曖昧 2 (小說)

2022/11/05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合作
電腦展結束,雷霏霏整理名片時才仔細看了壯漢的名片。張騰,Teng Chang,矽谷一家電腦圖形加速器的亞太區銷售總監,亞太區總部在新加坡。上網查了一下,該公司在亞太區配置的都是銷售單位,沒有廣告、公關這一類人員配置。難怪他說他的銷售人員需要翅膀。
當時雷霏霏的工作應接不暇,業務處內都是國際客戶,語文要求高,人手常常捉襟見肘,根本無法顧及旁枝末節。名片就靜靜躺在名片盒裡不見天日。
第二年的五月,各客戶電腦展的前置作業陸續展開。一日早晨雷霏霏開電腦看到一封陌生的電郵,是有關電腦展期間媒體專訪安排的需求,信尾署名張騰。業務人的天職,業務送上門,只要人力撐得過去,怎麼樣都盡可能承接。雷霏霏就回信承接了這項業務。透過網路張騰成為雷霏霏的客戶,雙方是在陌生狀態下合作,雷霏霏和張騰就都以自己為窗口,邁開合作第一步。
整個展期雷霏霏和組員常常在信義區的世貿展館和君悅飯店進出。國際的參展者除了地利之便住宿君悅,有些參展公司也會租下一些房間方便為買家示範功能,甚至進一步做議價的動作。這種安排多少也考量商戰中的私密性。
張騰開展前一天到台北並住在君悅,雷霏霏親自帶著組員前往飯店跟張騰說明幾個專訪安排與記者希望訪談的方向,以確保工作順利對接。
會議結束後,雷霏霏以一貫業務口吻說:「Teng, 希望下次您可以有時間到我們公司來看看,同時期待這次所有專訪都順利。專訪會由我們的李副理, Grace Lee, 陪同您與記者一起進行,排程都在資料夾裡頭了。」她指指與她一同前來開會的同事。張騰的案子來得臨時,雷霏霏只能落給處內最快能上手的組員。如果這個客戶需要持續服務,她得找一個固定的組員才行,雷霏霏心裡這樣盤算著。
張騰回說:「一定。如果您來新加坡,有機會我請您吃飯。」
張騰的專案是雷霏霏業務中的小小一塊,第一年的合作「咻」一下就過了。經過時間緊湊的首度合作,相較於其他客戶,雷霏霏覺得這個客戶推進工作理性而有效率,雙方默契也還不錯。就一個完全陌生的合作而言,這是難得的經驗。
再下一年的五月,張騰帶著台北的業務經理到訪雷霏霏的公司,一來實踐了他的承諾,同時也展開當年電腦展的前置作業。張騰以管理的市場太多分身乏術為由,將作業窗口交給跟他前來的台北業務經理杜寰宇,Jackie Du。會議後,張騰即離境飛回新加坡。
這一年工作的進行就沒有那麼順利了。學電子電機工程的杜寰宇不耐這一類的文字作業,而雷霏霏找來的組員艾美又跟不上科技客戶的推進速度。兩端開始有齟齬。艾美甚至害怕與客戶接觸。雷霏霏看在眼裡,於是想找張騰商量解決這層阻礙。畢竟工作推動比什麼都重要,對客戶是如此,對雷霏霏的團隊也一樣。
如同前一年,張騰開展前一天落地,他沒能住在君悅,君悅訂房很早就爆滿了。於是張騰轉到西華飯店落腳。
西華飯店亨利酒吧 (照片取自西華飯店臉書)
雷霏霏得到張騰抵台時間後,透過電郵搶先跟張騰要了半個小時的會面,張騰爽快應允。藉著說明展期中安排好的媒體作業,她單獨前往西華二樓的亨利酒吧跟他碰面。
雷霏霏才坐定,張騰就進來了。他看起來像昨夜的酒意未過,一臉疲倦,眼睛充滿血絲。席間雷霏霏除了簡報工作外,巧妙的暗示台北窗口和自己組員的不和。沒想到張騰一聽就懂,也沒有護著任何一方,只回了一句「我知道了」。看到客戶疲憊的神情,雷霏霏就打住話題起身告辭。
整個展期雷霏霏有其它任務,她沒再見到張騰,任務由艾美執行完畢。出乎意料,期間沒聽艾美抱怨或求救,工作順利完成,成果還不錯。
一日艾美忽然在雷霏霏辦公室門口探頭開心的說:「 Faye妳知道嗎,Jackie現在像白雪公主哦,他先前可是個巫婆呢!」
雷霏霏馬上意識到和張騰的會面起了作用,他應該是從內部做了溝通。這麼多年來,服務過的客戶形形色色,幾乎沒有人能讓雷霏霏在這麼短的接觸時間留下深刻印象,張騰是異數。
(待續)
124會員
90內容數
人世間最無法抵擋的是時間,時間不斷的前進,微小的我們僅能以文字記錄那些過往的「時光」。美好或悲傷都是生命的印記。寫作是一種表達,一種分享,甚或是嘗試記錄那些漸漸逝去,但值得記憶的人事物。[email protected]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