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靈夜、11/30、某艘停泊在港口的船上
Sarra oa od Magcha
Sarra oa od Magcha

守靈夜、11/30、某艘停泊在港口的船上

2022-09-23|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月光下,一艘收起帆的三桅帆船停泊在商用碼頭內。混凝土搭建的防波堤讓吃水深的帆船幾乎沒有隨之起伏,馬薩安昂眼前的葡萄酒也是。公務使然,他知道每艘船都有屬於自己的文化,相同點在於,船長室是一艘船中最尊貴的地方,航海日記、測量儀器、名冊、帳本、旗語手冊、與海圖,就在他眼前,隨手積在一旁的床上。
「我又失戀了。」男子坐在船長的位置,抬腳放在桌上,原本屬於海圖與測量儀的桌上。「南洋不好嗎?冬暖夏涼的大陸不好嗎?雖然屬於舊日的主要城市依然由感染者佔據,但那片淨土依然能產出如此美味的葡萄酒。」
「最後所有人都擠入書房,就連譚述也跟著仲父進來。屬於那間書房的神祕感與威嚴在我眼前死去。這是你想看的,你讓它成真的結果嗎?」馬薩安昂將酒瓶移開,遠離男子的鞋底。「我沒期待你參加葬禮,你有過前科。我只是沒想到你會在守靈夜把我拖上船陪你喝酒,你再次打破我對你的想像。」
「老烏鴉的屍體怎麼可能那麼簡單就燒掉,多少人想挖掘他腦中的秘密。你守的骨灰罈,是從灶爐清出的灰燼吧?」男子舉杯,淺嘗一口。「這酒,還是不錯的,和希雅進口的不同,自由的味道,沒有戰爭、諜報與陰謀,應該也沒有勞動壓榨。」
「上次委託的那件事,11號,颱風夜,在印刷廠二樓。」馬薩安昂依然沒碰酒杯,他的視線緊盯著眼前的男子與月光,從男子身後玻璃窗灑入的月光。「這是你的解決方案?這瓶子裝的是血,誰的血?」
「船長是我見過最勇敢正直的人,你喜歡的類型。他必須好好活著,歸還欠我的債。」男子收回腳,頃身,將盤中的茯苓糕推向客人。「這不是誰的血,也不是誰的肉,享用吧。」
「不,我不會就這樣放過你。」
「這個結果你有什麼不滿嗎?沒有人逼你繼承族長的責任,逼你與連續流血五天還不會死的生物結婚,沒有孩子需要延續骯髒的血脈。」男子雙手托著下巴,手肘撐在桌上,嘴角上揚。「引用我朋友說過的話『你是你自己的主人』。你只需要放棄繼承,將責任丟給仲父,你的仲父,然後——」
「然後仲父就會以族長的身分逼我結婚,或者下令抓你回家。」馬薩安昂將杯口湊近嘴唇旁,才想到。「等等,你有能以『朋友』稱呼的對象嗎?」
「所以我們需要船長,還有這艘船。」
「我走了,只是換其他人承擔這些責任。」馬薩安昂嚐一口葡萄酒。這酒,還是不錯的。「就如你當初走了,而我擔下原本屬於你的責任。這是結構性的問題,不會為你、我、老烏鴉的缺席而改變,只換人弄髒手。」
「所以說,在你弄髒雙手前,離開吧。」男子在馬薩安昂伸手前,搶過酒瓶。「上船前你喝了多少?」
「你家塞滿了親戚、調查局、和情報局的人,你能好好睡覺嗎?」馬薩安昂捏了捏雙眼尖的鼻骨,閉上眼,放下酒杯。「不,不要再轉移話題了。是不是你殺的?」
「你有沒有想過,為何你的手,還沒弄髒?」
「我們都是老烏鴉棋子,曾經,也許我這顆棋子適合放在外交部。」馬薩安昂熟知男子的說話方式,如死於麻糬的祖父,如男子繼承之名,他們總是用問題來回答問題。「也許仲父是弄髒手的那個人,這兩兄弟的關係看起來不錯。他也是受益人,但我想不透他下手的動機。瑟恩家沒有寫日記的習慣,所有秘密都往樹洞裡倒。」
「聽起來很合理,你這不是找到答案了?」
「那是屬於我的版本。你的版本是什麼?」
「回到你剛才所說的,這是結構性的問題,總是有人需要弄髒手,問題是誰?」
「丟下我逃離一切責任的你,有動機弄髒手嗎?」
「也許,只是假設。」男子伸出手,越過桌子,試圖觸碰另一端的馬薩安昂。「那是古老且普遍的動機,不怎麼新奇有趣的動機,猶如動物本能般的動機。」
馬薩安昂伸出手,試圖回應男子。他突然察覺,自己的手在月光下顯著如此慘白又毫無防備,和男子那雙鞣皮手套包裹的手比較起來。他最後選擇酒瓶,為自己添滿杯。
男子放下手,用筷子夾起一片還沒冷去的茯苓糕,配著葡萄酒享用。「沒有人需要知道我們今天見過面。」
「當然,今晚是守靈夜,身為族長的我正在樹上看顧前一任族長的靈魂與秘密。」馬薩安昂夾起茯苓糕放入口中,和酒精一起咀嚼。「這餅,配得上葡萄酒。」
「尤其不要告訴珮翠絲。」
「你配不上她。」
「她有能力選擇承擔什麼。你的建議我不會幫你轉達。」
「她的能力我見識過了。」馬薩安昂放下酒杯,抓住男子的手腕。「有一天,她會笑著把你吊起來,我不想見到那一幕發生。」
「動機?」男子讓手腕被抓著,沒打算掙脫。「我也是嫌疑人喔,你想幫我擺脫嫌疑的動機是什麼?」
「也許意外的普通喔。」馬薩安昂放開手,拿起酒杯杯底敲一下男子的杯子邊緣。「我都在同一艘船上,從出生的那一刻。」
「你知道嗎?這艘由名匠打造的船曾經擱淺過。」男子趴在桌上,玩弄著酒杯。「我和船長,更正,當時他還不是船長,一起登船——」
「先不要。」馬薩安昂難掩哈欠。「我寧願聽船長的版本。」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你今天是一個孤獨的怪人,你離群索居,總有一天,你會成為一個民族。」 聯絡請洽: [email protected]
本文發佈於
前作〈島嶼擱淺:黑日雨〉的續作。雖說是續集,結構上即使沒看過前作也可以快樂閱讀吧。不如說前作被批評太難閱讀,所以〈島嶼擱淺:停屍間裡的月光〉會採用較為單純的敘事策略。作為實驗,會寫幾個章節我也不清楚,請多批評和吐槽。 前作連結: http://moo.im/a/1269zI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