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火中,我救了一個無法說話的少女 (71) 山口奪還作戰各路突進
河合艾梅莉
河合艾梅莉

戰火中,我救了一個無法說話的少女 (71) 山口奪還作戰各路突進

2022-09-23|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隨著一行人浩浩蕩蕩的準備出發,四萬十太太撫摸著腹中的胎兒,從婦產科醫院的窗戶遠遠眺望著路面,手中握著出門前留陽人塞給他的護身符。
平安順產。
「親愛的,這次你一樣會平安回……嗚!」
她正想說回來,但馬上捂著肚子,腹中傳來陣陣疼痛,護士見狀,連忙通知醫生。
「醫生!準備接生喔!」
「好,我這就來!」
四萬十太太被推進了待產室,雖然痛苦,但她仍開心的撫向自己的胎兒。
「爸爸他,一定會為你帶來一個新的時代喔,所以,媽媽和你也得加油才行。」
畫面來到另一頭,後免右衛門的女兒雪風正在翻弄著洗衣機。
「媽媽~妳也說說爸爸吧!」
「嗯?怎麼了嗎?」
「爸爸又把他的衣服和我的制服以及內衣褲一起洗了啦!阿咧……?」
雪風沒好氣的說著,突然看見了什麼不對勁。
「雪風怎麼了嗎?」
「爸爸的襯衫被我裙子裡的指甲刀勾破了耶,還好大一個洞,嗚哇……」
聽見雪風這麼說,她的母親代子呵呵一笑。
「沒事的,他肯定會原諒妳~」
「明明是爸爸先把衣服丟進來洗的說……」
「但如果不是妳爸爸的衣服被勾破的話,就會是妳的制服遭殃囉。」
「這麼想也對啦……」
雪風表情複雜的看著洗衣機。
此時的山口城。
「西鄉大人,和您預測的一樣,長州兵們沒有服從毛利的指示,就要進攻過來了。」
柳原恭敬的半跪在地上。
「哼,從上次作戰,我就知道毛利那傢伙已經失去作用了,沒關係,現在就讓這些長州兵們知道我們的厲害。」
「是!」
聽完宗部的命令後,柳原便下去傳達指令。
就在這時,來自兵庫寺內所組織的部隊,和薩摩軍展開了一系列殘酷血腥的戰鬥,剛準備到達山口,就遭到薩摩軍的伏擊。
「砲擊,得打開突破口!」
「寺內三等陸佐!敵人似乎早已有所準備!一個三犄角小隊遭到集中擊破了!」
「嗚!這次薩摩軍的指揮官不是泛泛之輩嗎……從舞鶴和宇治來支援的部隊呢?」
「舞鶴鎮守府的提督和鳥取的薩摩軍陷入了交戰、宇治的陸軍正在趕過來還需要一點時間!」
「嗚……在那之前得想辦法擊潰這裡的薩摩兵,大家,咬緊牙根上吧!」
「是!」
「嗚哇!」
「去死!薩摩兵!」
「竟敢進攻我們的山口!嗚喔喔喔!!」
「呃啊!」
「可惡!射擊射擊!」
隨著此起彼落的炮火聲,又有數名長州兵粉身碎骨。
寺內緊握著拳頭,從三犄角的觀測窗看去,長州兵們和薩摩兵激戰,每分每秒都有人死去,但他卻滿面愁容。
這次的薩摩兵非比尋常,照理來說長州軍應該擁有地利之便,但自己所帶的部隊竟被壓制了。
「讓三犄角中隊集結,準備用三犄角衝擊進行突破!撕開破口後擴大戰果!」
「是!」
就在三犄角戰車們打算強襲時,西鄉宗部在山口城內得意的冷笑。
「西鄉大人,對方落入圈套了,三犄角戰車正在集合。」
「我知道,把們引進來後,將街道引爆。」
「是!」
一切正如西鄉宗部所想的那樣,三犄角一衝進街區,隨著轟隆作響,巨大的黑影包圍了他們。
「寺內三等陸佐!這個是!?」
「被看穿了!竟然用這種方式阻斷我們進攻,可惡的薩摩軍!」
隨著巨大黑影壓下,一個三犄角中隊慘遭活埋,兩側的薩摩兵們再度殺了過來!
「進入白刃戰!還能動的三犄角戰車與步兵偕同推進!」
「可惡!」
「這樣子就完蛋了吧!長州兵!」
「嗚、嗚哇!」
一隊薩摩兵踩著被炸毀的房子,居高臨下,向著下方的長州兵們掃射。
「可惡!居然連街區都破壞!」
「破壞又怎麼了~!西日本是屬於西鄉大人的!」
隨著血肉被切割的聲音,又有一名長州兵胸口遭到刺刀刺穿,然而該名薩摩兵馬上就被其他長州兵射成靶子,也跟著導在血泊之中。
但,這僅僅只是個案,整個戰場上漫天的吼聲和廝殺聲交叉著彼此的炮火,四處可見被擊殺的人,橫屍遍野。
「西鄉大人,看來長州兵的能耐也不過如此,連俘虜的民眾都不用拿來威脅了呢。」
柳原再度報告戰況。
「不需要,現在最重要的是將他們所謂的希望正面擊潰,讓他們明白我們與長州藩之間的實力差距。」
「原來如此,真不愧是西鄉大人,深謀遠慮。」
「先不說這個,長洲藩的敗北也只是時間問題,土佐藩的動向呢?」
「目前正在警戒中。」
「提高警惕,山內豐穗的手下可不是飯桶,而且,那個神出鬼沒的戰車,肯定會朝著這邊前進,對裝甲部隊都準備好了吧?」
「是,都依照您的吩咐進行了整編,這一帶的建築裡也都隱藏著我們的戰車,隨時可以投入作戰。」
「發現目標前,讓他們將引擎熄火,那個戰車,肯定有著我們不為人知的感測能力。」
「知道了!」
隨著柳原將自己的指令傳達下去,西鄉宗部將雙手交疊於後方,成稍息姿態望著窗外的爆炸與廝殺聲。
畫面再度來到戰場上,寺內等人仍在敖戰中,但長州兵卻發現了什麼。
「寺內三等路佐!秋穗灣附近似乎出現了新的軍隊登陸,向著我們以外的路線衝向山口城!」
「難道,是土佐藩的部隊嗎?但是,其他方向的防守……」
「這個戰車,好快!寺內三等路佐,他們已經快衝進山口城了!」
「這麼短時間就能打開供一輛戰車突入的突破口,到底!」
「對方的作戰代號傳過來了,寺內三等路佐!」
「是哪裡的部隊!?」
「廣島、幽靈?……是廣島的幽靈!廣島的幽靈參戰了!土佐之龍也在!」
聽見通訊兵的大喊,長州兵們無不抖擻精神,其中寺內更是興奮的握緊雙手。
「大家!支撐住正面戰線!廣島的幽靈和土佐之龍來幫助我們了!」
「喔喔喔!!幽靈也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去死吧!薩摩兵!」
「這樣一來就不會輸!」
「加強突破力道,把他們正面火力吸引住!不能讓薩摩兵去阻撓他們!」
「了解!」
而銳司等人一下船和東鄉艦隊分開後,就隨著小雞的衝鋒,很快就抵達了山口城附近。
「沒想到沒受到多少阻撓呢。」
咲百奈感到有些古怪的說著。
「狀況不太對勁……」
「但是,就算知道有陷阱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龍之丞說完,與銳司相互對了一眼後,點了點頭。
「據情報指出,西鄉宗部,就在那裡頭。」
「我知道……」
「我們上,備前銳司。」
「嗯,將他殺掉,結束這一切!」
見到龍之丞和銳司即將離開小雞的車廂,以咲百奈為首的大家紛紛向著他們兩人行軍禮。
「銳司隊長,祝武運!」
「銳司,要活著回來喔,你現在可是姊姊的精神支柱呢。」
【銳司先生,我會等著你回來的。】
「主人,有我幫忙大家,你不用擔心!」
「嗯,謝謝大家,妳們也要小心點,那麼我們出發了!」
銳司回答完,龍之丞和他一同帶著親衛隊,朝著山口城內突入。
很快地,內部傳來了駁火的聲響。
「銳司隊長,不知道要不要緊……」
「肯定沒問題的,他可是廣島的幽靈~我認可的男人喔。」
「愛合子大姊還真自信啊……」
愛合子才剛說完,小雞內部的紅光突然閃耀了起來。
「敵人多數發現,多輛坦克與裝甲車,包圍了我們。」
聽見小雞的警報,大家不免心中一驚。
「!?」
「剛才明明沒有看到的!?」
「砲擊,要來了。」
聽見小雞的電子音,咲百奈緊急的再度握好方向盤,瞬間一發砲擊,集中了小雞的側面裝甲。
「嗚!」
「唉呀!」
「……!!」
突如其來的炮擊也讓蕗實下了一跳,咲百奈再度馳騁在街道之上。
「哪裡來的砲擊……!」
當咲百奈甩尾勁一個巷子內部時,三輛坦克的主炮對準了他們!
「!?」
「愛合子大姊!主砲就交給你了!」
「了解!」
當愛合子準備操作小雞的主炮時,背後再度遭受砲擊,四面八方的戰車圍了上來。
「……!!」
蕗實遭這一陣攻擊跌倒了,此時小雞也打開了飛彈發射座。
「我來支援各位。」
隨著微型飛彈發射出去,擊潰了部分薩摩軍的戰車,但無數主砲還是朝著小雞射來。
「唔!怎麼會突然有這麼多的數量!」
咲百奈靈活的踩著油門,也啟動了小雞背後的額外推進裝置。
「小雞!三犄角衝擊!突破出去外圍!」
「了解─」
就在咲百奈準備使出三犄角衝擊時,薩摩兵也看見了小雞的車身四周的推進器開始點火,三犄角也對準正前方。
「和計劃一樣!對準他的左面集中打擊!」
隨著該名薩摩兵指揮說完,數名步兵出現在小雞的視野裡,對裝甲火箭炮齊射過來,連一直只是干擾的薩摩戰車也向著同一方向打擊!
「來不及迴避了!愛合子大姊!」
心領神會的愛合子立刻向著後方大喊。
「蕗實!對衝擊準備!」
「來不及了!愛合子大姊快趴下!」
「右面全隊齊射!」
碰!!!蹦蹦蹦蹦!!
劇烈的爆炸聲中無數砲火集中了小雞的單側,強大的單面打擊,甚至將小雞沉重的車身轟進了一旁的建築裡……
儘管煙霧迷漫,看不見裡頭的情況,但薩摩兵仍然繼續下指示。
「齊射!把整棟樓都給我轟垮無所謂!」
「了解!所有分隊齊射!」
薩摩兵精準的執行命令,在咲百奈等人尚未反應過來的瞬間,就將他們剛剛撞進的建築轟垮,使小雞徹底埋沒─
而在那砲火中,小雞的車鄉內部也是煙霧瀰漫。
情況來的太突然,大家都還沒進行對衝擊的手段,咲百奈一頭撞在儀表板上,昏死了過去,其他人也差不多。
愛合子則是抱著蕗實,摔倒在一旁,身體全是擦撞傷,額頭也滲著血液。
至於蕗實,驚恐地看著額頭滲血的愛合子將她緊緊抱著。
「蕗實……不要亂動喔,很危險。」
蕗實驚恐的點了點頭,此時的小雞將車廂內部的燈光關閉,也將引擎熄火。
其餘薩摩兵見狀,認為打倒了小雞,便準備衝向山口城內,將成前後包夾之勢,試圖將銳司、龍之丞和親衛隊等人徹底包圍。
小雞見狀,便與蕗實和還醒著的愛合子對話。
「因車上成員大部分受傷,我建議停止本車輛一切活動,提高生還率。」
【可是、薩摩兵好像朝著銳司先生他們衝去了……】
「提問,車長蕗實,妳希望冒著乘員的危險阻止對方嗎?」
蕗實望向愛合子,後者點了點頭。
「我們,不能讓其他人的犧牲白費呢……」
聽見愛合子這麼說,蕗實噙著淚水,打了字。
【不惜一切代價,阻止他們,拜託你了!小雞!讓大家活下去吧……】
而小雞,接收到蕗實的文字後,陷入了短暫的沉默,接著隨著發動機再度開始運作的聲響,主控面板再度啟動。
「理解了,從現在開始,解除限制─」
隨著一連串的嗡嗡嗡的電子音閃過,儀錶板上一大串的程式執行,變成了鮮紅色,小雞張開了外殼,因為全身機械組件和運算系統超載運作,熾熱的紅色光芒閃爍著他的車身。。
「全系統正常,外部裝甲棄除─」
轟隆巨響,本以為擊倒了小雞的薩摩兵紛紛下了一跳。
「是爆炸了嗎?」
「不!那個戰車!還沒有失去動力!」
在薩摩兵的驚訝中,全身閃爍著紅色熱能的小雞衝出了廢墟,並連續三發主砲射擊,擊穿了三部薩摩戰車─
「不惜代價,擊潰所有薩摩兵,阻止他們夾擊銳司先生與龍之丞先生,以及讓大家活下去─任務了解。」
***
後記A:
大家好,這裡是金永浩。
這將會是最後一戰了,小雞也使出了全力,將身上所有的組件超載。
究竟小雞能在眾多薩摩兵得圍攻下,反敗為勝嗎?
而寺內,能否引領長州兵衝進山口與銳司等人會合?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還請期待下回,戰火中,我救了一個無法說話的少女!
為了完成與銳司的約定,將薩摩兵打倒吧!小雞!
***
後記B:
大家好,我是河合艾梅莉。
舞鶴鎮守府的只是普通的海軍提督,絕對不是丹後級散佈器那種可怕的東西,所以絕對不會破壞本作的設定,請大家安心服用。
殿後的咲百奈等人忽然遭到大批薩摩兵伏擊,看來宗部是很認真地要處理掉小雞呢,如果之後三個老婆都被俘虜的話……
宗部:唷,廣島的幽靈,你的女眷都在我手中。
銳司:放開她們!
宗部:這要看你的誠意了吶,我這邊很多士兵都迫不及待要戰勝的獎賞了。
銳司:西鄉宗部!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我們是兩人一組的寫手。 寫作類型都是日系輕小說。 目前對JK的愛,愛到無法自拔ヽ(*゚ω゚)ノ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