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水小偷 - 35 - 今天的星空異常地清澈,好像什麼都塵埃落定一樣

2022/09/20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2021年12月17日

楊明偉將自己的私人物品放進紙箱中,他將從熟悉的八樓辦公室移動到全新的七樓辦公室。他再次看了看手邊的資料,那是半年前製造出的荒唐驚喜。他將這些資料用拔釘機一一清除騎縫針,並且將它們送進碎紙機,歸向沒有意義的終點。接著手機跳出了提醒,他緩緩地走進張爺爺的辦公室。
「新地方都打理好了?」張建宏從辦公椅上離開,緩緩走向他的櫃子。
「是的。」
「這些年來辛苦你了。」
「哪裡,謝謝張Sir。」
「Jason啊……」
「嗯?」
「跟我喝一杯吧。」張建宏拿出一瓶威士忌。
「張Sir,現在是白天。」
「我今天就『被退休』了,不是嗎?難道不該跟我喝一杯?」
「真的很抱歉,這一切都是我的錯……」
「不。他們一切都早有安排,只是時間來得比想像中得早而已。」
「真的很對不起。」
「Jason啊。你也知道七樓單位在做什麼吧。」
「是啊。他們把我丟進了第一戰場。」
「好好做的話,磨個一陣子,你會重新上來的。」
「這倒無所謂啦。」
張建宏拿出玻璃杯,流暢的技法說明著過去兩人在這間辦公室慶功的點點滴滴。看著那麥卡倫熟悉的金黃色液體靜靜地待在容器裡,至今楊明偉還是不敢相信自己最後會是以這種方式跟張爺爺告別。
「你很久沒有當工程師了,對吧?」張建宏問。
「真的沒關係。比起當經理而言,有時當個單純的工程師也不錯。」
「這是你的真心話嗎?」
「是啊,有時乖乖聽話,事情就按照上頭的規定作,沒什麼不好的。」
「我問的就是這個。」
「這個喔──」楊明偉只是露出了尷尬地微笑,他搖晃了玻璃杯,試著沖淡自己的尷尬。
「算了。喝吧。」
是啊,有時過多的話仍然無法沖刷掉自己身上的任何名聲。
楊明偉知道自己錯失了一個機會,
也或許他只是脫離了爭奪權力的宇宙。
他很久沒有這麼輕鬆了,在這些時間的交接期之中,
他慢慢享受著自己終於可以不用戰戰兢兢地隨時注意郵件。
無論是在鴉雀無聲的山巔之間,還是獨自一人在書房,
他可以放下那份總是存在於心中的忐忑不安。
這份輕鬆是空虛還是真的解脫,
至今他在這些酒精之中還沒找出解答。
結束了與張爺爺的會談之後,
他將紙箱搬到即將落成的七樓辦公室。
他得到一份長假,至少在東繁科技是第一次。
駕著特斯拉在國道一號的中線奔馳,
背景音樂播放著Khalid的R&B歌曲。
他的家位於市郊,是難得有「後院」的格局。
其實那稱不上是後院,
單純只有鄰近幾間透天厝的鄰居們一起搭建的籃框。
他很久沒跟兒子打球了,遠遠地就聽到運球聲。
「現在的年輕人都在練step back嗎?」
楊明偉脫掉薄外套,捲起袖子。
「難得你早到了。」
「還好吧。」
楊明偉運著球,熟悉地連續跨下運球加上大轉身,接著後仰跳投。
他所看的籃球時代人物,是Kobe,而不是Curry。
「你還好吧?」兒子在旁問。
「怎麼了?」楊明偉繼續熱身。
「你很久沒放長假了,只是好奇而已。」
「我也不知道。」
「已經是個老頭了,不要閃到腰嘿。」兒子笑著說。
「煩死了,連校隊都進不了的嫩咖,來pk吧。」楊明偉笑著說,對他來說,可以跟兒子一直互相吐槽是一生最值得的事情。
「先熱身一下吧,老頭,已經三球都沒進了。」
「欸。」楊明偉突然停下要跳投的姿勢,試著用運球來釐清一些思緒。
「嗯?」
「你還記得你國中那個籃球教練嗎?」
楊明偉終於投進了第一顆中距離投籃。
「一直都記得啊。」
「你之前受傷時,他為何一直都沒放棄說服你啊?」
「我後來有問,他是想要讓我有個希望回來而已,至少要能把復健做好的希望。畢竟每個人都不是NBA天生神力的運動身材,有些人可能受了十字韌帶的傷就回不去了,就像我一樣。你怎麼突然問起這個?」
「沒事,突然想起來而已。」
「其實我當時早已放棄了,但因為這個緣故,我還是把該做的復健好好做完了。雖然最後集訓一次都沒去。」
「那教練也是滿好的嘛。」
「唉,PK啦。」
「來啊。」
在「後院」跟兒子切磋球技一直是楊明偉的習慣,兩個人即便有各自要忙碌的人生,仍然會在這個地方消耗彼此的青春,更多的是交換彼此人生的經驗。這次的長假,楊明偉第一件想做的事情就是好好打一場球,然後把過去那些沒去的景點好好去一去。
他在休息時間時,打了通電話。吳念華並沒有接通,也沒有回電。楊明偉用Teams聯絡,過去的交談歷史記錄還停留在3月30日。那天他們一同走上八樓,決定自己在東繁科技逐漸會被淘汰的命運。但楊明偉認為任何機會都是有可能的,現在的他越是被低估、越是被糟蹋,那麼就擁有越多可以反彈的機會。
他留了訊息給吳念華。
『我下個禮拜搬到七樓,新世代的新團隊,實話說應該是會很燒的職位。但若你有興趣想要重新開始的話,聯絡我吧。重新開始或許也是一種選擇。』
直到今天他才想起,
給予他人一個「希望」,
往往可以讓一個人有持續下去的可能。
楊明偉將手機放在長板凳上,
今天的星空異常地清澈,好像什麼都塵埃落定一樣。

2021年12月17日

八個月過去,奇蹟並沒有發生。
從黃花風鈴木盛開的季節到了冬日吹拂的天空,
那些曾經有茉曦的痕跡似乎慢慢被時間給抹平了。
這八個月的時間,讓他從不熟悉這一切,變得熟悉。
摺衣服的速度從一小時變成了二十分鐘;
洗碗的速度從四十分鐘變成了十五分鐘;
從不會煮菜到現在可以游刃有餘地準備三菜一湯;
從不會唸故事書到可以講出生動的故事;
從不會購物到隨時可以抓緊空檔用手機採買民生用品。
每一個生活的小動作,慢慢被時間養出了更為精緻的輪廓。
雖然他總還是被小柔笑著「爸爸好笨」,
但是這樣的小柔慢慢也開始習慣了媽媽不在的日子。
沒想到八個月就這樣過去了,
而他不知不覺也把改寫「薪水小偷」的事情給完成了。
雖說是不知不覺,但卻讓吳念華賭上了自己的所有。每天八點上班就打開手機App寫作,休息時間用公司電腦網頁瀏覽茉曦的文章,或者是閱讀編輯推薦的作品。每一個像是殺神殺佛的追殺訊息遇到吳念華如水一般的平靜反應,都像是投擲到了水中。
即便是新上任的課經理站在吳念華的後頭碎嘴,他的Air-Pod從不停歇,播放著屬於適合寫作的歌曲。他喜歡的Aimer歌曲成為了循環播放的一環。當他在辦公室待膩了之後,就會直接走到停車場用筆電寫作。每隔一小時清一下Teams App訊息,過去那些他著急回覆的未讀訊息,如今卻變成了寫作番茄鐘的一部份。
他將自己的所有上班時間獻給了寫作,
甚至在某些光景之下,
他有一種自己應該要作為「職業作家」的錯覺。
但他不清楚,想成為作家與真的成為作家之間的距離,
有時比星星的閃耀真的落地在人的眼中還要遙遠。
在接收到張元彬那詭異的極端理論之後,
他毫不保留地接受對於小說的所有成就感。
直至改寫的作品邁向終局,
吳念華才發現那幾乎是一筆一筆地勾勒出全新的篇幅。
為了保有茉曦那些原始架構的句子,吳念華花了許多時間重新瀏覽茉曦的專欄上的每一篇文章。接著將故事抽換成自己的人生經歷。他不清楚「創作」應該是怎麼樣的樣貌,或許只能先臨摹自己的人生。他從3月19日那一天下午發生的事情開始寫起:從公司回家發現茉曦不見,為了解決被梁煥秋霸凌的問題,找了余珮慈協助報告,掀起了兩個經理的爭論。在退出了稽核團隊之後,又被賦予要具有風險的新製程條件轉換工作,接著不意外地發生了史無前例的報廢事件。
雖然他將東繁科技那些迂腐又誇張的故事寫盡,
仍然無法改變自己在東繁科技的結局。
除了自己以外,那些人都獲得自己想要的結局。
稽核工作的全面勝利讓培恩跟小胖升遷到了經理職位。五月份的組織改革,讓梁煥秋分得了其中一位資深經理職位,而汪定淵如同原本的規劃,到了新世代擔任經理職務。為了報廢事件花了許多功夫的廖家輝不意外地成了製程整合其中一個分支的處長職位。林大衛呼風喚雨的能力讓他在處長職位有時甚至能跨越更高的層級。
他的考績不意外地獲得了2分,使得他11月並沒有獲得分紅。他意外覺得公司的政策顯得如此可笑,他與那些部門內還在掙扎的人們竟然得到同樣的考績分數。然而這八個月他大約只花了低於5%的時間在工作上。
成為那樣的毒瘤之後,反而讓所有人繞道而行。他成為了辦公室意外的存在,宛如瘟疫的中心。新人都對他敬而遠之或者在他背後議論紛紛,他成為了公司的某一種「自由人」,確切來說就像是某一種「都會傳說」。
吳念華感到「這不是矽谷」的理論是千真萬確的真理。這八個月並沒有任何人衝出來把自己資遣掉,即便部門內的大家都在等待這一天發生,而這一天好像一直不會到來。
為了被東繁科技辭退以前有保障。
他用著過去稽核經驗作為背景,面試了稽核相關的職務。
由於他提出自己必須要五點下班的需求,
從上個月至今,許多公司遲遲沒有發給他第二次面試的通知。
除了完成這部曾經被放棄的小說以外,
除了完成這部被警方作為「證據」的小說以外,
他幾乎沒有完成什麼事情。
最終,檢方還是對阿寶提出了告訴。一審判處死刑,但因阿寶全案配合警方調查並自首的狀況下,二審改判無期徒刑。阿寶的家人為阿寶安排律師,否則阿寶可能會在一審情況下求死。茉曦的家人們不滿無期徒刑的判決,待三審上訴。吳念華的岳父岳母至今尚未為茉曦辦理喪禮,他們還是在等待警方可以為他們找到女兒,這樣才算是真的「回家」。
為了躲避媒體的追逐。吳念華過得極度低調。好險鎂光燈最後都落在岳夫、岳母以及茉曦弟弟的程以豪的身上,因此讓他可以在嗜血光芒之中暫時脫身。而面容上相的以豪則成為最火紅的近期人物,他個人的IG粉絲人數以指數函數方式上升。吳念華不清楚這樣的結果是否是以豪要的,但以豪似乎很享受於其中。這幾個月以豪會上各家新聞台描述他所認識的「阿寶」,不知不覺成為了消費自己姊姊的弟弟。
在經過幾個月與房仲的討論之下,他將會離開這個住了多年的房子。買賣將在下個月完成。他也在上個月找尋到了新的住處,這些日子都在準備打包行李。小柔新的幼兒園仍在尋找中,因為公立幼兒園總是一位難求。
薪水小偷的結局,完成於上週。吳念華幾乎以寫實的方式完成了自己身邊的所有的故事,但最終他還是沒辦法為自己寫好一個結局。這部小說最終還是走到了一個平淡的終局,他也沒有動力刻劃出值得讓自己開心的結局。
每當描寫著茉曦最後會出現在自己的生活裡,
他都覺得可笑至極,很快地就用delete鍵全數刪除。
扣除掉結局,類文學對於改版完的薪水小偷比起之前有更多的興趣。
如果結局更加充滿靈魂,他們會願意提供出書的可能。
就這樣。
吳念華甚至已經快忘記有茉曦的日子。
原本要抓著浮木的象徵,
如今變成了事實,
躺在自己的雲端空間之中,
化為19萬字的光陰歲月。
但他並沒有獲得任何救贖,
一旦寫作時的那股熱力消退之後,
他被無窮地自我否定給籠罩。
他覺得自己並不是寫作的料。
那些東西只是臨摹自己人生的證據而已,
它並非小說家本身揮毫之下的文采與創意。
寫得越多,越覺得自己可笑。
熟悉茉曦文章的他知道,
茉曦的文字是他遙不可及之處。
「聽說你快搬走啦。」管理員對剛進社區的吳念華招手。
「是啊。最近正在忙著整理。」吳念華扛著許多在大賣場拿的紙箱進門。
「辛苦啦,今天有你的信喔。」
「哦哦,好喔,我等等再下來拿。」他沒手招呼,便如此回應。
吳念華今日請了假,
打算一次把行李裝箱完畢。
回到了家,他將那些紙箱立好,
此時,編輯正好打來。
「哥。有一件事情我要特別跟你說。」
「該不會還要再改結局吧?」
「如果你能再改一下,當然是更好。」
「唉,我真的沒有想法了。」
「不過我今天不是為了這個打來的。」
「那麼是什麼?」
「呃……該怎麼說呢?」
「怎麼啦,這不像你。」
「雖然大家不知道是誰,但是那種神秘感的確讓大家上鉤了,而且造成了轟動。」
「什麼東西?」
「最近有部小說在我們業界很紅,獨立上架在自己購買的網域,免費的段落大概有一半左右,全書購買買斷的那種方式。價格還是很特別的數字,真的是過於便宜。」
「什麼?」
「價格是116,依照用電子書的價位去估計,這字數跟設計的成本完全不合理。」
「116?」
「你對這數字有感覺嗎?」
「嗯……不然傳來給我看看。」
這數字雖然很遙遠,
但是第一時間他就很怕這是有意義的。
Outline
Previous
Next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老鳳」,是個天橋底下販賣『懸疑』的說書人。 現任基層工程師、業餘小說家。作品風格包裹為驚悚恐怖、懸疑推理的糖衣為主,實際核心描寫內心世界的剖析與玩味,喜於將科學知識融入故事之中。寫作風格從都市、現代、新科技與人之間的視角滲透。
販賣 懸疑、推理、科幻的日常小說店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