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鬼——風華絕代系列

2022/10/29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帶女羅。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落影村有一座落影山,比落影村的歷史還久。山上的山神存在了千萬年,也比落影村的歷史久遠得多。山神如同父母般保護照顧著村子裡的人,讓落影村像個世外桃源般安定和富饒,村民們感激不已。據說從千年前的秋收開始,村裡就有農戶抱著大捆的糧食蔬果,到山上感謝山神。
但是山神不常出現,出現也並不接受村民的饋贈,所以村民們最後也只能抱著糧食蔬果下山來。於是村民便不再送食物,而是改為家家戶戶供奉香火,逢年過節還在山下跪拜,希望山神聽到自己虔誠的感激之心。
年幼的阿恒坐在床邊,望著落影山的方向,用稚嫩的童音問母親:“母親,書上說山上的山神,也叫山鬼,究竟是為何?”
母親仔細思考了一會,搖搖頭:“神和鬼是不一樣的。神沒有心,神情淡漠,平等地愛著世間每一個人。惡鬼有心,卻滿心惡念,從心頭溢出來,殘害世間眾生;有的時候,你甚至能看到惡鬼身上縈繞不去的黑色怨念。所以山神和山鬼,是不一樣的。”
阿恒好奇地回頭:“神為什麼沒有心呢?”
“神有心,不就跟世人一樣,有了私欲。阿恒,神跟人是不同的。”
阿恒晃著小腦袋,又轉回去看落影山的方向:“那落影山上的,是神還是鬼?”
“神。”母親堅定地說。
在門外玩的阿楚被父親逗得嘎嘎笑,跑進房間拉起母親的手:“母親,父親剛才給我講了一個神與凡人相愛的故事,您要聽嗎?”說著又轉向阿恒,“哥哥,一起聽好不好?”
阿恒的幼年在這樣的時光中度過,成長為村子裡最博學多才的男子。村子富饒、安定,所以阿恒數次進山,只是想要有機會一展抱負,不知道山神聽到沒有。
阿楚及笄前,阿恒成為村裡第一個考中進士的學子,要去京城趕考。阿楚進山為阿恒祈求一路平安;母親縫了幾個晚上的包袱,眼睛差點瞎掉。阿恒知道他們有多捨不得,承諾如果殿試後榜上有名,就回來接他們去更大更繁華的地方生活。
“沒有地方比落影村更好了。”父親說,“父親只希望阿恒,能讓處處是落影村。”阿恒對著父親點點頭,開始這場征途。
事故發生在阿恒離開後的第一個月,一夥訓練有素的強盜闖入落影村,甚至還帶著一群法力高強的道士。這是村民們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強大的神力,從落影山蔓延向四周,把落影村包裹其中。闖入者無人生還。
所以這個富饒的村子,終究還是被惡人盯上了。好在有山神保護了村莊,村民們連半絲血腥也沒有看到。
一年後,阿恒高中狀元,衣錦還鄉。村民們自發站在村口,夾道歡迎這個才子歸來。這或許是這個平靜的小村莊數百年來最大的一莊喜事了。阿恒當夜便詢問母親和妹妹是否願意和自己一起離開落影村,去繁華的京都看看。
母親和妹妹像父親當初那樣搖了搖頭,不願意離開這個人間仙境。
阿恒便也留在村子裡,等朝廷的任命公文,一等便是半年。
這半年間,阿恒經常去山上,他說他相信一定是山神聽到了他的祈願。他不知道如何感謝山神,只希望能與山神一見。
“你說謊的話,”一個聲音出現在阿恒身後,“我會知道的。”
阿恒驚訝地轉身,眼前是一個沒見過的女孩,臉上的表情更是沒見過的乾淨和美麗。只是女孩沒穿衣服,披著薜荔女蘿遮擋身體。女孩身後還有一隻狸貓和拉車的豹子,著實把阿恒嚇了一跳。
“不要怕,”女孩繼續說,“我們不會傷害你。”
阿恒遲疑著問出口:“你是……山神?”
女孩皺皺眉:“你們……好像是這麼稱呼我的。”
阿恒松了一口氣:“原來是山神大人。我一直以為,山神會是高高大大的形象;沒想到是個……姑娘。”阿恒把“如此美麗的”幾個字吞回肚子裡。
自此,阿恒每夜都上山,與山神像朋友般談心,說說自己在外面看到的花花世界。那裡雖然沒有村子的寧靜美好,卻是他能實現抱負的地方。大部分時候,山神只是安靜聽著;聽久了,眼裡也會閃爍出一絲光芒。
三個月後的一天,山神淡淡地說出一句:“你們人類的情感,好複雜。”
阿恒看向山神,眼裡也閃著未名的光:“山神大人,想知道人類的情感是怎樣的嗎?”
山神低下頭,並沒有回答阿恒的話,一絲漠然從眼角流露出來。
阿恒有些失落,卻還是繼續說了下去:“如果山神大人想知道,我可以教你。你是我見過,最美的女孩子,你值得感受世間一切美好的事物。”
山神看向阿恒,彼此眼中的光芒交融在一起;有那麼一刻,亮過天上的星星。
之後的每天夜裡,阿恒上山的時候,山神都已經等在那裡,像是在等待自己的戀人。儘管山神還是不喜歡講話,阿恒卻能感受到,山神看他的眼神,越來越熾熱了。
又過了半年,遲來的公文終於出現在落影山。阿恒見到山神後,問出的第一句居然是:“你要不要跟我走?”
“我走不了。我是山神,也是這座山。”
“如果……”阿恒鼓起勇氣,“為了我呢?你願不願意考慮,為了我,試著做一次人?”
山神的目光落向遠處:“我沒有心。”
阿恒自嘲地笑了笑,沒有繼續追問下去。是啊,自己只是個人,怎麼可能讓神為他動了凡心呢?這半年來的努力,根本就是個笑話。
山神本以為,阿恒這一走,便不會再回來。可是第二天阿恒又來了。只是這一次,不只有他,還有他的父母,一同來求山神救救阿恒的妹妹——阿楚。阿楚在和父母送阿恒出村的那一刻,被一夥強盜抓走了。
“我是這座山。”山神說,“我離不開落影山,也救不了你妹妹。”
“你可以的。”阿恒急壞了,“你是山神,總有辦法。或者,可以讓我擁有一部分你的力量,去救我的妹妹。”
山神搖搖頭。儘管阿恒和他的父母一再請求,山神依然拒絕。阿楚出了山神可以保護的範圍,就算山神想救,也就是救不了的。
“你果然沒有心。”阿恒絕望地說,“這麼久了,我以為你至少有了一點點人類的感情。”阿恒的嘴唇微微顫抖,半晌才說出一聲,“山神和山鬼,又有什麼區別?”
“阿恒!”父親大聲斥責阿恒。阿恒的目光卻依然緊盯著山神,仿佛要把她看出一個洞來。
山神閉了閉眼,深吸一口氣,重新睜開的時候眼神再次流露出冷漠:“你要看看我的心嗎?”阿恒和父母一起驚訝地睜大了雙眼。
落影山東邊一處隱隱發著紅光。阿恒咬咬牙,奔向紅光襲來的方向。阿恒的父母想跟著兒子,被山神攔在原地。
阿恒在紅光溢出的位置,挖出一顆晶瑩剔透的紅色水晶,反射出阿恒的模樣。阿恒愣住有那麼一刻。下一秒,他握緊了水晶,像是在和自己做著什麼鬥爭。他也只鬥爭了一息,慢慢放開水晶,取出一張符咒,將自己的血滴在上面;符咒瞬間成煙,水晶被包裹進去,碎成更大的煙塵。
這些煙塵沖向夜空,轉瞬燦如煙火,漸漸消散在無邊無際的夜色中。
“你們的女兒,”山神說,“不會有事的。”這是放開阿恒父母前,山神最後的一句話。
她也像煙火,消散在夜色中,又出現在阿恒身後。
“我給過你機會。”山神淡淡地說。
阿恒猛地轉身,後退一步,驚恐地看向山神:“碎了心的神,連人都不如。”
山神的聲音更淡了:“這千萬年的時間裡,想要這個村子的人來了又走;為了一點私欲,以整個村子作為交換,也不只有你一個人。我真的好想知道,你們人類的情感,到底是什麼樣子的?怎樣的誘惑,可以讓你們連至親都不放過?”
阿恒沒有再退。儘管有些怕,還是挺直了背脊:“現在說什麼,都沒用了。你不肯幫我;可只要我願意交出村子,權力唾手可得。如果你願意離開落影山,出去看看,就會知道這個世界的人心都是這樣的;我也沒必要,非得毀了你。”
山神的眼神,只剩下無邊的淡漠:“我告訴過你,我離不開落影山;就像我告訴過你,神沒有心。”山神的手化成一縷黑煙,將阿恒包裹進去,吸入身體,連一個呼救的機會都沒給他。
這黑暗,山神快壓不住了。
神愛世人,願意幫世人抵禦一切惡念。但是山神的能力太小,只能護到這一方一隅,卻也不遺餘力。只是吸收的惡念越多,山神體內的惡念也就越多;甚至到了這個時候,山神都不知道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
阿恒的父母終於追了過來,不見阿恒,只有山神的背影伴隨猿啼,慢慢融入夜色。阿恒的母親尖叫一聲,倒在地上。她暈倒前,看到山神背後溢出的點點黑煙,像夢裡的惡鬼,最初的模樣。
若有人兮山之阿……
(全文完)
(如需轉載,請標明作者和平臺出處)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永不爲奴的骨折眉毛~~~
細思極恐的微小說~~~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