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前、11/30、眷舍

2022/09/08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男孩放棄喚醒臥房內沉睡的猛獸。他拿出私下複製的備用鑰匙,轉開門鎖,推門而入。暖空氣飄出,窗簾緊閉,雙人床上一坨厚重的棉被中,卷縮著什麼。
男孩的腳步避開地板上散落的衣物和甲冑,拉開窗簾,推開窗戶,冷風灌入。
棉被中的生物扭動著,發出警告性濃厚的低鳴。
「今天的主菜是燉五花肉。小火煎出豬五花的油脂,五花肉和紅蘿蔔切塊後丟入陶鍋。」男孩邊說邊撿拾地上的衣物,嗅嗅,丟入竹皮編織的洗衣籃,將鎖子甲、皮革護具和配劍掛回牆上。「蒜末用剛才的豬油爆香,洋蔥切薄後煎致焦糖化,一起丟入陶鍋內燉煮。」
男孩拾起火銃袋檢查,子彈七發尚在,沒有新的硝煙殘留。男孩拉開床頭櫃的抽屜,收好火銃。
「孩子,你在玩火。」
男孩的視線被厚重的棉被罩住,將他吞入溫暖的被窩中。熟悉、安全的味道和一雙強健的手臂將他緊緊抱住。
「我剛下廚,會弄髒床。」論肌肉力量還是摔角技巧,男孩知道他沒有勝算。
「你是沿著河水飄來我身旁的孩子。珮翠絲貼著男孩光滑的臉頰磨蹭,搔弄他蓬鬆柔軟的黑髮。「是伊拉瑟米安祝福的孩子,怎麼會髒?」
「我最後撒了生蒜提味。」男孩將切過大蒜的手抹在珮翠絲眼角旁,趁機逃出被窩。「再不起床,我們就要先開飯了。」
「不愧是我的孩子。」珮翠絲用祝福過的手抹去眼角旁的灼熱感,從床上坐起來。「這招誰教你的?」
「換衣服啦,有客人。」男孩瞥過頭,將乾淨的衣物丟給珮翠絲,開門離去。
珮翠絲爬下床,關上窗戶,蛻下素色睡袍,換上沾染樟腦精油香味的棉織白袍,圍上象徵祭司身分的繡金邊紅色披肩,盤起馬尾,火銃藏入懷中,繫上及膝棉襪,扶著牆壁下樓。
「Ina,睡得好嗎?」昨晚在手術台前沾染污血的女孩,穿著和她一樣的白袍,盤著同樣的馬尾,圍著見習祭司身分的苧麻披肩,上樓攙扶她。
「抱歉,雅薇拉,剛起床頭還有點暈。」珮翠絲纏著女孩的手臂,竊取她的體溫。「昨晚那個甘蔗渣有騷擾妳嗎?」
「沒事的,他很乾脆的就走了。」被稱為雅薇拉的女孩如此說。
「卡卡克昨晚有來過?」男孩擺放餐具的同時高聲詢問。
「冇。」端著陶鍋上桌的全罩金屬盔甲發出低沉的嗓音。「他講他冇來過。」
「誰放這隻大狗進門的?」珮翠絲偷捏雅薇拉的腰間肉。「我們家已經養了一隻狗和一隻大貓。」
「學姊。」男孩說。
「他,譚述,說妳需要護衛。」雅薇拉忍住疼痛,嘴角抽動。「卡卡克是五花肉。」
「冇,卡卡克冇講,他冇欲我保護妳。」被稱為譚述的金屬盔甲如此解釋。
「肉是譚述帶來的。」男孩如此糾正。「新鮮豬五花,不是烏鴉肉。」
「只有四組餐具。」珮翠絲用木製湯杓從陶鍋中撈起燉得軟嫩的豬五花,嗅了嗅生蒜和肉汁混和的蒸氣,澆淋在陶碗中的米飯上。「那隻貓溜去哪了?」
「她一早牽著阿毛去獵殺卡卡克。」雅薇拉為珮翠絲拉木椅,協助她就坐。
「她一早牽著阿毛去獵補老鼠。」男孩為雅薇拉的碗中淋上湯汁和肉塊。
「阿毛回來了?」譚述徒手抓起米飯,塞入口中。
「感謝我優秀的孩子們賜予我們豐盛的一餐,開動吧。」珮翠絲雙手一拍,禱告完成,湯匙和筷子並用,攪拌米飯,混著湯汁品嚐。
「阿毛——」譚述話沒說完,嘴巴被塞了一顆橘子。
「橘子皮也可以吃喔。」雅薇拉縮手,坐回椅子上。「Ina,您今天的行程——」
「院長希望在年底前完成三方會談,妳什麼時候要和導師約時間?還有弓術考試,妳說要教我——」男孩趁雅薇拉說話時,用筷子偷走她碗中的肉塊,才打斷她。
「Sī siánn——」譚述嚼著橘子,連皮一起。
「注意你的行為!」雅薇拉逮著男孩,兩人的筷子夾著同一塊鬆軟的五花肉,僵持、且沒有捏碎。「你雖貴為Ina 的孩子,可我仍然是你的學姊!」
珮翠絲欣賞著久違的日常,她想起那朵帶不走的野花,想起那隻欲帶她走的烏鴉。
「你倒是給我一個不用再逞強的理由啊,甘蔗渣。」沒說出口的話,對著缺席的人訴說。珮翠絲一手撐著臉頰,品嘗融化於口中的豬五花。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你今天是一個孤獨的怪人,你離群索居,總有一天,你會成為一個民族。」 著有長篇小說系列作,《島嶼擱淺:黑日雨》。 聯絡請洽: [email protected] 試閱與購買請洽: http://moo.im/a/1269zI
前作〈島嶼擱淺:黑日雨〉的續作。雖說是續集,結構上即使沒看過前作也可以快樂閱讀吧。不如說前作被批評太難閱讀,所以〈島嶼擱淺:停屍間裡的月光〉會採用較為單純的敘事策略。作為實驗,會寫幾個章節我也不清楚,請多批評和吐槽。 前作連結: http://moo.im/a/1269zI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