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66│也許早已結束。

時間:2022年09月26日(月)
週六(09月26日)傍晚時分,石頭難得穿了襯衫,整理了頭髮,準備出門去某處。
它出門前,我沒忍住開口詢問它的去向:「你是要去約會嗎?」
它帶著一絲不耐,簡短否認之後便沒有再開口。
我於是接著追問:「你要去哪裡?」
它這才略顯煩躁地答覆:「婚禮。」
事後看見石頭與大伯(石頭的哥哥)傳了幾個婚禮上拍攝的影片,我想也許它是真的沒有說謊吧。
石頭出門後,我思索著自己為何會按捺不住打聽石頭的去向。
難道是對它還有愛而感到忌妒嗎?
我想不是。
難道是對這份感情還抱有任何期待嗎?
倒也沒有。
思來想去,腦子浮現的兩個假設都被我推翻了。
但再往下深掘,卻空空如也。
也許,是因為我早就對石頭可能有外遇這件事心生疑竇,而想親口跟它確認吧!
石頭去參加婚禮當晚,我本想認真寫個訊息給它。
本想告訴它,希望藉由他人的婚禮,能讓它回頭想想這段婚姻。
想想我是如何為了它飄洋過海,一個人舉目無親的在這個我其實並不是很適應的國度。
想想它對我的種種言語侮辱,以及精神折磨。
想想我們是如何從一對人人稱羨的佳偶,變成人人引以為戒的怨偶。
想想我們是如何從無話不談,變成無話可說。
這些事,本來在腦子裡想了想,但最終也僅限於想一想,並沒有真的化為文字發送出去。
升起這個「傳送些什麼給石頭」的想法,並非想藉此挽回這段感情。
只是想,也許這麼做,我們的婚姻會結束得更圓滿一些。
也許能心平氣和,沒有怨恨地和平分手。
*  *  *
今天,我隻身一人帶著小星到醫院檢查。
起因是小星的腿並不是很直,我們比較擔心,所以為了確認預約了看診。
檢查結果是正常發展,一年後再追蹤即可。
因為常常自己帶小星出門,而且最近土耳其文也有明顯地進步;所以即使是從未去過的醫院,我也不再像以往感到擔心害怕。
昨晚睡前用Google地圖查了地址,導航後發現醫院的距離僅五分鐘車程,於是便很快地估算出今天一整天的行程。
到了醫院後,我順利地帶小星看完診,並且路邊攔了輛計程車,載我們到離醫院最近的商場,打算為小星添購些冬季的衣物。
無論在哪裡,總會看到父母帶著孩子出門,其樂融融的模樣。
但是在商場看見這樣的場景,總會讓我感到不勝唏噓。
想起以前剛生完小星,還是個新手媽媽的我,因為對自己很沒自信,怕一個人出門沒辦法顧好小星,所以總是要求石頭陪著我一起到商場逛逛。
雖然石頭並不是太體貼的另一半,但至少對當時的我來說,有它在讓我比較安心。
也想起我們剛結婚時,石頭常帶我到各個不同的商場逛街,嘗試不同餐廳的菜色。
而如今一切早已物事人非。
我們不再一起逛商場,不再一同出門,我也不再會陪伴它回婆家。
婆婆是在土耳其唯一真心愛我的人,但她早已在2018年時去世,所以婆家也只剩下大姑及小姑。
那麼「是否與石頭共同出現在婆家」這一點,便再也不重要了。
今晚睡前,小星說想跟爸爸媽媽一起睡。
我跟他說:「沒辦法,你只能選擇跟媽媽,或是跟爸爸睡,沒辦法三個人一起睡。」
於是小星問我,為何不願意跟爸爸一起睡?
我想,孩子無須知道細節,而我也不想在孩子面前批評他的父親,所以最後我只淡淡地說:「我不喜歡跟它(石頭)一起睡。」
在寫下這篇文章的當下,小星早已沉沉睡去,而我與石頭卻在不同的房間醒著。
這幾個月,小星都是跟我一起在客廳的沙發床睡。
今晚石頭詢問小星,是否要一起睡時,小星斷然拒絕了。
原因是:「因為我很討厭你。」小星這麼對石頭說。
我不曉得最後這段婚姻會以怎樣的方式結束,我只希望小星在我的呵護之下,仍然能感受到滿滿的愛。
親愛的孩子,媽媽正在為了你,逐漸變得強大,請放心地依靠我。
請明白並且諒解,爸爸雖然永遠都是你的爸爸,但是它與媽媽的關係,早在我們都沒意識到的時候,就徹底結束了。

相關連結: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專長│療癒破碎的靈魂
為愛帶著兩隻貓從臺灣遠嫁伊斯坦堡。 以為自己嫁給一顆藍寶石,殊不知是一顆沉積岩。 這是我企圖安全逃離對我精神及語言暴力的另一半的真實血淚歷程。 如果你想知道一個女人如何精心策畫帶著貓,帶著孩子安全離婚,那麼請你沖杯咖啡,且聽我娓娓道來...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