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水小偷 - 36 - 有時只有愛是不夠的。

2022/09/21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2021年12月17日

「有,我剛傳到你信箱了。」黃秋這麼說。
吳念華打開手機,打開了黃秋傳給他的連結。
那是一個設計精美的網頁,或許說精美還只是保守。
光是字體的選擇上就可以感覺到設計師的精巧。
字體?剎那之間吳念華感到一陣背脊發涼。
他剛好認識的「她」是個挑剔字體到不行的人。
他看了看網站的介紹,
一名叫做「未夕」的作者。
不但作者名稱相當日系,
連同小說名字也是,
叫做「殘花」。
當他往下閱讀,試閱著第一行文字的時候,
他感受到一股激動的感覺在心頭上打轉。
「你看到了嗎?」
「有。」
「我有在這個網站購買,如果你有需要看完全部的話──」
「不,我如果想看完的話,會自己買。」
「你覺得是她嗎?你應該知道我說的是誰吧?」
「知道。」吳念華雙手感到不聽使喚。
「那種筆觸、那種細膩的表達。對不起,哥,我有點太激動──」
「116以前是我以前高一待的班級。」
「咦?」
「1年16班。」
「哇。天啊。」
「所以……我說的沒錯吧?」吳念華雙手顫抖,他相當激動,甚至有些缺氧的感覺。
「雖然很難相信,但是我大概是世上唯一唯二仔細看過茉曦寫的『薪水小偷』以及她原本專欄的人。我可以說很大的機率──」
「是她,對嗎?」
「噢,天啊。為什麼會這樣……what the……」
「不知道。我也想知道。」
「那我跟你說,你最好現在開始看這部小說。」
「嗯?」
「我不會說。有些事情你看完就懂了。」
「好。」
「還有,吳先生──」
「嗯?」
「無論怎麼樣,我還是希望『薪水小偷』可以讓大家看到。」
「是啊。我也這麼希望。」
「你做得很好。」
「你過獎了。」
「真的。我是說真的。有什麼問題我們再討論吧。」
黃秋的提醒像是預告著什麼一樣。
這是一個平凡的午後,
吳念華拿出平板,
用比較舒適的姿勢開始看著「殘花」。
在看完第一章他就懂了。
他終於知道網站上的廣告文宣是什麼。
「以真實事件改編,沉浸式的第一人稱小說。」
而那不僅僅只是第一人稱而已。
或許黃秋是靠著筆法還有技藝判斷是否是茉曦所為。
而對吳念華來說不是。
那故事寫著一名女子K,在日常的家庭生活作為起頭。開頭就是震撼的畫面,K接受丈夫W的言語、肢體霸凌。所有的細節毫不遮掩攤在陽光下,以近乎窒息式的、沉浸式的方式描寫。
在閱讀那些故事的時候,感覺自己宛如主角,K除了處處都要維持著美好婚姻的假象,做盡為人妻子、母親該作的樣子,卻要迎合丈夫W各式各樣的霸凌要求。
這樣的她,策劃了一個逃跑計畫。
荒唐的逃跑計畫。
連自己都感到可笑的計畫。
K與好友J是高中就認識的同學,而且與K的丈夫W都互相認識。K對J分享了自己的狀況,她甚至不敢跟W提離婚,她給J看自己身上所受的傷。於是K與J討論逃亡後可能會遇到的狀況,甚至也考慮了是否要帶著還沒唸幼兒園的孩子。J認為帶上孩子失敗的機率相當高,若只有一個人的話還有可能做到。J的朋友,曾經以前是做放高利貸事業的,有認識的管道可以協助他人避風,重頭開始。
若只是單純的逃亡,J認為W不會放棄,W是個心思細膩的人,J認為W最終還是會找上K。J提了一種荒唐的可能,他可以幫忙將所有的人聚焦在自己身上。這樣的話,可以讓K安心地安頓下來。接著,過了一段陣子,J提出了全盤的計畫,但是J的計畫並沒有完全揭露給K知道。他只讓K知道,要何時離開,練習怎麼躲開監視器,他們得要在什麼時間、地點執行。
為了增加K脫困的機率,他們必須準備更多證據。J說服K,將手邊正在寫作的小說,改寫成「某一種模樣」。J提議可以將這未問世的作品作為有用的證據。
接著計畫開始執行,J準備兩輛車輛。一輛是專門脫逃的,在事後會處理掉;另一輛是讓警方追查的,該如何留下足夠的跡證給警方。在某一天午後,K按照著J計算的時間離開了社區大樓,搭上J準備的車輛,並且繞開這中途有可能會被追查到的可能。而後續K被J的同事安置在安全的地方,而J按照時間計畫,以誤殺K的方式,成為兇殺案主角。塑造出一個W不可能會再尋找K可能的局面。
在筆錄的最後,J告訴警方K所寫的那本小說上的所有細節,以證明自己與K的互動並非虛假。自己是因為個人的慾望而害死了K。警察在苦無找尋到K的屍體之下,還是用了J發財車上的血跡作為起訴依據。
然而,雖然這樣的K雖然短暫地逃了出來。卻無法負荷逃亡提心吊膽與思念女兒的心,加上自己對於J的愧疚之心之下。最後的她還是決定主動投網,只不過這一次的她預錄下自白影片、自白書信,將資訊寄給警方,最後上吊身亡。在得知消息的J雖然事後可以得到減刑,但也崩潰不已。
幾乎是毫無任何快樂的結局。
掉滿地的悲劇與碎裂。
殘花的寫實,看在外人眼裡,離奇地不像是真實故事。而對吳念華來說,殘花等於就是茉曦視角的生活重現。在這麼多個月努力之下,試著改寫完茉曦的作品的念華終於可以體會文字的能力。
那些文字,真的痛苦得足以毀滅人的信心。
那些文字,真的充滿著呼吸。
他笑得瘋狂、哭得瘋狂。
通常大腦以及心智都會為了保護主人格做出該有的防禦機制。
雖然未必會演化成解離性人格,但它會試著合理化自己的錯誤。
這是真的嗎?W真的如此兇殘嗎?
還是他在茉曦眼中就是這樣的人。
這樣的控訴充滿著寫實又奇幻。
原因是一旦相信茉曦所言,自己就是個不折不扣的混蛋。
但實際上,那印象中的自己從未動過茉曦一根汗毛,
還是那真實與幻覺之間總是一夕之隔。
他感到不能呼吸,
混雜的記憶就像是跳接一樣。
他眨了眨眼睛,
望著鏡中已經哭痕累累的自己。
為什麼她會如此殘忍?
假設這是虛擬的劇情,
為何她下得了手,
為什麼她會願意污衊自己?
是為了什麼?
這是真的嗎?
還是她寫的都是真的?
吳念華感受這部小說就像是核彈一樣,
毫不保留地將自己轟炸。
透過那些第一人稱的文字所帶來的窒息感。
吳念華感受到那種痛苦。
「即便到最後,他還是只愛著自己。
因為愛著自己勝過他人很多的人,
才能在每一次的錯誤之中,
試著合理化自己。」
這些是真的嗎?
吳念華覺得自己好像被傷得體無完膚。
他已經分不清楚真實與虛構的界線。
腦內那模糊的印象全是細碎組成的密集恐慌。
他得讓自己從這樣的奇幻之中拉出來,
腦內有許多奇怪的聲音站在竄流,
他甚至有些站不住。
他抓起手機,撥了電話。
「喂。你看完了?」黃秋接起電話。
「對……」
「這也太快了吧?」
「嗯……」
「你還好嗎?」
「你看完有什麼感覺?」
「哥,我想先聽聽你的說法,畢竟……」
「我不知道。在我的印象中,我從沒對茉曦動過手。」
「噢,哥。這只是小說而已──」
「只是小說而已?」
「對。小說──」
「你說只是小說而已?」
「不是,我意思是──」
「她願意為了賠上自己的所有,只是為了寫出這樣的作品嗎?」
「哥,你先冷靜。你得先冷靜下來。我意思不是那樣。我的意思是每個小說家都有自己『挪用現實』的能力。那代表著只是一種抽換,或許只是把痛苦變成另一種狀況,進而描寫出來而已。」
「這樣『薪水小偷』看起來只會更可笑吧,或許我們應該放棄。」
「不。這兩部作品幾乎是完美的互補。我說真的,哥。拜託。請你不要放棄。」
「我只是突然覺得我很可笑,竟然讓這個女人如此恨之入骨。」
「這只是藝術的展現,況且這種控訴又沒有證據。至少我們知道一個好消息。或許茉曦真的活著,就算不是她自己執筆,也有幾乎真的找到她,對吧?」
「對了……證據。」
吳念華突然想起來了。
要是「殘花」寫得是真的……
那阿寶呢?
阿寶的起訴呢?
他不知為何有一股恐懼的感受爬上眉梢,
他趕緊放下手機,打開筆電。
「哥,你還有在聽嗎?」吳念華的話筒傳來黃秋的聲音。
他正在翻找所有youtube最新新聞畫面。
不。沒有。
他衝進房間找出自己的包包,
雙手顫抖地拿出皮夾,
努力地在混亂之中找出那張名片。
『該死的。』
他深呼一口氣,終於在夾層找到了名片。
袁世宗 09xx - xxx - xxx
嘟嘟聲開始響起。
嘟、
嘟、
嘟、
嘟。
「喂。請問哪裡找。」
「請問是袁世宗警官嗎?」
「是。你哪裡找?」
「我是吳念華。」
「你怎麼會打來?」
「我只是想問一下……」
「問什麼?」
吳念華知道自己正在玩火,
要是說出了任何自己在猜想的細節,
依照袁世宗的嗅覺,他很快就會翻盤全局。
然後……然後……他腦中想起了茉曦的微笑。
那個茉曦還在他的腦中。
她只是恨他而已,但是他還是愛著她。
不能,他不能輕易說出自己的想像。
「你們最近還有在找茉曦嗎?」冷靜之後的吳念華這麼說。
「我說過很多次了。我們真的盡力了。」
「哦……好吧。」
「你真的只是要問這個嗎?」
「對。」
「對了,你剛好打來。我想問一下,你最近有去探監嗎?」
「沒有。」
「好。」
「怎麼了嗎?」
「雖然我是不能告訴你的,但這件事跟你有關。」
「什麼?」
「張喬立先生昨天晚上在獄中上吊自殺。」
「什麼……」
「我們之後會召開特別小組調查,屆時希望你也會配合我們的調查。」
「好……這是真的嗎?他不是在獄中嗎?」
「原則上,獄中應該沒辦法拿到任何可纏繞的物品。關於這一塊我們的同事還需要釐清。你的部份,屆時可以幫我們確認張喬立先生個人過去的心理狀況還有交友狀況。」
「好……」吳念華無神地望著窗外。
「另外,目前這消息還沒公布,原則上媒體明天才會拿到資訊。我相信你是聰明的人。」
「是。謝謝你的告知。」
「你真的只是打電話來問茉曦搜查近況而已嗎?」
「對。」
「好吧。先這樣了。」
吳念華回到了殘花的頁面,
開始販售的時間就是昨日。
12月16日。
同一天,阿寶自殺了。
他捲曲在地上像個蝸牛。
他試著用客觀的角度思考這個問題。
殘花的存在,如同是宣告著阿寶並非是殺害茉曦的兇手。但是,阿寶要是死去,不就說明著「殘花」是值得追查的動機?不,警方在沒有任何線報的情況下,除非「殘花」躍上鎂光燈焦點。否則警方不可能主動找到這個線索。
茉曦有可能為了這部小說如此自掘墳墓嗎?
還是警方最後又會獲得其他可能性說法嗎?
只是憑藉著血跡,就讓阿寶進到監牢裡了。
這八個月過去,很多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這真的是茉曦嗎?這有可能是茉曦嗎?
那個善良的茉曦、那個待人處世總是為人處處早想的茉曦。
真的是她嗎?
吳念華想起稍早之前還在郵筒的信。
他步履蹣跚地走向電梯,隨著電梯向下,
他感受自己的心也緩緩墜落。
他走到了自己的郵筒,緩緩打開,裡頭躺著的是一張來自2021年3月18日的明信片。那是他熟悉的明信片店家的特製服務,他們有在送時光信件「寫給未來的自己。」吳念華仔細望著字跡,他大概知道是誰寫的。他走進電梯,讓白晝又死白的燈光照著那張明明是溫暖設計風格的明信片。上面的內容,明明是溫暖的文字,卻又如此令人感到畏懼。
「嗨,念華。這是一則想留給你的訊息。你收到的時候,今年的NBA季後賽應該早就打完了吧?很遺憾我沒辦法跟你討論最後一次這個話題。你現在肯定充滿著複雜又痛苦的感覺吧?如果順利的話,我應該在監牢裡等著重要的時刻來臨,而你肯定不願意見我,而我也沒辦法在對的時間之前跟你說對的話。
你肯定最想問為什麼,對吧?你看過了那部作品了嗎?殘花。那是我最期待的事情之一,但你一定也很痛苦,如果要真真切切地將它讀進去的話。
我所聽到的都是來自茉曦的訊息,她口中的你,那不像是我看到的你。對於這些,我沒資格有什麼評論的空間。最終的最終,我期待的是我們三個可以坐在熱炒店裡點幾樣小菜與酒,聊聊自己、聊聊彼此。在那個空間裡,沒有身份、沒有家庭、沒有關係,有的只是想關心對方的心而已。我很遺憾事情變得如此複雜,當你會收到信的時候,局面已經變得難以描述了吧?
我希望你可以過得更好,比之前更好。
這是我心中所期望的。
我是你的兄弟,這輩子都不曾改變的事情。
茉曦選了一個最不典型的路走下去了。
就算沒有我,她還是會這麼做。
但我很清楚你很聰明,你是吳念華耶。
你是那種不會放棄的傢伙。
這封信最想告訴你的是,她會這麼選擇,
那是因為她認為小柔可以完全託付在你的身上。
因為是你,她清楚她不用擔心這個。
因為是你,她才能追尋。
我一直到最後,還是不懂那句話。
那句茉曦曾經跟我說的話:「有時只有愛是不夠的。」
沒有經歷過婚姻生活的我,並不瞭解那是什麼。
我也不懂有什麼話不能談開的,
但或許這就是最難的東西吧?
也許真的進入婚姻的人才會懂得這句話。
然而,我會選擇怎麼做,
在什麼時間該怎麼做,
那都是與她無關的事情。
我的計畫裡,會好好守護她,
但她其實並不曉得這一切,
我只告訴她在什麼時候,該去哪邊。
要是你從警方口中或者報章雜誌看到我的現狀,
請不要怪罪茉曦。
她至始至終都不曉得我計畫的全貌。
很高興成為你的兄弟,
雖然不知道你的人生日後會怎麼樣,
我希望你們在彼此各自的人生都獲得快樂。
張喬立。阿寶。」
吳念華搖搖頭,他的手機好像有許多未接來電與訊息。
他覺得自己的耳朵似乎有重重的蜂鳴,
甚至有他曾經熟悉的滴答聲。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好像在啃食他的大腦。
他對真相感到困惑,
他對世界感到厭惡。
此時,冬天冷冽之餘的暖陽顯格外諷刺。
他將手機放在門口外的配電箱上,再也沒有拿起來過。
來電的震動聲,像是拍打著配電箱,
發出一陣又一陣的嗡嗡聲。
最終,手機隨著震動移動,摔落在地板。
砰的一聲,一切似乎歸於靜止。
Outline
Previous
Next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老鳳」,是個天橋底下販賣『懸疑』的說書人。 現任基層工程師、業餘小說家。作品風格包裹為驚悚恐怖、懸疑推理的糖衣為主,實際核心描寫內心世界的剖析與玩味,喜於將科學知識融入故事之中。寫作風格從都市、現代、新科技與人之間的視角滲透。
販賣 懸疑、推理、科幻的日常小說店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