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60│也許我是高估了自己。

時間:2022年09月07日(水)
每天早上,我會把電熱壺加滿水,再將水沸騰。
放涼之後的一桶水,是我和小星一天的飲水補給。
看著飲用水注入水壺,我陷入了回憶。
想起從前的自己,明明是興高采烈地嫁給石頭,認為它就是我一生幸福的歸宿。
沒想到也才過了六年,一切早已物事人非。
六年前為了辦理結婚登記,帶著毛毛與阿墨從台灣飛來土耳其;不僅花了大筆金錢,也耗費心神。
當一切都塵埃落定,到達伊斯坦堡的新家時,當時的我以為那就是我人生幸福的起點。
時光快轉到六年後,我在每一次被家暴之後腦子裡所想的,都是離婚成功之後,要向所有人揭開石頭虛偽醜惡的假面具。
我想著自己能用文字向石頭那些寶貝的親友們表述,這些年來我是如何被精神虐待,以及言語羞辱。
也想著在最後放上一段石頭對我言語暴力的錄音檔,徹底撕下石頭在他們面前精心打造的假面具。
雖然我知道自己該放下,但目前的我還做不到,所以也不想勉強自己。
時間到了,我自然會知道該如何選擇。
*  *  *
這陣子,我有時會感到非常沮喪。
為了籌錢離婚,我做了非常多努力,但目前收到的成果仍不足以支持我離開。
我當然知道努力的程度與獲得的回報不成正比,但因為深陷這樣的環境裡,仍希望能早日收入穩定,以結束這段關係。
有時看著自己的處境,會感覺對人生非常迷惘,而這樣的痛苦也似乎沒有盡頭。
石頭天天外出享樂,讓我感到心裡非常不舒服,也很不平衡。
我並不是希望它能在家扮演一個負責任的丈夫和父親這樣的角色,也不是在乎它晚歸的安危。
我非常願意一個人單獨照顧小星,只是想著,如果能離開石頭,徹底享受只有我們母子自由的日子就好了。
我也常想著,若是在台灣,我絕不會任由石頭這樣欺負我們母子。
明明是很苦的際遇,卻無法扭轉頹勢,這讓我感到非常無力與沮喪。
雖然總是能很快轉念,擦乾眼淚繼續努力,但老實說這樣的處境對我來說並不容易。
*  *  *
帶小星出門,總是擔心晚歸會叫不到計程車,回不了家。
所以出門不敢逗留太久,如果要去比較遠的地方也要一再推敲路線與時間。
每當我牽著小星的手在熙來攘往的伊斯坦堡街頭,我總感到茫然。
我與這塊土地毫無情感連結,明明已經住了六年卻絲毫沒有家的感覺。
有時會想著,也許是我高估了自己,想著有朝一日能帶著阿墨與小星離開。
看著石頭外出玩樂,還有回家後為了小事跟我爭吵的模樣,無一不讓我感到噁心。
但再怎樣感到厭惡與噁心,都不能改變此刻無法離開的事實。
今天清晨四點多,不知為何突然自睡夢中甦醒,便再也無法入睡。
我坐在床邊看著熟睡的小星,在內心為自己的無能向他道歉。
整個城市都在沉睡,所以非常安靜,靜得我只能聽見自己腦中的雜音。
手無寸鐵又與社會脫節的我,想離開的確是件非常困難的事,也真的是場硬仗。
但就算此時我的情勢非常糟糕,我也會咬著牙堅持下去。

相關連結: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專長: ◯ 聲療 ◯ 古埃及神圖塔羅占卜 ◯ 靈魂課題解讀
為愛帶著兩隻貓從臺灣遠嫁伊斯坦堡。 以為自己嫁給一顆藍寶石,殊不知是一顆沉積岩。 這是我企圖安全逃離對我精神及語言暴力的另一半的真實血淚歷程。 如果你想知道一個女人如何精心策畫帶著貓,帶著孩子安全離婚,那麼請你沖杯咖啡,且聽我娓娓道來...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