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雷的橋 Bridge of Clay ( 原文作者: Markus Zusak )
Sheryl’s Notes 雪柔的閱讀筆記
Sheryl’s Notes 雪柔的閱讀筆記

克雷的橋 Bridge of Clay ( 原文作者: Markus Zusak )

2022-09-22|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從前從前,鄧巴家過往歷史的潮汐中曾有一個女人,她有許多名字;她是個了不起的女人。」……依循作者布局故事的歷史年代,主角的家族故事約莫是1965年到201550年並跨越了4個世代出場人物的設定。
鄧巴家原本是在羽頓小鎮的磨坊街,「……‪正午時分,烏鴉跳下拖車,把死在路上的動物當午餐。傍晚,鳳頭鸚鵡發出尖嚷,炎熱的天空中飛過幾抹黑眼珠、黃頭羽的白色身影。」‬……作者筆下說故事的人是麥可 · 鄧巴家的長子馬修澳洲的羽頓小鎮則是麥可·鄧巴生長的地方。
麥可‧鄧巴家有5個男孩,男孩們的媽媽潘妮洛普,是來自波蘭的難民。「說實話,這個國家一直過得非常艱辛,也很悲傷,入侵這塊土地的人從四面八方來,由古到今未曾停歇。不過,如果必須二選一,你也許會說局勢是艱辛大過悲傷,即使共產時代也一樣。到後來,那段時期其實是這樣的:你從一條長隊伍移到另外一條,排隊領取藥品、衛生紙,以及倉庫中逐漸消失的食物。」...... 潘妮洛普18歲的時候藉由至維也納音樂會的演出機會,「投奔自由」後輾轉到了澳洲。事實上,在潘妮洛普一直到了去維也納的火車上,才明白,這次並沒有音樂會,而且再也回不去了,是她的父親瓦迪克‧勒邱什科要她這麼做的。
麥可‧鄧巴家的5個男孩,老大馬修,老二亨利,老三羅里,老四克雷,老么湯米。麥可·鄧巴家的故事就從老大馬修的手指敲打著錯號「老大」(老達)的家傳打字機開始。他們的家是一間比鄰賽馬場的簡單小屋,有進屋前需經過的廊道,有後院曬衣場和麥可‧鄧巴離家後再度回家時逗留的廚房。有曾經喜歡繪畫的父親和會彈鋼琴的母親。曾經喜歡繪畫的父親畫的全是第一任妻子艾比,當然這是他們尚未分手之前,而離婚之後的許多年再許多年後,老四克雷和女友凱莉曾經去拜訪過艾比。
從前從前,鄧巴家過往歷史的潮汐中曾有一個女人潘妮洛普,在她罹癌逝去前,把她和麥可‧鄧巴的故事告訴克雷為什麼是克雷而非其他兄弟?除了克雷總是微笑(克雷是笑著出生的)少言(這點像極了他的外祖父)之外,還有就是克雷長的跟父親十分相似。……「我的天啊。」和「你看起來就跟他一模一樣。」兩句話是艾比見到克雷時的驚呼!如此,臆測作者是否也給了潘妮洛普與父親被迫分離的補償?同時也給了潘妮洛普一個全新的麥可.鄧巴?所以安排由克雷來協助潘妮洛普遠離病痛,在臨去之前,在克雷的懷裏,潘妮洛普是欣慰的。克雷的橋是個悲傷的故事,但也有幸福時分,而且作者編排了一個非常棒的陽光結局。
每個人的內心世界只有自己明白,沒能明白之前而時間持續前進的同時,總會出現明白的方法,那個方法就是「橋」,有了「橋」就能夠幫助我們跨越生命中的濤浪波瀾以及和故人的生死思念。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