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探索]討愛的模式
靜語
靜語

[自我探索]討愛的模式

靜語
2022-09-24|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一直以來,我總是無法理解為何每個人都能對不熟悉的朋友只說正向、好的事情與情緒,而從未在不熟識或不信任的人面前吐露負面情緒。
會這麼說,是因為我總是對不熟識的人傾倒負面情緒,即使我早已知道這並不好,卻仍毫無方法能抑制自己做出這些行為。
直到上上星期與心理諮商師會談時,才明白原來我的這個行為模式是源自於我的童年缺陷。
在童年時,實際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已經都不記得了。
只是我這幾天一直反覆想到自己還很小、很小的那時候。
小到,個子嬌小的母親蹲在我面前,還與我差不多高。
或許,母親為了照顧剛出生、住進保溫箱、體質非常不好、即使出院後也仍頻繁住院的弟弟。
而分身乏術。
我總被丟在外婆家。
我總是想找母親。
我之所以總是如此容易說出那些不堪過往,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幼年時期向母親討愛,卻總是落空、被忽略。
因此我便在不自覺間,習慣性地向身邊的其他人討愛、討關心、討同情。
即使我早已在就學期間深刻明白,以此方式的討愛過程,總是以被嘲笑收尾,我仍無法改過這樣子的模式。
即便是現在,我依然不太願意去面對自己內心深處缺愛的那一塊。
我甚至不願意去面對一個事實:「別人給我再多的愛與關心,依然無法讓我成為一個不缺愛、不討愛的人。」
因為最根本的源頭完全沒有被解決。
而且,其實母親本身也是一個極度缺愛的人,所以她也不曉得該如何以孩子能感受到愛的方式去愛孩子。
僅是物質生活上能盡可能滿足孩子。
現在的情況已經稍微好轉,我能明白自己的這些行為模式背後的原因,既然知道了原因,控制、填補、替代,與處理,也只是遲早的事。
不過目前如果在人前我都得一直壓抑自己不開啟討愛模式,這讓我難受的話,那就少接觸人一些吧。
對很多人來說,分享彼此的心事,是對彼此的信任。
想到此,也大概明白自己造了多少罪孽。
追根究底,還是得好好地處理自己的人生課題。
其實,我也只是為了根治憂鬱症而已。
若能安穩的在這個社會生存,誰會想去面對自己的黑暗面?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靜語
    靜靜地看著窗外的景色,靜靜地喝著手中的熱拿鐵,靜靜地讀著案上的詩集,靜靜地感受著冷氣吹彿時間流動,靜靜地隨心湖點點漣漪微笑著,靜靜地經歷人生風景而創作著。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