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L68│心是寬的,路也才會廣闊。

時間:2022年09月30日(金)
上週,朋友及網友不約而同跟我分享一個臉書社團,主題大概是單親媽媽互相交流與取暖。
社團中也有些媽媽尚未離婚,但準備離婚,過著偽單親生活。
每位社員入社後,都會發篇短文自我介紹。
我讀了很多篇,內容都是在斥責或抱怨前夫種種的不是。
看了之後感觸很深,想著從小到大,沒有人告訴我們女人,原來不結婚生子也可以是一個選項。
這個觀念在現代看來很普遍,但在我們這個年代,不結婚生子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我記得非常清楚,小時候某回跟某位女性長輩一起出門,經過一個牽著吉娃娃的女人身邊。
女人打扮很精緻,留著短髮,年紀大約五十出頭。
女人走遠後,長輩對我說了句:「她看起來很奇怪,一副就是沒有結婚的樣子。」
讀書時,父母說:「不可以談戀愛,會耽誤學業。」
長大一點,父母又說:「怎麼沒有交往的對象?」
跟某個人談了一段時間,周遭的人開始催促著:「什麼時候結婚?」
婚後,又聽著長輩開始唸叨:「什麼時候幫你爸爸媽媽生個孫子?」
我們不知道,除了結婚、生子、持家以外,我們還可以選擇單身、遊歷、發展自我。
我們不曉得,人不是非得有個伴;我們還可以一輩子單身,自由自在,無拘無束。
那些女人寫的故事,不過是對象不同,內容都大同小異。
為了另一半放棄一切,為了孩子放棄自己的事業,在家做全職媽媽,讓自己既自卑又找不到生命的價值。
因為曾經的我也是如此。
而如今的我,要很努力,才能把丟失一部份的自己給慢慢找回來。
遺憾的是,有些部份無論我再怎麼努力,都一去不復返。
*  *  *
這幾天,我開始一點一滴整理手邊的證據。
聽著那些錄音檔,還有文字訊息才發現:原來我比想像中的還要寬容。
我一直以為無法用陌生人的態度看待石頭,看到石頭還感到不喜歡、不舒服的自己心量很小。
但其實真的重新翻看這些證據,甚至是自己寫下的文字記錄,我才意識到,原來好多事情早已被我拋諸腦後。
例如上週我跟朋友談到,石頭要脅我要離婚的事
當我們說到石頭生氣罵我的原因時,明明是當天才發生的事,我卻一點也想不起來。
後來是翻看了我寫的文字紀錄,才想起石頭生氣的原因。
連當天發生的事我都可以忘記,更何況這半年多來蒐集的證據,其實有好多細節我也都不記得了。
我知道自己這麼做,並不是大腦因為創傷而啟動防護機制,而是我真的完全不在乎,所以忘得一乾二淨。
是,我是不喜歡石頭,也想跟它離婚。
但我同時也知道,無論如何,它終究是小星的父親,我不能因為自己的好惡而影響到孩子。
此刻,對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想辦法有個穩定的收入,可以帶著阿墨與小星離開。
我專注在讀經,學習,還有把我所學所感分享出去。
也專注在照顧好自己,阿墨,以及小星。
所以無論是我的生命,我的腦,抑或是我的心,都沒有任何空間可以分給石頭。
昨天跟朋友聊天時,我脫口而出:「我衷心希望大家都幸福,就算是石頭這樣傷害我,我仍希望它幸福。」
當下我突然意識到,也許我內心對石頭的怨恨早已在不知不覺中消除了。
對我來說,這段關係裡,無論發生什麼,我本身需要負最大的責任。
當初的我沒有智慧,沒能在一次次宇宙對我的暗示下,聽從建議,選擇抽身離開。
但是我並不會因此苛責自己犯的錯,只是試圖懷著耐心與平靜的心去面對這一切,慢慢把自己導回正軌。
有句話是這麼說的:「心量有多大,福報就有多大。」
是吧。
心寬了,路也才會開闊的吧。

相關連結: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專長│療癒破碎的靈魂
為愛帶著兩隻貓從臺灣遠嫁伊斯坦堡。 以為自己嫁給一顆藍寶石,殊不知是一顆沉積岩。 這是我企圖安全逃離對我精神及語言暴力的另一半的真實血淚歷程。 如果你想知道一個女人如何精心策畫帶著貓,帶著孩子安全離婚,那麼請你沖杯咖啡,且聽我娓娓道來...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