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序

2022/09/16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杏視角)
猶記那天,千壽郎為著他分化為O時而傷心了一陣子,雖然嘴上安慰著說沒關係,但其實我的心裡是十分慶幸卻也擔憂…
是的,我對自己的胞弟產生了不可告人的情感,我愛上了千壽郎。這份感情不知從何時開始滿溢出來,夢裡面都有他的身影,會想親吻他、擁抱他、佔有他…可我也擔憂千壽郎因著O的身份而遭人覬覦,但最害怕的是千壽郎只把我當作兄長,我沒有把握自己可以看著他被別的男人佔有。
因著千壽郎的分化,我與他的房間隔得相當的開,畢竟我們從未接觸過O,再加上千壽郎才分化沒多久,還沒能好好控制自己的信息素,所以屋內總會飄散淡淡的香味,母親怕會對我有影響,所以才把房間整理出來。不過我也因此接了許多的任務盡可能不回家,我怕這份感情會不小心流露出來,所以有點躲著千壽郎。
"兄長最近任務有些多呢…回家的次數越來越少了…"
看著千壽郎有些落寞的表情,我開始感到愧疚,起了想罵自己的念頭。
"對不起,千壽郎。我保證這次任務結束後就向主公大人請假好好陪你。"
我摸了摸千壽郎的頭安慰道。
這次我接了無限列車的任務,此次任務還有之前那位帶著鬼的少年和他的伙伴會一同前往協助,聽說這次的鬼有些棘手,短時間內竟有四十多人失踪。
"我並不是希望兄長陪我,我只是不想兄長太累而已,雖然兄長做的每件任務都是為了人民,但偶爾還是要照顧一下自己的身體才行。"
"我知道了。"
我笑著回應他。
"我聽說兄長這次的任務有些危險,所以我會不停祈禱,讓你能平安回來。"
雖然千壽郎嘴上是這麼說,但他牽著我的那雙手抓得有些緊,而且還顫抖著。
"有你在,我會平安的。"
我抱住他對他說著。
後來那場任務我受了重傷,整整昏迷了五天。蝴蝶說我真是福氣,在這樣的情況下還可以存活,我想是因為千壽郎的祈禱,還有我想回去的意念吧。昏迷的那些天裡,我做了一個美好的夢境:千壽郎穿著白無垢,緩步向我走來,我向他伸出手,牽著他的手,步入禮堂。後來場景又換到家中,我的身邊多出了一個嬰兒搖籃,搖籃裡的嬰兒正在熟睡。千壽郎端著午餐進來,兩人趁著嬰兒熟睡過了一個甜蜜的午後,不過這個獨處的時間對我來說有些短,嬰兒很快就醒來並且嚎啕大哭,千壽郎匆匆地抱起孩子,並帶著他到房間哺乳。餵完奶之後,我們二人便陪著孩子玩了起來,這個孩子活力十分充沛,連我都感覺有點累了,可他卻仍舊神采奕奕,千壽郎在一旁笑道:
"這個孩子跟兄長很像呢!都一樣很有活力。"
"哈哈~是比我有活力多了!我都有些累了。"
"那便好好休息吧,休息完後就該醒了。"
"欸?"
說完,場景便隨著花瓣飄散而去,而我也睜開了眼睛。
這幾天,千壽郎都一直陪著我複健,灶門少年也偶爾會過來探望。聽蝴蝶說,他們兩人似乎是在我昏迷期間熟識的,兩人的舉動對我來說有些親密,心中的醋意正在慢慢滋長,如果千壽郎選擇灶門少年的話…我不敢想。
"灶門少年好像很喜歡你呢!常常摸著你的頭。"
"大概是想起自己的弟弟了吧。"
"但是千壽郎是我的弟弟,總覺得這樣有種弟弟被搶走的感覺…"
"嘻…兄長放心吧!我的兄長永遠只有你而已!"
"有千壽郎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因為這幾天的複健,我很快就康復,也陸陸續續接起任務。
然而在某一天,因為任務提早結束,我向主公禀告完狀況,便早早回到家中。忽然間有一股甜膩的香味充斥在我的鼻腔,身體的慾望突然被無限放大,但我仍保有一絲的理智。
"千壽郎發情了嗎…"
我立刻衝進屋子裡,看到癱軟在地上的千壽郎,不斷在哭泣。我強忍著信息素的誘惑,快速地將千壽郎抱到他的房間,然後翻找著抑製劑。正當我要餵藥時,千壽郎直接抱上來,一時之間,我的腦袋一片空白無法反應。
"兄長…兄長…"
聽到千壽郎的叫喚,我稍微拉回思緒。
"兄長在這裡,我們先吃藥好嗎?"
"兄長…嗚…我好喜歡、好喜歡兄長…可是、可是…我不能喜歡…嗚…因為我只能是兄長的弟弟…"
是嗎…千壽郎也是如此嗎…
"千壽郎,兄長我也好喜歡、好喜歡你,想要親你、獨占你。"
"兄長跟我一樣?"
"是的,我們都一樣。"
大概是因為互通了情意,讓我稍微放鬆了下來,一直保有的理智也在一瞬間斷裂,我和千壽郎就發生了關係,而且我還標記了他。
到了隔天早晨,我去廚房煮了一鍋稀飯,端到千壽郎的房間,而千壽郎也在那時候醒來,眼神充滿了不安,也是,O在發情的這段時間是記不清任何事的。我將事情簡單的重述,千壽郎在聽我說完感到十分不可思議,我們雙方都愛著彼此,卻也都覺得彼此對自己的感情不同而隱藏了許久,而在這次我們都相互說出彼此的情意。
後來我們的事也向父親跟母親提起,他們聽見此事一時之間自然是無法接受的,父親甚至想往我這裡打,但被母親攔下。母親思索了一番,她似乎知道再怎麼說也無用,便也決定成全我們,而父親最後也只是讓我們自己看著辦。
因為很快就要迎來最後戰役,所以我和千壽郎的婚禮尚未定下,不過我選擇在臨走前先向千壽郎求婚,在月光之下,千壽郎的輪廓因著光線也變得柔和,好似仙子一樣,我牽著他的手,單膝下跪,向他許下許多的承諾,並將戒指套在他的手上。
戰爭結束後,煉獄家舉行著婚禮,所有鬼殺隊的親朋好友紛紛前來祝賀,那是個特別的日子,是屬於煉獄杏壽郎和煉獄千壽郎獨特的婚禮。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嗨嗨~我是腐妤~是個腐女~ 喜歡寫一些同人文(未來可能會有原創),也喜歡畫圖 希望大家喜歡我的作品~
ABO設定,杏A千O,全員生存 因為想看千壽郎懷孕於是就產文了(๑•̀ω•́๑)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