他們。

「小孩子不好說呢?可能要先教導她正確的觀念,但哥哥和嫂嫂可能會比較辛苦…」美瑛想了想後對著我說道。

「還是要問問陳老師?」二哥突然說道。

我們從阿輝叔那得知陳老師的住址後,趕忙的在附近的伴手禮店買了一盒金莎地瓜酥禮盒過去。陳老師在看到我們後相當驚訝,聽完我們的事後他表明他可以幫忙照顧貝塔,但這個月他要跟家人出去旅行可能沒辦法幫忙,在交換聯絡方式後我們向陳老師道謝,宗勝決定這禮拜先由他照顧貝塔,之後等陳老師回來時在和他聯絡。事情終於解決了,宗勝卻覺得有什麼還縈繞於他的心,但他說不出口,只好儘量不在繼續深入這個會使他陷入為難的想法中。
--------------
陸、終點、起點和未知

「陳老師,對不起!貝塔他可以由我照顧嗎?我想您一定覺得很莫名奇妙,明明前幾天才講好…」我感到抱歉的說。

「謝先生!」陳老師突然打斷我的話。

「不好意思打斷您,我想跟您說不用感到抱歉,我想您父親也是這麼希望的,在他擔任導護志工時,我從他那邊聽說過很多關於你的事,下次帶著貝塔一起來我家坐坐吧!上次你們來的太匆忙都沒有招待到你們呢!」陳老師笑著說。

「謝謝你,真的很謝謝你!」我感激的向陳老師不斷的致上謝意,在互相寒暄後我們結束了通話。

「老公你看貝塔和琪琪!」欣燕開心的指著在地上睡著的兩個小不點說道。

「謝謝你啊,小姐姐~」我走到他們倆的身邊,摸了摸琪琪的頭悄悄的在她耳邊說道。

「貝塔啊,謝謝你幫我照顧爸爸!」接著我摸了摸貝塔的頭在他的耳邊輕聲說道,看到貝塔的耳朵輕輕的動了下我忍不住笑了。

自從告訴琪琪貝塔是他的弟弟,而她是姐姐後,在我和欣燕教導她關於貓咪的知識後,她每天都認真的複習著學到的新知,漸漸的她和貝塔就相處的越來越好了,在欣燕的陪同下他們每天還會一起去附近的公園散步。
--------------
「宗勝啊」倒完垃圾的我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從後方傳出。

「阿輝叔,您怎麼在這!芷妤你好啊!」我高興的和他們打了招呼。

「叔叔你好~」躲在阿輝叔身後的女孩走了出來。

「我搬過來跟阿凱住,聽說你們住在附近。」

芷妤是阿輝叔的孫女,阿凱的女兒,阿凱從小時候就常常和我玩在一塊,長大後的我們也很有緣的住在附近,她的女兒芷妤和我的女兒嵐琪因為住的近常常玩在一塊,相處榮洽的她們很快的也變成了朋友。

「那傢伙…不是…我是說阿凱他竟然沒和我說。」意識到說出了什麼我趕忙想帶過這個話題。

「阿凱那傢伙說這是給你的驚喜哈哈哈」見到此狀的阿輝叔爽快的笑了出來。

「我啊…拗不過這小傢伙才來的,她一直吵著說要看貝塔,然後我也想看貝塔過得怎麼樣。」阿輝叔看起來一副神采奕奕的模樣,但我卻從那股燦爛中捕捉到孤單的影子。

「阿輝叔,爸之前有跟你說過什麼嗎…?」我悄悄的問道,想從叔叔口中聽到關於爸的一些事。

「啊!他和你說那件事了嗎?我跟他說了你以前比起他更喜歡我。」阿輝叔燦爛的笑使我感到相當困惑。

「我有這樣說過嗎?」愣了幾秒的我驚訝的看著阿輝叔說道。

「你以前跟阿凱總是喜歡跟在我後頭一直看我做事啊!」阿輝叔神氣的插著腰說著。

「…」我一時語塞,突然想起某件事。

「難怪爸他之前一直纏著我問問題!」我突然想到爸之前問問題時緊張的表情。

「我記憶力可好的呢哈哈~」爽朗的笑聲像種子般隨著悄悄路過的風散播開來。
--------------
「他就是貝塔喔。」宗勝指著在琪琪一旁的貝塔和芷妤說。

「快過來!」琪琪興奮的衝了過來拉住芷妤的手。

芷妤害羞的跟著琪琪朝貝塔的方向走去。

「爸爸,我們要去樓上玩喔!」上了幾階樓梯後琪琪大聲的朝著爸爸說道。

「好,小心點別受傷了!」宗勝笑了笑說道。
--------------
「我們來玩躲貓貓!」綁辮子穿著紅色裙子的那個小女孩邊跳邊笑著說。

「好啊嘿嘿~」旁邊那個穿著白色上衣綁著馬尾的女孩回應她的話。

「但貝塔會玩嗎?」馬尾女孩突然擔心的說。

「貝塔他很會玩躲貓貓啦!我當鬼,你們快去躲起來!」辮子女孩大聲叫到。

「 1…2…3」隨後她轉過身背對著我們開始喃喃自語。

「真無聊…」我心想著那個辮子女孩怎麼又開始自言自語,突然我發現床底的縫隙好像有什麼東西便好奇的鑽了進去。

「不知道爺爺什麼時候回來,等他回來我要跟他說我跟那個愛哭鬼也變成了朋友,她沒有想像中煩,還有現在我又多認識了一個朋友呢!」躲起來的我突然覺得很睏便睡著了。

「找到你了!」一陣低沉的熟悉嗓音突然傳出。

「你回來啦!爺爺!我跟你說…」我開心的在爺爺腳邊磨蹭著,之後我迫不及待的想告訴他最近發生的事…


哈囉,我是Robin🌖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幫我按❣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Robin🌔
Robin🌔
嗨嗨 我是Robin,平常喜歡欣賞影集、小說、漫畫、歌曲,將天馬行空的思想譜成文字🐋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