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69│後來,我終於學會放下。

時間:2022年10月05日(水)
在跟石頭結婚前,本來就有蕁麻疹的問題,但並不是很嚴重。
沒有忌口,只是偶爾比較疲憊或是壓力大的時候,會突然嚴重的發作。
但只要打針,再服用幾日的抗組織胺,病況便能控制下來。
懷小星的最後一兩個月,蕁麻疹開始變得比較頻繁出現。
偶爾會出現一點點零星的疹子在後腰,但通常很快就消退。
所以我過去並不曾定時服用抗組織胺。
生產時的大失血,產後照顧新生兒極度疲憊,患上產後憂鬱症,再加上一點也不懂得體貼的石頭,讓我由急性偶發的蕁麻疹,轉變為慢性蕁麻疹。
最嚴重的時候必須日日服藥,服藥過後除了精神不濟之外,還會使人感到憂鬱,這是藥品說明書上載明的副作用。
但不服藥的話,蕁麻疹嚴重的程度會讓我全身起疹子,癢到睡不著。
甚至有幾次,過敏反應嚴重時,喉嚨、眼睛及嘴唇都是腫的。
所以剛生產完的我可謂是心力交瘁。
想好好休息卻沒人幫手,所以蕁麻疹不停惡化。
不想吃那個會讓我昏昏欲睡的抗組織胺,但不吃,身體會癢到無法入眠,無法正常過生活。
產後大約一年多,我已經靠自己的努力走出產後憂鬱症;抗組織胺藥物也由每日一粒,減少為兩日一粒。
當時的我對這段婚姻已經有了些許不信任感,畢竟在我最憂鬱、最痛苦、最無助的時候,聽到了來自石頭的:「要死就回台灣去死。」這句經典名言。
從那之後,我便開始積極學習知識,並且試圖發展屬於自己的線上事業。
有回趁著帶小星到醫院做例行健康檢查之際,我也請石頭順道幫我預約皮膚科。
進了診間,我詢問醫師是否有能夠不用服藥,也可以治好蕁麻疹的方法?
醫師說,急性蕁麻疹才能被治癒,但如果已經轉為慢性蕁麻疹,通常只能控制。
她說,我目前服用的藥物其實已經是不會讓人感到想睡的劑型(然而我卻仍感到終日昏昏沉沉),其他種藥物我也可以試試看。
但除非所有的藥物對我都無效,都無法控制蕁麻疹,那麼才會到第二階段的治療。
她繼續說,如果是慢性蕁麻疹,基本上食物引發過敏反應已經不是最大的問題。
最大的問題,通常是壓力
說到這裡,我就完全明瞭了。
四面楚歌又毫無後援的我,簡直就是壓力的代名詞。
我永遠記得,在回程的計程車上,石頭那一句用玩笑話包裝的貶低:「你能有什麼壓力?」
那嘴角輕蔑的笑,至今仍記憶猶新。
時間快轉到現在,我已經由兩天吃一次藥,到現在沒有在注意服藥時間。
如果我感覺特別嚴重,便會每天服藥;如果都沒什麼症狀,那麼就不會刻意服藥。
最近這陣子,我感覺自己的慢性蕁麻疹症狀變得輕微。
雖然服藥間隔大抵還是兩日一次,但疹子出現搔癢的程度,以及疹子的範圍都縮小、減輕。
除此之外,本來因為擔心過敏,而對許多食物忌口的我,也開始漸漸回到以往的生活。
什麼都吃一點,並且不再害怕會有嚴重的過敏反應。
(有陣子最嚴重的時候,吃什麼都讓我緊張。
因為身體過於敏感,不小心吃錯一點東西就會全身發癢,喉嚨還會腫起來,真的很可怕。)
除了過敏反應減輕,我的身型也有變化。
我其實不胖,但過去靠著甜食及零食紓解壓力,所以小腹微凸,大腿也很粗。
最近這陣子,小腹恢復平坦,身材也變得纖細勻稱。
做瑜珈的效果開始顯現,身體增加了些許肌肉量。
看見自己身體的這些變化,我開始隱隱約約感覺,我似乎放下了生命中的什麼。
一直到最近,某次與朋友間的閒聊中,我脫口而出:「我衷心希望大家都幸福。就算是傷害我的石頭也一樣,我也希望他能幸福。」
這才突然意識到:原來我已經放下大部份的仇恨
之所以說「大部份」是因為,關於仇恨,我還沒有接受過新一輪的「考試」。
假使下一次,石頭再因為任何原因咒罵我,或是對我進行人身攻擊與貶低,我除了能如過往的處變不驚以外,還能不因此升起憎恨之心,這才算是真真正正的通過考試,放下了仇恨。
* * *
與石頭在一起的這幾年,因為對自己沒有自信,一點也不了解自己真正的價值,所以總是將他的意見奉為人生圭臬。
在他的世界裡,家裡所有角落務必一塵不染,包含抽屜、櫃子、吊燈與窗戶皆是如此。
所以當我的能力只有辦法吸塵、拖地、洗衣、曬衣、摺衣以及收拾廚房時,我便認為自己是個不及格的妻子。
他對食物的喜好非常主觀且挑剔,就連婆婆生前煮的餐點他也曾表達不滿意。
所以當他挑剔我煮的土菜不道地,或是亞洲料理不美味時,我便認為自己是個沒有能力的妻子。
他認為每個孩子都必須在三歲就完全戒除尿布。
所以當我不想逼迫小星戒尿布時,順理成章地被石頭定義成不好的媽媽,而我也就這麼默默接受。
他認為小孩每日都必定得吃三餐。
但我認為小孩餓了就吃,不餓就不需要吃,沒有人會故意讓自己餓死。
於是對於小星的午餐採開放態度的我(如果小星中午不叫餓,我便不會刻意準備午餐),就成了他口中對孩子不管不顧,疏於照顧且沒責任感的母親。
他認為孩子應該攝取不同的蔬果,且所有的餐點都該親手製作。
但土耳其的食材並不多,而我也沒有那麼醉心廚藝。
疲憊時,我會給孩子吃加熱即食的食品;所以對石頭來說,我是個懶惰的媽媽。
但是我的體力有限,除了照顧小星,還必須經營自己的網路事業。
每天收拾廚房兩次,幾乎天天吸地,一周拖一次地,每兩三天刷一次馬桶,天天洗衣曬衣摺衣;我已經盡力
我努力學習過土耳其菜餚,連婆婆都誇獎我做的菜和烤的法國麵包,我其實也做得很好了。
每個孩子都有自己的發展時程,我不想讓孩子連如廁都感到有壓力。
事實證明,小星現在也會自己到廁所大小便。
所以我的作法是正確的,完全沒有問題。
小星餓了就會跟我說要吃飯,也沒有什麼營養不良或健康問題。
所以,我確實是個負責任的好媽媽。
除此之外,我不會因為孩子頑皮而大發雷霆,然後把自己鎖在房間裡玩電腦,無視孩子。
我也不會夜夜笙歌,讓孩子失去對我的親密感,與信任感。
更不會上一秒攻擊抽菸的女人,說當他們的孩子多麼可憐;下一秒便在孩子面前抽菸,還說:「我離他很遠沒關係。」
我不會只抱怨家裡不夠乾淨,但不著手幫忙整理打掃。
也不會偶爾打掃一次,就大聲強調,好像施加了天大的恩惠這般。
不會指責孩子吃得不夠營養,但不動手煮些美味好吃的餐點。
也不會久久煮一次晚餐(只有一道菜),就覺得只有自己做得才是最好的,最天然最營養的。
生活中還有這樣那樣的各種事情,在我看清楚之後才發現,石頭是個非常雙標的人。
以他的標準為標準根本是自討苦吃,而且還會因此否定自己原本做得很好的事。
所以這些我放下了,都放下了。
不再把他放在心上,不再在意他的安危,不再關心他的健康。
不再認為他說的話有道理,不再誤以為他很有智慧,不再覺得該認真聽進去他說的事。
他交代我的事,我會看自己的能力去完成。
他罵我,貶低我的每一句話,如果沒錄音、沒寫下來,我轉身就會忘記。
我開始學習愛自己,尊重自己的價值。
學習用客觀的角度觀察自己的言行,而不是不停自我鞭打。
學習為自己花錢,而不是像過去什麼都捨不得給自己買。
曾經的我非常恨石頭。
每當他出門,我都希望他可以永遠都不再回來。
對他恨之入骨,甚至不覺得他值得被當作一個人類看待。
但正如今天你所讀到的一樣,這文章的通篇,我對石頭的代名詞由「它」,改成了「他」。
因為我已漸漸放下。
身體也用自己的方式告訴我相同的訊息,告訴我原來不必如此緊繃,也不需要自我鞭打、自我責怪度日。
後來,我終於學會了放下。

相關連結: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專長│療癒破碎的靈魂
為愛帶著兩隻貓從臺灣遠嫁伊斯坦堡。 以為自己嫁給一顆藍寶石,殊不知是一顆沉積岩。 這是我企圖安全逃離對我精神及語言暴力的另一半的真實血淚歷程。 如果你想知道一個女人如何精心策畫帶著貓,帶著孩子安全離婚,那麼請你沖杯咖啡,且聽我娓娓道來...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