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火中,我救了一個無法說話的少女 (70) 山口奪還作戰序幕敲響

2022/09/16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離開了四萬十的家,一行人逐步拜訪所有親衛隊的成員。
直到深夜,豐穗坐在副駕,龍之丞正往高知城的方向駛回,至於銳司等人則是安排其他司機送他們回今治的研究所。
「辛苦你了呢,龍之丞。」
「不,這是我份內該做的,山內大人。」
「是嗎~」
豐穗有些小惡魔的笑著,這讓龍之丞有點感覺不太對勁。
「呃,山內大人你在笑什麼呀?」
「沒有呀,我只是想起來龍之丞最近和那個島津小姐走的很近呢~」
「呃……山內大人,這件事說來話長……」
龍之丞少見的無語了。
銳司等人回到了今治的研究所的居住設施。
雖然已經很晚了,大家也沒馬上去就寢,而是來到小雞的改造廠房裡,看著小雞嶄新的銀白色車身,四周的機械臂正在有條不紊的替他裝上武裝。
左右已經安裝對裝甲單位用,多連裝導彈發射器,為了強化整體防禦性能,兩側的裝甲也正在進行額外的增設,內部也固定上了總計四門的加特林穿甲機砲。
看見小雞的裝備大幅升級,綁著一頭緋紅馬尾的少女像是個看到新玩具的孩子。
「喔!小雞的改裝快完成了呢!」
聽見咲百奈興奮的大喊,月祈把眼鏡摘了下來。
「啊,你們回來了啊。」
「月祈小姐晚上好~」
愛合子有禮的打了招呼,蕗實也拿著手機連忙輸入打招呼的用語,咲百奈開心的往月祈跑了過去。
「現在的小雞變化好多啊!」
「當然,這可是我的心血結晶呢,現在只要完善推進系統和強化車身以及動力就好了。」
聽見月祈這麼說,銳司只是凝重的望著正在改裝中的小雞。
果不其然,三天後,長洲藩再度爆發了戰事。
西鄉宗部閃電般的突擊了山口市。
宗部使用了曾參與過山陰作戰以及愛媛作戰倖存的搶灘部隊,該部隊的士官兵作戰經驗已經相當豐富,他們不理會鎮守在下關陸路的長州軍部隊,直接從秋穗灣一帶強行登陸。
(註:秋穗灣→為距離山口是最近的瀕臨瀨戶內海的港灣。)
然而負責山口市防禦的長州軍部隊,早已被毛利德輝從內部打散調派他處,因此,薩摩兵們直接長驅直入,山口城的陷落也是早晚的事。
身在兵庫縣陸軍指揮部的寺內慢了幾個小時才知道了這件事,一眾官兵們將他找進了會議室。
「寺內三等陸佐!大事不好了!山口被突擊,防守一團糟,這樣下去會被佔領的!」
「……」
寺內正待思考,自己已經多次違反均令,這樣真的好嗎?
但,就在這時,毛利的投影冷不防出現在會議室。
「本次對抗薩摩兵的作戰由我毛利德輝親自指揮,請各位稍安勿躁。尤其是你,寺內二等陸尉,多次反抗軍令,做出有悖職位之事,數次累犯,屢勸不聽。」
「……」
聽見毛利這麼說,寺內也只能畢恭畢敬的在投影前方畢恭畢敬的半跪在地上。
「因此,我們長洲藩已經不需要像你這樣的軍人,寺內二等陸尉從今天開始革職,在前線中多次違抗軍令的部分,將以軍法懲處,證據確鑿,你可有意見?」
聽見毛利這麼說,長州軍官們無不再度露出苦澀的神情。
「沒有,毛利藩主……我自知我犯下了錯誤。」
「很好,憲兵,將他帶走,壓入大牢,後日執行死刑。」
「……」
就像是時間算好似的,四個憲兵忽然進入會議室,將寺內從後方壓制在地。
其餘軍官你看我我看你,望著寺內被上銬押出會議室的身影……
「其餘人,各自回到崗位,我們不直接回防山口,於次禮拜後進行山口奪還作戰。」
毛利說完,不等訝異的眾人反應過來,關閉了通訊。
餘下的人亂成一鍋粥。
「毛利藩主這傢伙,不回防山口是什麼意思啊!」
「可惡、就算寺內三等陸佐違抗軍令在先,但是,我們可是把薩摩軍從岡山趕了出去!再怎麼說也不能判寺內三等陸佐死刑!得把他從憲兵手中救回來!」
一名士官憤恨的說著,但是,也有比較理性的人。
「但是,這是藩主的直接命令,我們又能怎麼辦……會被當成叛軍的!」
聽見鄰軍官這麼說,那名較為血氣方剛的長州士官立刻揪住了他的衣領,然而對方也是惡狠狠地瞪了回去。
「膽小鬼!被當成叛軍又怎麼樣,我們、失去寺內三等陸佐後還能讓誰來帶領我們!」
「要是被連作的話怎麼辦!滿腔熱血又不能解決問題!」
究當大家混亂成一片的時候,一直在寺內戰車內輔助他的副官開口了。
「大家聽我說!我們不能失去寺內三等陸佐,你們仔細想想,寺內三等陸佐對我們長州藩的重要性,雖然我很不想這麼說,但是,毛利藩主或許就是薩摩藩的內應!既然早晚都要被薩摩藩併吞……那麼,我們大家要做的只有一件事!」
聽見他這麼說,大家沉默了下來。
「將寺內三等陸佐帶回來!讓他帶領我們馬上奪回山口!」
聽見寺內的副官這麼說,一群長州士軍官們將右手高舉朝向天花板大吼。
「喔喔喔!把寺內三等陸佐帶回來!」
「對!毛利藩主的種種做為太可疑了!」
「這樣下去,我們遲早會被薩摩兵消滅,不如放手一搏!」
「對對!把寺內三等陸佐帶回來!」
一行人說罷,氣勢洶洶的衝了出去,來到正在被押送的寺內以及憲兵們面前。
「把寺內三等陸佐還給我們!」
「對對!你們這群憲兵,要是跟毛利藩主是一夥的話,信不信我們直接把你們宰了!」
聽見士軍官們如此兇惡的話語,憲兵們微微一笑,並替寺內解銬,一伙憲兵接著向寺內行軍禮。
「這是……」
「寺內三等陸佐,長洲藩需要你,而且,我們也願意加入你的行列!帶領我們馬上奪回山口!」
「但是,這可是重罪……」
「和罪沒有關係,我們也察覺到毛利藩主十分古怪了,現在,請你領導剩下的長州兵吧。」
「對!寺內三等陸佐,去他媽的毛利藩主!死胖子!」
看見起鬨的大家,寺內閉上雙眼。
「這可是涉及軍事政變,你們確定嗎……現在回頭,還來得及……」
「沒事的!軍事政變就軍事政變吧!讓薩摩藩的垃圾見識我們的骨氣!」
聽見大家這麼說,寺內拿起麥克風。
「那麼,從兵庫開始,聯絡我藩其他地區的部隊!願意追隨我,前去山口阻止薩摩藩的就跟我來吧!我將與你們站在一起!這次肯定是薩摩藩的主力部隊,別大意了!」
「喔喔喔!」
士軍官們士氣高昂的鼓譟著。
而先前那個幫助寺內提供鳥取支援的那個營長,此時也在一旁摸著八字鬍鬚露出微笑,他將雙手揹在背後步了出去。
其實他根本不是什麼後勤軍營的營長,而是司令部的副參謀長-木戶少將。
他為了揪出滲透在山口的長州軍高層裡的內奸,無不煞費苦心潛伏於此,現在時機終於成熟了。
木戶利用了他的人脈,倏即連繫了京都舞鶴鎮守府的海軍提督、以及京都宇治屯駐地的陸軍將官。
他們早已對這個即將到來的軍變而有所準備,很快地就響應了木戶的號召,集結部隊出兵山口!
至於此時的寺內,想起了之前與龍之丞會面的事,便著手聯絡了土佐藩--
相比準備前往作戰的長洲藩,土佐藩也進入了緊急作戰會議,龍之丞開始進行說明。
「山內大人,方才長洲藩的寺內二等陸尉傳來了他將帶領部隊,前往山口的訊息。」
「二等陸尉?這樣的官職沒問題?」
「沒問題,根據我之前去會晤的結果,他是現在長州軍的領導核心。」
「原來如此,讓大家在今治研究所和幽靈大人會合,龍之丞也去吧。」
「是。」
龍之丞回答完,稍作整裝後就前往停機坪。
今治研究所。
龍之丞的機車前方,豐穗的親衛隊以及銳司等人紛紛集結,大家無不抖擻精神,連蕗實也是,所有人都在檢修著身上的裝備。
接著,豐歲穿上藩主的正式服裝,來到廣播間。
「從現在開始,本部隊將前往山口,得將其佔領在上的薩摩兵還沒站穩之前將其打倒,協助長洲軍,因為並不是我山內豐穗的正式命令,本次作戰沒有其他部隊。」
聽見豐穗的廣播,親衛隊們也沒放下手中的事務,穿上戰術背心,來到小雞旁邊的裝甲運兵車。
「目標不是打倒薩摩兵,也不是復仇,而是為了能讓我們的下一代、長洲藩的下一代、甚至是薩摩藩的下一代,能夠安穩、寧靜、幸福的生活下去。」
而銳司也沒閒著,幫忙愛合子以及咲百奈檢查小雞全新的部件,幾人無不抖擻精神。
「為了防止山口落入西鄉宗部的手中徹底佔領長洲藩,由我山內豐穗招集志願者擅作主張發起的作戰行動。」
因為沒辦法命令,只能請託大家的豐穗。
「說實話,這樣的行動有沒有意義,是否正確,我也不知道……」
她捏著手心,接下來的話語強加了堅毅。
「不過,要是不這麼做的話,我們就無法將和平的祈願帶給下一代,不過,就算要將和平的祈願帶給下一代,你們也要活著回來,這是我山內豐穗的唯一願望。」
「我作為一個藩主……唔嗯、來講點別的好了,咳嗯!我知道很多人背地裡好像都叫我做土佐的聖女,甚至還擅自創立了什麼聖女教……」
豐穗忽然想到了這件事,不禁發自內心笑了出來。
「!!?」
親衛隊裡聖女教的信徒有七成之多,他們你看我我看你,露出了些許尷尬的表情,他們一直認為豐穗是毫不知情的。
「雖然我不認為自己有符合這個稱號的氣度,但是就只有這次……」
豐穗吸了一口氣,然後鏗鏘有力的道出話語。
「我可以成為你們、以及土佐人民的聖女……我以土佐的聖女之名命令--希望各位奮勇作戰!然後全部人都要平安的回來!」
她努力不讓淚水奪眶而出,將出發前最後言語贈與了他們--
「喔喔喔喔!!!遵命!!!聖女大人萬歲!土佐藩榮光永存!!!」
豐穗的廣播一結束,親衛隊的聖女教徒們之間的氣氛嗨到最高點,他們從未想過自己能受到豐穗以聖女之姿的加護,雖然只是形式言語上,但他們確實收到了。
「……」
而月祈旁邊的機械替小雞遞上額外的推進裝置,隨著機械咬合的聲響,小雞的後方裝甲的機械臂,將推進組件拉了過來固定在背面。
「好~推進組件,設置完成,路上小心喔,小雞。」
「是的,我的母親……」
聽見小雞這麼說,月祈不可置信地圓睜著雙眼,隨之便轉為柔和的視線,望著小雞的推進器點火--
輕輕地以只有自己能聽到的音量細聲說著。
「路上小心,我的孩子……」
在這之後,五部裝甲運兵車,以及在那中心純白色全新的小雞緩緩的駛出了今治研究所。
以小雞為首的車隊,滿載著對和平的期望,他們進入了夢姬的旗艦旗風號,以及伴隨護衛艦熊野號的船艙。
「小松,你那邊收納完成了嗎?」
「OK了!」
大山和小松在收納完裝甲車後,將艙門給關閉,並開始進行裝載清點。
正清點到一半時,他們忽然瞥見一個金髮飄逸的身影來到此處。
「東鄉提督好!」
兩人以及其他水兵慌忙立正敬禮。
「嗯。各位,雖然我們只是負責運輸,但是如果遇到其他薩摩船艦,免不了還是會有一些交戰情形,必須做好萬全準備才行。」
穿著土佐海軍軍裝的夢姬,以及跟在她身後的小倉副艦長看著大家。
「是!!」
見到大山和小松精神抖擻地回答,夢姬上前輕拍了兩位的肩膀。
「辛苦你們了,謝謝你們願意追隨我這個不成材的提督,小海、大竹、以及其他人。」
「別這麼說,我們這條命是東鄉提督所救,為了您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大山和小松儘管名字一再被叫錯,倒也沒有糾正他們的長官,反而握緊雙拳滿腔熱血。
本次作戰最多就只能派這兩艘船艦而已,不能再多了,船上成組員幾乎都是夢姬的舊部隊,以及歸降的薩摩水兵,他們每個人都是心甘情願地在夢姬底下做事。
巡視完後夢姬和小倉回到了艦艏。
夢姬看了看一旁她最愛的男人以及信賴的夥伴們一眼,接著下令-
「旗風號、熊野號,拔錨!」
衝向了戰場─
而那,或許是他們最終的歸宿。
***
後記A:
大家好,這裡是金永浩,最後一戰的警鐘終於敲響了。
大家的命運會是如何,還請繼續看下去,而西鄉宗部早已好整以暇等待眾人自投羅網。
龍之丞以及銳司能否帶著親衛隊們以及後宮們平安歸來,答案就在最後的決戰之地,山口!
那麼,我們下回
戰火中,我救了一個無法說話的少女。
不見不散~
***
後記B:
大家好,這裡是河合艾梅莉。
宗部最後的戰爭終於開始了,他的閃電戰法已經成功壓制住長州的首府山口,究竟寺內以及銳司等人有沒有辦法將山口奪回呢?
光靠寺內一個人是沒有辦法起到軍變的力量的,其實是有一直在幫助他的人們,才能將信念化成力量,至於那個舞鶴的提督,搞不好就是辣個叫做丹後的男人也說不定啊(?
嘿、小海大竹,我好不容易想起你們了,還將你們補充上來,我人真好齁~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河合艾梅莉
    河合艾梅莉
    我們是兩人一組的寫手。 寫作類型都是日系輕小說。 目前對JK的愛,愛到無法自拔ヽ(*゚ω゚)ノ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