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極短篇|臉譜

2022/10/18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這是一個關於咖啡廳創作者的連續即興創作故事,但也可以單獨閱讀。起源於某天我很無聊的想放空半小時讓我的手自然在鍵盤上「打字」,不知道能夠寫出什麼樣的故事,於是就有了第一篇〈咖啡廳的創作者〉和接下來幾篇。

我是為了避免露餡才隱身在中年創作者的形象裡,當我要創作卻沒有任何題材時我就會來到咖啡廳「搜集情資」,默默觀察一個人、想像他的故事,或許從夜晚的咖啡廳中已經能看出此意圖了,我看著兩個人的穿著就逕自的說出他們的身分及職業,有可能是差個十萬八千里。
那白天的咖啡廳那些形形色色的人又是如何?我目前儲存的形容詞太少了,暫時只能這麼敘述。
你來咖啡廳做什麼?是逃避家裡哭鬧的孩子還是碎嘴的母親,我最初是為了忽視生活,失去家人及工作,說我活著卻一點也沒有生活,那也只能記錄一下對別人觀察,仿佛自己好好活著,「若有人能自願來交換故事就好了」這是此刻心裡冒出的願望。
坐在我一點鐘方向的女孩——小說中很喜歡以幾點鐘方位來敘述——穿著一件俗氣鮮豔色彩的襯衫、畫著乙級美容技術士的妝容,估計她不是本地人吧?有時我故意在文字中插入最近流行的話題,但等到出版後這個梗就會退流行,身為一個中年的創作者不是很懂最近的流行文化,可能也不是每個人都能看出這種幽默,若沒弄好反而會被誤會就麻煩了。
那位女孩⋯⋯怎麼說呢,就是我到了這年紀通常看到年輕女孩都覺得是美的,至少年輕女孩的眼睛要有光彩,可是她無法勾起我內心的任何一點火花,當我看到她的臉抬起來時,甚至快速地迴避了她的視線,並非擔心對方發現我在觀察她,而是我竟然會害怕那一張年輕卻沒靈氣的臉孔。
我想,那是一張歷經滄桑的臉,她在臉上塗抹專業但厚重的「舞台」妝容,讓我感覺是想抹去自己原本的痕跡,所以產生了害怕的心理。當她畫了那樣的妝是希望別人接近她還是與她保持距離?
也許卸妝後會好看一點吧?
我實在無法克制好奇心的想是什麼樣的人才想把自己真實容貌隱藏在妝容之下?突然就想起傳統戲曲中的各種臉譜,我們看到「她」這麼畫眼睛就知道這是一個花旦,而「他」的眉毛那樣是個武生,這位女孩想以此臉譜來設定自己,無法理解她在此咖啡廳所扮演的角色是什麼,也許是想裝世故或老練,繼續聽她打電話說的內容聽出了她是一位做直銷的業務員,年紀輕輕就有那種不誠懇的腔調。
那是一種自以為是又想與人拉近關係,但其實對於自己說的話並不太肯定的口氣。她打完業務電話後又打給自己的熟人抱怨工作的困難,說了一些我聽不太懂的方言,然後又誇張的狂笑起來,這時旁邊若有小孩肯定會被嚇哭。
雖然我憑著她穿著的色彩及妝容斷言她並非本地人,但一個人來自哪裡又有什麼關係,為什麼我直覺認為她想裝成本地人才畫了那種確實是專業水準卻不符合情境的妝,有這種猜測就覺得對方多此一舉,她也可能是用這樣的臉譜來表達自己來自外地。

此篇文章是虛構咖啡館(有興趣可以點連結)的概念,如前面說明,是在三十分鐘內想到的虛構情節而寫的,也不會做潤飾和修改,但似乎生病後在半小時內能想的比較短了。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曾任職於媒體,現偶爾寫作。 依舊照著自己的意思活。連絡信箱:[email protected]
你一定聽過即興創作,但或許沒聽過即興寫作。 我有時刻意將通訊設備留在家中帶本子到外面寫作,出國時我帶著台幣500元的當地幣值且不帶信用卡——因為這樣只能老實的在咖啡廳寫作,無法跑去吃大餐或逛街——坐在各地的咖啡館或是某個廣場開始寫下我的感受,有時則是事後寫下,被我稱為「印象派」的寫作。那也是屬於即興創作的概念。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