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後、11/30、三圳街3號

2022/09/21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馬廄已滿,新來的馬匹和木樁一起繫著。木製腳踏車停在另一側,沒有專人照顧,但停放整齊。一座無形的牆隔開,隔開黑漆與藏青漆的腳踏車。庭院內隨處可見調查局和情報局的蹤影,牽著各自的搜緝犬。
唯獨院子內那棵大樹,除了哀悼的家屬,沒人靠近。
「Ina,您不用親自來現場。」宅第的新主人接過珮翠絲手上的韁繩,交給馬童。同樣的黑髮、相似的輪廓,疲憊但還沒死去的褐色瞳孔。「如您所見,這間宅第難得如此熱鬧。」
「不好意思妨礙瑟恩家治喪了。」珮翠絲躬身致敬,觀察環境。「您的穿著還是依然有品味。」
「瑟恩家族長該有的承擔與責任,維持門面是最低門檻。」主人躬身致敬。
「仿果實色流蘇,銹色披肩。」珮翠絲的手指撥弄垂下的流蘇,體驗觸感。「新品,沒有趕工的的痕跡,務必為我引薦這間店主。」
「趕工所追加的開銷您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
「抱歉,作為族長象徵的披肩當作證據收走了。希望這案子不會拖太久。」
「刪減調查局擴增證物儲藏室的預算會比較實際。」有著沙啞嗓音的男子披著黑色防風長袍出現,手臂搭上宅第主人的肩膀。「應該是第一次在陽光下相見吧?月光下的您神秘且優雅,日光下動人依然。您的學徒也是。」
「女子名為雅薇拉,請多指教。」女孩擋在珮翠絲之前。
「喔,想起來了,是次子。」一旁的譚述擋在雅薇拉之前。他龐大的身軀和盔甲的厚度,幾乎貼上男子和宅第主人的臉。
「站太近了,請後退。」瑟恩家侍衛填滿僅剩的空間,頂著譚述的身軀保護主人。「在你面前的是瑟恩家的族長與其仲父,情報局代理局長。」
「不好意思,族長以外的關係人請離開現場。」一名穿著藏青色制服的調查員出現在代理局長身後。
「我們是來轉移前任局長的公文和機密文件,您是在妨礙公務。」披著黑色袍子的情報員擋在調查員之前。
「不如你們現在就打一架,消耗多餘的男子氣概。」雅薇拉從譚述身後探出頭。男人們陷入沉默,彷彿在認真思考女孩的提議。
「請在情報局在調查局的陪同下進行轉移手續,公文和機密文件代理局長有權限閱讀、複製,但正本需由專案委員會保管。審閱、討論後,以不危及國安與情報員的前提下,由委員會決定那些內容可以交給調查局。」珮翠絲的話語推開眾人,搭起橋梁。「就這樣處理,如何?」
「符合昨晚會議的共識,身為代理局長,我沒意見。」
「身為此案負責人,我沒意見。」另一名依著拐杖支撐的調查員躬身回應。
「有勞您帶路了,瑟恩家的族長。」珮翠絲伸出手。
「Ina,請容我為您帶路。」瑟恩家族長牽起珮翠絲的手。「抱歉,我還不習慣這麼沉重的稱呼。如果您願意的話,請像以前那樣直呼我的名字。」
「馬薩安昂,請帶我去案發現場,我想親眼確認。」珮翠絲回頭叮嚀。「雅薇拉,牽好譚述,妳們一起陪同協助資料轉移,不要放開韁繩。」
「Ina 不是那個意思。」馬童牽著譚述手中的韁繩,誰也不放手。
「譚述,放手,跟上我。」雅薇拉抽刀出鞘,刀背輕敲譚述的頭盔。隨著刀刃摩擦刀鞘,割裂空氣的瞬間,幾乎所有人跟著握住隨身攜帶的武器,壓低身姿。
譚述和馬童交換眼神。馬童依然牽著韁繩,眉頭緊皺。譚述放開韁繩,手伸向腰間的刀柄。
「譚述,住手,習慣這座城市吧。」馬薩安昂嘴角微微抽蓄,不知是在壓抑笑容還是怒意。「這座城市能存在千年,因為我們從未鬆懈過。」
「女孩,妳嚇壞我們了。」代理局長抬手示意手下的黑袍解除警戒。「這裡聚集了整座城市最謹慎的烏鴉,我們的永遠注視著危險。」
「孩子的天真,是因為有你們承擔重任。」珮翠絲的視線與微笑掃蕩在場所有人,調查局的探員逐一解除警戒。「請接受我誠摯的敬意。」
雅薇拉收刀入鞘,拉起兜帽遮住自己,躬身致歉。有人瞥開視線,回到工作中。有人感染了微笑,拍拍彼此肩膀。
譚述蹲下身,輕輕扯著雅薇拉的兜帽詢問。「失禮了,我不曉得像這個時候,欲擺出安怎樣的表情?」
「我想只要微笑就夠了。」馬童面無表情,牽走譚述的馬匹。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你今天是一個孤獨的怪人,你離群索居,總有一天,你會成為一個民族。」 著有長篇小說系列作,《島嶼擱淺:黑日雨》。 聯絡請洽: [email protected] 試閱與購買請洽: http://moo.im/a/1269zI
    前作〈島嶼擱淺:黑日雨〉的續作。雖說是續集,結構上即使沒看過前作也可以快樂閱讀吧。不如說前作被批評太難閱讀,所以〈島嶼擱淺:停屍間裡的月光〉會採用較為單純的敘事策略。作為實驗,會寫幾個章節我也不清楚,請多批評和吐槽。 前作連結: http://moo.im/a/1269zI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