蟄伏【後記】

2022/09/14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重新翻閱這部2015年的作品,我還記得當時總是在租屋處開著冷得透骨的冷氣,在晚飯後開始著手進行寫作,那時候還使用著所謂的PC,當時BT的文化慢慢開始沒落,串流文化開始爬升,智慧型手機正在進行後Jobs時代的演進,蘋果終於跨越小手機開始坐大手機的時代。而我對於世界、人生、生活還是相當困惑的年紀,試著從腦中解剖出一種奇想,因而寫出了「蟄伏」。
而「投影」這部作品也跟著誕生,雖然直到現在我的投影下半部還正在努力當中,但那心中的某個問題始終在心中存在。
七年前就在思考,究竟所謂的解離性人格的意識本質,是否是一個我們全然未知的意識個體,還是是一個難以想像的結果?無論以心理或者生理方面分析,仍然逃脫不了所謂人類的視界。那種概念類似於存在於三維空間、四維時空的物種,可能難以以超越這個維度的「視界」去詮釋一個現象,進而使用的是在有限維度之中的某一個結論。這並沒有對錯,而是我對這種概念提出了疑問,也相當有興趣。
在這個前提之下,寫出了「蟄伏」這部小說,也或許這部小說,可以說是「投影」的某一種前身也說不定。(希望今年結束以前完成投影……)

以下節錄2015年寫完「蟄伏」的後記


「蟄伏」,最早的一篇正式短篇作品。實際上是『飄骨精神皮』的概念,精神症狀的驚悚小說、電影、影集一直是寫手的常用主題,但是每個小說的核心圍繞的主題各自不同。最終,還是要寫到人心、人性。對於「蟄伏」來說也是。
創作這個主題的過程其實非常痛苦,比起『妳好』,蟄伏其實包含了很多現實中的苦澀,當時我還在思索為何會開始想寫小說這件事。每當我在電影院看完令我印象深刻的畫面與故事之後,都很想將這些故事變成『自己的』。然而這樣的習慣是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建立的。
因此金在回憶當中,有講到所謂的『埋在土裡的種子』。
有興趣的大大們可以搜尋「蟬世代」。
「一鳴驚人之前,我們都在土裡。」
大多數的創作工作者都是如此吧,
有一個部份的自己都在詢問自己,
把現實生活的工作好好做完就好了吧,
不要把生活搞得太複雜呢。
即使用盡了全力,這輩子可能也只是這樣而已呢。
但是我內心的聲音卻總是提醒著我,
就像是在心底反覆低喃這樣,
有一段時間我甚至想要放棄別寫故事了。
接了一些外快工作之後,又發現這不是我想要的。
比起建立美好的模型與試著描述「自己在解決問題」的快感,
遠遠不如揮灑在自己的文字世界。
因為在我自己的文字世界之中,我就是上帝,
而在那一般的工作之內,我只是螺絲。
脫離了外在世俗條件之後,還能夠保持住堅持,
或許就是這件事了。
最後,這些聲音,創造出了金、凡、以及不具名的蟄伏靈魂。
蟄伏靈魂提到,凡就像是會自己成長的人物,
原本只是想要耍耍金,結果她要的反而更多,
實際上這部作品也是。
從中後段開始,我也很訝異最後會變成這種結局,
某種方面我是不是被蟄伏也說不定。
最後來談談這部作品(以下有雷):

總之最後金真的沒有精神分裂,
自始自終,都是一名「意念」(所謂的飄)打造出來的假象。
飄所在的空間,潛伏在潛意識之中。
未來應該有更多作品可以跟大家分享到我設定的大局觀,
實際上我認為飄是一種存在高等維度類似於重力的能量體。
會提到重力是因為,弦論試著用一些例子來解釋重力之奇異之處。
應該說,這個世紀的人類,要是清楚地解決與瞭解重力了,就達成了一個全新的里程碑。即使是弦論,也只能猜測重力是可存在於我們所處世界的「膜」以外的地方上。想成撞球台吧,撞球之間互相傳導的彈力就像是電磁力、核力。而重力就像是彈射的聲波,所在的空間並不是只是在撞球桌平面上。
總之我的鬼魂世界觀就是搭接在像是重力這種奇妙引力之上,在現實之中可以創造恐怖的超距力又可以進行腦部干擾,因此我覺得最合理的方式就是能夠潛伏於人腦目前最未知的世界。
潛意識,以及夢境。
在這個前提之下,
金的一切自然是無所遁形。
然而這些只是所謂的科幻類包裝設定。
實際上,內在思維才是這部小說想說的。
金所展現出來的優勢其實就是劣勢之處,
實際上他就像是我們人生某些時候的縮影。
無論怎麼偽裝都是需要被疼愛的孩子,
因此,他的愛可能比想像得來得簡單,
但是那一種排他的自虐性格,正是我們最常遇到的處理方式。
『我可以。只是這樣我可以。』
我們總會反覆說著這句話,提醒自己。
但總不知道這句話要是惦記太多,
可是會在心上刻上一道道無聲的傷痕。
人與人之間天生的互補性就是如此奧妙,
在職場上叱吒風雲的人,或許是個害怕一人獨自孤單狂歡的人;
看似什麼都做不好的人,竟然是善於聆聽他人傾訴的暖男;
看似不會有暴力傾向的完美男子,或許潛藏著無與倫比的壓抑情緒,
只要稍稍將天平傾倒,就會化為無情的業火。
人性光只是用這種二元思維去論斷,就已經顯得奇妙與複雜,
然而實際上那種複雜的多面性,難以以一言去論定。
我們何嘗不是在最熟悉的地方看錯了一切,
即使多麼熟悉的人,你能保證可以穿透他的一切嗎?
從裡到外無一不是的瞭解?
因此,站在金的角度,這一切才顯得美好。
『原來有這種事情啊。』
要是有一天,也被一個人完全美好的理解,
就像是喝下苦味十足但是會以回甘回敬的茶,
原本因為恐懼、害怕、無法接受,
到最後覺得這是一種『難得的美好』。
脫離了現實,感受的美好,
讓他願意這輩子都待在那個海灘吧,
永遠鎖在潛意識的某個角落。
然而,我們都清楚這世界根本不存在所謂的「完美理解」,
在多麼契合的夫妻與情人,仍然無法跨過一些底限,
關於過去、關於不美好的事物,
如果有一天呢,你真的遇到了,
應該也會像金這樣吧?從恐懼變成知足的微笑。
因此,我們最後才瞭解,
人自始自終,都不希望被完全瞭解,
無論何種人性,在心中最後總會保留一處清靜之地,
在那裡,只有自己。
在那裡,才能完好的容下自己。
成為自己。
我們真的會愛上自己的分裂人格嗎?
對此,除了問號也算是一種詩。
Outline【歡迎點選以下連結收看「蟄伏」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老鳳」,是個天橋底下販賣『懸疑』的說書人。 現任基層工程師、業餘小說家。作品風格包裹為驚悚恐怖、懸疑推理的糖衣為主,實際核心描寫內心世界的剖析與玩味,喜於將科學知識融入故事之中。寫作風格從都市、現代、新科技與人之間的視角滲透。
販賣 懸疑、推理、科幻的日常小說店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