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鼓山|聖嚴書院|佛學班|111年台南班

2022/09/02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2018年農曆年將近的三峽天南寺。

佛一|第一學期|第1堂

「佛教徒的學佛目的,是在以智慧及慈悲來自利利他,而不是以怪力亂神及稱聖稱佛來迷惑眾生。」——《佛教入門》
(佛學班的文章不知道會持續多久,這樣如此懶惰的我。但還是試著紀錄看看。)
不是第一次上佛學班,在疫情之前曾在安和分院上過,但因故中斷,只唸一學期。去年搬回台南,仍想繼續親近道場,有機會就出坡。而今年法鼓山台南分院有新開佛學班,順此因緣就也立刻報名。
受颱風影響,騎車一路上雨勢忽大忽小,Friday night 的車流量也不少,心想著可能會遲到吧,一出電梯,七點上課,嗯...遲到一分鐘,大部分師兄姐皆已坐定位,還算有趕上班長的開場。
剛出電梯門口,前來迎接的是有掛著名牌的師姐,恰巧是之前認識的,不過也一陣子沒聯絡,我戴著口罩,不好意思地裝作不認識,沒有特別打招呼,以免尷尬,但我想之後也一定會她被發現的,就等待這一天的到來吧。
第一堂是開學日,常宗法師特別說,這是第一次一年級有四位講師授課,有常宗法師、常提法師、演華法師和演信法師。特別是是演信法師曾在青年院執事,今年到台南分院服務,是台南法青的輔導法師。
還在台北的時後,不時會到青年院走跳,我就是那時候認識演信法師的,得知演信法師調來台南分院的時候,使我倍感親切。之前參與廣雲寺出坡時,還特別向法師打招呼,驚訝的是,法師竟然不知道我是台南人,作為一個台南人有的pride,我以為我都有向人人介紹說我是台南人,但也說不定是法師忘記了,畢竟法師每天都要面對各個法青和菩薩,不可能都記得每個法青是哪裡人。
不過相較總本山、青年院和存在著有對我很親切的師姐的安和分院來說,台南分院反而我沒這麼熟悉。不過在課堂結束後,要轉場成法會模式,在協助之餘,負責場佈的師姐還特別邀我加入場佈群組,不愧是台南人,雖然最後是還沒加入啦,但有師姐的親切問候,我想有一天真的也會被邀請的。
離開之前,關懷員還特別帶我找演信法師,果然就被法師約要到南化出坡,還要我帶新人,這樣的任務,天啊~只能說我會盡力的,佛法這麼好,只是要向人說佛法的好,好難踏出第一步啊。
課堂中,常宗法師就提到,初發心容易,但恆常心不易。要如何持續,還是要多到道場,熏習佛法,親近善知識。
說到恆常心,上課時,我就差點睡著了,畢竟沒穿雨衣,冒雨騎車,多少有點疲憊。正打起瞌睡時,想起當時候晚上在安和分院上佛學班時,下課回家搭公車的路上,還可以小睡一會,比較現在回到台南的我,仍還是不太會騎機車,連中柱都立不起來的我,迷濛之間竟然還能比較台南和台北的交通的優缺點,同時還懷念起台北方便的大眾運輸,此時,我被自己騎車可能會睡著的念頭嚇醒了,在台北可以公車上小睡,在台南騎車可不能睡著啊,就這樣睡意頓失,連體力被也自己的驚嚇充飽了,平安回到家。
看到這裡的你,你沒看錯,我仍是近藤麻理惠整理法(實習)顧問,但我就是完成整理法後,也一併整理在過去在道場學到的東西,算是有理出自己的未來,無論是學佛還是對待人和看待事物的方向。雖然是在整理物理上的物品,但也連同整理自己抽象的思緒,只要有心想要「整理」,就會產生意想不到的力量。尤其日本各家學說的整理方法頗有禪意,因為日本文化到頭來,絕對是深受佛教影響的。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May Cheng,在台南的近藤麻理惠整理法(實習)顧問,同時主修幼兒保育系,興趣做為花藝設計師,包含學習池坊,學一點鋼琴。歡迎寫信 [email protected]
人生之途,與佛同行。在法鼓山的學佛分享,希望讀者閱讀文章,能也像是進入法鼓山,入寶山,不要空手而回。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