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從那一天開始記起的不動明王

2022/10/02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我印象中的台灣,他是一個任何宗教混合在一起的地方,一個路口看到佛寺,另外一個路口看到廟宇,再另外一個路口可能就看到教堂或是個人的宗祠,所以,可能是因為這樣的關係,曾經想著每一個宗教都接觸看看。
從小到大也是什麼樣的信仰都接觸過,也遇到過不一樣的神靈。
但是人們劣根性中的批判有時候像是一道枷鎖,他們的言詞彷彿向我指著鼻子,告訴我「你的感受是假的,太單純了吧」、「相信我才會得到最好」、「只有我的是最好的,別人是差的」,當有了歸屬之後,又會有人說「相信自己就好,幹嘛去相信不實際的東西」,批判和比較彷彿驗證了達爾文的物競天擇,強者得勝,讓人無奈,誰的思想才是主流?
這些觀念批判了我的所見所聞,曾經讓我懷疑自己,高處不勝寒,寒冷也很常寒心,眼淚因此常常在向神靈祈禱的過程中奪眶而出。
關於信仰的故事有很多,大多是從難過與無奈中衍生的、發生的,想了一想,任由書寫時的舒暢感來表白,表白所見所聞,表白自己的溫馴溫潤就好。
所以,今天晚上想寫的故事是關於「不動明王」的故事,自己與祂的故事,沒有宗教,也不想看見自豪的人群向我走來,看見了誰的遵囑。
----------------------------------
在宗教領域裡面,有很多書寫的方式是關於如何會讓自己活的更舒服,當一個小白遇到生活的困境的時候,往往會尋求可以解脫困境的方式,我也是。在大學的時候曾經遇到同學把自己的事情貼到靠北OO,因為沒有做好助教的工作,被指稱:「就是有這樣的人當學姊,這個系才會那麼爛」之類的話,不理解他要的是什麼,又怕老師怪責,所以經常處於精神緊繃的狀態,如果直接一點的說,就是時下神經兮兮、敏感脆弱、玻璃心的代名詞。
玻璃心的人,是一個什麼樣的精神狀態?受到攻擊後會敏感,受到兩次攻擊後會更敏感,受到三次攻擊後會敏感加上疑神疑鬼,怪力亂神。(要讓一個學生因為敏感而離開人間非常簡單,也非常罪惡)很像動物,因為動物在自然界生存必須敏銳,因為害怕突如其來的攻擊,也會培養攻擊姿態;如果攻擊姿態沒有養成,憋住了,憋住了就會變成個性上的壓抑。
因此,當時轉而在網路上尋求慰藉,希望離開神經緊繃又痛苦的環境,然而網路上的文章其實是沒有岸的海域,深不見底。第一次下海,我們眼睛都是瞎的,所以我看了不少宗教文章,精神錯亂的也好,有自己見解也好,光怪陸離也好,都覺得頗有道理,常常對自己說「不應該隨意批評」,完全分不出來誰真誰假、誰對誰錯。
終於有一次滑水(划手機)的過程中,看到有人提起不動明王的故事,故事的內容大概是這樣寫的:「我念不動明王,修行本尊法,有一次外宿旅社遇到鬼怪,念咒的時候能夠驅離祂們。不動明王兇悍強勁,是最強的護法神...」
看到的時候難免心動,又爬上了youtube 想聽看看不動明王的心咒。人很有趣,留言處往往會看到別人說有感覺,但是你沒有感覺的時候,好勝心會讓人想要拚一拚,一直往下聽,於是乎我就在火車上聽了一路的心咒。
聽歌的時候會有習慣看介紹,介紹裡面又這樣寫道:「不動名王名稱中的「不動」,是指慈悲心不變,無物可以改變撼動;「明」則乃智慧的光芒;「王」是能操控世間萬物、現象的人的尊稱。不動名王的誓願-見我身者發菩提心,聞我名者斷惡修善,聞我法者得大智能,知我心者即身成佛」
因此,在下了火車之後,我一邊等車,一邊自問,或者祈禱能夠被某種不確定的世界聽到:「你的誓願裡面,你說知道你心的人可以成佛,我只想知道你的心是什麼?我沒有感覺到心,或者人的心只是一種情緒化的表現?他們正對我張牙舞爪的表示自己,我需要忍耐。不動明王,你到底是誰....」
善辯的,相當善辯而且有疑問的神情在我身上,很多事情已經沒辦法專注了,我們到底是什麼東西,又為何要活在這個世界,人的存在重要嗎?這些一連串的問題自從上面說的攻擊之後(包括家庭因素),成為一種習慣,慣性的向看不到,或者向不知名提問。
隨著疑問開始,開會會聆聽心咒,用最倔強的表現行事。
終於,有那麼一天感受到差異,在冬天裡面聽不動明王心咒感受到熱意,「阿!終於..」更勤勞的聽,傻裡傻氣地要在蝦皮上買了一串兩百元的佛珠,是不是和別人不一樣了?這時候其實更像是一種身處在封閉監獄的人,當看到獄窗打開的時後,開心的像是以為自己是自由的。
於是乎開始向別人介紹不動明王,喜悅無比,甚至也在姐姐說她感覺到有鬼的時候,拿著佛珠一起要唸不動明王,而祂也帶著一股香氣來了,即便看不見身影,看不見影子,以一股香氣和氣壓感認定是祂來了。
我的念頭確實轉換了,我向自己說:「能夠保持無畏、保持光明是祢的心嗎?」而且相信祂會聽到,這可能是信仰,相信祂即便沒有身影,也相信祂們聽得見你的聲音,但是以物質來解釋,可能不通。
-----------------------------------
後來,有一個加深這一段信仰因緣的事件發生。
表姊她非常信任能量學、靈學,買了上萬元的水晶和頌缽,在台灣要上這些課程並不便宜,也可以一不小心幾萬元就出去了。
但是實質上,從和她的對話中感受到一件事,她其實什麼也不相信,她相信自己感受到的,如果用上述的表達,一個剛跳入海裡,接受四肢五感感受到的一切東西,她相信的還有頗有「道理」的話語(話術),才是她認定的真實。
一日夜晚,賴的訊息聲響起。
甲:「劃缽的時候我能感覺到我的能量變好,身體裡面變得很乾淨,但是鬼月很不舒服,我很不舒服,我感覺我自己不像自己了,我快要瘋掉了!」
乙:「教你劃缽的老師呢?你沒有問她嗎?」
甲:「老師她閉關,我不知道怎麼辦才問你,你是我妹妹我信任你,所以我聽聽看你可以怎麼幫我處理鬼月的感受。」
乙:「你有你信仰的人,我說了我的感受、我的信仰,你能跨越能量學嗎?」
甲:「妳就直接說就好,直說我就會懂!什麼信仰的,你就說有什麼方法可以幫我。」
乙:「這些得到的東西是上天賜與的,賜與的東西,上天從來不會向我收費,所以我感念天地。妳的老師為能量、無形態的東西向妳收費了,收費會讓你們之間產生一種因果關係,妳和她產生的這種關係,妳的任何事情按理來說就是由她來負責,我不插手,沒有什麼好幫忙的。」
甲:「...」
乙:「這些快瘋掉的感受,是意識。靈體是一種意識,妳想像鬼月中放出一堆意識,妳無法辨認是自己的還是他們的,甚至,妳未曾真正坐下來從冥想中學到正辯,沒有和祂們這些念頭認真對辯過,所以觀念不正不邪,只懂得感受一切。妳沒有信仰,信仰神怎麼像我一樣幫妳?」
甲:「那我現在的解決方法到底是什麼。」
乙:「我不知道,妳也不是真的有信仰、我不知道,之前告訴你可以堅持的咒語妳一句也沒有堅持下去過...」(沒有拿出回應)
甲:「妳到底要我怎麼樣啦~」
乙:「唸不動明王吧!請不動明王來吧!就這樣。」
甲:「妳之前有給我音樂,我有聽,一邊放著一邊做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嗎?」
像是靈光一閃,也像回過神,我回應:「祂是佛的護法神,妳要請祂,萬萬不可以隨意聽著人就去做自己的事情,就像是人家打電話邀請妳到他家裡,結果妳一到別人家,發現他不但不向妳打招呼,還在那邊走來走去做自己的事情,妳一定會因為不禮貌不想理會。所以,心咒一響,妳應該著裝乾淨坐下唸咒,或者不舒服的時候認認真真的唸,認認真真的向祂說自己的狀況就好。」
乙:「這樣就好?」
甲:「祂是威武的神、嚴肅而溫柔的,是神。」
後來,我不知道是否有這麼做,而我沒有再主動聯絡。或許是天注定,或者想由時間判定,未必撼動的了別人生活環境底下產生的觀念。
因為這個事情和另外一件事情交雜,我夢見祂的身型,因為又和另外一個事件有關吧?在一片漆黑的世界裡面,不近也不遠的地方,只有不動明王法身在我眼前站立,手持鞭和劍,我看著祂沒有說話,對看著,寂靜無聲裡面知道彼此,淡淡的溫和。
夢醒,依舊是在人間生活,唸咒時感受彼此,僅此。
#因為生活中產生故事,從故事中產生自己的觀念和見解,當故事開始,它只是記載一個人的經驗,我將它打開來並記載,僅此。
----
封面照片來源:
https://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3106349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當田野調查的經歷有了貼近胸懷的情感,就能擁有柔軟撫慰人心的力量,所以,希望我的詩也能讓人產生共鳴,磨去心鏡上的鏽斑。 研究領域:旅行文學與新詩、文化資產、宗教與哲學。
在悠然的心轉中自由, 內心的正劍, 從來沒有倒插心頭, 或是被不存在的執著來救贖, 劍上的太陽金光, 見一切所見的真實, 立劍在身前的土地, 有前方的明路。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