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

2022/09/26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無能

「我似乎,一直誤會了一件事情」
「總是妄想眼前的人能一直陪伴自己,卻也是一個天真的單純」
「是的,道理其實我都明白,只是......我仍然是個單純的傻子」
「不停地向著希望祈禱,天真到這已成為我的理念,盼望著某個人的到來,為我指引道路的出路口,拯救那身陷到無可救藥的我」
「我無法停下祈禱,請原諒我不可遏制的行為,因為這是我唯一的救贖,倘若連這都被剝奪了權力,那還有什麼值得我去做的呢?」
回過頭看向自己,已經迷失在名為「孤單」的道路上,始終找不到方向及出口,等待著的只有無盡的喧雜聲與周遭不被理解的批評指責;嘗試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卻也只是曇花一現,彼此注定不會走到最後,生命的點點滴滴,誰又能預測到結果呢?
請娓娓道來聽憂鬱症的內心獨白:
並非自閉亦不是孤僻,在跨出內心的一步時,往往因心中的安全感作祟而卻步,周遭的眼神早已司空見慣,憑什麼需要被貼上標籤?
並非弱者亦不是脆弱,內心相對普通人較為纖細柔弱且敏感,終究也只是平凡人的外表,憑什麼需要被放大檢視?
並非聖人亦不是無感,早已滿目瘡痍的心,此時多一條冠冕堂皇的大話會有所改變嗎?也不過就是內心再次胸悶與心悸而已,憑什麼需要被攻擊?
並非做作亦不是刻意,尋求幫助如同被推上死刑台般,像個罪不可赦的惡人,受到大庭廣眾的輿論指責:「看,那傢伙又開始了,裝什麼呢?」,憑什麼需要被
惡意中傷?
偽善者們

無助

「妳似乎很容易依賴別人呢」
「......」
「我都明白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所以要找到那得之不易的緣分是件相當難能可貴的事情,誰又何嘗不努力活著呢?」
「在名為『人生』的旅途中,這個得之不易的緣分消失了,誰又何嘗不去尋找呢?」
「依賴」對自身來說僅僅是需要一個安全感的存在,有人可以傾聽和傾訴便足矣,每當又深陷內心的輪迴創傷時,都希望有一雙溫暖的手可以緊握住。
或許只是想要單純的開懷大笑,亦或是想要回歸普通人的日常嬉鬧,每一段光陰的縮影,都被封鎖在內心的深處裡,埋藏的是昔日所愛與重要之人所遺留下的「遺物」,多麼希望將來有一天也能敞開心胸擁抱這個世界。
內心的柔弱,真的好想好想被人緊緊擁抱住,可是卻無法選擇挽留,伸在半空中的手想試著抓住衣襟,但是最終也緩慢的降了下來,目視眼前的人漸行漸遠,只留下孤獨空白的軀殼在原地,再一次的墮入深淵裡。
「人生很長,一定可以找到下一個緣分的」,這是許多人會說的話。
這句話乍看之下很有道理,但卻是我無法苟同的一句話,在這段期間的低落、失落、鬱悶,已經無人可以傾訴了,眼前那雙溫暖的手已不復存在,留下的只有滿是回憶的遺物與現實的孤寂,而此刻又有誰能來馬上填補這個「空白」呢?

「是啊」
「我又回到一個人了呢,沒什麼,因為這早已習慣了」
死寂

無力

「滴......滴......」
寂靜的房間裡,只聽得見血液不停滴落的聲音。手上冰冷的金屬感毫無人性的在手臂上刻下烙痕,並不停的往死裡刺進去,試圖將表層的皮膚劃出一片血紅,直至白色的脂肪能被肉眼可見為止。
「......」
無可宣洩的情緒,此刻只想透過自殘的方式來證明自己還活著,痛楚什麼的皆不足為提,早在做這行為的時候,就將其拋到九霄雲外了,為的僅僅是能留下疤痕的傷口。
「行了,已經夠了,請閉嘴吧」
病情再度發作的時候,誰也阻攔不了,請不要大言不慚地試圖用道德底線束縛,身體是屬於自己的,不屬於任何人,是獨立的個體;如果連這行為也被阻止,請當下把我賜死,給予死亡讓我解脫,倘若做不到,就請讓我繼續做最低限度的自殺,以此證明我還活著。
「並非是真的想尋死,而是已經很疲倦了,巨大的無力感不停將軟弱無助的我狠狠地壓垮」
「我無能去改變任何一件事情,好想要看見血液流下來,好想要經由痛楚讓我明白此時此刻我正在努力活著,這是專屬於我的『救贖』」
「疊加的烙痕,是難以抹滅的痕跡,亦是曾經當下無力的最好證明」
淹沒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Psq
Psq
我的IG:psqoyo_star_1118。重度憂鬱患者(F43.24/F63.9/F33.2/F23),分享憂鬱症的內心和點滴,穩定服藥就診中。INFP-T人格,喜歡思考及創作,目前嘗試將我的經歷用成小說的方式敘述,讓每個人可以進入我的故事當中,感受其意境。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