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露感情,也是為什麼蔡英文從參選一直到當選總
fgtwrtwe
fgtwrtwe

展露感情,也是為什麼蔡英文從參選一直到當選總

fgtwrtwe
2022-09-23|閱讀時間約 21 分鐘
2017年底的《民眾之敵》可以說是非常平民也非常政治的一部日劇,描繪一名單純想讓孩子生活過得好一點的媽媽佐籐智子(篠原涼子 飾),因為看上市議員豐厚的薪水而決定參選,從一開始的市議員到後來的市長,他一路都承諾「要讓每一個人都得到幸福」。但一介「女」素人進入「清濁並存的」政治界,過程中他開始對於「權力」有一些掙扎和思考,有時嚐到勝利,有時吃到悶虧,到最後跟政治世家出來的藤堂誠(高橋一生 飾)展開有趣的對話,更開啟了直接民主的先例(在劇中)。
我先澄清一下我在這裡所談的「女性」與「男性」特質,我不覺得女性一定只展現所謂的女性特質(反之「女性特質也不只見於生理女性),也不覺得男女特質是相互對立,甚至有高有低。之所以說是「女性」政治,是因為想暫時採用一般社會所區分和高舉/貶抑的兩性對立特質,即一般認為女生比較直覺、感性、優柔寡斷、婆婆媽媽、沒有效率、感情用事、溫柔、顧家(男性特質則是這些的相反),來翻轉什麼叫做政治,來重新定義政治是不是在本質上或操作定義上就只能屬於男人(男性特質)。
劇中除了佐籐智子之外,還有另外3 個重要的女性角色:在報社工作的平田和美(石田百合子 飾)、青葉市的市長和原田晶子(余貴美子 飾),以及同為市議員的小出未亞(前田敦子 飾)只是為避免模糊這篇文章的焦點,所以暫不討論。
https://www.iamtn-network.org/profile-1/england-vs-italy-nations-league-live-tv-free-coverage-today-23-sept-2022/profile?
https://www.artofthebrush.ie/profile-1/now-italy-vs-england-live-23-september-2022-en-gb-8741-3-14p/profile?
https://www.iamtn-network.org/profile-1/roja-tv-italia-inghilterra-in-diretta-gratis-tv-23-settembre-2022/profile?
https://www.iamtn-network.org/profile-1/partita-italia-inghilterra-in-diretta-23-settembre-2022-it-gb-4650-7-8p/profile?
https://www.artofthebrush.ie/profile-1/tv-italy-vs-england-live-free-watch-23-september-2022/profile?=sky?
https://www.iamtn-network.org/profile-1/roja-tv-italia-inghilterra-in-diretta-gratis-tv-23-settembre-2022/profile?
https://www.artofthebrush.ie/profile-1/diretta-italia-inghilterra-gratis-23-settembre-2022-it-it-6829-26-13gd/profile?
https://www.iamtn-network.org/profile-1/ver-partita-italia-inghilterra-in-diretta-23-settembre-2022-it-it-4650-7-4K/profile?
https://www.iamtn-network.org/profile-1/italia-vs-inghilterra-23-settembre-2022-it-it-6080-5-28p/profile?clasico
https://www.artofthebrush.ie/profile-1/italia-inghilterra-diretta-23-settembre-2022-it-it-0910-4-11p/profile?
https://coliru.stacked-crooked.com/a/b76e8d9298578bb4
https://codebeautify.org/number-to-word-converter/y225856ac
https://jsitor.com/6-N0WHK4n
https://www.pastery.net/svsyzq/
https://ctxt.io/2/AAAQsvZqEw
http://community.getvideostream.com/topic/81162/hjkljhfghdfgdf-adsfdasd
https://paste.chapril.org/?a23560b1bdcdf5a5#93aHYMhkUz9UEkAXseUJgs29GPtaBiP2jiHwCKDD7c9e
https://anotepad.com/notes/ctf83k6d
https://paste.artemix.org/-/tYRvXV
https://pastebin.com/irXhgNsN
https://ide.geeksforgeeks.org/eb038176-2ca7-4998-a3b5-cb15acb29954
https://pasteio.com/xEZjuM0F3aeu
https://paiza.io/projects/fUobC5Eg16MGjRF0rOonHg
https://pastelink.net/po755jpw
https://paste2.org/wnCZGJp4
https://p.teknik.io/CsODK
https://www.geany.org/p/uUV4L/
https://dotnetfiddle.net/68yCl2
https://rentry.co/xh4hd6
https://rextester.com/tester/IEV64632
https://backlinktool.io/p/zFcVPmqxT6mMzpQCkDH1.html
https://www.justgiving.com/crowdfunding/ituyertet-yyryertet-554/
https://www.podcasts.com/thjk-rsrt-wer-wer-ewrwer
https://dev.bukkit.org/paste/b44eba5a
https://www.wowace.com/paste/6669746d
https://wow.curseforge.com/paste/9bb79423
https://yamcode.com/znq4u0v1sc
https://bitbin.it/zp45WSvs/
https://pastebin.pl/view/84657500
https://theprose.com/post/517808/dgvsdfsdfsd
https://challonge.com/gvl26ls0
https://www.scoop.it/topic/sadasdas-by-tyetewrtert
接下來我會著重最終回(ep 10)來談,經過第1-9集,佐籐智子終於可以把比較濁的政治勢力剷除,準備要磨刀霍霍,實現他「讓每一個人都得到幸福」的政見,這時他才發現一直在旁邊幫著他的藤堂誠雖然同樣抱有某些崇高的政治理想,問的問題卻正好相反:
佐籐問的是「為了多數人的幸福,卻犧牲了少數人的幸福,那不是很奇怪嗎?」
籐堂問的是「為了少數人的幸福,卻犧牲了多數人的幸福,那不是很奇怪嗎?」
籐堂誠認為人民有責任聽聽政治家在說什麼,不然就只有被愚民的份,為了愚民的幸福,有時候需要獨裁的手段來達到目的。但佐籐認為很多人根本終日為一日三餐奔波忙碌,忙到沒有辦法變得聰明,忙到連自己被放棄都沒有察覺,忙到連怎麼發聲都不知道,而他要做的,就是守護這些人。(這段對話很有趣,但因最近水深火熱沒空打逐字槁,所以以上重點節錄)
因此,針對青葉市要不要蓋全國性的垃圾處理廠這件事,佐籐市長提出了全民議會的想法:讓人民自己來問、來聽、來討論、來決定。
但這樣的概念可能引不起人民的興趣,所以佐籐不厭其煩在街頭邀請人來參加市民議會,他們有的可能趕著上班、趕著照顧家庭、趕著上學、趕著小確幸,大多匆匆走過。第一次的市民議會只有小貓兩三隻,但因為他和其他一些市議員的鍥而不捨,後來開始有越來越多人坐在平常市議員坐的位置,有的是高中女學生、有的看起來像街頭游手好閒的小伙子,有的是可能已經當阿嬤準備退休的歐巴桑,有的是還在耕作的老農人、甚至還有5、6歲的小孩(其實是佐籐的小孩)。他們的提問看起來也都非常膚淺,例如垃圾會不會臭,或之前承諾要一起蓋的樂園還會不會蓋?好像只關心自己的享樂和生活舒適。
這種由年齡、階層、性別各異所組成的「議會」,亂糟糟跟菜市場一樣你一言我一語,問一些看起來很沒有深度的問題,討論又都沒有什麼結論,跟西裝筆挺的高學歷份子(i.e. 政治家,大多是男性)有禮貌的關心公共利益,用高深理論相互交鋒,最後一定要有些結論的政治形成強烈的對比。我看到這裡眼淚撲簌簌的流下來,不是因為看到全民政治理想的實現,而是因為看到女性政治理想的實現。
上述每一個一般用來形容女性的特質,在佐籐智子的身上全都展露無疑,甚至很像《我們這一家》花媽那種歐巴桑,覺得對的事情就是「沒用腦的」直直衝,覺得錯的事情就是「沒用腦的」不顧一切的阻止。他在每一次的競選,無論是跟每一個選民和政治上的盟友或敵人對話時,都不斷重複同樣的兩句話:「要讓每一個人都得到幸福」,以及「要成就大多數人的幸福,就得犧牲少數人的幸福,那不是很奇怪嗎?」遇到有人問他說你反對某某議題嗎?他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只要有人不贊成,就不能不管他。」第一句話最常出現在公開場合,贏得了老人和主婦的信任和寄望,但是這兩群以外的人(尤其是男人),臉上卻都一副不以為然:家庭主婦(女人)來這邊玩什麼純真的辦家家酒的表情。
但也是這樣的女人,還有這些要照顧到每一個人的特質、用很沒效率的「聊天」方法,打開了認為「獨裁最快」的男人的政治眼界,我猜當藤堂誠看到這樣的直接民主的時候,其實並沒有因此改變他的政治哲學。這個社會,或是所謂屬於「公領域」的政治,大多是男性參與、男性主導,這就是為什麼劇裡的和原田晶子(原青葉市市長)都著褲裝,也很少展露感情,也是為什麼蔡英文從參選一直到當選總統,都有意無意的隱藏他是生理女性的特質。甚至吳祥輝(上個世代著名的「拒絕聯考的小子」)去年曾在臉書上發過一篇性別歧視的文
2017年底的《民眾之敵》可以說是非常平民也非常政治的一部日劇,描繪一名單純想讓孩子生活過得好一點的媽媽佐籐智子(篠原涼子 飾),因為看上市議員豐厚的薪水而決定參選,從一開始的市議員到後來的市長,他一路都承諾「要讓每一個人都得到幸福」。但一介「女」素人進入「清濁並存的」政治界,過程中他開始對於「權力」有一些掙扎和思考,有時嚐到勝利,有時吃到悶虧,到最後跟政治世家出來的藤堂誠(高橋一生 飾)展開有趣的對話,更開啟了直接民主的先例(在劇中)。
我先澄清一下我在這裡所談的「女性」與「男性」特質,我不覺得女性一定只展現所謂的女性特質(反之「女性特質也不只見於生理女性),也不覺得男女特質是相互對立,甚至有高有低。之所以說是「女性」政治,是因為想暫時採用一般社會所區分和高舉/貶抑的兩性對立特質,即一般認為女生比較直覺、感性、優柔寡斷、婆婆媽媽、沒有效率、感情用事、溫柔、顧家(男性特質則是這些的相反),來翻轉什麼叫做政治,來重新定義政治是不是在本質上或操作定義上就只能屬於男人(男性特質)。
劇中除了佐籐智子之外,還有另外3 個重要的女性角色:在報社工作的平田和美(石田百合子 飾)、青葉市的市長和原田晶子(余貴美子 飾),以及同為市議員的小出未亞(前田敦子 飾)只是為避免模糊這篇文章的焦點,所以暫不討論。
接下來我會著重最終回(ep 10)來談,經過第1-9集,佐籐智子終於可以把比較濁的政治勢力剷除,準備要磨刀霍霍,實現他「讓每一個人都得到幸福」的政見,這時他才發現一直在旁邊幫著他的藤堂誠雖然同樣抱有某些崇高的政治理想,問的問題卻正好相反:
佐籐問的是「為了多數人的幸福,卻犧牲了少數人的幸福,那不是很奇怪嗎?」
籐堂問的是「為了少數人的幸福,卻犧牲了多數人的幸福,那不是很奇怪嗎?」
籐堂誠認為人民有責任聽聽政治家在說什麼,不然就只有被愚民的份,為了愚民的幸福,有時候需要獨裁的手段來達到目的。但佐籐認為很多人根本終日為一日三餐奔波忙碌,忙到沒有辦法變得聰明,忙到連自己被放棄都沒有察覺,忙到連怎麼發聲都不知道,而他要做的,就是守護這些人。(這段對話很有趣,但因最近水深火熱沒空打逐字槁,所以以上重點節錄)
因此,針對青葉市要不要蓋全國性的垃圾處理廠這件事,佐籐市長提出了全民議會的想法:讓人民自己來問、來聽、來討論、來決定。
但這樣的概念可能引不起人民的興趣,所以佐籐不厭其煩在街頭邀請人來參加市民議會,他們有的可能趕著上班、趕著照顧家庭、趕著上學、趕著小確幸,大多匆匆走過。第一次的市民議會只有小貓兩三隻,但因為他和其他一些市議員的鍥而不捨,後來開始有越來越多人坐在平常市議員坐的位置,有的是高中女學生、有的看起來像街頭游手好閒的小伙子,有的是可能已經當阿嬤準備退休的歐巴桑,有的是還在耕作的老農人、甚至還有5、6歲的小孩(其實是佐籐的小孩)。他們的提問看起來也都非常膚淺,例如垃圾會不會臭,或之前承諾要一起蓋的樂園還會不會蓋?好像只關心自己的享樂和生活舒適。
這種由年齡、階層、性別各異所組成的「議會」,亂糟糟跟菜市場一樣你一言我一語,問一些看起來很沒有深度的問題,討論又都沒有什麼結論,跟西裝筆挺的高學歷份子(i.e. 政治家,大多是男性)有禮貌的關心公共利益,用高深理論相互交鋒,最後一定要有些結論的政治形成強烈的對比。我看到這裡眼淚撲簌簌的流下來,不是因為看到全民政治理想的實現,而是因為看到女性政治理想的實現。
上述每一個一般用來形容女性的特質,在佐籐智子的身上全都展露無疑,甚至很像《我們這一家》花媽那種歐巴桑,覺得對的事情就是「沒用腦的」直直衝,覺得錯的事情就是「沒用腦的」不顧一切的阻止。他在每一次的競選,無論是跟每一個選民和政治上的盟友或敵人對話時,都不斷重複同樣的兩句話:「要讓每一個人都得到幸福」,以及「要成就大多數人的幸福,就得犧牲少數人的幸福,那不是很奇怪嗎?」遇到有人問他說你反對某某議題嗎?他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只要有人不贊成,就不能不管他。」第一句話最常出現在公開場合,贏得了老人和主婦的信任和寄望,但是這兩群以外的人(尤其是男人),臉上卻都一副不以為然:家庭主婦(女人)來這邊玩什麼純真的辦家家酒的表情。
但也是這樣的女人,還有這些要照顧到每一個人的特質、用很沒效率的「聊天」方法,打開了認為「獨裁最快」的男人的政治眼界,我猜當藤堂誠看到這樣的直接民主的時候,其實並沒有因此改變他的政治哲學。這個社會,或是所謂屬於「公領域」的政治,大多是男性參與、男性主導,這就是為什麼劇裡的和原田晶子(原青葉市市長)都著褲裝,也很少展露感情,也是為什麼蔡英文從參選一直到當選總統,都有意無意的隱藏他是生理女性的特質。甚至吳祥輝(上個世代著名的「拒絕聯考的小子」)去年曾在臉書上發過一篇性別歧視的文2017年底的《民眾之敵》可以說是非常平民也非常政治的一部日劇,描繪一名單純想讓孩子生活過得好一點的媽媽佐籐智子(篠原涼子 飾),因為看上市議員豐厚的薪水而決定參選,從一開始的市議員到後來的市長,他一路都承諾「要讓每一個人都得到幸福」。但一介「女」素人進入「清濁並存的」政治界,過程中他開始對於「權力」有一些掙扎和思考,有時嚐到勝利,有時吃到悶虧,到最後跟政治世家出來的藤堂誠(高橋一生 飾)展開有趣的對話,更開啟了直接民主的先例(在劇中)。
我先澄清一下我在這裡所談的「女性」與「男性」特質,我不覺得女性一定只展現所謂的女性特質(反之「女性特質也不只見於生理女性),也不覺得男女特質是相互對立,甚至有高有低。之所以說是「女性」政治,是因為想暫時採用一般社會所區分和高舉/貶抑的兩性對立特質,即一般認為女生比較直覺、感性、優柔寡斷、婆婆媽媽、沒有效率、感情用事、溫柔、顧家(男性特質則是這些的相反),來翻轉什麼叫做政治,來重新定義政治是不是在本質上或操作定義上就只能屬於男人(男性特質)。
劇中除了佐籐智子之外,還有另外3 個重要的女性角色:在報社工作的平田和美(石田百合子 飾)、青葉市的市長和原田晶子(余貴美子 飾),以及同為市議員的小出未亞(前田敦子 飾)只是為避免模糊這篇文章的焦點,所以暫不討論。
接下來我會著重最終回(ep 10)來談,經過第1-9集,佐籐智子終於可以把比較濁的政治勢力剷除,準備要磨刀霍霍,實現他「讓每一個人都得到幸福」的政見,這時他才發現一直在旁邊幫著他的藤堂誠雖然同樣抱有某些崇高的政治理想,問的問題卻正好相反:
佐籐問的是「為了多數人的幸福,卻犧牲了少數人的幸福,那不是很奇怪嗎?」
籐堂問的是「為了少數人的幸福,卻犧牲了多數人的幸福,那不是很奇怪嗎?」
籐堂誠認為人民有責任聽聽政治家在說什麼,不然就只有被愚民的份,為了愚民的幸福,有時候需要獨裁的手段來達到目的。但佐籐認為很多人根本終日為一日三餐奔波忙碌,忙到沒有辦法變得聰明,忙到連自己被放棄都沒有察覺,忙到連怎麼發聲都不知道,而他要做的,就是守護這些人。(這段對話很有趣,但因最近水深火熱沒空打逐字槁,所以以上重點節錄)
因此,針對青葉市要不要蓋全國性的垃圾處理廠這件事,佐籐市長提出了全民議會的想法:讓人民自己來問、來聽、來討論、來決定。
但這樣的概念可能引不起人民的興趣,所以佐籐不厭其煩在街頭邀請人來參加市民議會,他們有的可能趕著上班、趕著照顧家庭、趕著上學、趕著小確幸,大多匆匆走過。第一次的市民議會只有小貓兩三隻,但因為他和其他一些市議員的鍥而不捨,後來開始有越來越多人坐在平常市議員坐的位置,有的是高中女學生、有的看起來像街頭游手好閒的小伙子,有的是可能已經當阿嬤準備退休的歐巴桑,有的是還在耕作的老農人、甚至還有5、6歲的小孩(其實是佐籐的小孩)。他們的提問看起來也都非常膚淺,例如垃圾會不會臭,或之前承諾要一起蓋的樂園還會不會蓋?好像只關心自己的享樂和生活舒適。
這種由年齡、階層、性別各異所組成的「議會」,亂糟糟跟菜市場一樣你一言我一語,問一些看起來很沒有深度的問題,討論又都沒有什麼結論,跟西裝筆挺的高學歷份子(i.e. 政治家,大多是男性)有禮貌的關心公共利益,用高深理論相互交鋒,最後一定要有些結論的政治形成強烈的對比。我看到這裡眼淚撲簌簌的流下來,不是因為看到全民政治理想的實現,而是因為看到女性政治理想的實現。
上述每一個一般用來形容女性的特質,在佐籐智子的身上全都展露無疑,甚至很像《我們這一家》花媽那種歐巴桑,覺得對的事情就是「沒用腦的」直直衝,覺得錯的事情就是「沒用腦的」不顧一切的阻止。他在每一次的競選,無論是跟每一個選民和政治上的盟友或敵人對話時,都不斷重複同樣的兩句話:「要讓每一個人都得到幸福」,以及「要成就大多數人的幸福,就得犧牲少數人的幸福,那不是很奇怪嗎?」遇到有人問他說你反對某某議題嗎?他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只要有人不贊成,就不能不管他。」第一句話最常出現在公開場合,贏得了老人和主婦的信任和寄望,但是這兩群以外的人(尤其是男人),臉上卻都一副不以為然:家庭主婦(女人)來這邊玩什麼純真的辦家家酒的表情。
但也是這樣的女人,還有這些要照顧到每一個人的特質、用很沒效率的「聊天」方法,打開了認為「獨裁最快」的男人的政治眼界,我猜當藤堂誠看到這樣的直接民主的時候,其實並沒有因此改變他的政治哲學。這個社會,或是所謂屬於「公領域」的政治,大多是男性參與、男性主導,這就是為什麼劇裡的和原田晶子(原青葉市市長)都著褲裝,也很少展露感情,也是為什麼蔡英文從參選一直到當選總統,都有意無意的隱藏他是生理女性的特質。甚至吳祥輝(上個世代著名的「拒絕聯考的小子」)去年曾在臉書上發過一篇性別歧視的文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fgtwrtwe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