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死不渝

2022/09/12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價值

「對我來說,別人不管要怎麼利用我都行,我都是為他人而活的,那就是我的生存價值,畢竟我20年來都是如此。」
「那?如果不再利用妳了呢?」
「...」
「沒有"價值"那就沒有存在的必要。」
「即便在妳心目中我是重要之人,也是如此嗎?」
「是的,任何人都是如此,只要沒有價值,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跟我斷了聯繫的人,就代表不需要我了,自然就沒有價值可言,我會斷絕所有的聯繫,會永遠都找不到我的。」
「...」
「我沒有要離開妳,那我就不會離開妳了,但是我不想利用妳啊。」
「那就沒辦法了,妳一定要利用我,不然我在妳身上找不到存在的價值,沒有價值那就沒有意義,沒有意義就說明妳已經不需要我了,所以就可以斷掉聯繫。」
「那我想要利用妳,當我的朋友,這樣可以嗎?」
「嗯。」
孤獨

朋友

「為什麼要當妳朋友?」
「因為我想要陪妳。」
「...」
「可是我不需要你陪我啊。」
「但是我正在"利用"妳啊,這樣不行嗎?」
「什麼意思?」
「我正在利用妳當我朋友,然後我陪妳。」
「這樣不是很奇怪嗎?」
「為什麼要陪我?」
「不會啊,因為我在利用妳,這是妳說的,妳的生存價值。」
「我的"利用",就是利用妳,讓我陪妳,這樣就有價值了!」
邂逅

時光

僅僅,是看似爭執的對話,卻也是最後歡笑暢談的一次了,那是8月份的對話,我仍記憶猶新,當時所說的「價值」,到現在也是如此,不會有任何改變。

明明是截然不同的兩人,卻總是在各個神奇的地方,有了巧妙的湊合點,我至始至終,不會認為我們不適合,或許在旁人看來,我們與一般人無異,但是任誰看到兩人手上的舊傷時,都明白我們是曾被唾棄過的人。因為熟悉彼此,甚至勝過目前認識的每個人,所以那雙小手至今為止仍想緊握著,很想要繼續緊握,將那份溫暖握住,依依的捧在手掌心,像極了歡笑的小孩子,不停的打鬧、不停的雀躍,頃刻間,那是只屬於兩人的世界。
依偎

偶遇

我依稀記得,第一次與妳見面的時候,那時候妳在我面前不小心哭了出來,明明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我卻對眼前的這個女孩充滿了許多好奇心。
那時,是我人生中最低潮的時候,我不再對任何人敞開內心,封閉了自我,如行屍走肉般的活著,手上從未停止過的換藥,是最好的證明。內心無可宣洩的情緒波動,再也不想裝傻一笑帶過,我想要的是讓外在與內在都能有一個共同點,這樣每當我看自己的傷口時,我反而慶幸「真正為自己做了一件事。」

聽聞眼前女孩的經歷,不經讓我感嘆:「在妳的人生當中,究竟經歷了什麼才能堅強的站在這裡訴說著一切?」餘光的眼角注視到女孩手上的傷口,那是歷經歲月而密密麻麻的痕跡,皮膚的組織肉不知道重新縫合過多少次,才能有那般皺褶的表面。
「她或許......可以理解我」我內心顫抖不止的冒出了這句話。
「我可以跟妳要IG嗎?」鼓起勇氣跑到她的眼前,我開口了。
「好啊!」

這便是緣分的最初開始,儘管一開始我們的互動並沒有頻繁,但是當愈來愈了解彼此之後,雙方之間開始了熟絡的話題,漸漸的,我們無話不談,成為了心目中的摯友。
相逢

契合

「妳想要去黃金海岸走走嗎?」
「可以啊!」
「這段路程都是直線,我會騎很快哦,要抓穩。」
「等.......等一下啦77,哇啊啊啊!」
「哈哈,這樣很暢快對不對!我現在的心情也是如此哦!」
「妳要好好抓緊我。」
「好!」
「等一下啦,不要用沙子踢我。」
「這樣很有趣啊,哈哈!」

那是僅屬於我們兩人的時光,經由這次的出門,我們更加了解彼此的想法以及個性,那是一段很美好的回憶。我們幾乎無話不談,也順便抱怨了目前生活周遭的事物及家庭,我深深感嘆到,如果沒有這次出門,我想我們之間很難有更進一步了解彼此的機會了。
從那之後,我們很常碰面膩在一起,生活當中我們沒有其他可傾聽的對象,其他朋友都在別的縣市中,只能偶爾約出來。在因緣際會之下,兩人第一次擁抱、牽手,但這並不是伴侶間的互動,而是令人安心的祝福,同時能感受到對方的溫暖,那本該懸掛高空的心,在黑夜悄無聲息地輕輕聯繫在一起,彼此都知道對方的存在,不用言語特別訴說,僅僅用內心上的交流,便可知道有對方的陪伴。
歡笑

靈魂

「我想要割。」
「那,我們一起。」
血液交織的瞬間,那一刻,是只屬於彼此間的靈魂對話,不需要特別的言喻,靜靜地任由時間流逝,等待著「傷痛」結束,對於彼此來說,這是最好的療傷,不必受限於外在的限制與關注,不需要冠冕堂皇的大話,亦不需要虛假的問候與祝福,頃刻間,是靈魂共同交織的時間,這便是莫大的「祝福」。
世間本就沒有絕對的對錯,所有的承擔早已知道了,只要還活著就好。對彼此來說,對方的存在是最貼合自己的感受,很想要為對方分擔及承擔那份痛苦,在那無止盡的黑暗中,僅有兩道光照耀著彼此,此刻的兩道光渲染了周遭,化黑暗為光明,將那無數盡的黑暗驅散,成為那黑暗中耀眼的存在。
融合

隔閡

暑假期間,兩人分開各自回到自己的歸宿,時間淡化一切,阻止不了接下來發生的隔閡。
「我不太喜歡交往期間,一直去想自己不好的點,或是跟前任比較。」
「可是我會哦,那這樣的話77會討厭我嗎?」
「貓星我不是那個意思,而且我們沒有交往呀。」
「我也不想跟"太熟悉"的人交往,那樣有些可怕。」
「而且我們很多的地方都不適合,很多地方都相反。」
「等一下,我沒有說一定要交往呀,也沒有說是要現在。」
「我開心我爽就好啊!」
「每次都這樣,都是妳爽就好嗎?」
「...」
「妳是誰?」
「我在哪裡?」
「等一下,妳在說什麼?」
(訊息已無法傳送,對方設置阻擋非好友的訊息/或是您已被封鎖)
好友已消失。
寂靜

消失

她曾說過,現在吃藥會導致記憶出現斷片,等到她再一次傳訊息時,已是14天後的事情了。
無數的焦慮充斥在我的大腦裡,我無時無刻皆在等待手機上的訊息,不論是徹夜難眠,亦或是輾轉難眠也好,我都在自我懲罰,不放過自己的報復性失眠,使得原本就有病情的我,狀況更加惡化。即便如此,我仍不停的期盼某一天訊息的出現,我不曉得現在她的消失,是不是因為我已經沒有「價值」了?
她曾說過,沒有價值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也就意味著可以斷了聯繫,這表示即使我傳訊息,也絕對找不到她。
帶著這樣的思緒,我更加擔憂的不停思考這一切,難道從此就此訣別了嗎?我不希望以這種方式結束我們的感情,就沒有能夠再一次看到妳訊息的機會嗎?拜託了,請告訴我,告訴我這不是最後一次,好嗎.......?

時間的流逝,無法掩飾的愧疚。
苦思

訣別

14天的時間過去了,她突然跑來密我,或許這段時間很短,但是對我來說面臨著永遠消失的風險,我的內心止不住的崩潰,跑到無人的角落偷偷地哭泣,一邊整頓思緒,一邊思考眼前熟悉的人,眼前的字句裡,充滿了許多冷漠;取而代之的是寂靜的冰冷訊息,再也沒有所謂飽含熱情溫度的文字在裡頭,只有淡淡的關係以及問候,除此之外並無多餘的話想訴說這14天發生的事情。
事情發生了變異。
「妳什麼時候回學校?」
內心深感錯愕與驚喜的我,來不及多想就照常回覆:
「明天正好回去。」

眼前的她,是再熟悉不過的摯友,可是卻少了幾分先前互動的熱絡,取而代之的是,短短一句隨便交差的問候及話語,我總有一種不對的感覺在裡頭,但是用不著我去多猜想,答案便呼之欲出了。
「要見面一下嗎?好久不見了!」
「可是我在跟伴侶通話哦!」
「...?」
聽到這裡,我的內心終於按耐不住了,如果說妳消失的那幾天是找到了新對象,那我的「價值」、「意義」還有存在的必要嗎?身心俱疲的我,無法明白這短短14天帶來的變化,我自始自終都不明白的是,為什麼突然多了一個伴侶的存在,而這跟我們最後一次的爭執是否又有關係?想到這裡,我已經沒辦法去思考答案的真相為何了,因為眼前殘酷的事實就擺在眼前。想要交往的誤會至今仍在我腦海裡存在,當時最後的幾句話是毫無意義的文字,再也沒有讓我解釋的餘地,就連我最後的訊息也沒被看見,封鎖在靜置的聊天室當中,了無聲息地不動了。
「妳不記得妳消失前跟我最後聊的嗎?」
「咦?怎麼了嗎?」
「算了......」
「我以後不再是妳的摯友了。」
「在妳的心目中,已經沒有我的位置了吧?......」
......(沉默)
「再見。」
任性的話從顫抖的手中發送,夾雜著許多複雜的情緒,就這樣我自己切斷了關係,我討厭被忽略,我甚至無法想像在這兩個禮拜中,我是如何度過的。
這樣就結束了吧?當不再利用時,就意味著我對她而言沒有價值了,自然就斷開了聯繫,也表示我想找她是找不到的,她不可能會再找我的。
我的內心此時有一股力量在狠狠的拽著心,那是已經無法用言語形容的悲痛,我自顧自的擅自斷開關係,不等她說下一句,就結束了這段關係,如果再聽到下一句的回覆,我一定會崩潰的,究竟我是不是被取代的關係?答案也找不到了。
無論如何,那個可以對她好的人,已經不會是我了,也不可以是我。我不停地奔走,臉上已經分不清楚究竟是眼淚還是汗水,我依靠在牆邊,眼神直直地望向星空,那段曾屬於我們的時光,在今天消失殆盡了,我明白即便我沒有自己切斷關係,我們也不會再回到以前的時光了,留下來只是耽誤自己的時間。
在不知道彼此的狀況下,努力活著就是對彼此最後的回報。
痛惡

回憶

當我閉上眼睛再次睜開時,坐在那裡的是熟悉的身影。
「晚餐想吃什麼呢?」
「去市區邊騎邊晃晃嗎?」
每天騎著車是我最幸福的時刻,只有兩人依靠彼此的時刻,是絕對不會有第三者打擾的小世界。僅僅是這樣的小事,在我眼裡都是無可比擬的時光,我特別的想要珍惜這個當下,因此很享受這段時間所帶給我的快樂,當我們倆人開心的笑時,我知道在這只屬於彼此的時間裡,我們都是最快樂的。
漸漸的,我們生活的重心越來越傾向於彼此,我們總能在對方軟弱的時候,互相給予支持,我好希望可以永遠停留在這段時間裡,在沒有人可以理解我的時候,我偶遇了妳,曾經的我迷失在道路上,妳的出現重新讓我找到了生活的動力。
那終究,只是我自以為是的一廂情願罷了。到頭來,我們並不屬於任何人,也無法走向真正美好的結局,在真正需要彼此的時候,我並沒有出現,怨恨著自己的無能為力,討厭著這樣軟弱的自己;憎恨著沒有即時行動的我,厭惡著沒有及時察覺不對的我。

救贖

那天的夜晚,我自殺未遂。
我被診斷患有"衝動障礙症",這個症狀是即使當下深知後果,仍無法控制的產生衝動,在失去重要摯友之後,症狀並未停止。
當時腦海皆是負面想法:
「我不想活著」、「只有我的時間停留原地不動」、「我是被取代的關係」、「在那14天中,只有我苦苦地等待」、「只有我一個人孤苦的等待」。
有一股無法控制的力量不停佔據我,意圖使我翻過高樓的牆壁,就在站上去眺望遠方的時候,我的意識稍微將我拉回了現實,望著底下已被我丟下去的碎裂手機,不禁感嘆,剛剛如果真的跳的話,「這世間上的一切會就此消失嗎?」、「失去的摯友就會回來嗎?」、「這樣做的代價或許能讓她注意到我?」,我不敢遲疑,便從高樓處翻回來,身經歷險在死亡的邊緣徘徊。
「我不想要以這種方式結束生命」
「我還想要再見到摯友」
「還有沒做完的事情,還沒向她道歉......」
I still remember you(我依然惦記著妳)
the time we shared(我們彼此共度的時光)
the love you gave(與妳所贈我的愛)
Though everything has changed(縱使世間萬物都已時過境遷)
you push me to live on(是妳依然給予我活下去的意義)

那絕對不會是最後的訣別,我深信著。
即使我真的很傻很笨,我仍希望會有釋懷的那天。
「謝謝妳在我生命中絕望的時候出現」

「謝謝妳帶給我的快樂,那是真實刻在心底的至寶」

「對不起,我擅自離開了,當時沒有在妳需要我的時候陪伴」


我曾經說過,以後要打一篇很長很長的話來表達我們之間的感情,那確實是一段美好的回憶,任何人都無法取代,那曾經留下的回憶是恆久不會改變的。
回憶是永久的,是彌足珍貴的禮物,亦是所愛之物所遺留下的「遺物」,所以才顯得那般可貴。
或許現在已沒有我的位置,但我仍然不想忘記,不想忘記有關於妳一切的回憶,那對我來說真的太重要了,我無法真的忘記,我好害怕忘記後,這些就真的不復存在,請不要阻止我,這是我最後能做的挽留;一旦選擇了放下,我的心也跟著消失不見被否定了,我不在乎是否不斷折磨自己,這是我20幾年的「價值」
即便如此,我仍舊會帶著這些不斷的向前走,一邊保留回憶,一邊努力活著,將那靜置的時間,從此刻開始繼續運轉。
在將來不久的某一天,也許我們會在某條路上再次相遇見,希望到時候妳能原諒我當初的任性以及不告而別,自始自終,我們並不屬於任何人,如果能有個幸福的結局,希望到那時候,我們已沒有任何的誤會。

「我依然惦記著妳,僅僅如此」
「至死不渝,恆久不變」
至寶

(標題中至死不渝的「渝」是雙關,對應摯友名字的最後一字,謝謝妳帶給我的一切)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Psq
Psq
我的IG:psqoyo_star_1118。重度憂鬱患者(F43.24/F63.9/F33.2/F23),分享憂鬱症的內心和點滴,穩定服藥就診中。INFP-T人格,喜歡思考及創作,目前嘗試將我的經歷用成小說的方式敘述,讓每個人可以進入我的故事當中,感受其意境。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