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水小偷 - 後記
老鳳
老鳳

薪水小偷 - 後記

老鳳
2022-09-23|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感謝看到此刻的人們,無論對於這部作品有什麼感覺,
這份感謝都先獻上給你們,很感謝你們,看完了這部作品。
而我深怕時間一旦久了之後,可能會忘記誕生完作品的這些感覺,
還是趁著有體感的時候記錄下來吧。
2020年末時,在上一部作品「公司冗員清除驚喜包」結束之後,已經有想寫出「薪水小偷」這部小說的初步藍圖,有別於上一部的不同,我想試著用著一種更慢的節奏去表達一些想說的事情。更多想寫的是真實現實生活會遇到的掙扎事物,無論是兩性、工作、生活、婚姻、寫作。
整個2021年過程中,大約只完成了最初步的階段。而且心知一路寫下去大概會變成某一種可以預想的作品。天花板大概類似於韓劇的「未生」(如果有興趣可以去Netfilx追一下,不會後悔)。然而在那些工作中所遇到的困頓、痛苦、解脫、頓悟,始終不是我想追求的終點。
這段時間COVID改變了人人的生活,我也在工作、生活中進行一次次的調整。某一種層面來看,我對自己是相當氣餒的。當時的我還沒有找出對於寫作一個最好接受的位置。我期待著許多改變,期待著作品越來越多人看、或許總有一天可以讓更多人看得到、哪一天可以跟人自我介紹可以說自己可能是一個「小說家」。然而那些還在斜槓寫作人生中的人們,一旦鐘響了,還是得走進現實世界過好每一天。很想作為一個匠人心態去寫作,一生懸命有時候是一種可笑的幸福,它代表著一種決心與沒有退路,而我深知自己的本事遠遠還不及如此。
那一段是痛苦,直到領悟什麼之前,也像是一場修羅。不斷考驗著自己寫作與內心的位置,每個人的解答可能不一樣,但可能最終要讓自己走下去的,只能靠著自己找到那一個好不容易可以觸摸的磚,試著踏上去。
2022年初,沉澱了許久的我,
帶著已經生鏽的雙手試著揣摩過去狂熱的自己。
最終回到了原點,想起了一些最重要的東西。
是啊,我最終還是要寫「懸疑小說的」,
無論情節是濃是淡;無論題材是厚是薄,
過去那些喜愛的事物最終告訴自己得要寫那個東西。
於是我與吳念華開始思考「茉曦為何要離開」,
當時有三、四種有可能,有茉曦死的版本、有歸來的版本。
某些時候,坐在公司停車場車上的我,跟吳念華思考著同樣的問題。
幾經思索之後,我得讓最重要的事情先定位。
我將茉曦化身為一個自由的象徵,
她應該要掙脫過去,掙脫框架,
她可能擁有著社會、人們帶給她的束縛,
也讓她投射出業餘寫作者的人生。
因此早在寫作初期,當時內心已經規劃好了最終第37章的畫面。順著 SEKAI NO OWARI的「サザンカ」 這首歌,把這一段完成。讓幾乎是慢動作、長鏡頭的畫面跟著寫出的場景慢慢完成,就像歌曲的感覺一樣。接著我幾乎就是往這一章前進而寫作的,就算任何版本如何更迭,這一章對我來說還是相當重要。確切來說描述上來說像是最後結局,但以寫作時間軸來說卻是開頭,我很喜歡這樣的感覺 。
而這也是唯一一次,大家會看見茉曦的樣子,也只有這唯一的一次機會才知道部份茉曦的心聲。我知道一旦過多,就會完全失去平衡,雖然這部小說我已一直在控制難以平衡試著平衡。而當第37章順利完成時,我清楚或許我真的有機會完成,我想像中的某個作品。
接著我揀選了一些真實事件安排在職場這一塊的描寫,接著就是努力放大或者縮小力道。職場線、茉曦線交織的平衡因為要有確切的時間軸,甚至不得不要轉變一些章節安排。譬如說報廢事件在星期五遇到或者星期一遇到會是截然不同的可能,星期五遇到就可以寫假日被事件纏身的困擾。然後警察解除封鎖時間也影響了職場線的進展,時間軸上的調整花上了不少時間。
當最後要收束的時候,我發現一旦要讓吳念華沿著應該要的薪水小偷準則前行,我清楚會將整部篇幅拉到更遠的25萬。因為有些段落是可以延伸的,甚至後半段時間帶過的八個月途中,我甚至有安排吳念華完整轉變的戲份。
然而最終這還是會壓縮要解密的段落以及銜接茉曦的過程。(我承認這部作品雖然是依靠著吳念華前行的,但本體實際是圍繞著茉曦旋轉的)幾經刪除與修改之後,用Jason的後續時光來取代這段空白、再用張元彬的出場來取代掉一個需要不少篇幅描述的崩壞過程。
來到最終的階段時,從前方與後方章節終於銜接上的時候,是最困難的時候。就像是任何球賽的收官戰會是最難打的一場球賽。最後我還是希望設計出結局解讀開放的可能,茉曦在殘花所說的「真相」究竟是真是假,分裂成兩種可能,我認為這讓讀者會有想像空間。我個人私心傾向在茉曦多一些,畢竟要讓一個媽媽選擇以非典型的方式離家出走,那麼肯定吳念華「做」了些什麼。
在某一個版本我甚至把殘花的內容試著描述出來,甚至把吳念華那些刻意遺忘的片段描述出來,但是最後因為感覺不對而作罷,某一種聲音告訴我這樣對吳念華算是不公平的決定。畢竟他花了一整部戲的時間,努力尋回茉曦,以及試著照顧家裡、扭轉自己的劣勢,因此將錯覺、模糊、成為瘋癲的狀態,成為了我認為對他較為中和的作法。
他對家庭、家人的作法,如同那些他時不時滲透出來的回憶一樣。在一段感情之中,總是虛應故事的男性,我相信在現實社會之中,會是樣本數不少的總和。他對待著家庭與家人或者如同他的工作一樣,用SOP試著「解決」問題。然而這兩種事情,是沒有辦法以「解決」來解決的。
模糊掉確切的「家暴」事實而言,吳念華似乎變得像是你可能會支持的人,也會感到困惑的人。你可能不想相信他最後是這樣的人,也有可能你會是站在他這邊的,因為他總是在中間一直懺悔著自己,試著想要挽救一切。畢竟我不想讓他成為真正的反派,因為他整個人帶出了東繁科技這個公司裡頭的問題,也帶出了職場環境的所有種種不公平。最終留下的懸念,無論是什麼,我認為都是有階段解讀的。
至於38章,我腦海裡黑頁方式的呈現,類似在37章尾聲之後,藉由畫面去讓這些文字補充空白,類似像是獨白。製造出現實與虛幻之間的存在迷幻;也製造出某一種可能。薪水小偷經過了茉曦、吳念華的改寫,最後在由我手上完成,但最後沒有美好的結局(實際上我真的有寫一段吳念華真的讓薪水小偷出版,而重新寫了一段茉曦重新生活的開始,在一間獨立書店看見這本小說的存在。)
但最終我還是沒有選擇這個版本,甚至我有想寫過「殘花」這部小說當作衍生作,但是可能會太痛苦而作罷。最終覺得保持現在這個狀態,可能存在更多可能性。
茉曦究竟是不是真的如阿寶所述,這一切都只是阿寶的設計,而她只是一個逃離的人;還是她才是真的那個為了逃離現狀而不擇手段的人。目前的我,認為還沒有準備給她蓋棺定案。
另外要特別分享Aimer的「March of Time」這首歌,幾乎伴著這部小說寫作後半期的寫作環境。
大約從2022年2月開始,四個月內完成了兩部小說,雖然還不知道這一切有沒有收穫,但卻感到異常的滿足與平靜。有點類似總結了一部分過去失敗的自己,有人說寫小說就像是記錄失敗的過程,現在想起來一點也沒錯。反覆地加與減,在人生某個時間點留下那個時間能夠傾盡全力的一切,如果最終寫的東西是那樣,那大概就是那樣了。
那些把文字寫下的過程,
已經滿足了我想要的,
而且沒有任何遺憾。
如同我在「失敗的小說家」中寫的其中一段:
「他們的靈魂,在小說中活著;
作品完成之後,也跟著死去。
而剩下都是創作以外的事情。」

大家如果對這部小說有什麼心得或感想,歡迎不吝分享,請別害羞呦。
Bonus:為了製造真實與虛幻的迷幻交接,有一些事項可以跟大家分享。
  • 小說中的大部份描述的現實生活場景都存在。
  • 東繁科技的確過得很好,標榜的企業形象猶如最後尾段所述,所有重要涉及人物最後也都過得很好。
  • 東繁科技配角多數人的名字與設計都經過排列組合,有些對於名譽無傷大雅的人物則是名字完全複製。
  • 報廢事件是真實事件改編,某部門內主管的確也差一點送人情請自己工程師寫Report,雖然最終結局是兩個部門的工程師合寫,但是是一件常常會需要報告的事情。並且起因的確如小說所述,由上級指導忽略風險直接放行過量的產品所致,而這件事情在討論root cause時永遠沒有在任何會議上被提及。而這個經典範例即便到了2022年夏季,仍然被東繁科技內部人員拿來討論。
Outline
Previous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老鳳
老鳳
「老鳳」,是個天橋底下販賣『懸疑』的說書人。 現任基層工程師、業餘小說家。作品風格包裹為驚悚恐怖、懸疑推理的糖衣為主,實際核心描寫內心世界的剖析與玩味,喜於將科學知識融入故事之中。寫作風格從都市、現代、新科技與人之間的視角滲透。
本文發佈於
販賣 懸疑、推理、科幻的日常小說店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