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精神科病房好不好呢:精神科病房手記》〈新病友也是教友,明儒〉

2022/11/24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新病友也是教友,明儒〉
另外,我昨天心裡才正希望打電話給我最喜歡的基督教女輔導討論聖經問題,今天就來了一位其貌不揚的基督徒新病友,因為她吃飯時做很明顯的飯前禱告,被護理師詢問是不是基督徒,是的話可以多祈禱。我在一旁聽見了她們的對話,鼓起了勇氣過去跟那位新病友說話,她竟然說她看得出來我是「鼓起勇氣」去跟她說話的!
只是我主我神啊!為何來的基督徒都是這種的呢?我比較喜歡我最喜歡的基督教女輔導那種的啊!那位新病友表示她受過三次洗,一次是在某間外展傳福音很有名的教會,其他兩次她也有說在哪裡受的洗,但我忘了。難道新病友的到來,是上帝在提醒我要看聖經?
今天是週六,我竟然可以因為病友有緊急狀況的緣故,遇得到王醫師,而可以跟他溝通減藥的事,因為我的濕疹好很多了,想單純擦藥膏就好,不要再吃藥,醫師首肯了。我另外還聽到王醫師叫邱鴻吃多一點,可是護理師們看邱鴻吃到三個便當時,都說邱鴻她吃太多了。醫師和護理師兩者說法矛盾。王醫師說生理期來時可以多喝一點水。
七十五年次的新病友明儒講話很誠實,跟她相處時,她表示了:(1) 說我們交談的某些時候是浪費時間 (2) 說她不需要衛生紙 (3) 她看起來笨笨的,怎麼看得出來我是鼓起勇氣去跟她說話呢?
是神要我學習不要以貌取人嗎?也不要對社經地位較低的人有厭惡感。是這樣嗎?是主要給我學的課嗎?
明儒她問我,我都是怎麼祈禱的,我就回答「用主禱文啊!」但其實主禱文中說到「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祢的名為聖,願祢的國降臨,願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這些祈禱詞其實不是我真實的願望啊!我的志願不是在殉道或甚麼的了。我想向基督教的神求的就是幸福快樂而已啊!
…… 剛才跟王醫師說到話,他提醒了我,我的這雙New Balance的鞋子原本就是媽媽付錢買給我的,三千多塊錢,好貴,我應該對媽媽更心存感激嗎?但我目前還是覺得無法,媽媽只是不想再買一雙沒有鞋帶的鞋子所以改造了原本價值三千的鞋子成為沒鞋帶的鞋子而已。媽媽做甚麼都留一手給自己,讓我有點兒難過。這個想法要改變,也只能慢慢來了。
在減藥之後不會一直想吃東西了,很好!
在打電話的時間,我已經打電話回家過了,但熊熊想起忘了叫媽媽帶我的手機來會客,忍不住又打了一遍,媽媽她就沒接電話了。她剛才的口氣就很不耐煩,也許上帝要讓我跟媽媽都學會一些事情吧?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Willa 維拉寫寫字
Willa 維拉寫寫字
I am who I am, but what am I ?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