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雲秋瑟,九月天(下)

千禧年時,德國某航空公司的多名資深駕駛員集體披露了半世紀之前的一次機密行動:當時在美國中情局與英國軍情六處的請託下,前往莫斯科載回二戰德軍戰俘,順利執行首次國際飛行任務的L航空,班機在回程時「刻意」偏離了既有航道,就在水平面一千公尺處的高度,讓裝載於前起落架的間諜相機能完整捕捉到整個莫斯科西部防空圈的輪廓與布陣,用以進行未來空襲時的沙盤推演。
(承上文)無法平安歸來的KAL 007班機,在冷戰詭譎的緊張對峙下,連殘骸都如大海撈針一般音訊全無,從一開始的單純墜機(蘇聯未承認)到空戰擊落(敵方先挑釁),這也讓受害人數最多,超過一百位國民(乘客82、機組員23)生死未卜的南韓,自發性地發起激烈的反蘇抗爭運動,青瓦台(總統府)也正式出面譴責,甚至連北約、日本、澳洲都以外交辭令抨擊蘇共毫無章法的還擊手段……
但鐵幕陣營裡的東歐諸國自然不甘示弱,紛紛以國土自保、避免入侵作為理由!雙方藉由國際媒體的唇槍舌戰越演越烈,幾乎就像是昔日同盟國跟協約國相互叫陣的局面了……可是眼下已不再是騎士精神的刺刀交鋒,而是核彈跟氫彈開關的箭在弦上!
除此之外,空難剛發生不久後,韓國還以客機平安迫降庫頁島的蘇方電報為報導重點,可撲朔迷離外加言詞閃爍的官方回應,讓美國(62位)、日本(28位)、南韓等受害者較多的國家決定組成聯合搜救隊,集結在公海,預備展開可能的救援工作……但此刻蘇聯政府竟出動各式軍艦,荷槍實彈來加以阻撓!蘇方參謀部並透過聯合國的發聲管道先發制人:KAL 007是偽裝成民航機的美軍偵察機,既然美方放膽侵入蘇聯領空,那就會有被擊落的風險!
聯合國安理會面對此一重大空中災難,尤其是人為、蓄意製造的空難悲劇,自是馬上做出了嚴厲譴責蘇聯的重要決議;但身為常任理事國之一的蘇聯,想當然爾不會打臉自己,於是毫無疑問的動用了「否決權」,讓聯合國洋洋灑灑、白紙黑字的控訴,充其量只是一張送不出去的廢紙罷了……墊便當或三明治用?
回到空難事故的主線,離開安克拉治後的幾個小時間,KAL 007究竟駕駛艙內或機長本身是發生了甚麼事?這個或許已永遠無法得到解答的提問,從西元二十世紀八零年代直到今日,無論歷經冷戰落幕、蘇聯解體等關鍵時點,始終都是飛行迷、歷史控,乃至於是陰謀論者持續關注與研究的話題……
雖然某名偵探江戶川君常言「真相只有一個」,但綜觀歷史長河,往往有權者或贏家為了營造出一個「假的真相」流傳後世,反而是遮蓋了更多無法見光的「真的真相」……我們就以大韓航空KAL 007的事故為例,最少就有三種說法。

第一,機長失誤說。

在空難屆滿十周年時,隨著鐵幕內各個共產政權瓦解,俄羅斯政府公開承認持有並交還「黑盒子」,並交由公正第三方科研單位的判讀下,國際民航組織這才確認班機自安克拉治起飛後,機長未確實執行(忘記?)標準飛行模式,將HDG(磁航向、磁方位角)模式更改為INS模式(慣性導航系統),導致飛機的位置一直偏離正常航道,釀成無法挽救的大錯。
爭議:從安克拉治到漢城(首爾),沿途會經過九個導航點(Waypoint),其中設有無線電信標供飛行器定位;沿途還有多個雷達站,自阿拉斯加到北海道,有民航跟軍用,直接監視各種飛行器的航行路線,若發生嚴重偏離的情形,理應要進行通報或提醒,但除了來自地面的警告付之闕如,竟然連後方跟著起飛,使用同一條航線(R20)的KAL015也絲毫沒有察覺友機早就在茫茫百里之外……

再者,是節省燃油說,

由於當年大韓航空在空中運輸的定位較偏向平價(非廉航)航空公司,故在「省油是機長的使命」思維下,不少駕駛員藝高人膽大,亞、美跨洲航線會選擇偏北(靠近蘇聯)飛行,在直線距離跟航線距離之間盡可能縮短一些差距,但可能就此不小心跨越了紅線,進入恐怖角……
爭議:西元1978年4月,同樣是大韓航空,編號KAL902的波音707客機準備從巴黎中轉安克拉治加油,但因導航系統未適時校正,意外從北冰洋巴倫支海(Barents Sea)一帶誤闖蘇聯領空……
伴隨客機不理會蘇聯戰機發出的驅離或降落警告(咦?),最後KAL902左翼中彈,兩名乘客(韓國跟日本籍)當場身亡,客機失壓但幸運迫降在蘇聯科皮亞維湖(Korpijärvi Lake,距離芬蘭邊境32公里)……
錯飛四小時的北極謎航代價,就是蘇聯向韓國政府一口氣提出了索賠十萬美金的「旅客照顧費」;有了前車之鑑的教訓,KAL 007理應不會重蹈覆轍。

第三點,也是最多人所提及的陰謀論,就是美軍假藉著KAL 007的掩護,讓RC-135偵察機在同一個空域裡趁虛而入,在蘇聯雷達無法清楚辨識兩者身影重疊之下,美軍能快速掌握蘇聯在遠東邊疆區的防空能力、反應時間與攔截程序,

尤其堪察加-彼得羅巴甫洛夫斯克(Petropavlovsk-Kamchatskiy)不只是世上罕有無法藉由鐵路跟公路到達的海港城,鄰近的保密行政區(封閉城市)維柳欽斯克(Vilyuchinsk)更是美軍當年亟欲破解「迷霧衛星圖」的核子動力洲際彈道飛彈潛艦基地(至今仍未開放)。
爭議:即使KAL 007的機組人員在整個飛行過程中沒有使用任何一種方式來尋找地標(座標)以檢驗自己班機的實際位置,在類似「盲飛、迷航」的情況下還在座艙裡談論銀行匯率跟閒聊(查閱通話紀錄),但對話裡沒有出現難以理解的代號或隱晦的暗語,完全無法察覺期航班有代為掩護偵查一途;
又美軍若真的大膽利用載有數百名無辜旅客的無武裝民航機進行間諜任務的一環,就冷戰之後三十年來陸續解密的資料與解封層級,根本不可能沒有遺留相關的蛛絲馬跡,而且就民主社會來說,當事人所承擔的政治風險是無可計量的,甚至足以動搖國本、改寫歷史,是,這絕非天方夜譚。

哀慟的悼念之後,國際民航組織為避免不必要的誤入領空事件再度發生,決定取消KAL 007等航班當年所慣用飛行,距蘇聯領空僅144公里的R20航線,改取道離堪察加半島以南約288公里的R80航線;而美國軍方也在白宮的授意之下,宣佈開放部分的全球定位系統(GPS、Global Positioning System)供民間單位使用。

尾聲:
有一個未經前蘇聯或美國公開證實,但據信存於俄羅斯政府機密檔案庫的資料,被一位軍事歷史作家以私人管道的方式取得並記敘下來,但事實真偽,我才疏學淺,不敢妄自斷言:
一,通話紀錄儀內,當紅外線導引(熱導引)飛彈擊中飛機時,機長千炳寅先生向飛航機械工程師金義東先生詢問有無異常狀況時,得到的回覆是「一切正常」
二,蘇聯國土防空軍的地面指揮官獲悉飛彈已命中班機尾翼後,看著雷達上的指示,一段時間之後,開始詢問著為什麼那架飛機還在繼續航行?

(小聲說)廣告時間:
最近有些突發奇想,打算把一些文字檔轉成線上廣播(咦?)的形式,就當作是一種新的交流;但由於資源有限,我用手機錄音(一好球!)、一口氣讀完還沒有剪接(兩好球!)……然後背景音樂就哈哈(三好球?),有空歡迎來坐坐,純玩票性質,還請見諒跟包涵。

圖文來源、一併致謝: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History is a set of lies agreed upon.」 身處有限的內捲維度,望向無涯的離散歷史,在三維社畜世界爬格子的小編,此刻正努力不懈地往五維空間的烏托邦邁進。提案、合作、任何意見回饋,歡迎來信:[email protected]
歷史是紀錄當下一切時間、空間的總和,卻又開展出無窮無盡的離散,回憶昨日的悲歡離合,書寫今日的喜怒哀樂,明日?大江東去?陰晴圓缺?人生如夢,一樽還酹江月。《歷史上的昨天、今天與明天》,你我都是這部作品集的主人翁。
留言12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