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鼓山|聖嚴書院|佛學班|111年台南班
May House 梅宅
May House 梅宅

法鼓山|聖嚴書院|佛學班|111年台南班

2022-09-23|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佛教示意圖
佛法這麼好,知道的這麼少,誤解的人這麼多。——聖嚴法師

一年級|第一學期|第3堂

由演華法師授課,講述基礎正見:三世、因緣與因果。
瞌睡次數比上次少,還算有認真在聽法師上課,法師還運用到白板,認真的解釋三世、因緣和因果,雖然白板反光,我都看不到,但還是有紀錄法師講的內容,不一定要執著要看到白板,不然就會漏掉重要的東西,倒不如用聽的。
組員大多都有交作業,讓我好慚愧,本來我只是來聽法師上課和出坡,打從一開始就不想交作業,所以師兄姊的勤奮讓我好緊張,又很讚嘆他們。

課堂內容

身為佛教徒一定要對自己的信仰起信,但並不是盲目地接受。起信之後先照做,試試看,在這過程中,一定有很多的疑問,有問題就要請教善知識和法師。
佛法是要實踐的,而不是單純的學問研讀而已,解行並重更能知道佛法的好。難怪聖嚴法師會說:佛法這麼好,知道的人這麼少,誤解的人這麼多。
對於宗教信仰,我知道不能盲從的跟從,這樣會很危險。所以在認識佛教時,我先是看了聖嚴法師的著作,《正信的佛教》、《佛教入門》和《學佛群疑》這三本很經典的,解釋基礎佛教的書籍,書中解惑什麼是佛教、佛教的內容、佛教是一神論嗎...解答很多人對佛教的疑惑,尤其聖嚴法師曾留學日本,是經過現代學術教育的博士僧,有這樣的背景,證明出家眾是可以進入現代大學研究佛教的,很吸引我,使我接觸法鼓山。
佛陀覺悟的是「緣起法」,有因果和因緣,而緣是無常的,是眾緣和合的,是自性空。佛教正知見是信因果,明因緣。無我就是不會固定不變的,所以佛教不是宿命論,不是定命論,任何事情都有改變的可能。
三世指的是過去世、現在世和未來世,每一世都是眾多的因緣果在進行的。
好人為何沒好報?惡人為何無法受到制裁?對於這樣不平的現象,的確都會讓人感傷又憤慨,為什麼好人這麼年輕要接受這種苦難?為什麼作惡多端的人卻能活的好好的,甚至家財萬貫?用佛法的觀點,這就是與他們的過去世有關,但請別誤會,不是消極地對於事情的結果都用過去世來搪塞。只是過去世無法改變,但現在世當下可以創造好的因,運用各種緣,來創造好的果,好的未來世,雖然不一定每次都會有好的結果,但可以藉由這樣的過程,來學習好與壞。
所以因緣有,要努力。
名詞解釋:
空:不是沒有,指的是不斷地變化。
無我:不是指沒有我,而是指沒有一個永恆不變的。
業報:結果,是中性性質詞彙,好的結果就是福報,不好的結果就是惡報。
業:是指行為。

過往的經驗

若一個宗教團體和宗教信仰,對大眾不准有疑惑、不能有懷疑、不可以問問題,這就不是一個值得久待和學習的地方。
還在台北當個小大一時,藉由系上學姊用一起吃晚餐的邀請,到他的基督弟兄姊妹家裡吃飯。當時覺得有人邀請我吃飯,天真的就去了,反正只是吃飯嘛,然後能認識不同的人,對於剛上大學什麼事都覺得新鮮的我,充滿期待。結果晚餐後,卻被學姊的姊妹慫恿,要我受洗,把我圍在沙發上動彈不得,當時心中只希望有人能來救救我,覺得好無助,然後不甘心地哭了...
這時學姊在幹嘛呢?他正在跟小朋友一起玩,根本無視我已經哭了,也不來幫我解圍。
在我堅定的拒絕下,耗費好久的時間才從這一群人中掙脫。為何我一直拒絕呢?因為我知道自己要接受一個宗教信仰,是要慎重考慮的,我必須知道這個宗教信仰的內容,這裡的人在幹嘛,所以我不懂基督教是什麼,那群姊妹也只是一直講信仰基督有多好多好,但我還是不知道基督教是什麼,如果我真要受洗成基督徒,也是個人心甘情願的,為何要用這樣的方式對待一個對這個團體不熟的人,第一次見面就把人逼哭了,還不放過人家,就這種強迫的方式要求人接受信仰,只是覺得很無奈...
藉由此事件,我也不會對基督教反感,相反的,我欣賞的對象有基督徒和天主教徒,甚至從小在路上收到的聖經比佛經多。我當時在台北的生活範圍,很常遇到基督徒在路上隨機拉人要一起唸基督教的內容,積極的在路上弘揚他們的信仰。我並不會很討厭這樣的方式,但也沒有喜歡。而且我有特別發現,他們很常找單獨正要過馬路的人,所以我就很常被拉住,被拉住的人就要一起跟著念基督教義,然後他們會陪同一起過馬路,這些基督徒們就在斑馬線的兩端游走。
對於他們這樣的「邀請」,我有揮手拒絕過,也有跟著一起念,也有表明佛教徒然後還是被邀請一起念,甚至在與那位學姊不再聯絡後,偶然的遇到他,要我一起念基督教義,我並沒有表明我曾是他的學妹,那時我已經皈依,但我也跟著他一起念他手中的基督教義。
我也只佩服這些基督徒對於自己信仰的努力,同時大眾也有選擇自己信仰的自由。
就在認識基督徒學姊的差不多時間,也藉由社團博覽會,曾加入過一個「有趣」社團,此社團的母團體帶有個人崇拜的宗教色彩。
我曾到台北精華地段的精舍「參訪」,進去後被要求拜此團體的領袖的超大相片,因為很詭異,我死命的拒絕。
也聽過此團體所辦的演講,演講完後,帶我同行的學姊用我有學生優惠來吸引我繳費,雖然真的沒有很多錢,也真的負擔得起,但學姊一直堅持要我付錢的樣子,使我感到很不悅,雖然他表面都笑咪咪的。
其實我倒也可以花錢消災,之後不相往來,但我就是不願意為了錢出賣自己的信仰。最後又在我堅持下,不花一毛錢離開現場。
不過我有繳了社費,也跟著上幾次的社課,他們也教打坐,卻在我打坐完後,一直質問:你看到了什麼?你看到了什麼?我心想我什麼都沒看到,我也不想看到什麼,為什麼我要看到什麼呢?
也曾跟這個社團的學長姐相處,他們看起來都很開心,因為信仰後,功課變好,愛情順利,但這些的「好處」反而使我起疑,很快的就發現這個社團不宜久待。就在不再去社課後,社團的學姊還擅自到宿舍找我,跟我長談,我又更加堅定與此社團和社員斷絕任何關係。
我並不會因為有這些讓我感受不好的經驗,而排除任何的宗教信仰,卻使我思考宗教對個人的信仰來說,到底是什麼意義?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近藤麻理惠整理法(實習)顧問|花藝設計師|幼兒保育系|[email protected]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