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童話*第5話

2022/09/07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第5話 — 我也想養馬
我剛到麗江的那天下著大雨,L說這裡的雨季差不多開始了。沒關係,我現在不那麼討厭下雨了,下雨也有適合下雨天做的事。
今天和他一起到公司,等他結束工作後,我們帶著傘往另一個古城走去。二十多分鐘的路程,散散步一下就到了。
他公司所在的那個小區,種了成排的李子樹,小小顆紫色的,很多很多,一串串掛著,樹枝都彎了腰。沿途走過只要伸手搆得到,我就摘一兩顆吃吃看。"嗯!很甜呢!"往古城的道路兩旁也都結實累累,不過比較酸。
這座古城外,很多人牽著馬匹在兜售騎行體驗,或是乘坐馬車繞行古城也可以,我看了很心動,L卻一個勁地拉著我往城裡走,"白色的不要坐,當地村民說白馬是送人出殯用的!"他小小聲地說。同時,我們也默默穿越了本該有人看守著的城門口。等之後遊客多起來,可能就要恢復收門票了。
這裡還特別安靜,幾乎一半以上的店家都沒開,有開的也打算租約到期就收拾走人。L帶我到一間韓國大叔開的咖啡廳坐坐,我們原本要吃他做的披薩,不巧他今天沒準備食材而作罷。一邊喝著咖啡時L正在傳訊息,好似在聯絡著誰。
不一會,天空又落下斗大的雨滴,遠處仍是一片沁藍、豔陽高照,不到半小時,一場酣暢淋漓便戛然而止。"走吧,我們去騎馬!我已經約好兩匹了",L付完錢便抓著我直往相約碰面的街口去。
橋邊兩匹高大的駿馬,一黑一棕,L和領頭的大嬸打了招呼,想必這兩匹就是我們的座騎了,我選了黑色那匹,感覺更帥氣一些。
之前在澳洲騎過兩次馬,一次有馬鞍、一次沒有,沒有馬鞍在下面墊著十分不舒服。雖然我不算是真的會騎馬,但對於翻身上馬我顯得駕輕就熟,一蹬一跨、瞬間便安坐在馬背上。
前頭牽馬的大姐看我坐穩了,拉著馬向前慢慢走幾步,好讓我習慣一下。兩位大姐一前一後牽著我們乘坐的馬匹,先在路面平緩的古城裡走一圈。
動物們都很敏感,馬兒尤其,如果坐在背上的人不夠放鬆,馬兒也會沒來由地焦躁難安,相信牠,牠就不會把你摔下去。隨著馬背高低起伏的律動,身體自然會找到平衡的節奏,我感覺自己比之前適應得更好了。
這裡的馬匹為了方便照料,脖子後方的鬃毛都剪得短短,僅留十公分左右,沒有機會見到鬃毛隨風飄揚的畫面。"大姐,我這匹黑馬叫做什麼名字呀?"我問。
"叫李魁!"我知道牠們一定都有名字,只是沒想到竟然這麼正經嚴肅接地氣!
一個轉角,遇到另一家子也想騎,還討價還價了一陣,大姐另外安排幾匹馬過來。他們兩大一小各自上了馬,跟在我們後面才走沒兩分鐘,大姐問我能不能和後面那位仁兄換馬騎。我和李魁的緣分僅短短十分鐘,換了這匹叫做小黑的。欸不是,這名字倒顯得太過草率。
前頭牽馬的大姐看我一路四平八穩,韁繩直接捲一捲交到我手上,"你拉緊,別垂下來絆到牠就行了。"我跟著大姐學了幾句指令,輕拍馬屁股一邊喊聲"呲、走!",小黑就會乖乖地往前;要牠走慢點就說"額~額~額~";要牠往左右或是停下來就靠收緊韁繩控制。
我還在專注練習這些指令時,不知道從哪裡拐了彎,我們便往山林深處走去。
腳下的路上漸漸滿佈碎石與泥塊,身旁和頭頂也越來越多需要躲閃的樹枝與樹叢。坐在馬背上,感覺得到山勢蜿蜒陡峭,上坡時,要適時向前傾身;下坡時,則要稍微後躺,跟著坡度與馬背的角度改變重心,才能繼續保持平衡。
經過大姐解說,才知道這是歷史上著名的茶馬古道,往來香格里拉的其中一段,一直騎下去,就能到達四川或是西藏。
越往山頂去視野越發開闊,能居高臨下欣賞整個麗江美景。可是石子路面也越來越窄,要是小黑一步沒踩穩,我是有可能滾落山崖的!"加油呀小黑,我相信你!"我輕輕拍了拍牠,小小聲地向牠喊話。
好不容易終於抵達一處高臺可以暫時歇息,小黑頭一低,開始啃咬崖邊鮮嫩的青草,怎麼拉都不願再抬頭。
這頂上只有我們,一般遊客不太會走這條路,是L和大姐搏過幾次交情,她們特地帶我們上來。
"大姐,我們剛剛為什麼要換馬?"我還是禁不住好奇問了。
"那位爺太重,又緊張,你底下這匹比較瘦弱,馱他太吃力了!"
他們那一家子的確一路上都鬼吼鬼叫,吵死了!還好我們中途分道揚鑣才能圖個清淨。
"你們要不要繼續往上走?還一個多小時的路程。"大姐問。
眼看太陽西移且烏雲滿佈,準是要再下雨了。"我們下回再來吧,到時挑個晴天早點出發!"
"或是哪天等我們放假帶你們去採菌子吧。"大姐說。
"當然好!來雲南我也特別想去採菌子!"我不禁眼睛一亮。沒有什麼行程比跟著在地人玩更有趣的了。
得趕在下雨前下山。下山其實比上山更可怕也更辛苦一些,必須用腹部的力量維持上身後仰。慢慢抵達平地後,我們在一處較為寬闊的路邊稍停,等一輛馬車經過。
此時,貪嘴的小黑或許又想啃食路邊的野草,一不留神,太靠近L那匹馬的屁股,牠一驚,後腿用力一蹬,發瘋似地往後亂踹!
小黑被這一踹,也嚇得嘶叫起來,本能地立起前腿揮舞抵擋,坐在馬背上的我倆一陣天搖地動、完全搞不清楚狀況,死命拉著韁繩、想辦法盡力安撫各自的馬匹。
兩位大姐也被這突如其來的意外嚇到,沒法第一時間靠近,只能各自拽著繩子一前一後用力扯開。
"好了好了、沒事沒事…"我不停地輕拍小黑、緩緩地摸著牠的脖子、一遍又一遍,等牠慢慢平靜下來。我們家的狗狗打架我也都是這樣做的。
大姐說,平時都是李魁和L那匹一起出行,牠們俩是朋友,就是今天路上臨時換了小黑,氣味不同,所以L那匹馬的反應比平時還大;也幸好我們俩可謂是史上最冷靜的乘客,才不至於發生更嚴重的意外。
回家後,我再度興起了養馬的想法。當時在澳洲時我就好羨慕養馬的人家,但那時知道不可能所以直接打消念頭。如今到了麗江,在這個環境下、在這個小鎮上,這個願望,似乎實現的機率大點?
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特別喜歡馬,一直嚮往某天能騎著馬在草原上奔馳,那才真的是無拘無束、自由自在的樣子吧。
洗過澡我坐在床邊吹頭,和L說著養馬的美夢。隱隱約約聽見他,因為騎馬,下背、大腿與胯部在痠痛而呻吟著。
待續⋯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我是黃珼帝aka耍廢人妻。 是甜點師、料理人、攝影者、說書客,是生活藝術實踐家。 ⁡無論何時何地,致力將日子過得有滋有味。 ⁡ 十年間旅居澳洲、清邁、歷經上海封城,而今落腳雲南麗江…。 我有美食和故事,請讓我交換你的一千零一夜🌌⁡
沒有人相信我們是這樣認識的…也太不正經了! 沒有人相信我們經歷過的一切…也太不真實了! 有人說:「你們兩個換掉其中一個,早就切了!」 究竟發生過什麼才讓我倆… 喚醒骨子裡的耍廢天性? 承認血液裡的耍賴基因? 嗯,不就是— 「友情、親情、愛情、 創業、放棄、出走、 崩潰、覺醒、蛻變…」 這些生命中的小事嗎?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