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火中,我救了一個無法說話的少女 (69) 廣島的幽靈與青梅竹馬

2022/09/09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八年前,兩人是廣島市第一高中的二年級學生。
第二學期的休業式剛結束,少年正在整理書包,不一會兒,有個亞麻色中長髮的女同學湊到自己的桌前。
「吶吶~銳司銳司~」
「裕美怎麼了嗎?」
「盂蘭盆節那天有空嗎?」
裕美笑嘻嘻的,少年眨了眨眼睛。
沒錯,這名少年就是備前銳司,當時他還只是個隨處可見的男高中生。
「應該和以往差不多,是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啦,妳想要我做什麼嗎?」
「呀~銳司真是不懂情趣呢,要放暑假了,可愛的女朋友在這裡,應該都會有點想法吧?」
「不行啦裕美,我們這年紀要是懷……」
懷孕的『孕』字還沒出口,裕美就滿臉通紅的摀住了銳司的嘴巴。
「傻瓜銳司!我才不是說那個啦!是去游泳、游泳啦!」
「喔喔!游泳呀,要去游泳池嗎?」
「我呢~想單獨和銳司去你奶奶家後面的溪邊玩水~」
裕美面頰有些嫣紅,甜甜的一笑。
「我記得那附近還蠻鄉下的呢。」
聽著裕美這麼說,銳司的腦海裡馬上有了畫面。
自己奶奶家那邊,人口老化相對嚴重,年輕人很少,而且那一帶自己也很熟稔。
再加上每年都會和家人回去,那樣的話如果帶上裕美,就可以兩人自由開心的在溪邊玩耍。
「怎麼樣啊,銳司,下次你要和伯父伯母回去的話我也一起去吧~」
沒錯,作為自己小學時期就認識的青梅竹馬,雙方的雙親也是悉知兩人在交往的事情。
「當然,一起去吧!裕美。」
「嗯!銳司~」
在那之後的盂蘭盆節假期間,裕美跟著銳司和他的家人來到了島根縣八川這個地方。
午飯過後,兩人來到了附近的溪邊,打算盡情的戲水。
(註:備前小隊和土佐陸軍曾在八川的河谷地形追擊薩摩陸軍,當時咲百奈精湛的駕駛技術大放異彩,八川一役獲勝後順利挺進到島根協防搶灘。)
至於裕美不知道為什麼來鄉下玩耍,還穿著高中生制服的白色襯衫就是了。
她裸足的在小溪裡的小石子上踩踏。
「嗚哇~這裡真的沒有人耶,而且水好冰涼喔,呵呵,銳司快點過來呀~」
「等等啦,我先把野餐墊鋪好。」
沒理會銳司的回答,裕美開心的雙手撈著水中的小魚。
「你看,銳司!這裡有魚!」
「是是~小心跌倒,等等弄得全身濕,雖然我是有帶妳和我的換洗衣物……」
「嗚、嗚哇!」
銳司剛說完,裕美就一屁股跌進了水裡。
「抱歉~跌倒了!欸嘿~」
「呃……沒事吧?」
面對銳司的詢問,裕美稍微動了一下,
「~~!」
-剛剛銳司說有換洗衣物來著?
那就~嘻嘻~
「嗯~好像爬不太起來,能拉我一把嗎?」
「好,我這就來了。」
「欸!」
「!?」
不過銳司萬萬沒想到,自己一走過去,就被裕美一把拉進了水裡!
嘩啦嘩啦!兩人被濺的全身都是水。
「噗哈,裕美!妳這傢伙-」
「啊哈哈、呵呵呵、呵呵呵呵!這下子銳司也濕掉囉~」
「居然還捉弄我……欸!」
「嗚哇!銳司你居然潑我水!看我的!」
於是兩人開始不明覺厲的互相潑水了。
「哈啊、哈啊……差不多該到岸邊換上衣服了吧?」
「好像也是呢。」
裕美說完,就見到銳司臉頰有些微紅,她立刻發覺到了什麼。
「哎呀呀,制服便的半透明了呢,銳司~」
制服半透明的底下,裕美粉紅色的可愛文胸若隱若現的,她那在同年齡層裡算是非常豐滿的胸部也呼之欲出。
「我、我沒盯著看、我可沒盯著看喔!」
害羞的銳司立刻轉過頭去。
「其實盯著看,也沒什麼關係啦,嘻嘻~」
「裕美妳老是說這種話,萬一我獸性大發怎麼辦啊!啊,我知道了,妳就是為了做這件事才刻意穿制服來的嗎!」
「哈哈哈、被發現了~和濕身的JK一起沐浴在自然的懷抱中,不是很青春嗎?」
「真是的,女孩子不可以這麼真不檢點啦……」
「銳司不是曾說過『上大學我們再一起合租住宿舍,到時候再說,而且要記得避孕喔!』這樣的話嗎!」
「呃……」
「嘻嘻嘻~」
裕美得逞似的小惡魔笑容,顯得十分可愛,銳司只得聳了聳肩。
「總之先換上衣服吧。」
「是~銳司。」
當兩人背對著彼此換完乾淨的衣物,吃完帶來的點心,時間也近黃昏了,橙色的夕幕映照在兩人身上。
「要回去了呢~今天玩的好開心喔。」
「是啊。」
當銳司簡短的回答完,裕美望著他的臉龐。
「下次,再來玩水吧,銳司。」
「好呀。」
「對了,我有個禮物想給銳司。」
「禮物嗎……?」
「嗯,就是這個~」
只見裕美一個箭步上前,吻上了銳司的唇瓣。
「啾……」
「……」
唇瓣上傳來裕美身上的清香,以及柔軟的唇瓣,銳司驚訝之餘不自覺地將她摟進了懷中,持續了三十秒左右。
結束接吻後,裕美得意的將食指放在自己的唇上。
「這可是我的初吻喔~銳司,滿懷感激地收下吧!」
「嗯,我知道。」
「我也知道你也是~呵呵。」
「裕美真囉嗦~走吧,回家。」
「好~」
接著,畫面倏地快轉到了薩摩軍長驅直入廣島市,也就是裕美遇害的那一天……
美好的回憶在此終結。
「銳司、銳司!嗚嗚嗚嗚!銳司救我……嗚啊啊啊啊!!!」
面對被輪暴的裕美,自己什麼也沒能做到,只能瑟縮在衣櫃的角落,絲毫不敢動彈。
銳司陷入了夢魘,他痛苦的抓著自己的胸口。
「嗚嗚……對不起、對不起、裕美……我太沒用了、沒有辦法救妳……」
直到一個女性的聲音在自己耳邊響起,並輕輕地搖了搖他,銳司這才注意到自己在車上睡著了。
「幽靈大人?怎麼了嗎?幽靈大人……」
豐穗坐在自己的身邊。
「不,我沒事,豐穗……」
「剛才幽靈大人的神情很痛苦呢……沒事吧?」
「沒、沒事……只是想起一些過去的事情而已。」
銳司說完,勉強露出了一個簡單的微笑,豐穗雖然不放心,但還是說:
「嗯,我知道了,幽靈大人,有任何事都可以找我商量喔。」
「謝謝妳,豐穗。」
回答完豐穗的關心後,和蕗實還有大家一起來玩的回憶浮上了他的心頭,回想起大家的笑容,以及蕗實開心的身影。
-這次、我一定會保護我身邊重要的人……絕不會重蹈覆轍!
一定會把薩摩兵全部除掉……!
隨著車輛前進,幾人也到達了目的地。
「你好啊~四萬十士官長。」
「山內大人,歡迎光臨~大家請坐、呃……」
看見銳司,四萬十留陽人的反應和後免右衛門一樣。
「瞧你們怕幽靈大人怕成這樣子,呵呵~」
「不,山內大人,這傢伙是真的很可怕……」
當幾人入座後,這才看到留陽人的太太扶著牆面,頂著大肚子走了出來,留陽人連忙過去攙扶。
「歡迎光臨寒舍,山內大人。」
「哎呀,怎麼沒去醫院待產呢?」
「啊,抱歉,山內大人,我太太聽說您要親自來拜訪,就從婦產科吵著要說回來了……」
聽見留陽人這麼說,豐穗傷腦筋的來到四萬十太太身邊,拉著她的手。
「我很感謝妳的心意,但事,孩子和妳更為重要,我等會讓龍之丞親自送妳回婦產科吧?」
「這怎麼好意思麻煩山內大人呢……」
「沒事的~藩內要有新生兒了,我高興都來不及囉~」
豐穗開心一笑,拉著四萬十太太的手一起坐下,幾人寒暄一陣後,便交由龍之城親自帶她去婦產科了。
留陽人端出水果讓大家一起享用。
「不好意思讓您麻煩了,山內大人。」
「不會,這沒什麼的,不過,雖然我知道四萬十你晚婚,但沒想到太太只有28歲呢。」
「啊,這個嘛……我們參加聯誼認識的啦。」
當留陽人說完,愛合子便接著開口。
「你太太那樣子,看起來快生了吧,應該這幾天就是預產期囉。」
「是啊。」
留陽人點頭說著,愛合子嘆了口氣。
「我,曾經也是媽媽呢……」
「曾經……嗎?」
留陽人有些惋惜的說著,他知道愛合子是長州藩人,在薩摩藩的侵略下,『曾經』這個意思略知一二,所以有些惋惜的說著。
「抱歉,勾起妳不好的回憶。」
「不~反正現在我也找到新的目標了。」
愛合子豁達地說著,挽著銳司的手腕。
此時蕗實拿著手機。
【肯定會有個健康的寶寶喔!】
「嗯,感謝妳的祝福~」
見到幾人的互動,豐穗神色無比的認真。
「要不,下次作戰,就別去了吧,四萬十士官長……你將要出生的孩子和太太肯定是需要你的,我不能讓你冒險。」
「不,我說過了,山內大人,我一定會參加下次作戰,那怕只是增加0.01%的成功率,我四萬十留陽人都會為了土佐藩的人民付出,這也是為了我的太太和孩子,我想要帶給他們光明的未來,既然我有這份能力,請務必讓我參加吧。」
見到留陽人這麼斬釘截鐵,豐穗只得沉悶的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我藩能有你如此忠肝義膽之士是我的榮幸。」
「多謝山內大人成全。」
留陽人說完,豐穗與大家等龍之丞回來後,便前往下一個人的家中了。
而在這途中,豐穗總是捏著自己的右拳,
-不能軟弱,豐穗!這是作為藩主的妳必要的殘忍……
妳一定得讓他們前往所期望的戰場!
讓他們的犧牲足以開創未來!
***
後記A:
大家好,這裡是金永浩,銳司與裕美快樂的回憶,希望能讓各位讀者更加了解裕美是什麼樣的女孩子。
而銳司,對當時的自己無能為力拯救她而感到深深悔恨的同時,也瀕臨最終決戰。
曾經的銳司也是個十分正直的男高中生呢,絕對不是像現在這樣個性有些扭曲的人…
若是當時裕美沒有被遇害,或許,就不會有殺人鬼的誕生了。
未來的道路究竟會如何,還請大家持續關注。
那麼,我們下回戰火中,我救了一個無法說話的少女,不見不散~
***
後記B:
大家好,這裡是忽然復出的河合艾梅莉。
夏天、鄉下、溪邊、青梅竹馬!
沒錯,就是要來個野外大爆射享受青春!(可惜沒有
我的天啊、有這種青梅竹馬女朋友也太香了吧,有點小調皮又會逗人,然後把男方耍團團轉~
裏正宮強勢再襲來,蕗實的大危機!?
銳司:早知道裕美會被薩摩兵給……為什麼我不好好的愛她(´;ω;`)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河合艾梅莉
    河合艾梅莉
    我們是兩人一組的寫手。 寫作類型都是日系輕小說。 目前對JK的愛,愛到無法自拔ヽ(*゚ω゚)ノ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