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童話*第4話

2022/09/07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第4話 — 飯局
應該感覺得出來,我們倆都不太喜歡所謂的交際應酬,算得上熟稔的親朋好友就那幾個,不多、大都在台灣。
不過來到中國工作,什麼沒有,飯局最多,整天就是吃飯吃飯。這吃的哪是飯呀,是局!沒辦法,要想在這裡生存,有些文化也只能配合,雖然早有心裡準備,可還是免不了一陣不由自主的排斥。這時候我便慶幸自己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這種場合我能閃就閃,能不去就不去,女生裝病很簡單的,再說,有我沒我都沒差。
可L就難逃了,身為特助,老闆出去做生意只管談,真正執行推動的都是他,眼皮子底下的細節也只有他才瞭若指掌,怎麼能不跟著出席?十次裡面至少有八次他都得隨侍在側。
L的老闆本身不菸不酒,對於同屬性的L來說已是萬幸,至少兩人單獨辦公時能暫時遠離菸酒的荼毒。但為了某些特別重要的人物,老闆就算不愛喝酒,也會自帶幾瓶昂貴的烈酒和白酒過去,一方面是在飯桌上做人情,二來是自備的酒品質一流,加減喝兩杯也不算太傷身。
喝酒近乎過敏的L大多能成功以茶水代酒,可偶遇幾個就是以強人所難為樂的領導,也只能被迫灌下幾杯黃湯,忍著不舒服依然強顏歡笑著還得被揶揄兩句。"男子漢大丈夫怎麼能不會喝酒?"不喝?不喝就是不給領導面子,不給領導面子你試試,飯還沒吃完事情就黃了,連談都沒得談,就是這樣。
這邊沒有所謂的禁菸啦。騎機車的、走路的、蹲在路邊的,室外隨時都有菸味從四面八方飄來,室內...也一樣,即使到商場裡的餐廳用餐也是,隔壁桌的飯後就神色自若地點起一根菸,甚至商場裡的廁所也都能聞到揮之不去的菸味,即便廣播無限重複著"請勿吸菸"。
L說,每每出席飯局,他都覺得自己像塊肉,像塊煙燻的厚切三層培根。(好啦,肉的部位是我自己決定的)因為和所謂的領導吃飯談事情,必須得在門窗緊閉的包廂,避免隔牆有耳、遭人撞見。有時一張大桌上坐了十位,八個都在點菸;這輪點的菸是張三請的,李四見大家快抽到屁股了,立馬站起來發下一輪的再點上。常常一頓飯兩三小時吃下來,猶如來到仙境、整場虛無飄渺,再沒能清楚瞻仰尊貴的領導面容過。
而且這樣的飯局,幾乎只會辦在最最傳統的中餐廳,才有夠氣派的大圓桌和夠浮誇的山珍海味,也才能堆得起領導高高在上的地位;即使偶爾踏入日料店或是西餐廳,也絕對是因為曾來過、確定有"那種"包廂和符合領導口味都的菜色才會走進去。
聽L說,有時候飯桌上還會特地安排幾個小姐姐作陪,為了讓整場氣氛活絡、賞心悅目些;要是不巧領導看上哪一位,他們還得在桌上旁敲側擊、搧風點火助力一番,至於有沒有後續就看領導自己的本事,至少這一點操守他們還是有的。
所以我更不想去了,那種從頭到尾被打量的感覺太令人反胃,光是感覺那種目光在身上遊走我就想吐。有一位"這種"領導到家裡走動過三兩次,第一次見面時,還不用L出聲,我立刻本能想躲得遠遠,點頭招呼一下就進房間。媽呀,那污濁的眼神想到就噁心,還不是一臉、是一身猥瑣。
識相地離開現場也是好,我是那種不太藏得住情緒的人,雖然我已經刻意練習,可總是不經意露出最真實的第一反應,一個皺眉、一個語氣...繼續待著可能會影響他們談事情。
目前在麗江什麼都好,就這點不喜歡也不願意習慣,我還在努力對抗著。我不再天真地說些風涼話,"不想幹就不要幹啊"!現在走,以後肯定有更多破事必須面對,再說,時勢和資源並不會一直都在,我們遇到了,肯定也是初步評估過才決定把握機會,不就是為了以後能過上更不用看人臉色的日子,只好在頭還能低、腰還能折的時候甘願委屈一下嗎?
我是跟著參與過幾次已經很不像飯局的飯局,席間雖說不太嚴肅緊張,可裡頭層級間的微妙關係也不可能感覺不到。喝酒的時機、舉杯的高度、是站著還是坐著、是淺酌或是乾杯、笑不笑、接不接話等等…,連最後買單的推讓都是學問。不過這件事我只管觀察,絕對輪不到我。
所以心裡那盞燈太重要了呀 …,才不會在人生的夜路上走偏。
待續⋯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我是黃珼帝aka耍廢人妻。 是甜點師、料理人、攝影者、說書客,是生活藝術實踐家。 ⁡無論何時何地,致力將日子過得有滋有味。 ⁡ 十年間旅居澳洲、清邁、歷經上海封城,而今落腳雲南麗江…。 我有美食和故事,請讓我交換你的一千零一夜🌌⁡
沒有人相信我們是這樣認識的…也太不正經了! 沒有人相信我們經歷過的一切…也太不真實了! 有人說:「你們兩個換掉其中一個,早就切了!」 究竟發生過什麼才讓我倆… 喚醒骨子裡的耍廢天性? 承認血液裡的耍賴基因? 嗯,不就是— 「友情、親情、愛情、 創業、放棄、出走、 崩潰、覺醒、蛻變…」 這些生命中的小事嗎?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